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六十章 相思烈酒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224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5:36 全文阅读

张之极一见这情形,马上拉着余大川的手道:“这位余大哥也是军人?在下张之极,现在在京营做一名校尉。”

余大川见这人与世子殿下关系颇近,也不敢失了敬重,“张校尉,失敬失敬,在下余大川,以前是大同卫的兵士,现在已经脱籍了。”

张之极道:“听余大哥方才话里的意思,身边也有重要的人去世了?唉,咱们真是同病相怜啊,若是不与余大哥多喝几杯,真是辜负了这份相见之缘。”

一旁的朱由检看张之极的样子好笑的道:“子瑜,你想买醉也不用找什么借口,敞开了喝就是,今晚把所有的憋屈都释放出来,以后就做个堂堂正正的军人。”

张之极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拉着余大川就走,也不知张之极和余大川说了些什么,二人就一人抱着一个酒坛子往花园走去。

差不多酒过三巡,朱府的下人们酒食都吃的差不多了,也都离了席回去值守,门房先去取了大门的门栓,只是一开门就吓了一跳,就见一个老头蜷缩着身子坐在门口。

一听见开门声,门口那人马上回过头来,见有人出来,迅速的站起了身,一副不满的口气道:“你是怎么当值的?我敲了这么久的门都不见开门,哎呦,冻死爷们了。”

门口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宫中的太监李进忠。

见这人起身,门房打量了一眼这人的装扮,认出了这是宫中的内侍,门房连忙问道:“不知公公此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李进忠道:“自然有事,快领我去见五爷。”

门房担心吃酒误了大事,赶紧前面领路。

到了院子里,李进忠一见这满院的人,心下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直跟着门房一路到了朱由检桌前。

见到朱由检,李进忠马上换了一副恭敬的面孔,一见朱由校也在,连忙行礼道:“老奴见过大殿下,见过五爷。”

朱由检回头看见李进忠,问道:“小六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可是有什么要事?”

“没什么要事,只是一些小事,等五爷吃完了酒席再说也不迟,主要是老奴许久没见五爷了,特来给五爷请安!”

朱由检指着张之极空下的位置道:“你来的正是时候,一起坐下吃杯酒水。”

李进忠道:“老奴哪敢和大殿下、五爷同席,老奴候着就是。”

朱由校道:“这里不是宫中,你若觉得与我们同席拘束,就自己随便找个位子坐吧。”

“谢殿下,老奴恭敬不如从命了。”

张之极与余大川离开已有一个时辰,酒席也快散了,朱由检见他们二人还没回来,也有些担心这二人对府里不熟,怕喝多了酒失足落水,于是叫上高胜、高寒二人沿着他们之前离开的方向去寻找。

亏得府里晚上后花园都点着灯笼,否则这么大的府宅找起来还真是困难,沿着后花园的几条小路找了许久,朱由检才在一处临水的亭子里找到了张之极、余大川二人。

张之极二人离席时抱着的两个酒坛子已经空了,一个酒坛子还能立着,另一个倒在地上,这两坛酒就是二十斤,竟被二人全部喝光了,此时余大川已经趴在亭子里的石桌上醉得不省人事了,而张之极却一脸呆滞的看着从亭外走来的朱由检,眼睛眨也不眨。

朱由检看到张之极那呆萌的样子笑着调侃道:“子瑜,我以前竟没看出来你酒量这么好?”

见张之极还是一脸呆滞,没有任何反应,朱由检双手扶着张之极的头用力的摇了几下,“子瑜,你这是在睁着眼睛睡觉吗?”

张之极此时才稍微有了一点反应,他有些迷茫的看了朱由检一眼,大着舌头道:“五哥,都说酒可醉人,聊以忘忧,为何我喝的再多,头脑依旧清醒,更何谈忘情解忧,哇。”说完,张之极一口吐了出来,还好朱由检躲得快,才没被吐了一身。

朱由检绕过那摊秽~物,上前拍了拍张之极的背,张之极又是接二连三的吐个不停。

直到张之极吐无可吐时才稍微好转,等他抬起头时已是满脸的泪水鼻涕,回头看见朱由检,张之极“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朱由检。

“唉,还是没有躲过去,好好擦个干净吧。”朱由检心里哀叹一声。

朱由检任由张之极趴在他怀里哭,看张之极这样子,朱由检叹气道:“你只听说酒能忘忧,却不知相思有撕心断肠皱面白发的能力,如人之精明也难忘,如酒般醇烈亦难解。哭吧哭吧,过了今晚就好了。”

等高胜、高寒二人找到这里时,张之极已经趴在朱由检怀里睡着了。

三人废了好大的气力才把这两个喝醉的人拖回到前院,也难为他们怎么折腾都不醒。

待把张之极和余大川安顿好后,酒席已经散了,只剩下几个家丁和厨师在收拾。

锦绣见朱由检忙活完了才上前道:“殿下,李公公在书房候着呢。”

朱由检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我这就过去。”

到了书房,朱由检见李进忠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小六,等了这么长时间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李进忠见朱由检进来,忙起身道:“回五爷,老奴也不知这事是不是重要,只是想万一五爷用的着,老奴也不算白跑一趟。”说着李进忠从袖子里掏出一本蓝皮的线装书递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接过书,只见封面上用篆书写着“金轶录”三个大字,朱由检不明其意,随手翻了翻里面的内容,这一看更是糊涂了,里面写的全部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文字,虽然许多字他认得,但连在一起却是一句都读不懂了。

朱由检合上书,有些疑惑的向李进忠问道:“这是什么书?”

李进忠回道:“五爷没见过这个,自然很难看懂,这里面用的是东厂秘密记事的手法,许多都是暗文,主要记的都是些军器局的账目。前几日下面人来跟老奴说,最近有人在暗中调查军器局,后来跟踪那人进来五爷府上,老奴生怕有人多嘴坏了五爷的事,就把这事给压下来了。”

朱由检问道:“那这账本又是怎么回事?”

李进忠道:“军器局许多年前就差不多被掏空了,原来军器局有近三千匠人,现在连一千之数都不足了,以前军器局的油水最足,哪里都想进来插一手,工部、户部、东厂、锦衣卫,一个都不少,只是其他几处最多也不过是占点匠额,而东厂却安排了许多的监造、督办,不到一年军器局就被捞的只剩个架子,匠人三去其二,连督造的人数都快赶上匠人了,后来眼看没了油水,那些在军器局挂了督造名头,胆子大些的便想了个别的法子,以次充好,但这要京营的人配合,所以后来连府军右卫和神机营的人都掺和了进来,一开始只是用些有瑕疵的火器以次充好,有了神机营的包庇,到后来胆子大的竟直接拿些边角料的废铁去入账。这本就是军器局去年到现在所有采买、铸造、废弃和银钱收支的账目。是老奴的一个义子偷偷录的,老奴想若是五爷在派人查问军器局的账,那这本账册五爷想来是用得着。”

朱由检听了李进忠的话,点了点头说道:“这本账册我确实用得到,既然你有心,我也要提醒你一下,军器局的事情如果你有牵涉尽快把痕迹抹了去,不要留下什么把柄,这次的事事关重大,你先回去,让你下面的人把嘴管牢了。”

李进忠忙应道:“谢五爷提点,这件事除了老奴,其他人都不知详情,不过今日老奴来的时候五爷府门关着,老奴怕耽误五爷的事就一直在门外候着,此时宫门已经落了锁,老奴今日也回不去了。”

朱由检也是人精,自然明白李进忠这是在邀功,在宫里凡是有些地位的太监哪个在宫外没几处宅子,不过看破不说破,李进忠能亲自送这本账册过来,朱由检也不会拂了李进忠的意,说道“既如此今晚你就在这里住下吧,明日一早再回去也不迟。”

“谢五爷!”

第二日一早,张之极醒来后头痛欲裂,只记得昨晚拉着余大川去后院的亭子喝酒,后来的事情就一概记不得了,连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见张之极醒来,外面候着的婢女端着面盆进来道:“殿下已经备好了朝食,奴婢伺候小公爷更衣。”

昨晚酒喝得太多,此时刚一起床眼睛还有些模糊,竟觉得面前的婢女有些水色的模样。张之极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再看时不过是一个与水色毫不相干的婢女,许是昨夜梦中见的真切,此时还在留恋梦里的身影。

张之极匆匆梳洗了一番,就跟着婢女往厅堂而去,此时朱由检也才吃完在喝些茶水。

看到朱由检张之极就兴奋的道:“五哥,我昨晚在梦里为水色做了首次词,没想到我张之极也会作词,我念给你听听。”

朱由检见张之极的模样,心里也甚是高兴,此时的他与昨日已完全判若两人,若不是脸上那道疤痕,仿佛又变回来从前那个玩世不恭的小公爷。

朱由检笑着道:“子瑜作的词,那我真的是要洗耳恭听了,你且念来。”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