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一卷:诅咒之地破诅咒
第二十五章:不思量,自难忘
作者:易水川  |  字数:4229  |  更新时间:2019-10-08 20:00:02 全文阅读

飞瀑三千尺,百花齐争艳。

清苑外围的悬崖上,薛御海与潆妃萝面对面站着。说是面对面有些勉强,因为他们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沉默对视许久,潆妃萝无奈摇了摇头,有些幽怨地说道:“海,你终于想起我了。”

薛御海问道:“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潆妃萝努起小嘴,很小女人地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的伤势怎么样,反而关心起他了。他不会真是你的弟弟……哦,是你儿子吧。”

薛御海不敢面对潆妃萝的双眼,转过头去,说道:“他要是我孩子,还让你们如此虐待?”

潆妃萝很高兴地说道:“我怎么虐待他了,连真龙精血都给他了。”

“那不是你给的吧?我倒是很好奇,三青为什么要把那么贵重的精血给那小子。”

潆妃萝走上去,抱住将薛御海的头,转向自己。薛御海赶紧倒退,依然保持两米的距离,说道:“想说的话,这样的距离也是可以说的。”

“无趣,我有那么可怕吗?”

“男女授受不亲!”

潆妃萝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你薛御海也会说出这种话,让你们人族修者听到,估计要惊死一大群吧!”

薛御海干脆转过身去,看着飞落的瀑布。

微风拂过,薛御海青丝飞扬,衣袂飘飘,把潆妃萝都看痴了。心中很疼痛地说道:“痴情,有时真的是一把插在心口的刀,插进去会死,拔出来也会死。”

“我……”

“你……”

许久,两人同时说话,又觉得很尴尬,只好打住。

“好吧,我说。大人觉得欠了他的。”

“是欠他,还是欠她?”薛御海问道。

“可能都有吧。”潆妃萝也不确定。

“那你为什么还要做那些安排?让他死心吗?”

“不是,只是想让他死得安心。听说执念太深的人,死后灵魂会进入纵横幽谷,受无尽煎熬。我就是偶尔发发善心罢了。”

“那她呢?”

“我会让她死心。”

“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们怎么确定他就是她想见的人。”

潆妃萝沉默了好一会才道:“血液,他的血液有圣血的气息。这是灵族的秘密,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而且是口口相传,从无记载的秘密。大人是从洛龙大人那里得知,而我是从大人那里得知的。

“圣血,是最好的灵丹妙药,也是世间最毒的血。圣女如果不是自愿献出自己的鲜血,谁沾惹谁死,哪怕你修为通天都无解。圣女心甘情愿献出的血液,有时候是灵丹妙药。”

“给你这个。”薛御海将一个玉瓶丢给潆妃萝。

“玄级一品的聚灵丹。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敢接受。”哪怕是潆妃萝这个灵族的二把手,拿着玄级一品的丹药的手都有些颤抖。

“这是我欠三青的。”

风拂过,却吹不散氤氲在他们四周的那股抑郁和伤悲。不知道过了多久,潆妃萝长叹一声道:“海,我是不是做得有点过分了。”

薛御海背对潆妃萝,摆摆手说道:“感情的事情我不懂,不予评论。对了,我这次是主要是来还东西的。”

薛御海手轻轻一抬,一只玉简飘到潆妃萝面前。

潆妃萝看着玉简,又看向薛御海的背影,微微皱眉道:“你没读?”

“三青打的什么小九九我会不知道吗?他给了你两滴精血,如果我猜得不错,一滴是留给你的吧。为什么你不用?我觉得你更适合做灵族的领袖。”

潆妃萝眼含泪水,心中说道:“我不炼化精血,就是想能永远留在你身边。而不像大人那样一见你就想拼个你死我活。”

嘴上却道:“我欠她的。”

“可我最多能坚持十年,十年内你有把握她能成为灵族新的领袖吗?”

潆妃萝反问道:“你真的就这么急着离开吗?”

薛御海道:“三青还是很疼你的,没有跟你说那些事。我也就不必要说了。”

潆妃萝突然跑向前,从后面紧紧抱住薛御海,心中乐开了花。她能抱住薛御海说明薛御海对她不设防,或者说薛御海愿意让她接近。

“你该回去了,要不你的圣女要跑了。”薛御海纹丝不动,只是有些很难察觉的伤感。

潆妃萝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贴着薛御海的后心说道:“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忘不了她吗?”

“忘?干嘛要忘?”

“不思量自难忘……”

贴着薛御海后心的潆妃萝似乎听到了他心碎的声音。她心疼他,可她不知道该怎么去心疼他,更不知道该如何让他知道自己心疼他。或许,他都知道,却不在乎。

“今天想得有点多,心乱了。”潆妃萝暗自告诫自己,松开薛御海转身离去。

“峭壁飞瀑未曾改,故人音容已不在……”身后隐隐约约传来薛御海的声音。只是轻轻地飘入她的耳中,却让她的心很疼,很疼……

薛御海在飞瀑前伫立良久。

他欠三青的确实很多。这次三青发动灵族去找寻九叶龙纹草其实只是恰到好处的借口。薛御海得知林清道的玉简出世,那是势在必得。可他感觉这像一个陷阱,于是请三青来做帮手。

三青也够狠,知道自己晋级无望,逃离碎裂域的可能性更低。为了灵族的将来,就想趁机将人族高阶修者全部灭杀。这里面自然包括薛御海。

当他看到秋石鹤和无道山,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实现后。干脆借潆妃萝的攻势,选择同归于尽的战法,让薛御海欠他这个情。以保灵族青黄不接的时候有薛御海照顾灵族。

薛御海也很郁闷,他的状况比三青魔蛙看到的要糟糕许多。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要冲破武宗的极限。而内心深处不断涌出一股股浓郁的危机感。

突破武宗爆体而亡的先例实在太多了,他没有这个自信能超越先人,打破这个束缚在所有修者心头的诅咒。

………………

风廉是被冷寂的夜风吹醒的。

四周一片黑暗,但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经过那次创伤,他的视力在黑暗中也如白昼一样,将一切看得如此清晰。

他伸了个懒腰,浑身上下传来“霹雳吧啦”的声音,依然充满力量。就是动作有些生涩。

“看来不能再天天坐着研读书籍了。”风廉告诫自己。

他看了一下四周,居然是在半空中飞行,自己一直躺在鬼面蝠的背上,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刚要发问,就见地面上数十个星星点点淡绿色光芒在闪动。

一群狼在伏击一头落单的白尾牛。

“死灵魔狼!”风廉并不清楚分别前梦洁的遭遇。但是此刻他看到了头狼脖子上挂着的正是自己亲手制作,给梦洁戴上的玉骨吊坠。

“下去。”

鬼面蝠听到风廉命令,却不理会,机械地回答道:“我只听从大人的命令。”

风廉这才想起鬼面蝠有着速度之王的别称,隐匿能力在灵族中绝对可以排进前十,但是它们的灵智实在太低,起码要达到五级才真正开启灵智。

风廉也不再废话,直接从它背上跳下,冲向头狼。

头狼没想到祸从天降,被风廉一拳击在后腰上,直接就瘫软在地。

风廉掐住头狼的咽喉,扯下吊坠,吼道:“这东西从哪里得来的?”

头狼怒视着风廉,呼哧呼哧地喘气,没有回答他。

“想死,没那么容易。不回答我,我让你生不如死。”风廉收起玉坠,从腰带间取出一颗暗红色的石块放到头狼面前。

头狼一看到这块石头,愤怒立即变成了恐惧。

这块小石头是很稀有的汐虫石。传说这是远古汐虫石化的卵,它是一种寄生虫。一旦遇到适合的灵兽血脉,立即会孵化出亿万只汐虫。由内而外啃食寄主的血肉,而且汐虫不是用药物能灭杀的,只能修为到一定等级再炼化它们。沾惹上汐虫石,那真是生不如死。

这本是风廉修复法阵的灵材。潆妃萝突然击晕他,让他离开,于是他就把几样灵材带了出来,没想到立马用得上了。

头狼知道自己在还没有能力炼化汐虫之前,肯定已经被折磨致死。

“害怕的话就将当日的情景再现一遍。”风廉划开头狼的鼻尖,将汐虫石移过去。

“停,停,停!”头狼口吐人言。很干脆地吐出一块玉简,将当日的情景注入到玉简中。

风廉将魂念注入到玉简中,看到的场景和他预想的基本一致。小河淌水,萤火飞舞,死灵魔狼,还有他嗅到的铃阳花花粉……

梦洁用血淋淋的双手将枯木掏空,留下玉简,将他扶入枯木中,推入小河。

然后死战死灵魔狼,战斗极其惨烈。梦洁最终寡不敌众,被头狼咬住脖子,群狼一哄而上,撕咬她的身体,最后头狼将玉坠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不,这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战胜得了她。”风廉疯狂的喊叫,直接将头狼的喉骨捏得粉碎,又将它的身体撕碎,。风廉如狂魔一般杀向其他死灵魔狼。

他没有注意到所有死亡的死灵魔狼临死前眼神都充满着狂热的自豪。

“啊!”风廉仰头长啸。他居然没能追上并击杀所有的死灵魔狼。整个身体像是生锈了一样,活动起来老是发出硌牙的“嘎嘎”声。

“不可能,这不可能。”风廉一遍遍的喊,就是让自己不去相信那个结果。

他从来没有感到过这样情绪,失落、无助、哀伤、迷惘……

“大人让我把你送到炎镇。”一道神识传人风廉的识海。一直安静呆在一边看着风廉发疯了三天四夜的鬼面蝠终于忍不住提醒他。

风廉无力地靠着一块满是血污的石头上。双眼红肿,目光呆滞。听到鬼面蝠的提醒,风廉艰难地闭上双眼。

又过了一天,他才拖着僵硬的身体慢慢爬上匍匐在自己身前的鬼面蝠背上。

活着,才能见到小洁。这是他一天一夜想通的事情。他不相信梦洁会被几头死灵魔狼给打败,更不相信梦洁已死。他得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鬼面蝠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哪怕是夜晚,都能看到灵兽与人族修者的战斗。

风廉无心去猜测是什么情况,他一次次地想象着与梦洁在炎镇重返的美好画面和一遍遍尝试解决身体的不适。也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坚强起来。

第八晚子时,风廉终于看到不一样的光芒。远处的树梢上,有着橘黄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散开。

又飞了半个时辰,风廉才看清是一座高塔的光芒。紧接着就看到塔下无数个橘黄色的光点。

“这就是炎镇吗?”这些时日来风廉第一次说话。

鬼面蝠点点头。

在距离炎镇还有一里地的地方鬼面蝠缓缓落地,告诉风廉它的任务已经完成,说完就往回飞走。

风廉只好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迈向炎镇。天上不知何时飘落零星细雨,更添几分凄凉。

炎镇的城墙很雄伟,但守卫却很慵懒,只是看了风廉一眼就放行了。风廉很顺畅地走进炎镇,风廉这些日子的抑郁少了很多。宽阔的道路,黎明未至,细雨还在飘落,但是街道已经热闹起来。

风廉漫无目的地走,只有经过路口时才会稍微停下,看看有没有梦洁留下来的标记。

“大哥,你终于到了!”一道身影从街道边飞出,紧紧抱住风廉。

感受着金血透过湿漉漉衣服传来的温暖,风廉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金血见风廉大哭,也忍不住大哭。两个小少年就这么站在街道中央哭喊着迎来黎明的曙光。

用哭泣来淋漓尽致地发泄完内心的委屈。金血就忍不住讲述自己这段的经历。

那夜三青魔蛙战死,四海商会的那名老者为了保护他们两个也战死了。

看着乱七八糟的库房,许艳君选出几样最珍贵的灵材塞给金血,让他赶紧离开。

金血找到木叶城派来运送参赛修者的人,凭借令牌得以乘坐蝉翼象象前往木叶城。哪料半道上遇上无数次灵兽有组织的截杀。本来半个月的路程,居然走了差不多两个月才到炎镇。

金血也在一场场险象环生的战斗中晋升到了恩泽级别。

采矿大赛也因此被迫延后,半个月前才开始。

金血没想到比赛很松散,因大赛没有安排食宿,凭令牌后可以随时进出矿洞。只是进出矿洞的检查很严密,防止作弊。

他怕对世事懵懂无知的风廉到了这里被人家给卖了。所以每天从矿洞一出来就在镇子里游荡,寻找风廉。

听着金血的讲述,感受着这份浓郁的兄弟情,风廉的心情好了很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