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一三四章 水爱颖很强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9-12-06 16:32:41 全文阅读

  

  擂主水爱颖立于擂台中央,双目淡然扫视下方,右手提剑,透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飘渺宗的费风其登上擂台,双手抱拳说道:“请水姑娘指教!”

  

  水爱颖没有回话只是点点头,表现的有些高傲,费风其被闹了个尴尬,大家地位相同,你摆什么臭架子。

  

  费风其不再废话,取出一把软剑,舞了个蛇形,向着水爱颖游离着展开了攻击。

  

  水爱颖丝毫不惧,轻松应对,身体周围闪现无数剑光,费风其的攻击虽然刁钻狠辣,但是都被一招不漏的被挡了下来,在台下众人看来,费风其就如同一个三岁小孩拿着刀剑对一个成年人耀武扬威一般,双方的实力差距在众人眼中有些太大了。

  

  擂台下飘渺宗的弟子眼中都闪过了无限担忧,大师兄一开场就陷入了下风,虽然水爱颖还没有开始反击,但是防御丝毫不乱,明显未真正发力,而反观自己大师兄却是已经用尽了全力在攻击。

  

  天剑宗的弟子却是一个个神态轻松,似乎对于大师姐的胜利没什么好担心,天剑宗所有弟子内心都是骄傲的,若不是限于大比规定,天剑宗肯定可以得到更多名额,有许多三代弟子实力也不差,特别是剑无生,绝对有击败多位他派大弟子的实力。

  

  临风在下方观察体会水爱颖的防御剑招,心中不由赞到,果然不愧是专门修炼剑道的,比自己这个业余的厉害多了,有机会必须潜入天剑宗修行一番。

  

  虽然临风的身份已经暴露了,但是却只是在小范围内暴露,大部分人还是不知道的,所以临风脸上依然戴着面具。

  

  主席台上的岳心天看着临风的装束,有些无语,你这不是自欺欺人吗?都已经泄露身份了,还戴着面具,岳心天看着有些心痒痒,真想把那面具给扒拉下来,叫你装!

  

  擂台上的水爱颖似乎觉得和费风其的比试应该结束,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招,已经把费风其的招数和手段都摸清楚了,再打下去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水爱颖极速出剑,将费风其的剑给挑飞了,费风其手腕一道可怖的伤口出现,剑都没了还打什么,在水爱颖的杀招到来之前,费风其立刻出声高喊认输。

  

  见其认输,水爱颖也收了招式,眼神淡淡的看着费风其,没有那种因为没有杀了对手的不甘,在水爱颖眼中,如此实力的费风其似乎都不值得自己出手取其性命,即便留着对方的性命也无法威胁自己。

  

  而费风其认输之后,看见对方眼中的不屑,心中一阵悲愤,自己在对方眼中连真正的对手都算不上,然而愤怒是需要实力支撑的,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费风其只能捂着受伤的手腕,无力的走下擂台。

  

  “天剑宗水爱颖胜,一个时辰后挑战继续!”裁判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需要一个时辰,挑战继续!”水爱颖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虽然只是淡淡的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却是那么的自信与霸气。

  

  “这个丫头挺狂的啊,蛮有个性的!”主席台上的刘勤生淡笑着开口,眼中满是欣赏之色的看向擂台上的水爱颖。

  

  “呵呵!有实力自然会充满自信,天剑宗那些练剑的哪个不是桀骜不驯,毕奇空那老鬼可是一向自视甚高,当年可没少到处跟人打架。”成道仙在一旁说道。

  

  “毕齐空吗?不知成宫主与他谁更强?”刘勤生带着探寻的眼光看着成道仙。

  

  “呵呵,这个嘛……”成道仙干笑一声,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年轻时候倒是和那老鬼倒是交过手,剑修攻势伶俐凶猛,我不是对手,至于现在嘛,已经几千年没打过交道了,我也不知道他如今实力怎么样了!”

  

  “哦!成宫主多年来苦心静修,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刘勤生看出成道仙有些尴尬,毕竟换了谁也不喜欢提起自己的失败经历。

  

  “圣使客气了,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况且自我担任宫主以来,长年都忙着处理宫中事务,修行方面反倒是不如之前了,毕老鬼则不同了,听说是个甩手掌柜,事情都扔给长老去做了,一大把年纪也不安分,到处胡乱浪荡,我倒是挺羡慕他的,可惜却没他那福气!”成道仙脸上坦然。

  

  刘勤生:“成宫主太在意正气宫了,其实有时候放手让手下人去做也没什么不好的,当今修行界也算是太平,出不了什么事!”

  

  说到这个,成道仙眉头再次锁了起来,“怕是这太平日子过不了多久了,估计今日入夜前,派出去拦截搜寻的弟子就会把结果带回来了,找到百纳海川传人的希望不大啊。”

  

  刘勤生也没了闲聊的心情了,这海纳百川的传人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心头刺了,如果不能将其诛杀,那么注定将来会有一场大劫。

  

  水爱颖的话一出口,裁判先是一愣,随后便喊到挑战继续,人家擂主都不想休息,这边也没有理由不同意。

  

  水爱颖的实力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之前轻轻松松的击败白芷萱,如今又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再次击败费风其,众人心中有些踌躇,一时间竟然没人登台挑战。

  

  就在这样的沉默中,裁判身旁香炉上的香已经燃烧了一半多。

  

  没人愿意就这样让水爱颖直接胜出,于是化神宫的剧雪莲登上了擂台。

  

  两个女人面对面站立,没有说话,只有相互之间的敌意,有一句话说得好,两个女人出现在一起,不是闺蜜就是敌人。当然这话说的太绝对了,但是不得不承认也有一定的道理。

  

  哟!!竟然是这个女人,希望她不会输的太惨!临风见剧雪莲登上擂台,心中暗自嘀咕,也想起了自己和她之间那个玩笑般的十年赌约。

  

  剧雪莲率先展开了攻击,水爱颖这次也没有留手,两个女人之间仿佛早就有仇一般,水爱颖很快就将剧雪莲打的连连后退,擂台上的局势呈现一边倒,剧雪莲面对水爱颖的攻势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而水爱颖的每一招都是直奔剧雪莲的要害,招招都欲置剧雪莲于死地,简直是苦大仇深。

  

  临风在下面看的有些奇怪,这两个女人之间怎么回事?水爱颖这么拼命,一点都不淑女,女人发起狠来简直比男人还恐怖,女人果然都不好惹。

  

  剧雪莲只坚持了不到二十招就丢了武器,被水爱颖一掌击中心口,鲜血狂喷,摔倒在擂台上。

  

  “我认输!”剧雪莲一摔倒就立刻用尽力气高声喊话。

  

  然而水爱颖却不肯罢休,手中剑去势不减,直取剧雪莲心脏位置。

  

  “叮!”

 

  眼见剧雪莲就要命丧剑下,一个茶杯自主席台方向极速射来,将水爱颖要刺穿剧雪莲心脏的剑打偏,剑刃擦着剧雪莲的胸口,留下一道浅细的血线。

  

  水爱颖一击受阻,没有停歇,滑落的剑再次回刺,剧雪莲躲避不过,只能伸手抵挡,剑刃直接穿手而过,继续向下朝剧雪莲胸口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身影飞临,出手抓住水爱颖握剑的手,同时大喝道:“放肆,雪莲即已认输,为何还不放过!”

  

  化神宫的带队长老出手了,事已至此,水爱颖持剑的手挣扎不脱,只能恨恨的立在原地,可是盯着剧雪莲的眼神中透着不甘和仇恨。

  

  “你才是放肆,当我天剑宗没人吗?”又是一道身影降落在擂台上,对着化神宫的长老森然开口。

  

  “雪莲已经认输了,按照比试规定,你天剑宗弟子便不能再动手,当着这么多人面,你天剑宗弟子欲杀我化神宫弟子,你们是想和我化神宫开战吗?”化神宫长老怒声质问。

  

  “双方过招,一时收手不及,也是常有之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不放开我宗弟子,你个老淫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敢轻薄我宗弟子,真够不要脸的!”天剑宗长老丝毫不惧,反过来言语攻击对方。

  

  “你……”化神宫长老为之语噎,将手收回,“哼!”

  

  “爱颖,还不把剑收了!”天剑宗长老轻声对着水爱颖吩咐。

  

  事到如今,是不可能再取剧雪莲的性命了,水爱颖冷哼一声,将剑抽出,没有剑刃的压制,剧雪莲手臂上的伤口顿时鲜血喷涌,身上的红装更红了,不过脸色却是一阵苍白。

  

  “还不宣布结果吗?”水爱颖对着裁判气呼呼大声喊到。

  

  这是拿我撒气了,裁判感觉很无奈,“天剑宗水爱颖胜,一个……”

  

  “不用一个时辰了,继续挑战!!”不等裁判把话说完,水爱颖立刻出声大吼。

  

  “呃……”裁判很受伤,但又没办法,“挑战继续!”

  

  剧雪莲被扶下擂台,看着水爱颖的眼神满是恨意与不解,我都从来没有招惹过你,我们才第一次见面吧,为何对我如此凶残,竟如此坚决的欲置我于死地。

  

  水爱颖也是怒目相向,眼中恨意未减,犹自不甘心如此放过剧雪莲。

  

  这两个女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