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风起裂痕 > 正文
第十六章 葬礼(1)
作者:木凋  |  字数:2126  |  更新时间:2019-12-01 15:15:54 全文阅读

谁会参加你的婚礼,谁又会参加你的葬礼?

混乱的现场人群越来越拥挤,围观的游客,商场的工作人员,医务工作者,还有受到惊吓仍不停呼唤救助的老太太。

我与工作人员进行了短暂沟通,并无所需的医疗检查,示意他们去关注其他人就好。人群中仍没有那个冲锋衣男子的人影,出了这样的事应该不会完全无法引起注意的,那个人就算第一时间逃离了滑落的扶梯难道就直接离开了现场,这总让人心生疑虑。

可疑虑只是疑虑,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也压根没人关注这个细小的细节。

很快已经没有人关注我这个无恙的人,我决定就这样悄悄离开。临走前我回过头瞅了眼那几个被救的人,好在没人重伤。

不经意间,那仍跌坐在地上仍有些恍惚的墨蓝大衣女子与我目光轻轻擦过,我扭过头不再看她只是勾了下嘴角,就此淹没在人群中。

整件事过了十来分钟,不算很长,但对于一支烟的时间却已经足够长了。

“你去抽了几根?怎么像是摔了一跤。”邱少已经急不可耐准备动筷子了。

“发生了点小事。”我微笑着坐下。

“诸事顺利,新年快乐。”刘恋举起了杯子。

“新年快乐。”

我没想到一顿工作餐吃的如此惊险,不禁觉得人生真是莫测啊。

再过不足一周即将圣诞节,全公司上下都很忙,越是到节假日反而各种活动接踵而至。公司的业务拓展很顺利,各种高层大中型酒会,宴会活动相继签约,老狄平时人缘很好,无论是商业,还是政经都有不少合作伙伴。外加上公司专业的团队,防御盾在同行业的口碑一直是相对较好的。

“又要出去啊?”我刚从训练区的跑步机上下来就看到刘恋疾步匆匆往电梯处赶,手里提着厚重的公文包。

“嗯?邱少竟然没给你分配任务?”刘恋回头瞅了眼空荡荡的公司,几乎所有人都被分派出去,现在人手明显不足。

“老狄说下午有点事,需要抽个人出来,邱少就把我给扔下了。”我提着肩上的毛巾在脸颊上蹭了蹭。

“嗯?老狄?好吧。”电梯门张开,刘恋一溜烟踏了进去朝我招招手,“拜拜。”

我想回办公区拿杯子接杯水喝,空荡荡的隔间静悄悄,隔着落地窗阴沉的云低压压的让人喘不过气,白炽灯更显得煞白,总觉得背心凉凉的。

“走吧~”无精打采的唏嘘声。

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捏纸杯的手稍一用力心提起半截,扭过头去,一个影子洒在地上却看不见人,“谁?”

“我~啊~”董剑无精打采的斜靠在门框里,若不仔细完全看不出来那站着个人。

“你走路就不能带点声儿?”我把提起的心重新装回肚子里,我以为他不是在喊我,“刚才刘恋出去了。”

“我是说咱俩走,去接老狄。”董剑顺手抽起桌上的车钥匙。

“哦?老狄?”我放下水杯,“等下我去换衣服。”

天色阴沉,入冬后特区虽不算寒冷,但北风吹到南方后更让人觉得阴冷。人们纷纷换上了厚厚的毛衣,体质稍弱的人甚至翻出了封存已久的羽绒服。董剑难得围着围巾,与他这个毫不细腻的老大哥形象一点都不般配。

“刘恋送的?”我坐在副驾驶座瞥了眼他脖子上的颜色,然后扭向窗外,越野车朝老狄住的方向行驶着。

“什么?”董剑握着方向盘。

“围巾。”

“你怎么知道的?”董剑讶异道。

“你不像是会自己买围巾取暖的人。”曾几何时我也收到过围巾,那种温暖只有感受过寒冷的人才会明白。

“呵,竟然被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

“你以前,算了,没什么。”他可能想问我的过去,可还是收了话头。

“肯送围巾的人一定是一直惦记着的人,既然都已经收了还有什么好不承认的。”大老爷们间聊这种话题确实难以启齿,只有关系铁到兄弟间的情谊才会轻微触碰。

“可是。”很少见董剑遇到什么事如此扭捏。

“可什么是啊,如果你不喜欢她说上可能早就上了,就是因为你把她装进去了,反而顾虑多。”我仍望着车窗外,朦胧细雨中芯蕊的影子在反光镜里有些摇曳。

“呵?教育起我了?”董剑哼笑着,“信不信我像以前一样修理你。”

“你还是小孩子么?要是有收拾我的闲工夫还不如约人家出去约会,我家庄婧都满四岁了。”我嘲笑道。

行,这是你说的,可是。”董剑拍了下方向盘看样子像是下了决心。

“又可是。”

“可是约会该干什么?”

“操,自己想啊。”

“哈哈哈哈…”车外细雨绵绵,车内两个男人笑声一片。

老狄的住所在一处别致的老旧院落,属于特区最早的一批现代建筑,那时的特区才开始接受国外的思想,加上原本的内地建筑风格的延续,折中采取近香港时的房屋小区设计。紧凑中利用有限的空间,让看上去拥挤的楼间距住起来并没特别狭窄,这么久了老狄始终舍不得换地方,他说别墅不适合他这样行动不便的人,有时候需要人帮个忙扯了嗓子都没人搭理,按他的话说有时候财富反而让人越来越孤独。

“唉,谢谢。下这么大雨你先回去吧。”老狄笑着朝身后撑着伞的小区保安大叔挥挥手,看起来两个年龄相仿的中老年人并没因为身份不同而有特别的生疏。

刹停了越野车,我和董剑将他的电动轮椅收进越野车,然后将他抱上越野车的后排。

“老大,咱这是去哪儿?”董剑帮他关上车门,重新坐到驾驶座上打燃了发动机。

“龙泉山殡仪馆。”老狄的声音还和以前一样沙哑。

“殡仪馆?”我和董剑同时转过头去再次确认道。

“没错,你们知道路吗?”

“导航。”我拿出了手机,心想谁会对殡仪馆驾轻就熟呢。

一路上没再多言语,阴雨绵绵加上沉沉的低云简直就是为了去殡仪馆量身定制。老狄的情绪有些低沉,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细雨如织,似乎在回忆和某人的过去,只是那个人估计现在正躺在殡仪馆里,葬礼算是人生的句号,到底是谁的呢?

木凋
作者的话

谁会参加你的婚礼,谁又会参加你的葬礼?谢谢继续关注!人生皆虚无,请珍惜当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