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二十四章:;近在咫尺难相见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979  |  更新时间:2019-10-08 10:15:23 全文阅读

四周血腥味弥漫,鲜血已经漫过风廉的脚踝。

风廉听着人喊兽吼,看着血肉横飞。感受着悲凉中的悲壮,忍不住对天长吼,“都疯了吗?”

“小子,你保护好自己。”薛御海说完看着三青魔蛙和潆妃萝,有些恼火地说道,“想不到最后还是被你们两个王八蛋给算计了。”

三青魔蛙想要拉住潆妃萝,但是她将万千人族和灵族的灵力汇聚一身,三青魔蛙根本拉不住她。他只好用刀割开自己的右手,然后又拉过一根藤蔓,将藤蔓缠绕在右手的伤口上。

风廉看到这里,终于明白薛御海说的被算计是什么意思了。

潆妃萝选择的是同归于尽的战斗方式,三青魔蛙不想让她死,只好替她承担部分压力。但即使这样能杀掉大部分的人族修者,也无法破开淹天灭地阵。要知道淹天灭地阵是绝杀大阵,阵眼更是无道山和秋石鹤两位巅峰强者。

唯一得到好处的是薛御海,他可以趁此机会逃出生天。可是薛御海会承这份情,会离开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薛御海是很不爽,但又不得不上前,如三青魔蛙一样割伤自己的左手,又将割伤的藤蔓缠在自己的手上,共同分担他们的压力。

薛御海的加入,使得潆妃萝的本体变成一个燃着绿焰的火球,狠狠地向着淹天灭地阵砸去。

“拦住他们!”秋石鹤大喊。

众多修者都已经意识到如果让这颗绿色火球砸进阵眼,那么他们都将灰飞烟灭。所以拼命地冲上去阻拦。

灵兽也很凶猛地冲上去拦截。一瞬间血肉横飞,五颜六色的灵气在空中碰撞,炸裂。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

众修者全力以赴,虽然让绿色火球减少了些许速度。十大魁首及商会的高手都冲过来阻挡,终究还是没能阻止它撞向阵眼。

风廉的眼力经过上次重伤之后,现在的视力可以说是武宗之下第一人。也没看清绿色火球是如何避开那么多人的阻挡,不偏不倚地撞向阵眼。

并没有预想中惊天动地的炸裂声响起,只有很细微的,如果实成熟,坚壳开裂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

那是阵纹和藤蔓枝节碎裂的声音。无数灵兽和人族修者都被回冲的灵力冲击得筋脉寸断。级别越高,遭受的反噬越强。

绿色火球撞击阵眼后,像皮球一样按原路弹回。这回风廉倒是看清楚了,薛御海在前拖着潆妃萝,三青魔蛙在后面挡住人族高手的反击。

只是这一瞬间,还能站着的除了人族的恩泽级别以下修者,就剩那些一二级的灵兽。还有几个宗师级高手,但是他们已经满身伤痕,无再战之力。

“大人,你坚持住。我给你疗伤。”潆妃萝双手变成藤蔓,缠住三青魔蛙,双眼满是泪水。

三青魔蛙没有说话,从他空灵戒中飞出三块玉简和三只玉瓶。

风廉看着玉瓶,双眼一阵发热。那是装丹药的最好容器,可以保持药效很久。孟鹰这样的炼药大师,珍藏的玉瓶也就五只,送给梦洁她一定会很高兴。

半刻钟后,三青魔蛙睁开眼,看着薛御海。薛御海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还是遵从三青魔蛙的意思,将潆妃萝击晕。

两块玉简和三只玉瓶收入空灵戒,然后他取下来,戴到潆妃萝的中指上。风廉这才注意到,强大如潆妃萝,居然没有一枚空灵戒。

一块玉简漂浮在薛御海的眼前,薛御海没有阅读,而是把它收进空灵戒中。

“拜托了!”三青魔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伤口一开一合,鲜血不断涌出。他很认真地给薛御海行礼。

薛御海也很认真地还礼。

一直面无表情的三青魔蛙难得地笑了笑,对着森林深处发出一声极微弱的呼唤。然后转身,向着阵眼还活着的人族强者飞去。

“轰”三青魔蛙爆体而亡,人族的那些高手不死的也都缺胳膊断腿,留下永远无法痊愈的创伤。

一直守护许艳君的老者,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许艳君和金血。

“你为什么不阻拦他?”风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问。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每个人的选择都应该得到尊重!”薛御海说得很平静,像是自言自语。

“走吧。”薛御海抱起昏迷的潆妃萝,对风廉说道。

风廉很郑重地朝阵眼处和稀稀拉拉还活着的灵兽和人族鞠躬,不是被三青魔蛙的举动震撼。只是他想对所有的人和灵兽表达自己的敬意。

风廉转身,吓了一跳。他身后居然匍匐着一只鬼面蝠,再看薛御海的脚下,也有一只。仔细一看,居然是数月前抓自己的那对鬼面蝠。

更让风廉吃惊的是,以他的感知力,从来没有任何一只灵兽能这样悄无声息地靠近自己,这两只鬼面蝠应该是三青魔蛙最后那声召唤唤来的。它们是怎么做到的?

风廉不及多想,被薛御海拉到鬼面蝠背上。鬼面蝠背着三人,向着森林深处飞去。

………………

灵族禁地,也就是三青魔蛙口中的清苑。风廉在坐在一堆小山一般的矿产灵材上,聚精会神地看着潆妃萝给他的一本关于药草的书籍。

此时距离集市大战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他也忙了半个多月。

经过他整改后灵阵所发挥的功效比以前强了许多,九叶龙纹草的第四片叶子已经冒处尖尖的嫩芽。整个清苑的灵气比之前纯净了许多。

那夜,鬼面蝠将他们送到清苑后,薛御海留下数枚丹药,告诉风廉怎么给潆妃萝服用,之后就消失了,至今从未露过面。

两天后,潆妃萝醒来,看到风廉就问:“你知道清苑的法阵吗?”

见风廉点头,她又问:“你能修好吗?”

风廉犹豫了一下,说道:“不知道,我试试。”

“你最好能修好。”潆妃萝说完又沉睡过去。

而后,灵兽进进出出,风廉就见到做梦都梦不到的各种灵材、矿产……

一直以来,风廉都对自己很有信心,特别是法阵,更是绝对的自信。但是修复清苑的这座大阵,风廉才知道法阵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特别是这种超大型的法阵,不说繁复的脉络,就是阵眼都有万千个。主阵眼,副阵眼,真阵眼,假阵眼。还有就是生门,死门,真假生死门……

各种各样零零碎碎的东西有序又无序地排列在一起,才能真正形成一座生死大阵。眼前这座大阵更加复杂,不是简单的生死大阵。它是由一座超大型的“万流归宗阵”经过无数次的修改形成的。已经很难找到本阵的原先面目。

这十几天,他所看到的的也不过是这座法阵的冰山一角罢了。

哪怕是高等级的阵法大师,哪怕重新刻印一座相同的法阵,想必没有谁愿意修复类似的法阵。让风廉破坏还行,他哪有那能力刻印一座大型法阵,眼前的还是一座超大型法阵。可是没办法呀,不修好他就得死,这是潆妃萝让灵兽给他传的话。

现在风廉心里还是有点点小骄傲的,毕竟法阵在他的手下运行效率更高了一些。如果让自己师尊丘山来修复这座法阵,他宁可死也不会愿意的。

唯一欣慰的是,潆妃萝没有刁难过他,反而要什么给什么,让他能边学习边修复。可他心里还是很着急。

还有就是让他见识了很多种植在灵阵中的奇花异草以及各类灵材、矿石。仅从这一点来说,他都觉得自己所受的委屈都是值得的。只是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不允许他把时间耗在这里……

清苑内部,不是风廉看到的那样只是生长着一些奇花异草,珍稀药材。

这里宫殿林立,灵气浓郁,还有无数血脉奇特的奇珍异兽在此修炼。

中央大殿边的一座不起眼的偏殿内,潆妃萝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白衣的少女。

“他真的死了吗?”少女紧紧握住手中染血的破烂衣裳,拳头愈发的苍白,许久后终于松开,看着天窗透进来的光,说道,“可我感觉他没死,而且离我很近。仿佛伸手就能抓住他。”

“真的死了。那场战斗,连三青大人都……他又怎么能逃出生天。”潆妃萝虚汗直冒。她没想到说一个谎言,能让自己的心有着撕裂般的疼痛。但她觉得哪怕自己去死,只要圣女留下来,什么样的付出都值得。

“我要去那里看看。”

“不行。现在人族各大城主都派出高手封锁了森林。我现在又重伤未愈,怎么保护你?”潆妃萝知道圣女心软,如此一说,她肯定不会让自己去冒险。

不料圣女却道:“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我自己去。”

“不行,你就在这里呆着吧。什么时候你能打得过我,我就放你出去。如果你想早日打倒我,那就赶紧炼化掉这两滴精血。”

潆妃萝气呼呼地走出偏殿。站到殿外,她才发现自己已是汗流浃背。面对圣女,哪怕她级别再高,都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压迫感。再者,她也有些心虚,即使她不是圣女,自己这么去干涉别人的情感似乎很不合适。

潆妃萝心中长叹,这是三青大人的遗嘱,事关整个灵族的未来,她得想尽一切办法去完成。

圣女看着漂浮在眼前的两只玉髓瓶和一只玉简,思考了许久,还是将它们抓在了手里。只要能出去赴约,她有什么可畏惧的。

………………

“还不算是彻底的废物,居然能让灵阵运转更加顺畅了。”

风廉没有答话,他只想尽快修复灵阵,尽快离去。距离冬至的时间也就一个多月了。

一只玉瓶漂浮到风廉面前,风廉抬眼看着玉瓶,知道是那天三青魔蛙拿出的其中一只。

“我们灵族是知恩图报的人,你帮我们修复灵阵,我们还你一滴真龙精血。从今往后,两不相欠!”

风廉没有接过玉髓瓶,转头看着潆妃萝道:“这个东西我可以不要,但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这里。”

潆妃萝心里很毛,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风廉这么盯着,她就很不舒服。那目光像是可以射穿她的肌肤,直抵她内心深处一般。

“放你离开是你修复灵阵的报酬。至于这滴血精,是三青大人留给你的。”

风廉盯着潆妃萝的眼睛,他想不明白,一见面就对他起杀心的三青魔蛙,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贵重的东西。

风廉刚要来看询问,就被潆妃萝击晕了。

“废话真多。老娘现在很烦,炼化完你赶紧滚。”潆妃萝边自语,边打开瓶塞,将精血倒出。调整好自己状态后,强行灌注到风廉体内。

“这到底是什么怪胎?”潆妃萝将精血灌注到风廉体内后,惊讶的叫道。

这一滴可是真龙的精血。哪怕是她炼化吸收,也是无比凶险。不说吸收,就是适应精血内的爆裂气息,怎么也得十天半月。可是一进人风廉体内,就消失无影无踪。

是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哪怕一片羽毛落在水上,都会泛起丝丝涟漪。可是一滴重逾万斤的真龙精血,进入风廉体内,什么反应都没有,就这么消失了。风廉连呼吸和心跳的频率都没有改变。

一开始还担心风廉承受不住,才将他打晕,自己还为此做了很多准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潆妃萝仔细地检视了一遍风廉的身体。这些时日她一直有些怕见风廉,所以没注意过他的身体状况。这一番检视,发现风廉的身体居然已经开始出现石化的迹象,可以说命不久矣。自己还给他一滴无比珍贵的真龙精血,那不是暴殄天物是什么?

要是他吸收炼化这滴精血还好一点,偏偏这滴精血进入风廉体内,如被风吹散的热气,转眼无影无踪。

潆妃萝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更想一掌拍死风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