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六十一章 绑架计划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6:00 全文阅读

张之极也不客气,伸手从桌上拿起一个焦圈,一边塞进嘴里嚼着一边绕着桌子念道:“轻眸浅靥素衣裳,春山聒碎小醋缸,搔首戏语可相忘。披酒消得春更长,西风不散蜀人殇,当时只道是寻常!”张之极念完看着朱由检得意的道:“怎么样?不比你作的差吧?在梦里水色直夸我作的好。”

朱由检盯着张之极,虽然他表现的毫不在意,但依旧可以看出嘴角的一丝丝苦涩,振作容易,但许多事却哪是一下说放就放得下的,人之一字,最难做到的就是“拿得起,放得下”,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又包含了多少的不舍。

不过他也不会去点破,只是笑着评价道:“这首浣溪沙作的颇有情趣,现在我是信了你梦里作词的说法,若是醒着,恐怕难为死你也作不出来。”

张之极不服气的道:“五哥你又小看人了不是?等我有灵感了就醒着作一首给你看看。”

朱由检道:“那我就等你的大作,这几日你不去营中点卯也没关系吗?”

张之极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只是在勇叔账下做个挂名的传令校尉,又不是真的入了籍,跟勇叔告个假就出来了,又没人真的会去管我。”

张之极说完,大喇喇的坐下大口大口的吃饭。

正吃着,张之极就见门房进来道:“殿下,窦霄到了。”

“让他进来。”

张之极一愣,窦霄是雄鸡帮的帮主他早就打听清楚了,雄鸡帮也算是水色被害的帮凶,他一时没明白朱由检叫窦霄前来的用意,难道是要让自己亲手宰了那些帮凶的帮主?张之极颇有些兴奋的道:“五哥,这样是不是太血腥,太暴力了一点?不过我喜欢,嘿嘿……”

朱由检看张之极那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岔了,连忙道:“你看着就知道了。”

张之极窦霄自然是认识的,他进门后一见张之极也在,心里顿时慌了,心想这不是要把自己闷杀了给他出气吧?他也顾不上朱由检,急忙向张之极解释道:“张小公爷,此前的事都是误会,是小人该死,没有管教好下面的人,世子殿下已经教训过小人了,那几个为非作歹的家伙也都去给尊夫人陪葬了,还请小公爷饶恕小人。”

窦霄听胡宝和刘一守说了朱由检的事情,因此这次也改了口,他知道那位朱公子身份不一般,只是没想到竟不一般到这种境界,他与张之极讨饶也取了个巧,知道芙蓉没有能入的了英国公的府门,这也是张之极的一个遗憾,所以开口称了一句尊夫人,这倒让张之极心里的恨意稍微轻了点。

不待张之极说话,朱由检先开口道:“这事容后再说,子瑜你也先冷静一下,既然方世鸿能带着你雄鸡帮的人去眠花宿柳,我想窦帮主自然说不上与方世鸿毫无瓜葛,即使子瑜找你报仇也说得过去,我这次派人叫你过来是有一事要你去做,此事若是做好了,这一页就算揭过了,不知窦帮主意下如何?”

“五哥……”张之极一听要和窦霄就此揭过,他顿时就急了。

不待张之极说下去朱由检就出声打断,“子瑜你先别急,听我说完什么事再说。”

窦霄问道:“如能和小公爷解除误会小人自然一万个愿意,只是不知殿下说的是什么事?”

朱由检盯着窦霄的眼睛道:“五天后是京营演武考评的日子,那日方从哲肯定会陪同我父王一同前往京郊大营观看演武,方世鸿在家被禁足了这么些日子想必也憋坏了,你只需把他勾引出来陪他散散心放松放松就好。”

窦霄听了朱由检的话心里就是一惊,他已经明白朱由检要做什么了,不过还是不确定的问道:“殿下这是准备要……”

朱由检伸出一只手指竖在嘴边示意,“嘘……我什么都不准备做,你只要做好你要做的事就可以了。”

“但是……殿下安排的事小人本该言听计从,只是如此一来……等到事后,方大人知道是我拐走了方大少,他还不是要把我雄鸡帮铲平了?”

朱由检听见窦霄在推脱,立刻连恐带吓的道:“方大少是谁?我记得老骆和你说过该怎么称呼他?你是觉得小爷最近跟你好好说话了是吗?他方从哲能铲平了雄鸡帮,我们就没那本事?我记得你还欠我九百万两银子?”

只是这几句话窦霄已经额头冒汗了,虽然他害怕张之极找他报仇,但没想到最要命的还是这位世子殿下。

窦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连忙道:“是方大便,方大便……小人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如此一来我一家老小也是必死无疑啊,我死不足惜,只是还望殿下能保小人一家老小性命。”

朱由检道:“你就不会偷偷的把他骗出来吗?难道你还想递了帖子上门去请他,非要请的人尽皆知惊天动地不行吗?小爷向来也不会亏待为我做事的人,这次做的好了,你那剩下的债小爷就全部给你免了。只要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要说方从哲没那么大能耐查到,即使查到你雄鸡帮头上,最多放弃了那块地方,我会给你一个更大的机缘。”

朱由检深谙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的套路,恫吓完了自然要给点好处,反正那上千万两的银子窦霄也拿不出来,欠的债也就是一堆数字,免了也就免了。

“既然殿下如此重用小人,我窦某岂能再不识抬举,这事我一定办妥了,只是不知道小公爷意下如何?”窦霄虽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应下,却被他说道义薄云天,最后还不忘他和张之极的恩怨。

张之极在听到朱由检的话时就知道了他想干什么,一时间激动的面色通红,若是能除掉方世鸿,别说一个无关紧要的窦霄,就是要他的命都未尝不可。

张之极看着窦霄说道:“好,我听五哥的,只要你能把五哥吩咐的事情做好,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窦霄见张之极答应,便告辞道:“既如此小人就回去安排了。”

等窦霄走远了后,朱由检对张之极道:“神机营的东山靶场,正对着誓师台的小山坡上有一棵小树,树上挂着红绸,雄鸡帮的那几个帮凶已经埋在了那里,演武那天方世鸿也会被半埋在那里,你若想亲手报仇,到时候就自荐去试炮,只要能打准了,你的仇就算报了。”

张之极涨红了脸起身朝朱由检抱拳道:“多谢五哥。”

朱由检笑着说道:“算了吧,我们之间你这么扭扭捏捏做给谁看?还准备让我扶你起来不成?”

张之极嘿嘿一下,坐回了饭桌继续吃了起来,“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五哥,吃完了饭我就回营了,本来想在这里多玩几天,只是我这打~炮的水平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到时候万一炸了膛就丢人了,我还是回去好好练上几日再说。”

“你早些回去也好,不然以你这胃口恐怕要把我家吃垮了,你看你这顿饭都快吃了半个时辰了。”

张之极以前被这些人揶揄惯了,听朱由检说这话也不以为意,“就像五哥说的,我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要多吃些。”不过说是这么说,手里的东西也放下了,并不是因为朱由检的话他感到不好意思了,也不是客气,而是之前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出神,就只顾着往嘴里塞东西了,此时一说,张之极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吃不下了。

张之极站起身潇洒的道:“走了。”

朱由检看张之极那撑的腰都直不起来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他也起身说道:“要不再给你带点路上吃?毕竟在长身体嘛。”

见朱由检站起身,张之极连忙摆手道:“不了不了,毕竟你也在长身体,也需要多吃一些。”

朱由检把张之极送出了屋,张之极客气的道:“五哥不必远送,送到长安街就可以了。”

“慢走吧您呐!”

送走了张之极,已近巳正,骆养性昨夜喝多了酒此时还在呼呼大睡,一帮锦衣卫也都还没醒来,朱由检跟着高胜、高寒二人一路来到锦衣卫休息的小院。

还在睡觉的一群人接着就听见一阵“铛铛铛铛”的铜锣声响个不停,锦衣卫门不用再镇抚司当值都有睡懒觉的习惯,而骆养性更是如此,这一阵铜锣声直叫众人以为府里走了水,平常人家都常备一面铜锣,只要锣声响起,不是走了水就是遭了贼。

一群人衣衫不整的急忙跑出了屋子,见院子里三人稳稳当当的站着,丝毫不像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样子,睡眼惺忪的骆养性揉了揉眼睛不满的道:“高寒你一大早的敲什么敲?扰人清梦。”

高寒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骆总旗,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

骆养性嘴里嘟囔道:“这天不是还没黑吗?我再去睡一会,天黑了再叫我。”,说完转身就往回走。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