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彻乾坤 > 正文
第七十九章:阮家新供奉
作者:又见飞刀  |  字数:4050  |  更新时间:2019-11-18 22:30:39 全文阅读

“跑?我为何要跑?”

杨世飞有点不明所以道。

“化神境,很厉害吗?”

紧接着杨世飞又道。

“你——”

许天耀一下子就被杨世飞说的话震住了。

化神境?不强吗?不厉害吗?

这怎么可能,化神境怎么可能不厉害,就算是他们许家,也只有家主和一个供奉,是化神境,其他的力量都是化气和化元,而且也不多。

这样一来,一个化神境,就足以兴盛一个家族了,怎么可能不厉害。

但是,杨世飞实在是太淡定了,淡定到即使是在说化神境的时候,表情也米有任何变化,仿佛自己在说的,不是一个可以兴盛家族的强者,而只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而已。

许天耀一时看不透杨世飞,他不知道杨世飞是真的到了视化神如无物的地步,还是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连化神境是什么都没有认识的蠢货。

许天耀用尽全部的感知,也没有感知到杨世飞身上有任何元气的波动,他就像一个没有任何炼气修为的普通人,更不用说什么破关化气了。

一时之间根本看不出杨世飞深浅的许天耀,只好起身走开,他打算等,等到那个周供奉来了之后,自然能试出杨世飞的深浅,到时候,自己要看看,眼前的这个苦力装扮的家伙,到底是一个高人,还是一个蠢货,到时候就清楚了。

许天耀离开杨世飞这一桌,到了另外一个桌子坐下后,没等多久,就听到了一阵悲呼怒吼:“是谁?是哪个人,竟然杀了我侄子!! ”

“我周元要他命!要他全家的命!!”

只见一个人走入客云楼,这个人进入酒楼后,就看到酒楼的地面上躺着一个人,一个自己熟悉的至亲。

“阿兴! ”

这个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地面上的一具尸体,痛哭流涕道。

这个时候,许天耀走上前去,道:“周供奉,节哀啊。”

“许天耀?”

看到许天耀,周元立刻脸色大变,一脸怒容的道:“告诉我,是谁杀了阿兴! !”

许天耀面色不变,跟周元道:“杀了你侄子的人在那。”

说着,许天耀指着杨世飞那一边道。

周元顺着许天耀的手指看去,看到杨世飞。

“是你! !?”

“怎么了,周供奉,难不成你认识此人?”

听到周元话语中带着认识杨世飞的语气,许天耀连忙问道。

但是,周元没有理会他,而是一个纵身,来到杨世飞面前。

“姓杨的,你竟然敢杀了阿兴,即使你我同为阮家供奉,我也不会放过你,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去阿兴面前下跪磕头,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周元一脸狂怒的对杨世飞道。

“什么! ?这个人竟然也是阮家的供奉,我竟然不知道,阮家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一个供奉,能成为阮家供奉,至少也是化神修为,难不成我看走眼了?”

在一旁,听到周元说杨世飞也是阮家供奉,许天耀开始怀疑人生起来。

“跪下?磕头?”

杨世飞看着周元,冷冷地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杀他吗?”

杨世飞朝周元问道。

不等周元回答,他立刻又道:“因为他要杀我,所以我杀了他,就是这么简单。”

“我不管你为何杀阿兴,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阿兴跪下磕头,我就让你痛快的死,否则就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周元面色阴寒的道。

“死?”

“你也要杀我,要我死?”

杨世飞面色渐渐变得比周元更加冷酷。

“看来你是不想好死了,那就给我死来! ! !”

说着,周元身上元气涌动,气运双掌,一阵蓝光,掌似流星,速度奇快的攻向杨世飞。

  “冰魄掌!!”

周元泛着蓝光的手掌直接朝着杨世飞的胸口而去,速度快到让普通人反应不过来,杨世飞也似乎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被冰魄掌击中。

“完了,这个家伙原来真的是个虚张声势的蠢才,竟然连周元的一掌都躲不过,这下子被冰魄掌打中,非得死于严寒,痛苦不已的死去了。”

看到杨世飞被周元的冰魄掌击中,许天耀的脑海里一下子就冒出了一系列想法。

但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不仅完全推翻了他的想法,更令他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天啊!!?这个家伙是人还是鬼!?”

只见周元的冰魄掌顺利的击打在杨世飞的身上,但是并没有如周元和其他人想的那样,杨世飞并没有胸口塌陷,冰寒入体,受尽折磨而死。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杨世飞的胸口好好的,没有受伤,冰魄掌的寒冷也没有入体,杨世飞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

周元的双掌还按在杨世飞的胸口,手掌也仍然泛着蓝光,散发着冰冷寒意。

杨世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先是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周元,然后道:“本来同为阮家供奉,我是不想杀你的,但是你自己先对我动手,那就不要怪我了。”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一点事都没有的,这是障眼法,你是在强撑!!”

此时的周元,撤掌后退,看着自己的双掌,又看向杨世飞,一脸的惊骇欲绝,难以置信。

“给我死! !”

周元看到杨世飞起身,一下子爆发全身元气,气血汹涌,仿佛一个燃烧的大火炉,全身元气燃烧,聚集于双掌,悍然朝着杨世飞全力攻来。

只见周元化为一团蓝色的火焰,不管不顾的朝着杨世飞而去。

杨世飞面对这周元的全力一击,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也没有任何气势,就只是一拳挥去。

一拳,只是一拳,看起来没什么太大威力的一拳,就是这么一拳,在周元化为蓝焰而来时,带起一阵拳风,吹熄了周元这团火,打在周元的脑袋上。

拳头击打在周元脑袋上时,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但是,下一瞬间,又恢复了,只见,周元的脑袋在杨世飞的这一拳下,被打成了一个稀巴烂的西瓜一样,血液脑浆迸发,骨头碎渣乱溅。

很快,客云楼的大堂就变得一片狼藉,一具脑袋破烂的尸体,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嘭。”

尸体倒地的声音不强烈,但是,却像一个信号一般,原本死寂沉默的客云楼里,一下子狂乱了起来。

“死了!!周供奉死了!!”

“阮家的周元死了!”

“被人生生的打爆脑袋而死,太凄惨了!”

众人齐齐大惊,尤其是那几个带着周元前来客云楼寻仇的人,更是一个个捂住自己的嘴巴,惊讶得几乎要憋过气去。

杨世飞在解决了周元后,便看向这几个带着周元而来的人,这几个人看到杨世飞的目光,仿佛看到一尊盖世魔王,似乎自己一样会死在这个魔王手里一样。

“不要!不要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啊!!!”

“杀人啦!!!不要杀我啊!!”

这几个人疯狂的跑出客云楼,来到街上,像疯子一样狂跑而去。

杨世覅看着这几个人逃跑后,目光又在客云楼里梭巡了一下,凡是被他看到的人,每个人都住嘴,停止自己的一切动作,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仿佛自己只要动一下,就立刻会被杨世飞这个杀人魔王杀死。

但是杨世飞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没有了任何动作。

紧接着,杨世飞看着被自己搞得恶心至极的地面,一下子就失去了吃饭的心情。

“结账吧。”

杨世飞对着客云楼内身体变得僵硬无比的小二说道。

“什么?大爷您说什么?”

那个小二看到杨世飞看向自己,费了全身力气问道。

“我说结账,我不吃了,还没上的菜我也不要了。”

这个时候,原本一样呆在原地的许天耀这才清醒过来,对着那个不知道要说什么的小二道:“你,一边去,这位先生我亲自接待。”

“哦,好的,少东家。”

小二连忙唯唯诺诺的走到一边去。

许天耀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便面带微笑的走到杨世飞面前。

“怎么敢劳烦先生结账呢,这一顿饭我请了,而且这一顿饭吃得如此不愉快,都是我的酒楼的人没有眼色,我的错,希望先生能让我重新请一次,这一次,我们去海山楼吃饭,海山楼才是我们坤霄城最好的酒楼,也只有海山楼的海山宴,才配得上先生的身份。”

“先生以为如何?”

许天耀礼貌的问道。

杨世飞看着他,仔细想了一下,道:“无功不受禄,我就不跟你去吃饭了,还有这饭钱我也得付,你们开店的,不付钱怎么行。”

说着,杨世飞就从自己怀里掏出银劵。

“不必了,说是请先生的就是请,先生千万不要付钱,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许天耀推辞道。

但是,杨世飞一再坚持付钱,最后,许天耀没办法,只好接过银劵,然后,又将回找的钱交给杨世飞。

“先生总共在我们客云楼消费了一两二钱银子,这二钱就算了,先生就付一两吧。”

许天耀一边将钱递给杨世飞,一边道。

杨世飞接过钱,从中抽出一张一百两的银劵,拍在旁边的柜台上,然后道:“我不喜欢占别人便宜。”

说完,杨世飞就转身离去。

在后面,客云楼门口,许天耀看着杨世飞离去的背影,心头的被压制的沉重一下子消失不少,但是,没有跟杨世飞攀上关系,他的心里又有点懊悔和不甘。

“阮家这下发达了,死了一个化神境供奉,却得了一个比化神更加可怕的,三丹不出,无人可以压制的大魔王。”

许天耀想到这里,立刻跟自己身边的一个账房先生一样的人道:“许攸,查清楚我们的生意最近跟阮家有没有交集,甚至有没得罪阮家的地方,得罪的让主事人亲自去赔罪,没得罪的地方,一起合作的,多让五分利。”

“明白了,东家,我这就去查清楚,保证做到位。”

这个时候,杨世飞还没有回到阮府,仍然是在街上逛着,客云楼发生的事让他发现了一点,就是自己必须去换一身衣服了,如今还是这样的一身苦力服,难怪有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回来挑衅自己,自己如果不想再碰到类似的麻烦,就必须换一身装扮了。

阮家,家主阮克行正在自家的一个产业,一座茶楼的雅座包间里喝茶时,包间的门被人一下打开。

进来的是阮克行一向看重的下属,此时,只见这个下属一脸苍白,大汗淋漓,嘴唇哆嗦,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阮克行一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否则自己这个一向稳重的下属,不会变成这副模样。

一下子,阮克行也顾不得这个属下没敲门就闯了进来,忙问道:“出了何事?”

“老老,老爷,周供奉周供奉……”

“周元怎么了?”

“周供奉他死了!”

这个下属哭丧着脸道。

“什么!?周元死了!怎么死的!谁杀了他?他可是化神境,坤霄城有谁能杀了他,难不成他得罪了什么过路的大能?!三丹境大能!?还是说他被几个化神境围攻至死?!”

阮克行吃惊之下,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不是,不是老爷,周供奉不是被大能杀死,也不是被人围攻,他是被被一个少年一拳打死的……”

“不可能!!一个少年,一拳打死周元?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么荒缪的消息,你未经验证就来告诉我也就算了,你竟然要我相信,你太让我失望了!”

阮克行重重的喝斥道。

但同时他也心慌,周元死了,阮家只剩下自己一个年老力衰的化神境,这偌大的家业,眼看就要维持不住了。

坤霄城里的那些豺狼虎豹,一定不会放过阮家如此空虚的时候的,一想到这里,阮克行不禁悲从中来。

“阮家难不成就要在自己这一代败落了吗?”

阮克行扪心自问道。

“还有还有,老爷,据说,杀死周供奉的少年,也是我们阮家的供奉。”

“什么?!岂有此理!简直一派胡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