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四十八章 巨额赔款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3:16 全文阅读

“恭喜几位公子三关全胜。”窦霄来到朱由检几人身边,此时他却再也没了之前的样子。

“既然窦帮主亲自来了,我们也省的再去兑付了,除了你和我五哥对赌的两百万两外,筹山一百五十万两的一半,就是七十五万两,加上赌单五十万两的押注,一赔一百六也就是八千万两,一共是八千两百七十五万两,麻烦窦帮主给兑了吧。”秦珝一见窦霄过来说话就忙不迭的上前要求兑付,这一帮人也都算是货真价实的贵胄子弟,但加一起也没见过一千万两的银子长什么样,更别说八千多万两了。

“这……”窦霄此刻是来讨饶的,他早就算出了这时候要赔多少银子,莫说一个小小的地下赌庄,就是万历四十八年间所有的国库收入加一起也不过就一亿多两,此刻别说八千万两银子,就是八千万两的筹码他都拿不出来。

“窦帮主先别急着为难,咱们先把这对赌的承诺兑现了吧,押注的赌单过后再商量。”朱由检心里清楚,八千万两别说一个靠赌场起家的雄鸡帮,就是整个大明朝一时都凑不出八千万两现银。

“朱公子的意思是?”窦霄一时有些不明白朱由检的想法。

“怎么?八千万两拿不出,两百万两加一人一尸还凑不齐?那你拿那箱筹码来糊弄爷几个玩的的吗?”朱应安见这人的样子以为想赖账,立刻就火了。

“快快,去把十一号和十四号带过来。”听了朱应安的话窦霄急忙转身吩咐道。

“帮主,可是,十四号已经死了。”那名手下在窦霄耳边小声说道。

“蠢货,没听说是一人一尸吗?十一号活着就行,都带来。”窦霄一听手下的话就来了气,这一天受了够多的委屈,稍有一些不满就容易动怒。

“是。”那手下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窦霄回过头立刻换上一副讨好的脸色,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递上,“几位公子,这里是两百万两银票,十一号和十四号马上就到。”

朱由检接过银票也不清点,直接递给了身后的高寒,“接下来窦帮主把这闯三关的七十五万两和我们手上的骨筹也一起兑了吧。”

“兑,兑,马上兑。”

朱应安听了朱由检的话,一股脑的把怀里的骨筹倒在地上,“自己数吧。”

不待窦霄吩咐,已有手下上前清点筹码,清一色全是骨筹,数起来倒是很快。

“一共六十三根。”那人数完报了一个数。

“加上筹山一半一共一百三十八万两,给你抹了领头,一百三十万两,兑吧。”朱应安脑子转得倒快,马上算出了结果。

窦霄又掏出一叠银票,数了十三张递给朱由检,每张一万两的通联钱庄银票,全国的通联钱庄见票即付。

朱由检接过,这些银两兑完,正好十一号和十四号也被人抬过来了。

十四号被两人用担架抬着,身上盖了白布,十一号显然伤的很重,此刻还昏迷着,看起来自己卸下的那条胳膊已被接上,伤口也已经包扎了起来,主要的应该还是在铁笼中被自己人打出的内伤。

窦霄示意把这一人一尸放在地上。

“这些小打小闹的都已结清,接下来我们就商量一下这八千万两的赌单窦帮主准备如何兑现?”朱由检看了一眼担架上的十一号和十四号一眼,没什么表示,转头便与窦霄说起了最后一张赌单的事。

“八千万两,在下一时确实筹措不出来,还请几位公子能够宽限我一些时日。”

“哼,说的倒是冠冕堂皇,那可是八千万两不是八千两,宽限你一些时日,宽限你一辈子好了,你雄鸡帮上上下下加一起一辈子能凑齐八千万两吗?”朱应安听了窦霄的话明显的不屑道。

“那不知几位的意思是?”

这一问倒是难住了朱应安,今天是来砸场子的,但是要砸到什么程度呢?总不能把雄鸡帮的人连他们帮主一起都杀了吧?

“我们今日来不过就是想看看这笼中格斗,但总是些武师比拼我们也是看的厌了,不如窦帮主帮我们安排几场非武师的格斗如何?我们看的高兴,说不定这赌债就可免掉一些。”朱由检回道。

“在下这就去安排。”窦霄心说你们就是来报复的,哪是什么看格斗。

若是一开始撕破了脸窦霄还能寻个理由抵抗一下,但此时人家是正大光明讨赌债,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慢着,记得有一日小爷路过柳汀街看过一场热闹,听闻其中几人是你们雄鸡帮的,看上去身手还不错的样子,不如就让他们来打打看?若真是一点身手没有的人上去格斗,那不成了撒泼打滚了,平白没了看头。”朱由检叫住要离开的窦霄道。

这时窦霄才明白朱由检是什么意思,柳汀街的热闹虽然没有说透,还不就是那日芙蓉的事,这样窦霄要是还不明白那真是白活了一把年纪了,如此一来那几人上去怕是保不住命了。

窦霄只是停顿了一下,也没回话就离开了,此时他不能回应,否则必然寒了一众手下的心,只能悄悄地去安排。

不多时,窦霄就安排好回来了,“那日与方大少一起的共八人,其中三人在凤来仪留宿,与……”

“狗屁的方大少,以后叫他方大便,再让我听到方大少的说法,这赌债你就一钱银子都别想少了。”不待窦霄说完就被骆养性打断了。

“额,听骆大少的。”

“呸呸呸,也别叫我大少,听着好像我跟那方大便一样。”

“是,是,那日和方……方大便一起的共五人,一人在流放云南的路上死了。”说到流放那人死了时,窦霄偷眼瞧了几人一眼,说不定就是这几人做的,见几人脸色如常,他接着说道,“另外四人和那凤来仪留宿的三人都安排上场格斗了,不过为了不引起帮中众人的猜疑,我特意另外安排了五人一起参加格斗,刚好可以凑成六场,还请几位公子勿要见怪。”

“怎么?还买七送五吗?”骆养性耻笑道。

“六场?小爷本想一场给你免掉一千万两的,这样一来倒还是窦帮主财大气粗,竟给我们还留了两千万两的余钱。”朱由检笑着朝窦霄道。

窦霄听了朱由检的话此时真想扇自己几巴掌,为什么就不再多安排几个人再多打两场呢,那样不就能直接把八千万两的赌债都还清了吗,不过他倒是脸皮厚,朝着几人讪讪的笑着道,“既然几位公子有此雅兴,不如在下再去给几位公子多安排两场?”

“看来这两千万两对窦帮主来说还是有些为难啊,如此咱们换个玩法,让他们一个一个上去打,对手吗,我们来找。哥几个?不介意的话咱们也上去客串一把主持如何?”朱由检朝着另外几人说道。

“难得五哥有此雅兴,那咱们就上去玩玩。”秦珝是朱由检的铁杆粉丝,一听朱由检的话就知道他又憋了坏主意了。

“走着。”几人一起附和道。

朱由检将之前兑过的那六十根骨筹再次抱起,对着窦霄道,“窦帮主,就那七人算七场,一场免一千万两如何?不过这些筹码爷几个就当利息了。”

“就按朱公子说的来。”又多免了一千万两,窦霄不由的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的虚汗。

趁走上台的时候朱由检把想法和几人说了一下,几人乐呵呵的应了,要真把整个雄鸡帮屠了,这几人除了铁豹其他人怕是都下不去手,不过把那几个方世鸿的从犯给料理了,还不用自己动手还是心安理得的。

“喂,喂,诸位客官请注意,诸位客官请注意……”朱应安扯着嗓子吼道。

台下许多以为笼中格斗结束了已经散开的人重新被这边朱应安的吼声吸引了注意。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今日优惠大酬宾……”

“都过来瞧一瞧看一看了……”

待众赌客重新被吸引过来后,朱由检才开口道,“今日首次有人闯三关成功,为了庆祝,我们特意增加了福利环节,就是由诸位上台和这几位壮士进行格斗,不论输赢,一场每人奖励一根骨筹。”

听了台上朱由检的话,台下许多赌客顿时议论纷纷,一根骨筹就是一万两,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许多输的倾家荡产的赌客也不过就输了几百两银子,这上台打一场就是一万两。

但是众人又都知道笼中格斗的凶险,就怕这钱有命赚没命花,因此,虽然许多人跃跃欲试,却并没有人真的上台。

朱由检也不催促,一万两的诱惑对赌徒来说还是非常大的。

台下窦霄看的心疼,那些可都是他白花花的银子啊,台上朱由检几人有八千万打底不在乎这点,他可是心疼的厉害。

果然没要多久就有人上台了,“这第一场我来。”

朱由检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笼中格斗没开始前被朱由检拉住询问的那个输光的赌徒。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