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十章,当今天夕阳西下,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4329  |  更新时间:2019-10-20 11:04:50 全文阅读

要说李当归一点也不好奇,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话语。

只不过李当归清楚即使开口问了也得不到答案,那嘴巴刻薄的十二岁根本不会多说,好歹认识了这个小丫头几年,李当归因为嘴巴吃过不少亏,怎么都是清楚小丫头的脾性。

当那位年轻公子收手过后没多久李当归就起身离开,步子迈的很大,好像是将十二岁最开始的那句话当真了。

………………

赤芍走向孑然一身少年的小庭院,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应,她又绕着走了一圈,一脸焦急,就像是火烧眉毛,期间偶尔有几位百姓伸手指着桃子坞,赤芍抬起头看向那方,细雨后的小镇天色昏暗,远处雾气没有散尽,她眼中只看得清那座酒楼的轮廓,像一尊被无限放大的佛像。

那边有着一位青衫的年轻和尚,一手托着紫金钵,一手做着佛门标准的手势,身影越来越近,直到来到距离赤芍十数丈才停止,他的身影正对着那座酒楼,在大雾之中,跟那座像佛像的酒楼隐约有些相像。年轻和尚直视着眼前呆滞的小姑娘,满脸放松。

他身后藏着一位跟少女差不多大小的小和尚,眉清目秀,正伸出半个脑袋偷看着赤芍,嘴唇发白。

年轻和尚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姑娘,实际上他早早便守在这里,身穿淡红罗裙,吊着一串项链,头顶隐约有白光环绕,很显然,这是有人多管闲事。

但是年轻和尚不以为意,动手将小和尚的脑袋按回去,目光仍旧是片刻不离那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其实还很希望她能反抗一下。

“罪过,罪过。”他心里默念了两遍罪过,视线终于偏移,抬起头看着远方,忽然眉头紧锁。事情超出预想,如果等到师兄来,那洞天福地的东西只怕已经被悉数瓜分,对于奉命镇守此地的年轻和尚来说,这是对于佛祖的玷污。

前一秒满脸欢喜的小姑娘身上散发刺骨寒气,呆滞很久,终于抬起脚继续前行,眼角余光时不时瞄一眼一大一小两个和尚,看起来满脸轻松,其实她此刻绷紧神经。

年轻和尚却刻意让开道路,当小姑娘从他身边经过,躲在身后一言未发的小和尚嗅了嗅,满脸陶醉,“师傅,好熟悉的香味。”

有些消瘦的年轻和尚揉了揉小和尚的脑袋,轻轻叹息道:“苏叶,这座小镇以前的主子跟你师伯是好朋友,而她又认识那人,所以她便相当于你师伯的‘好朋友’。还有,要记住,山下的女子都是妖怪。”

眉清目秀的小和尚似懂非懂,只听到自家师傅说的妖怪有些心急,因此催促道:“师傅,师祖不是让我们下山降妖除魔吗?既然她是妖怪,那快些将她收了。”

年轻和尚笑容无奈,话里行间皆是宠溺之意,显而易见,这个和尚跟说书先生口中那些看破红尘的僧人大不一样。

小和尚双眼清澈。

年轻和尚见到如此光景也只能像穿针引线一样细心解释,“她跟那些妖怪不大一样。”

小和尚却是不以为然,“师祖说山下三教九流鱼龙混杂,让我们多做少问,但是一路走过来我们不做也不问,要是回到山上被师祖知道会不会被关禁闭?”

年轻和尚扯了扯嘴角,你师祖巴不得我们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问,甚至最好誰都不要下山,待在山上再念一个春秋的佛家。

小和尚就像是一块尚未雕琢的璞玉,天真无邪,“师傅,你就让她这么走了吗?要是被师伯知道,肯定又要让你抄三万遍佛经。”

年轻和尚忽然打了个颤,捏了一个兰花指。

已经走出很远的少女忽然停下脚步,背对着两人,不悲不喜,不作言语。

小和尚露出笑容,伸手想要开口说话却被年轻和尚制止。

一盏茶功夫,赤芍重新抬起脚步继续前行,与此同时,她头顶原本快要消失的白光闪了一下,当年轻和尚的目光被闪烁的白光吸引后,举起紫金钵,皱着眉头。

“该叫你赤芍还是……九婴?!”

“入乡随俗,还是叫你赤芍吧!”

年轻和尚自问自答,话音落下,骤然间那紫金钵金光射下,与此同时手臂轻轻一推,将小和尚推到墙角,同时一步来到少女身后,高举着的紫金钵正对着她。

金光洒下,少女整个人被笼罩其中。

年轻和尚嘴里念叨了一句“我佛慈悲”,却口不对心,空出的一只手一拳轰向赤芍。

赤芍稍有迟疑,自然不想被这和尚一拳打中,按耐住性子,身子微微一侧,以柔劲抓住那和尚的手臂向前递,那霸道绝伦的一拳恰好从少女小腹滑出。

拳头霸道绝伦,劲风结实的打中高墙,轰出一道裂痕。

年轻和尚眉头微皱,拳变爪横扫,正好抓住少女的小腹,提起少女旋转一个半圆,干净利落的将赤芍抓住丢出砸向高墙。

赤芍只得抬起双手重叠一起平放于腹部,与此同时腮帮一鼓,轻轻吐出一口清气,倒飞出去的身子止于半空。

少女寻了个落脚点,站稳身子,低着头。

金光之下,九头蛇身的影子若隐若现。

少女抬起头,望着眼前那位准备将手按住她头部的年轻和尚,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如果不是因为你身后的人,就已经送你去洗西天极乐了。”

年轻和尚古井无波,只是山上山下的规矩略有不同,这位山上世尊座下深悟大乘佛法的年轻和尚并不以为然,他拈起花可不会笑,是妖就得杀,尤其是像少女这样一位春秋以前就成型的上古大妖。

当然,佛道不是一家,委羽镇到底还是那位真人的洞府,怎么说也要讲些道理。

实际上高墙后面,那位整个镇子中话语权最高的夫子双手负背。

他双眼凝视着高墙,好像有一种谁若是打倒了高墙就要受到惩罚。

当看见高墙上的裂缝的时候,夫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背着的双手取下。

赤芍眨了眨眼睛,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守得住规矩。”

话音落下,那和尚高举着紫金钵金光逐渐暗淡。

高墙后面有脚步声传来,小和尚将耳朵贴近高墙。

赤芍没有理睬脸色凝重的年轻和尚,目光偏移,看着蹲在墙角的小和尚,少女显得有些得意,“难怪你家世尊拈花只有迦叶一个人笑。”

年轻和尚收了紫金钵,看着略显洋洋得意的少女,眼中有了笑意,神色真诚,“灵山世尊座下弟子,须菩提。”

小和尚站起身看着少女,年轻和尚托着紫金钵护着小和尚,脸上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赤芍一笑置之,伸出纤细的手指指着高墙,好像在问‘你猜高墙后面有什么’,年轻和尚无动于衷,她开口说道:“如果几个甲子前那个和尚的话兴许还有一点可能,哪怕已经镇压我几千年,但对于你的性命,我只需要吐一口混元气便能让你堕入轮回。”

年轻和尚露出少有的愠怒,“若非是世尊有严令,西渡之事又迫在眉睫,你早在几千年前便被杀了,哪里还能留你到今日替他守着这里?”

赤芍捂住胸口,嗤笑道:“那我们来试试,看今日到底是谁死?”

少女说完话那高墙后面流光环绕,年轻和尚顺着望过去一脸沉重,脸上怒气愈发浓郁。

灵山世尊十大弟子之一被誉为“解空第一”的年轻和尚有些头疼,如果不是他自灵山远道而来,现如今西渡事宜又是重中之重,眼前少女这般已经被镇压几千年便是有九条命也去了八条的人,年轻和尚紫金钵翻手之间就能镇压,即便是有人撑腰想来当今山河也没有谁愿意为了一只妖跟灵山磕磕碰碰。换句话说,如今那妖土被剑乡的剑士们杀得自顾不暇,曾经山河被打破碎那群人都安然无恙,山河中没人愿意跟他们结仇。

灵山被世尊点为西渡重要人物的小和尚有些天真,看着两人,不明所以,听到少女那个死字,害怕自家师傅忘了下山时候师祖的叮嘱,急忙提醒道:“师傅,师祖说以慈悲为怀。”

年轻和尚眉毛微拧。

小和尚想了一下,视线移向少女一个人,双手合十,继续说道:“姐姐,我师傅第一次下山,如果惹恼了姐姐还请谅解。”

消瘦的年轻和尚伸出手臂挡在小和尚身前,托着紫金钵的那只手微微抬起,少女眼中看来年轻和尚便是想要再次施法,左脚后腿一步,单手捂住腹部,年轻和尚微微一笑,待气氛缓解不少之后,破天荒的解释道:“若非是念及你悉心照顾你家主子杜若多年,又为了一句话守着这小镇千年的话,哪怕是这里有着第六圣贤坐镇今日你也逃不过坠入轮回的地步。”

涉世未深的小和尚第一次看见自家师傅如此,脸上既是好奇又有些担忧。

那位灵山上面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脸色静如止水静待着少女的回答,似乎稍微让他不满意就会高举紫金钵将少女镇杀。

赤芍眼角余光瞄向自家府邸方向,犹豫一下,仍旧是不以为意道:“那群人杀了一个春秋我们仍旧是百家仰望的存在,退一步说你们灵山,说得不好听一点便是那巴掌大小的小山包,你觉得能挡得住整个妖土?但是不我对你们嘴上经常挂的那句以慈悲为怀很喜欢,到时候他们也会以慈悲为怀。”

赤芍一脸平静。

年轻和尚看着少女的背影,犹豫不止,当少女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门大礼,缓缓说道:“我佛慈悲。”

话音刚落,巷子内便掀起一阵微风,那位灵山世尊座下被誉为解空第一的年轻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少女触怒,行了一个大礼之后,一步前冲追上渐行渐远的少女,年轻和尚脚下缩地成寸,当赤芍拐角的时候,和尚再一次高举着紫金钵,金光顿时洒满深巷。

那堵原本小和尚附耳静听的高墙后传出吱吱响声,赤芍猛转腰肢,左手捂住腹部,右手盖住左手,双手重叠一起,少女口中吐出一股白气,如同清晨的雾气一般朦胧。

法号‘须菩提’的年轻和尚泰山压顶的霸道之势前冲,那金光被白气化解,高举空中的紫金钵内壁竟然出现发丝粗细的裂痕,年轻和尚迅速回掠侧身躲过此刻已经犹如利剑般的白气,然后手臂下垂收了紫金钵,另外一只手挥出风轻云淡的低拳向少女腹部奔杀而去,临近少女的时候瞬间如同春雷响于耳畔,不偏不倚的打在少女重叠的双手上,力道之大,直接将少女轰到墙上,墙坍塌之中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

年轻和尚脸色微变,那双指夹住紫金钵的手轻轻一抬,将钵口正对着赤芍的脑袋。

由于此刻少女被泥石掩住一半身子,加上已经产生裂痕的紫金钵,年轻和尚并没螚如愿以偿的将少女镇杀,当他颂念了一段佛经走上前准备补上一掌的时候,发现废墟中早已没了那少女的身影。

也是此时,那堵高墙后的声音愈发刺耳,好像是在警告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高墙后的那位夫子去而复返,食指把高墙戳出细孔,将那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小和尚被刺耳的声音震的耳目闭塞,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之后抬起头看着年轻和尚,双眼清澈,“师傅,我看那位姐姐并不像什么妖怪,你为什么还要杀她呢?难道这就是师祖说的慈悲吗?”

年轻和尚凝视着废墟少女消失的地方,听到小和尚的话后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不知道何时才收回视线。小和尚感受到那股灵山上才有的气势,满脸不解,“师傅,山下的女子真的都是妖怪吗?”

年轻和尚收敛眉目,露出笑容,温言道:“世尊怜悯世人,你迦叶师伯的慈悲曾经来过这里,而她却没有珍惜,那么就只有替天行道。”

当看到小和尚仍然是一脸不解之后年轻和尚轻轻叹了一口气,模棱两可道:“五百年之后你就会明白。”

小和尚盯着废墟,那眼神好似看清楚少女是如何消失的一样,“山下的女子没有一个像她一样,可师傅你二话不说就要杀人家,山上的时候师祖常常说‘慈悲’,可师傅,慈悲到底是什么?”

相较于少女,小和尚不管怎么问年轻和尚都是一副笑容,小和尚说完,他顿了很久,当自己这位得意弟子的耐心逐渐消失殆尽的时候,他开口笑道:“慈悲不是善良,比如树根,必须要用雨水滋润才能开花结果。”

小和尚似懂非懂,最后问道:“那师傅,她死了吗?”

年轻和尚摇头道:“死不了,你师伯浑身解数都只是让她元气大伤,现如今有又高人相助,想镇杀她唯有世尊亲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