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二十一章:天价补天石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033  |  更新时间:2019-11-01 11:05:07 全文阅读

当褚熙看到风廉拿出来的灰绒草,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好一会才笑道:“不愧是我的弟子,第一次出场就亮瞎某些人的狗眼。”

风廉问道:“师尊,我的任务到底是多少株灰绒草?”

褚熙摸摸脑袋说道:“我也忘了是多少了,反正不是五株就是六株,等级嘛,随便了。”

风廉很无语,故作生气地说道:“您让我找那么多,也不告诉我怎么找。”

“老人家嘛,脑子不好使。你不也完成了吗?我的弟子将来必然能傲笑天下。”褚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风廉只能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褚熙猛地跳起,说道:“忘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你所得的灰绒草已经足够完成两次考核了。也就是说,你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出去浪,你有什么打算。”

风廉如实说道:“我就想学习炼药技。”

“这个不错,神庭级别就是需要多修炼识海,炼药和炼器都是不错的选择。”褚熙难得地认真,“有什么需要的就跟为师说。”

风廉笑道:“那师尊帮我弄两个玄级一品的药鼎吧。”

褚熙大叫起来:“你以为我是府院大人呀,玄级一品的药鼎是那么好弄的,还要两个。”

风廉哭丧着脸说道:“刚刚还说有什么需要就找您,变脸这么快。那您说需要什么东西交换,我这里还有点灵材。”

褚熙没有回答他,而是丢给他一块玉简说道:“这是我为你设计的兵器和甲胄,你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

风廉神识扫了一眼,兵器是一把阔剑,剑身长一米五,宽将近二十公分,最厚的地方都有五公分,一看材料,风廉苦着脸说道:“师尊,你是要累死弟子吗?这把剑至少九百斤吧。而且太难看了。”

褚熙说道:“好看有用吗?好看能保你性命吗?再说累不死你,刚好超过你极限一点点。如果你不要这把剑和甲胄,我可以帮你要来一个药鼎,另外一个你自己想办法。”

“那我拿这个换可以吗?”风廉拿出在碎裂域灵族圣殿得到的其中一颗灵材。

风廉哪有时间去想办法,他要抓紧时间炼药,还要想办法弄到适合自己的功法,弄到后还要修炼,太多事要做了。只好拿出他认为最贵重的物品,希望能抵得上一个玄级一品的药鼎。

“这是……”褚熙看了又看,也看不明白是什么东西,最后拿出玉简把灵阁阁主文之问叫过来。

长老呼叫,文之问哪敢怠慢,立即现身,一看到那块巴掌大的粉白色石块,不顾一切地把它抢到手中,看了又看,最后干脆把灵阁的几位元老级人物都叫过来。

那些人一出现,风廉也惊呆了,他以为阁主在阁内等级一定是最高。但那几位,每个等级都比文之问高,有两个甚至还高过褚熙。褚熙见了他都要行礼。

那几位元老一看到文之问手中的石头,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位元老说道:“这是……补天石。”

几位元老,还有文之问都点头表示认同。

文之问像看宝物一样看着风廉问道:“你是在哪里得到这块补天石的。”

风廉早就想好了这么说,“我以前在云水沼泽做猎杀者,在那里捡到的。”

等级最高的那个元老点头道:“那就对了。看来我们的猜测可以有结论了。云水沼泽深处就是当年女娲娘娘补天的地方。”

另一位元老说道:“如果是某位修者带到哪里去呢?传说补天的地方可是在妖界的昆仑山。”

文之问说道:“这九翼,都答应学府之邀数百年了,怎么还不来应约。”

风廉猜测九翼应该是云水沼泽灵族的霸主,九翼天蛇。那天在云水沼泽外,姬大安就曾提到过这个名字。

等级最高的那位元老看着风廉,真诚地问道:“小友可否愿意把这块补天石交给我们灵阁。价钱你说。”

还未等风廉答话,褚熙就嚷道:“此等宝物,我弟子自然要留着了。”

风廉气得想骂他,补天石是什么鬼东西他都不知道,留着干什么,现在他急需药鼎,急需功法。再好的东西不能用到实处都是废物。

那元老有些失落地说道:“那我们就不强人所难了。”

褚熙慢悠悠地说道:“不过要是给我弟子弄来一套完整的药谱和器谱,加两个大师三品的药鼎。外加一套完整版的玄级一品火属性功法和大师一品的火属性功法,还有各种识海修炼的丹药,灵材若干。我看这样也行。是吧徒弟,这东西你留着也是个祸害,不如让学府替你承担那些灾祸。”

灵阁的所有人都有弄死褚熙的想法。补天石固然珍贵,但是它的使用方法没人知道。就相当于废物。灵阁就想拿它来研究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完整版的功法那可就难寻了。一般他们修炼的都是只有大纲的功法。需要自己去感悟,去演绎,去完善。

完整版的功法里包含功法创立者的所有感悟和战斗经历。刻印一套大师一品的功法,基本上这个人也油尽灯枯了。

一般只有修炼到极致,或是有特殊能力的修者在陨落之前才会用魂力刻印在玉简中,因为刻印完整版功法很伤识海。相当于把识海中关于这套功法的记忆碎片切割下来。

魂力没了可以补充,识海受损会留下永恒的缺口。

愿意牺牲自己留下一生绝学的修者真没几个人,即使有,也是留给自己子孙后代或是传人。完整版功法只能被阅读一次。谁能随随便便就拿得出来的。

山竹送给风廉,风廉又送给金血的那套“流光铸影”就是一套完整版的功法。

文之问咬牙道:“行,三日后我把你需要的东西拿过来。”

说完归还补天石后,众人离去。

风廉没想到褚熙竟能给自己争取来这么多好处,相当于一块破石头就卖出天价了。正欲表达一下感激之情,褚熙的话让他如坠冰窟。

“拿到灵材,除了炼药,你要抓紧时间炼化丹药,尽快升级。一个月后就是十年一届的学府竞技大会,你要打败华老头的弟子。”

华老头的弟子还能是谁,金血呀。他很可怜自己和金血,居然成了两个老头的的出气筒。

“那您得把兵器给我打造出来。不然我不去参加竞技大会。”

“小混蛋,敢打师尊的主意,灵材你自己出。”

“那算了,我又没什么灵材。”

“算你狠,为了羞辱华老头,我就牺牲一下吧。”

“师尊,记得要打造成玄级一品哦,不然我不要。”

“你个小混蛋,滚出去!”

风廉也懒得再搭理他,问了一下梦洁和金血的情况后,就出去找他们。

金血也刚完成考核,他的考核内容不是采集灰绒草。而是去另一秘境挖矿,听他说被劫了十几回。因为嘴太欠,连裤衩都被抢走了。

后来他把从风廉这里学到的毒技,毒倒八个人,也把他们剥光,挂在矿洞口示众。抢得钵满盆盈。和风廉一样,一次完成两次的考核。

风廉笑了笑,也只有金血能干出这等事情。

“下一步你师尊怎么安排?”风廉问道。

金血苦着脸说道:“还能怎么安排,这次抢的东西里,有几样玄级一品的矿石,我把它当成废物丢了。师尊罚我半个月内把灵材谱全背下来。”

风廉笑道:“这也是修炼识海的一种方法。以后有你这本百科全书,我们不会错失任何好东西。”

“对了,你给我的那套流光铸影,我开始修炼了,威力太猛了,而且真是可成长的功法。不过师尊建议我尽量少用,说这套功法是东大陆某个强大宗门的镇宗功法。五千年前他们一位太上长老被杀,识海中关于这套功法的记忆碎片被人用大法力切割了。”

风廉也没想到这套功法还有如此来历,安慰道:“管他呢,先用着,等我们什么时候去东大陆再说。那杆破天没什么问题吧?”

金血摇头道:“这个师尊倒没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风廉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我去看小洁,你一起去吗?”

“好。”

两人还没走几步,一位仙境的老师就拦住他们,递给风廉一块玉简。

是梦洁留下来的,说是要闭关一年,等学府竞技大会开始才出关。

风廉无奈,一时没什么事情,就拉着金血下山,去逛逛沐云城。

在沐云学府的山顶,云雾缭绕之地,有一片宫殿群,那是所有老师和学生梦想都渴望能去的地方,那里灵气浓郁,很适合修炼和突破。

只有获得每届竞技大会前十名的学生,或是对学府有特殊贡献的老师才能有一次机会踏足那里,并在那里修炼一年时间。

在宫殿群中,又有一处秘地,名叫“神魔秘境”。只有少数几人能进入其中修炼,包括褚熙和华茗盛都不曾有机会进入。那里是宗师级修者最佳的修炼场。

此时梦洁正盘坐在秘地中,对面坐着她的师尊,学府大人清瑞。

大家都习惯称之为学府大人,清瑞这个名字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身份和来历更是没几人知晓。

大家只知道她是个女人,一个强大到无边的女人。

“你真的打算放弃吗?”清瑞问道。

梦洁坚定地点头,“是的,那些记忆如果让我高兴,我又该为谁而高兴?几个看似亲切,其实很陌生的称呼吗?他们丢弃我的时候,已经丢掉了我怀想他们的权利。如果悲伤,我又何必去为逝去的时光伤感。”

“要不要我用秘法把它保存下来,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拿回去?”

“不需要。吴韵妈妈曾跟我说,被过去困扰的人是庸人,被未来恐吓的人是小人,被现时迷惑的人是笨人。我只想做个正常人,与心爱的人仗剑天涯,结婚生子。平平淡淡走完一生。”

“嗯。为师尊重你的意见,那我们开始吧。”

梦洁闭上双眼,表情宁静,安逸,如暗夜盛放的莹澜花。

清瑞一缕神识进入她的识海,穿过她识海中封印的缝隙,像解扣子一样,一点点接触掉封印。

每解除一点,她又用魂力紧紧将外泄的记忆包裹住,慢慢炼化掉,成了梦洁识海的养料。

半个月后,清瑞解除完封印,梦洁半圆形的识海变成了圆形。但是另一边却有些虚。

“为师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不能将你识海还原,那需要原本属于你的本源之力才行,也许以后你有机缘遇上它,会让识海真正完满。”

梦洁睁开眼,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惬意。起身对清瑞行礼道:“谢谢师尊成全。反正弟子现在使用魂力也没什么影响,完不完满都一样。”

清瑞将一枚玉简放到梦洁手中,说道:“这是血脉之力的激活之法,好好修炼。血脉之力运用好了,哪怕比你高两阶的修者,你都有可能将之斩杀。”

梦洁问道:“师尊您知道我血脉的事情。”

清瑞淡淡的笑道:“血脉之力在人族极少有,在灵族却很普遍。你的血脉是顶级的圣血,所以你更要利用好它,才不辜负上天对你的恩赐。”

梦洁沉默了一会问道:“师尊,我是灵族吗?或者我的生身父母是灵族?”

清瑞笑道:“你看看你,叫你自己看那段记忆你又不愿意,现在又好奇起来。”

梦洁不好意思地低头道:“我就是想知道我的血脉之力来自于何处。”

清瑞说道:“别多想了,既然已经放弃,为何还要拾取?你只需知道自己的血脉无比强大就行。另外,你的识海还是有些斑驳,既然你要平平淡淡过完一生,有些不需要的记忆和想法,该清除就清除吧。这样你才能容得下更多的人和事。

“你那个小男友识海可比你干净多了。女孩子有些小心思可以理解,但是千万不要因为自己主观的想法,而毁了自己的幸福。”

梦洁点头道:“嗯,弟子明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