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二十章:打劫武宗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194  |  更新时间:2019-10-31 17:50:07 全文阅读

魅惑术分先天自带和后天修炼两种。先天魅惑术,属于血脉之力的一种。能拥有先天魅惑术的人,血脉都不同凡响。

风廉自小与梦洁一起成长,两人在一起经常为某种药材如何使用更适合,哪种方法能更快更好的刻印法阵等。梦洁经常落于下风,就对风廉使用魅惑术,让风廉承认她赢了。天长日久,风廉对一般的魅惑术早已免疫。

丰月用对别人无往不利的魅惑术对付风廉,只能说她太幸运,大白天的也能踩到狗屎。

风廉见丰月久久不回答,按金血的教导,把手伸到丰月高耸的双峰前。

“啊,不要……”丰月惊慌地叫起来,突然发现风廉泛起红晕的脸,得意地说道,“你摸呀,你找呀。有本事你就摸……”

丰月喋喋不休地挑逗,见风廉毫无反应,后面变成了辱骂。男人都是有血性的,任谁都会火起。

风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闭上眼,学着姬生花挑逗墨叶的手法。狠狠地掐了了一下,觉得软绵绵的,手感不错,摸起来挺舒服。再深入学习、实践姬生花的手法,再拧一拧。

“啊……你混蛋。”

丰月惊叫一声,哇哇大哭。

“你自己拿,还是我……再捏!”风廉火气未消,哪管她哭还是笑。

“拿你个头,有本事你杀了我。哇……”

风廉还真没想过要杀了她。为一棵灰绒草杀人,好像也太没人性了吧。不过欺负她一下,无伤大雅。

“不给是吧,那我就继续捏,我捏,我捏,我捏捏捏!不给是吧,那我捏屁股了。”风廉可不只是吓唬她,真有再捏一把的想法。那软绵绵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只是想到梦洁,他忍住了。

“啊……你混……不要呀,我给。在我空灵戒里面,你自己拿吧。”丰月看着风廉咬牙切齿虚捏的动作,吓坏了。心想让这个变态这么一捏一拧的,非被他弄坏了不可。

风廉瞪着她说道:“你以为我傻呀,万一你空灵戒里面布置着什么法阵。我不就玩完了。赶紧的,再不拿出来我可没耐心了。”

丰月知道风廉软硬不吃,不得不拿出来,一共九株,都是玄级二品。

“全部拿出来,否则我真要下手了。”其实风廉也不知道她还有没有,把手放到她的丰满圆润的臀上。吓唬她一下。

“不要呀,我全给你。”丰月又取出两株玄级一品的灰绒草。

风廉全部收下,又取出自己那株玄级三品的给她,说道:“偷袭我的代价就是这十株。看你哭得可怜,我送你一株。”

丰月连哭的心情的都没有了,只想撕碎这个可恶的家伙。

风廉将一道灵力留在她气海穴中,至少半个时辰内丰月的心法无法正常运转,那时他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风廉快速离开丰月。一边跑一边观察周围,可别好不容易才弄了点战利品,还没捂热就被别人抢了。

跑了大约两千多米,风廉发现前面有人,还没来得及躲避,对方也发现了他。

“别躲了,把灰绒草交出来,否则打到你半年生活不能自理。”两个神庭中级的学友左右分开将他围住。

风廉知道这种时候,言语都是多余的。直接冲向迎面而来的那人。

来人见神庭低级的风廉往他这边冲,大喜。怕风廉改变主意,还故意示弱。风廉离他五米多远的时候他才发现风廉的速度和肉身不是他能比的。此时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他只能硬顶。

“砰!”

那人被风廉撞飞十几米远,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

“你干嘛?连一个神庭低级都拦不住。”

“你行你去拦他呀。妈的,疼死我了。”

“疼个屁呀,赶紧一起追呀。”

后面传来两人的话语,风廉才不管他们。继续奔跑。他倒不是害怕这两人,而是怕打斗引来其他人。

如果引来武宗级别的学长。那不是他能抗衡的,万一又被抓住,一切成空。好端端的神庭修者不做,却要去做快递员,这不是他的爱好。

风廉边跑边想,丰月怎么能找到这么多玄级二品的灰绒草的,她应该是有什么诀窍。

以自己现在找寻的方法,在不到五天的时间再找到八株,是不可能完成的。

风廉见这两人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心一横,转身面对他们。既然你们如此想送快递,我就勉为其难手下。

“嘻嘻,小子,把东西交出来,放你离开,否则把你打得……”

话还没说完,那名学生已经飞出去十几米远。连气海穴都被风廉炙热的灵力锁住了。

另一人,就是先前被风廉撞飞的那人见状拔腿就跑。可他的速度哪里能逃走。

风廉追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他后心上。把他打得连喷数口鲜血。

风廉将他们两人拎到一块空旷的沙地上,还没发问,两人就老老实实地把灰绒草交了出来。风廉这一次得到两株三品,两株二品,还有一株一品。收获还算可以。

风廉这一回一株都不留给他们,太没骨气了这两人。

风廉想要问出找寻玄级灰绒草的诀窍,他俩也不知道,不过给了风廉一条信息。沿着第一次相遇的那条小河往上走,有个神庭高级的学生知道怎么找。

风廉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去了。第一是这两人说话他不可信。第二是万一对方有帮手,很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风廉这回下手可没对丰月那么轻,把他们收集到的各种药材全部没收。要不是他们苦苦哀求,风廉都想把他们的空灵戒给收了。他手中三个空灵戒都快要满了。

最后风廉将他们打晕,又将他们气海穴锁住至少两个时辰,才离开。

又找了一日,还是一无所获。风廉开始着急了,就差两株,怎么这么难找。

这时,远处传来打斗声。风廉暗喜,说不定能做一次渔夫,悄悄循着打斗声的方向走去。

打斗的是两个武宗级的学生。一男一女,使用的都是大师三品的功法,打得不可开交。

风廉看到他们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他,见他才神庭低级,根本没在乎他。

虽被对方发现了,但是他也不敢保证没有其他想做渔夫的人,就钻进灌木丛中躲起来。

却让他有了意外收获,灌木丛下居然长着两株星魂花。而且已经长到了玄级三品。他自然不客气地收下。

之后就在身边布置各种法阵,对方一旦结束战斗,一定回来找他麻烦。他正好在这里守株待兔。只要落入他的法阵陷阱,除非他们是仙境,否则只能被他宰。

那边两人足足打了一个多时辰,才分出胜负。女的战败,被收刮一番。

男的也是惨胜。就大大咧咧地坐在原地恢复灵力。

风廉一番挣扎,最后还是没有冲出去占便宜。万一他是故意引自己出去的呢。小心无大错。

半个时辰后,那男的站起,向着风廉这个方向走来。边走边说:“你自己出来,我不抢你的灰绒草,把你的补给给我一半就行。不然我连你衣服都拔光。”

见无动静,他又道:“我叫班达快,你可以去学府问问我的人品如何。绝对是一言九鼎。”

班达快现在状况不佳,灵气波动微弱,而且还不稳定。应该也怕风廉使诈,不敢钻进灌木丛在找风廉。

喊了一会,见风廉还是没有出来,干脆坐在灌木丛外边继续恢复。

“既然学长盛情邀请,那么学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风廉不得不走出来。他没有时间跟班达快耗。

风廉一走出灌木丛,班达快立即绕道他身后,向他扑来。他现在灵力不足,不想在一个神庭低级的学弟这里浪费灵力。只想快点结束战斗。

只是他不知道风廉的步法和身体超级强悍,与风廉硬拼一招,居然没把风廉打倒,自己反而后退了半步。

风廉也不好受,退了十几步。如果他硬顶,最多后退五步。剩余的步数是他为了卸力。

班达快一招没能制服风廉,感觉很没面子。见他后退了十几步,也算有点小安慰。对手太弱,所以他根本没去想风廉为什么后退了十几步。再一次冲上来。

风廉像是被打傻了,站那不动,等到班达快的拳头要触及胸口的刹那,浑身燃起熊熊烈焰。

“砰”

班达快凝结一身灵力,皮球大的拳头轰在风廉的胸口,风廉纹丝不动,学长却倒飞,落到了灌木丛中,不偏不倚,落入风廉布置好的法阵内。

班达快看到风廉的灵力护罩中含有一件玄级三品的甲胄,一脸的不可思议。以他那一拳,别说玄级三品,就是玄级一品的甲胄,都能轰出一道道裂缝。为何自己像是轰在万丈厚的钢板上。

风廉心中狂喜。回想当年,自己在武宗级别强者面前,连一只蝼蚁都不如,现在居然能击退一名武宗级强者。虽然对方处于虚弱的状态中,但怎么也是武宗级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狗叉也是肉呀。

班达快那一拳不是击在甲胄上,而是打在镜殁上。风廉当然不会让他看到镜殁,那可是神器。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风廉钻进灌木丛,就听到班达快不可置信的话,“你真的只是神庭级。魂力居然如此强大,能把我困住。”

班达快被七八个法阵激发出来的力量缠住,无法动弹。风廉检视了一遍确认他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挣脱,才道:“如假包换的神庭低级。学长是自己交出来呢,还是学弟搜?”

班达快恢复了镇定,说道:“你自己搜吧,我没有双手奉上的习惯。”

“你不拿出来,就别怪学弟我心狠手黑了。”

“随便,欢迎来搞,搞完不送。”

风廉一时之间还真拿他没办法。这些法阵控制的是身体和灵力,不能控制住识海。

班达快虽然无法动弹,但是以学府教出来的学生,武宗级别不会使用魂力,说出来猪都不信。

风廉自己也会使用魂力,而且绝世冥手的威力怕班达快都没这么大威力的魂技。但是他不会防御魂力攻击,万一班达快给他来这么一下,他估计自己吃不消。

风廉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拿出一块玉简,说道:“你不拿出来是吧,我就把你拔光,并把影像刻印下来,拿到学府里宣扬。嘻嘻,那时你的一世英名可就没有了。”

说着就凝出灵力去切割他的衣服。班达快没想到风廉回来这么一出,那比杀了他还难受,被一名神庭低级的学弟给困住,还被剥光。他还有什么脸面在学府里混。

“小子,算你狠!我喜欢比我无耻的人。”班达快倒是很干脆,取出十一株玄级三品,十五株二品,六株玄级一品的灰绒草,见风廉要收起,又道,“你得发誓,今日之事永远也不能说出去。”

班达快怕风廉不发誓,把空灵戒封印打开,让风廉看清楚自己确实没有私藏。

说出去对自己没一点好处,说不定还引来更多人与自己较量,风廉自然爽快发誓。

收取灰绒草后,风廉问道:“学长,你的任务是几株灰绒草。”

“玄级二品一品各六株。”

风廉一听,不对呀,自己为什么是十九株,虽然褚熙没要求品级,但也比武宗级的多多了。

“找灰绒草有什么诀窍没有?”

班达快笑道:“你还我三株玄级一品,我告诉你。”

风廉心想自己反正已经够任务数量了,说道:“我可以再给你六株玄级二品。不过,你把你空灵戒中的其他凡级药材全给我。”

班达快一听,心中大喜,立马点头应允。那些凡级药材是他打劫时顺手牵羊来的,虽然数量不少,对他而言没有太大作用。

“诀窍当然是打劫来得最快了。”班达快将所有凡级药材都取出来,见风廉一脸不快,赶紧说道,“只要三面环水,长有植物的地方,肯定能找到玄级的灰绒草。你从那边过来,那边早就被别人搜了无数回了。想得到更多,就往里走,里面人也很多。”

班达快话语里就是要怂恿风廉往里走,他才不上当。反正已经超额完成,是该回去了看看金血和梦洁了。

风廉从褚熙给的空灵戒里取出一块玉简,面前立即出现域门。

“小子,你先放了我呀。”

“学长你就耐心等上一两个时辰吧。”说完踏入域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兔崽子,以后让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班达快气呼呼地对着消失的域门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