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剑彻乾坤 > 正文
第八十章:真的是新供奉
作者:又见飞刀  |  字数:3331  |  更新时间:2019-11-19 22:46:43 全文阅读

阮克行斥道。

“这是谁在胡说八道,我们阮家何时多了一个供奉,这件事我都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知道的?”

阮克行愤怒的道。

“但是,老爷,据说,,这是周供奉在临死前确认的说出那个少年是我们阮家的供奉,当时有好多人确实听到了啊,这可做不得假。”

下属说道。

“什么?”

阮克行惊讶道。

他想了一下,立刻对下属道:“你去把元东叫来,如果那个杀了周元的人真是我阮的供奉,这件事情一定跟元东脱不了关系。”

“还有,尽快去把整件事情搞清楚,到底为何周元会跟人动手,又是怎么死的,那个杀了周元的人到底是谁,一切都给我弄清楚了。”

“是,老爷,我这就去把少爷找来,还有整件事情我也会尽快去搞清楚。”

下属说完后就退了下去。

阮克行在下属走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同时,他的心里想到:“如果那个杀了周元的人真的是元东找来的供奉,那么,这么一个拥有杀死化神实力的人,非但不会令我阮家就此败落,说不定还能威慑坤霄城里的那几家人,借此令我们阮家得些好处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原本因为周元身死而感到危机的阮克行,一下子就感觉仿佛有个比周元还活着时候,更加美好的未来在等着自己。

但是,一切都必须建立在那个杀死了周元的人的确是阮家供奉,而且是个实力高强,愿意受阮家供奉的人。

过了三炷香的时间,阮克行所在的包间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阮克行说道。

包间的门被打开,阮克行的下属和一个年轻人进来了。

这个年轻人自然是阮元东。

阮元东进入包间后,就跟阮克行行礼道:“元东见过父亲。”

“坐吧。”

阮克行道。

“是。”

阮元东在阮克行对面坐了下来。

“元东,我问你,你是不是为阮家找了一个新供奉?”

阮克行在阮元东坐下后,就一脸严肃的对他道。

“父亲您知道了?我本来打算晚上面见父亲的时候再告诉您的。”

阮元东一脸惊讶道。

“你真的找了个新供奉,快点告诉我,这个供奉是个怎样的人?”

阮克行听到阮元东承认后,立刻问道。

“父亲,我找的这个新供奉,一身实力绝对不在周先生之下,虽然不是一个炼气武者,但是天生神力,一身力气力达千斤,几乎达到三丹大能的地步,稍加培养,如果再炼气兼且修习武技的话,绝对是一个高手。”

阮元东对杨世飞赞不绝口。

“哈哈哈。”

阮克行听到阮元东这么说,忍不住笑道。

“父亲,您为何发笑?”

对阮克行无故发笑,阮元动感到很奇怪,不禁问道。

“哈哈,元东,你这是为我们阮家找了一个好宝贝啊。”

阮克行感概道。

“父亲,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找的这个新供奉,何止是不下于周元,他的实力是在周元之上,竟然一拳就打死了周元。”

阮克行道。

“什么?!杨供奉打死了周先生?! 为什么! ?”

阮元东吃惊道。

“阿言,你给元东解释一下吧。”

阮克行对下属阮言道。

“是的,老爷,少爷,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周言就跟阮元东解释了一下,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清楚,一旁的阮克行也认真听着,周言此次已经把整件事情搞清楚了,有些事情是之前阮克行也不知道的。

等到周言把整件事情都说完之后,阮家父子脸上的表情都很精彩 ,只不过,一个是单纯的惊喜加意外,一个就是面色比较复杂。

“竟然连是这样,周先生的那个侄子我也知道,仗着周先生的实力在我们阮家一间铺子里当掌柜,据说为人嚣张霸道,又不懂得收敛,很是得罪了很多人,我们阮家的下属,大都对他评价不好,没想到现在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阮元东感概道。

“而且还连累的周先生也因此死去,这真是令人万万没想到。”

在阮元东感概完后,阮克行也道:“那个周兴我也是知道的,不少人来找我告过状,可以说是死不足惜,就是竟然连累的周元也死去,真是罪该万死。”

阮克行哼道。

“现在已经不必再去管这个周兴了,甚至连周元都不必管,现在重要的是,周元死后,元东你找来的这个杨供奉,就是我们阮家现在唯一拿的出手的高端战力了。”

“元东我问你,这个杨供奉是何来历,为人如何?还有全名叫什么?”

阮克行一脸严肃的问道。

“这个,杨供奉也只是告诉我他姓杨,全名是不知道的,他不肯说,至于来历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下面的一个货场找到杨供奉的,为人的话,接触起来,第一眼比较沉默寡言,但是还是比较好接触的,不是那种傲气冲天的人,而起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在乎。”

“但是,我也没想到杨供奉竟然是那种一言不合就杀人的人,性情比我想象的残暴,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这种人啊。”

阮元东说出了自己对于杨世飞的了解,但是因为接触不多,也说不出克所以然来。

“嗯。”

阮克行在听了阮元东的话后,沉思了一番。

“不管他性情如何,再说这件事情错不在他,任何一个人被那个周兴如此侮辱,也是会动手的,这只能说是那个周兴不知死活,自寻死路,还有,既然这个杨供奉不肯说出自己的全名和来历,那就算了,总之,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杨供奉绑在我们阮家的战车上,我们阮家说不定会因此而得到全新的发展,站到更高的高度上。”

阮克行不愧是阮家的家主,果断,最后一锤定音,做出了全力招揽杨世飞这个人的决定。

“是的,父亲,我这就去找杨供奉,跟他商谈一下重新制定俸禄的事情,然后再问他有什么要求,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阮元东也不是那种犹犹豫豫的人,在自己的父亲做出决定后,也跟着提出自己的意见。

“嗯,去吧,我现在立刻回府叫人准备宴席,晚上,我要在府里宴请这个杨供奉。”

阮克行也道。

“好多,父亲,那我先走了。”

阮元东说着,就离开了这个包间 。

阮元东走后,包间里只剩下阮克行和周言。

这个周言虽然也姓周,但是跟死去的周元和周兴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同姓而已。

这个周言从小就在阮家长大,是阮家的一个仆人所生,跟家生子差不多,因为展露出不凡的才华,而受到当时刚刚初步掌握阮家大权的阮克行的重用,是阮克行的心腹。

只见,此刻,阮元东走后,这个周言就道:“老爷,这个杨供奉虽然实力超群,但是这性情似乎有点暴躁,好杀,不是很好掌控啊而且来历不明。”

“不好掌控就不掌控,我根本没有奢望这么一个可以轻易打杀化神的人能完全为我阮家所用,只要我们好好对他,他应该也不会对我们阮家怎样,虽然是一柄双刃剑,但总比没有剑好。”

“至于来历不明,我不管他是什么来历,只要有实力就行,如果到时候证明他是有仇家,这才来此隐姓埋名,到时他的仇家来了,就把他推出去,放弃他就行了。”

“最重要的是,在现在我们阮家失去了所有高端战力的情况下,必须在短时间内借助他,重新发展起来,到时候,我们阮家,能有两个或者三个高端供奉后,这个杨供奉也就失去作用了。”

“到时候,可退可进,局势完全把握在我们阮家手上。”

阮克行道。

周言见阮克行有了全盘的规划,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阮克行站起来,打开包间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坤霄城的街景,不由自主的道:“阮家,一定不能在我的手上衰败,我要把一个完整的阮家留给元东,我们阮家要基业长青!”

这个时候,杨世飞正在一家普通的成衣铺子中试衣,他虽然有万金在手,但是也没有想着去买那些华贵的衣服,只是想着买一套普通的衣物就行。

因此他才随便的在街上找到了这么一间成衣铺。

成衣铺的老板是一个年老的裁缝,没有狗眼看人低,在杨世飞一身苦力装扮的进来后,仍是热情招待。

杨世飞也对他印象不错,原本只是想进来看看,立刻就决定在这里买了。

就在杨世飞试了几套衣服,选中了,就要买下的时候,一个人带着几个下人进入了这家成衣铺子。

成衣铺的老板看到新客人到了,连忙上前去打招呼,但是,当他看清这几个人当前一人后,就立刻知道了,这几人绝不是客人,至少这个阮家少爷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的铺子的客人。

阮元东没有去管这个老板,进入店铺后,立刻眼睛四下观看,看到杨世飞后,眼睛一亮,就带着几个下人来到杨世飞面前。

“杨供奉,您怎么可以在这种小铺子里买衣服呢,这哪里配得上您的身份啊,来,我带您去精彩阁,那里卖的衣服才是您这种话人应该穿的啊。”

这间铺子的老板,那个老裁缝一听到精彩阁这三个字,就立刻知道要糟,精彩阁不止在坤霄城是第一服饰店,在整个云霄府内,也是赫赫有名的,分店足有百多家,哪里是自己这个小小的衣铺比得上的。

但是,没想到,杨世飞在阮元东亲自邀请去精彩阁买衣服后,不为所动,而是淡淡的道:“不必了,我就觉得这家的衣服不错,就在这里买了。”

“啊,杨供奉既然不喜浮华,喜欢这些朴实无无华的衣物的话,那就在这里买吧。”

阮元东邀请被拒,也没有任何不愉,而是对着那个老板道:“老板,把你们这里最好的衣服拿出来,所有的钱我来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