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六章 葬礼(2)
作者:木凋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5:59 全文阅读

龙泉山殡仪馆位于特区北边的城市边缘,一个不算雄伟的山丘却有着一眼望不穿的翠绿,不得不感叹公墓的选址果然都是风水宝地,这一眼望去怎么都觉得舒服,如若不是被一座座陵墓占据,这里简直是一片天然的氧吧。

殡仪馆内比我想象中的拥挤,准确的说参加这场葬礼都是有头有面的上流人士,每位抛头露面的显赫人士身旁都是随从贴身。豪华的轿车大多黑色,如若不是在这殡仪馆中给人的错觉是这里正在展出豪华商用轿车。相比之下老狄的阵容简直是过分简洁了些,除了我和董剑再无尾随。

吊唁的人数如此众多完全超乎想象,这些政商中的精英各个都是社会中的栋梁,甚至其中不乏在灰暗地带徘徊的社团大佬,什么样的葬礼才会将这些红的,白的,黑的聚集在一起?

“走吧。”老狄坐在电动轮椅上朝前方驶去。

我撑着伞随着老狄朝那堪称雄伟的正中大厅走去,哀乐在雨帘中更显悲伤。人群排列整齐黑衣庄肃,准备见他们的朋友最后一面,人终究逃不过离世的这一天,无论生前,何谓身后。

硕大的馆厅内陈列着数不尽的花圈,前来吊唁的宾客无不面色悲伤,敬瞻逝者后绕过遗体向家属慰问。老狄面色同样庄肃,我随着他细细看着棺木中的人忽然觉得有些面熟,前不久才在防御盾的电梯口撞见一次,仅仅是那一面。

李树康?原来这是李树康的葬礼?

我开始环顾四周摆满的花圈和陈设,老狄送的花圈夹在其中,它旁边分别立着张大山和张天送的花圈。想必这位张天应该就是上次吃饭提过的张大山的父亲。

队伍走到家属面前,我停在老狄的轮椅背后,茫然的抬起头正想一睹这位李树康家属的尊容。可是下一秒令我惊讶的是那个熟悉,充满阴郁的眼神。不经意间竟然再次和她四目相遇,没有任何预告,没有任何征兆,我们的眼神中一瞬间同时流露出的惊讶根本无法言喻,她的眼睛因为惊讶而放大,稍稍有了些光。

老狄正在慰问逝者家属,然而这唯一的家属并没回应他的慰问,而是将目光死死的锁着我这个陪同者。

“你?”

“你?”我并不知道该怎样称呼她。

这次轮到老狄和董剑同时露出完全不可思议的表情,“你们认识?”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时语塞。

也许怎么都无法想象我会在这样的场合再次遇到那个衣着墨蓝色风衣的精致女子,此时她一席黑衣,眼中虽有惊讶但是那难以言喻的阴郁却从未消散过。

“一面之缘。”她轻声道,目光已经移开,眸中的光瞬间灭了下去。

“请节哀。”老狄伸出手与她轻握。

“嗨!”她身后的女孩朝我招手,是那个褐色风衣的女子。

逝者面前实在不宜笑着回应,我只好点头以示认出了她。

“你们也认识?”董剑瞪圆了眼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又何谈认识,“也是一面之缘。”

走出大厅董剑觉得诧异,“大街上你和那么多人都是擦肩而过,全都是一面之缘?”

我只好耸耸肩,朝大厅外的休息区域踱去。

“你知道她俩是谁么?”董剑直截了当问我。

“李树康的女儿呗。”

“废话,这么年轻还能是老婆?”

“这年月有啥不一定的,有啥事又是一定的?”我狡辩道。

老狄坐在一旁的轮椅上并没搭理我们的无聊问句,他静静的望着阴郁的天空陷入沉思,雨水拍打着他的脸竟有点像是男人沧桑的泪。

我将伞靠近他,“老大,冬天淋雨小心感冒啊。”

“该怎么办?”老狄像是在自言自语,“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董剑问道。

“这就是我找你来的目的,你是管外勤的,商量下该怎么办。”老狄将轮椅转了个方向朝向我们。

“什么?”董剑拧了下眉。

“李树康出事的前一天他来找过我,对了,庄颜也撞见了。”老狄提示道,眼神有些黯淡,“那天老李来去很匆忙,我知道他一定是出事了。”

“他跟您说了些什么?”我问道。

“没说什么,只是叫我多保重身体,以后估计不见面了,当时我以为他是惹上了什么官司或者商业上的仇家。可是…唉~”老狄欲言又止,“他临走时往我卡了打了一笔钱,然后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我和董剑都没吭声,老狄竖起一根食指。

“一百?”我明白董剑省略了后面的万,凭李树康和老狄的身份单单一百不算一笔钱。

老狄摇摇头。

“一千?”董剑稍稍提高了些音量。

老狄仍没点头。

“亿?”

“嗯。”

“他丢下句什么话?”

“让我以后照顾李筱艾。”

“...”

李筱艾?原来这才是她的名字。听了他们的对话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将在香港大时代广场发生的意外告诉他们,我已经提前替老狄照顾了一次她老友的女儿。

“你们签合同了吗?给我瞅一眼。”董剑有些棘手。

“没有。”

“那你答应了吗?”

“也没有。”

董剑有些为难,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来回踱着步子,右手捏着自己的脸颊上下揉蹭着,“那这事没法办啊,你把钱退回去得了。”

“退给谁?人正躺那儿呢。”老狄用沙哑的声音反问,大拇指戳戳身后的殡仪馆大正厅,花圈几乎摆满了整个厅里厅外。

董剑拍了拍脑门,像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没合同我们没办法接下这单业务啊?跟着李筱艾属于非法跟踪,我们更没资格进入她能随便出入的地点或者场合,就这样在她家门口站着久了都算是非法侵扰。这事儿没法办,除非李筱艾亲自跟咱们签约。”

“但据我所知艾康集团年初已经签下了一家大型安保公司的单子,他们的公司是不需要额外签约的。”老狄转过轮椅瞅了眼遍布殡仪馆内外的安保人员,各个西装革履,端正挺拔。既然是同行一眼就能辨识。

“那你就留着当零花钱好了。”董剑无可奈何,“当初李树康在的时候他为何不让艾康和防御盾签约,反而是临死前以这样隐蔽的方式?”

“之前老李不想防御盾和我牵涉其中,他的公司之前内部似乎另有隐情。” 老狄又重新面朝殡仪馆眼神仍旧黯淡,他和李树康应该是过了命的交情,否则不会有这种生死之托。

“这事只有找李筱艾谈。”我插嘴道。

董剑和老狄同时朝我投来目光,“找她谈?”

“就明跟她说,她可能有人身安全,我们受了她父亲的委托要保她安全,只要她同意就没问题。”我一直不太喜欢拐弯抹角,能想到的办法大多简单直接。

“那怎么签安保协议,你是说签她的私人安保合同?”董剑边说边甩脑袋。

“不签。”

“不签?怎么可能。”董剑仍无法接受。

“只要她口头同意,允许我们以秘书的身份跟着她就行,反正钱老狄都已经收了,当初就是口头合约。再说签了合同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身份,不能以保镖的身份保她的命,也保不下来。”

老狄的眼神忽然亮了一些,“有些道理,但是李筱艾会同意吗?”

“而且实际操作也不可行,我们一个公司的人都是他秘书也说不过去啊。”董剑还是心有疑虑。

“这事我等下找机会去和她谈,我猜她应该不会拒绝,至于怎么操作等她同意后我们再一起商量。”

“要我看干脆退钱给她省得不明不白。”董剑拧着眉劝道。

可老狄的眉头微紧,目光朝董剑的话音夺去。他瞬间明白了老狄的意思,看来这个故人的女儿是没法不管的。

“交给我,等会儿抽空我会跟李筱艾谈这件事。”屋外的雨渐渐停了,大厅内宾客们也少了许多。

“你们真的只是一面之缘?”董剑狐疑道。

“真的。”

李树康的遗体静静躺在繁花簇拥的大厅正中,厅内一片静寂,没有熟悉哭丧声也没有过多繁文缛节,除了李筱艾和她的伙伴儿站在靠近遗像的大厅尽头,穿西装戴墨镜的安保人员分布在各个角落站姿挺拔像是没有反应的雕像。此时已经没了宾客,这个环节估计就快要结束了。

李筱艾身后的女孩儿看见我站在厅门口与她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互相点了点头,一个人跑了出来。

“你好,我叫兰雪,上次要不是你可就完蛋了,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你怎么就消失了呢。”出了大厅女孩大大方方的朝我招手,微笑着的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好,这种场合再次偶遇说巧合会不会太不吉利,我叫庄颜。”我回应道。

兰雪忽的一怔,紧接着又露出浅浅的酒窝,“不吉利就见不着面了,那天多亏了你,再次郑重说声谢谢。”

兰雪弯下腰朝我鞠了一躬,这倒出乎了我的意外,“哪里哪里,不要太客气了。她?”我瞅了眼厅内的李筱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