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一三三章 决赛继续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19-12-06 16:28:33 全文阅读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我怎么听得有点糊涂了,丽心媛脑子比较简单,真的反应不过来,“你说清楚一点,什么真的假的,我都被你说的头晕了。”

  

  “唉!!其实很简单,肖阳峰就是临风,临风就是肖阳峰,肖阳峰只是临风使用的一个假名字,所以我才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肖阳峰这个人,当我们知道真相后,就意味着肖阳峰这个身份从世界上彻底消失了,也可以说是死了,我说的够清楚了吧,这下你该明白了吧。”岳心天生怕丽心媛听不懂,反复的解释。

  

  说的这么清楚明白,丽心媛脑子再笨也反应过来了,“那你之前不会直接说肖阳峰就是临风吗?需要搞得那么复杂,害我白高兴!”

  

  你说话能不能要点脸,你那是高兴吗?当时我说肖阳峰死了的时候,你那表情就和死了老公一样,分明是伤心的不得了,还偏偏在这里嘴硬,说什么白高兴一场,女人啊,奇怪的生物,洞悉宇宙万象也比读懂女人的心要容易得多,岳心天在心里嘀咕。

  

  “那你也没有问我啊,你都不等我继续说清楚,就一个人急急忙忙的跑了,我在后面追都追不上,所以真说起来,其实你应该怪你自己,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我没有骗你,是你不给我时间把事情说清楚。”岳心天是不可能背锅的,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丽心媛身上。

  

  你有在后面追过我吗?我怎么不知道?丽心媛发现自己这个师兄变了,变得越来越能编了,什么瞎话都能说出口,看来真的是被那家伙给影响了。

  

  “哼!!懒得跟你计较,一个大男人睁眼说瞎话也不知道脸红!”丽心媛板着脸,随后又接着说道:“这个临风是谁?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岳心天现在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丽心媛这种程度的言语讥讽,岳心天根本就是当作没有听见。

  

  “你觉得耳熟才是正常的,这个临风就是青阳宗那个一天到晚戴着面具没脸见人的家伙,你还记不记得在第一轮比试中,就是这个临风一上擂台就向对手开口认输的,当时可是笑倒了一大片人,最后这家伙又突然爆发,一招就把融血五层的对手给干掉了,连渣都没剩下,当时可是把所有人都给惊呆了,可以说是门派大比开始以来最惊艳的一场了。”岳心天把临风的来历和盘托出。

  

  “你才没脸见人!人家那是低调好不好!”丽心媛对着岳心天轻斥一句,又说道:“没想到这个混蛋王八蛋竟然青阳宗的,难怪一天到晚戴着面具,肯定是怕被我们正气宫的人给认出来,真是小人之心,自作自受!”

  

  “呃……”岳心天有些语塞,我不过就是说他一句没脸见人,你需要这么维护他吗?感情只有你可以骂他,别人都不能说,是吧!岳心天无语摇摇头。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真实身份的?肯定不是他自己主动坦白的,这种无耻之人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丽心媛对临风的真实身份很感兴趣。

  

  “怎么可能会是他自己坦白的,今天早上不是出了一个凶杀案吗?所有人员都要接受盘查,结果查到青阳宗的时候发现临风不在,所以最后闹到我师父那里,其实我师父早就知道那家伙的真实身份了,只不过没有揭穿而已,现在瞒不住了,就派人把他找过去进行盘查,我正好昨天晚上和他在一起喝酒,喝醉了就睡在他房间里,于是就跟着一起去了,就是这么知道的!”岳心天说话的时候任然有些愤愤不平,显然对于临风向自己隐瞒身份的事情还没有释怀。

  

  “什么?昨天晚上你们在一起睡得?那他房间那个女人呢?”丽心媛瞬间就转移了目标,将注意力集中在临风的私人关系上。

  

  岳心天看了看丽心媛,感觉自己跟不上这个女人的思路,这话题也跳转的太快了吧,“什么房间的女人,那是风飘絮姑娘,她都喝醉了,当然是在临风房间中过夜!”

  

  丽心媛继续追问,“风飘絮?就是上次和你们一起喝酒的那个女人吗?临风和她是什么关系?”

  

  岳心天:“什么关系你管的着吗?人家男未婚女未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别摆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不是岳心天不帮自己人,实在是作为旁观者,岳心天很清楚,即便是临风没有心上人,让临风在风飘絮和丽心媛之间做选择的话,岳心天希望临风选择风飘絮,在岳心天看来,风飘絮更适合临风,丽心媛太蛮横,和临风在一起只能毁了临风。

  

  “你以为我愿意管吗?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是怕他耽误了人家好姑娘!”丽心媛犟嘴,死不承认自己在意临风。

  

  “不用你担心,人家姑娘愿意,而且我觉得他们两个能在一起挺好的,很般配!”岳心天继续打击,想让丽心媛退出去,不要干扰他们。

  

  “哼!我会去告诉那个风飘絮,见她远离那个人渣!”丽心媛扔下这句话就走了。

  

  岳心天看着丽心媛离去的背影,心中很是无奈,就你这个性格,临风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换了是我也受不了。

  

  岳心天来到门口,抚摸着紫檀木门,上下检查,拿出一块布,将门上丽心媛的脚印擦干净。

  

  济世堂内,临风正叮叮当当的在修复被丽心媛踢到的大门,心中对丽心媛和岳心天可谓是充满了怨念。

  

  好不容易将门修好了,临风将门关上正准备上床打坐。

  

  “砰!”

  

  “轰!”

  

  第一声是门被暴力推开的声音,第二声是门倒在地上的声音。

  

  临风看着愣在门口的岳心天,有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大门,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

  

  “岳心天!我跟你有仇吗?干嘛要把我的门推倒?”反应过来的临风对着岳心天歇斯底里的大吼。

  

  临风是真的生气到发狂了,自己好不容易,刚刚才修好的大门,还不到一刻钟就再次被推倒了,而且这次摔的更重,都已经快散架了,估计修也修不好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躲在房间都不得安生。

  

  岳心天看着被自己推倒的门,有些尴尬,干笑一声,“那个……肖兄……额,不,是临风兄,这个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怎么用力,你这门也太不结识了,怎么就倒了呢!”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害的,是不是你跟丽心媛说我死了,结果这疯女人直接往我房间闯,我当时正在运功,差点就走火入魔了,你没事你坑我做什么!”新仇加旧恨,临风立刻对着岳心天就是一阵劈头盖脸。

  

  “还有这种事?风兄放心,回去我就好好管教那丫头,莽莽撞撞的,成何体统!”岳心天说的有板有眼,丝毫不提自己坑临风的事情。

  

  “算了,我已经教训过她了,不用你操心,你坑我的事我就不提了,我这门怎么办,你赶紧给我把它修好!”临风没有和岳心天计较之前的事情,反而关心起了地上的大门。

  

  “风兄,这是你的房间,也是你的大门,还是你自己弄吧,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你!”岳心天可不想留下来做木匠,准备溜走。

  

  “少来,你能有什么事?就是有事情要办,也得先给我把门修好了再走!”临风哪能让岳心天溜走,他可不想一天之内修两次大门。

  

  “风兄啊,这个我真做不来,你还是找别人吧,今天这事确实在我,下次请你喝酒,我师父找我有事,我必须走了!”岳心天说完也不管临风答不答应,掉头就跑。

  

  “岳心天,你给我站住,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临风追出房间喊了一句,然而岳心天有心肇事逃逸,此刻早已经跑没影了,临风再怎么喊也是白费力气,岳心天就是听到了也不可能回头。

  

  临风回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大门,暗呼倒霉,没办法,自己是房间的主人,总不可能就这么扔着不管,该修还得修啊,临风扶起快要散架的大门,一脸无奈与苦涩。

  

  花了一番功夫,门终于是修好了,就是没有以前那么好用了,关上门后,边角上还露着呲牙咧嘴的大缝,临风是没办法了,只能将就着用了。

  

  今天临风没有去药房,发生了一连串事情,临风已经没了心情,估计裘道成今天也很忙。

  

  临风没有再去修炼,实在是被丽心媛和岳心天搞得心中有了阴影,害怕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脚踹开房门闯进来。

  

  第二日,天亮之后,各派弟子再次汇聚在擂台广场,决赛继续开始。

  

  然而今天的擂台广场有些冷清,之前人群涌动的场景已经不见了,除了各派弟子和主席台上的长老,观战的散修只有寥寥数人,显然昨天的事情对这些散修影响很大,大部分散修都担心再出什么事情,都选择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