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四十九章 惩治帮凶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4:10 全文阅读

“兄台好胆色,这是一根骨筹收好了。”朱由检随手拿起一根骨筹朝那人丢去,“我要为你挑一个对手,但是挑哪个呢?”这时朱由检才想起来他都不知道哪七个才是那为恶的凶徒。

朱由检朝高寒招了招手,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声,高寒就下了台朝窦霄而去。

待高寒回到台上时朱由检还在装模作样的为那壮汉挑选对手。

“我说兄弟,你挑好了吗?”那壮汉倒是在台上等不及了。

“就是啊?”

“怎么回事?”

“快点啊。”

台下的赌客听了那壮汉的话也跟着附和起来。

“催什么催,催命呢?马上就好。”朱由检不满的对着众人嘟囔了一声。

“你、你……还有你,你们五个下去,不用打了。”高寒来到台上连点了十二个候着的人中的五个。

这几人不明所以,但听说不用打了,还是很开心的下了台,这时候再看这剩下的七人就很明显了,雄鸡帮的众人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台上七人也心情复杂的看着台下的帮主。

朱由检心想,这时候哪还能让你在雄鸡帮做好人,他随手在剩下的七人中点了一个,“就你了。”

被点到的那人也不多话,转身就朝铁笼走去。

“唉唉,慢着,生死状还没签呢。”秦珝朝着那个被点中的人说道。

倒是那个壮汉先跑了过来要签生死状。

“你不用签,赶紧过去吧,死不了。”秦珝朝这人挥了挥手。

这壮汉也是头一遭,没什么经验也就信了,转身进了笼子。

雄鸡帮那人过来签了生死状按了手印转身欲走。

“慢着,这还有一张,签了再走。”秦珝叫住他道。

这人看了一眼秦珝,又看了看要他签字的空白纸张,因为知道结局,他也没多说就在那张白纸上签了字画了押。

“还有你们几个,也先一起过来签了吧,反正一会都是要签的,早签早了。”秦珝待这人签完又朝着剩下的六个人喊了一声。

那六人也依次过来签了。

这次的格斗,说是笼中格斗,但铁笼门也不锁,不过门口铁豹和高寒二人守着,想放谁出来就放谁出来,不想让出来的,怕是比锁还管用。

不多时笼中二人就打了起来,还是那壮汉先动的手,外面的赌客看去,完全没有什么招数章法,就是两个普通人的街头互殴,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参与格斗的壮汉虽然比雄鸡帮那人身体强壮一些,但打架经验上却少了许多,最后还是雄鸡帮那人略胜一筹,很快那名壮汉就被打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

“停,停,停,第一局结束,进去个人把那位兄台拉出来。”

朱由检说完,立刻进去两人把那名壮汉拖了出来,而那名雄鸡帮的人想出来时却被高寒、铁豹二人拦住了。

“什么意思?”那人本以为赢了就可以了,却不想仍是不让出去。

“在里面老老实实接着打。”铁豹冷声说道。

“还有没有要上来的?一根骨筹一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啊。”朱由检卖力的宣传着。

台下许多人一看进去最多挨打,没什么性命之危,报名的立刻踊跃了起来。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一起来。”这次朱由检连点了两个人,这两人看起来体型都不差,待二人上了台后朱由检又是一人一根骨筹丢了过去。

这一场是二打一,而且雄鸡帮那人之前还被消耗了一场,没能坚持多久就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了,而另外两人不过只是脸上有些淤青,基本算不得受伤。

当二人高昂着胜利的头颅准备离开时,也被门口的铁豹拦住了,“还没结束,继续打。”

这让二人有些迷惑了,明明都已经打倒了。

但铁豹可不理会二人的话,就是不放行,二人只得回去继续朝着躺在地上的人拳打脚踢,不管是在哪里,这二人可是从来没杀过人,所以下手不免还是留了情面。

只听“啪嗒”一声,一根骨筹透过铁笼丢了进来,落在地上。

“谁先打死这根骨筹就是谁的。”

二人见又是一根一万两的骨筹,顿时赌徒本性暴露无遗,再也顾不得什么人命不人命了,反正对方是签了生死状的,下手就没了情面,哪里要命往哪打。

不多时,就见那人口吐白沫没了声息。

高寒进去探了探鼻息,确定这人已经死了后才放二人离开,这二人也不知道最后一下是谁打的,约定回头将骨筹换成玉筹二人平分。

“这第二场选谁呢?”朱由检在几人面前来回踱步,这剩下的六人见了第一场的结局,知道进了笼子就肯定不能活着出来了,一时都担心自己被挑中,但是即使这场挑不中还会有下一场,也就是早死晚死的问题。

“我不打,帮主,为什么要害我?我为雄鸡帮出生入死,到头来就换了这样的结果吗?”其中一人再也受不了这种压力,顿时哭嚎出来。

剩下的几人一听这话,顿时也坐在地上哭嚎出声。

“一群孬种,欺负女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么多呢?小爷也不挑了,一起进去吧。”朱由检鄙视的看着这群哭嚎的人,也不再吓唬他们。

这几人就坐在台上一动不动,哪还敢进去。

其中离下台地方最近的那人,起身就往下跑,一边跑一边喊,“不要杀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不想死。”

不待他跑到台下,就被铁豹一把提起,几步走到铁笼门口,抬手扔了进去。

剩下的几人一见这情形,更是吓的抬不动腿,铁豹也不客气,一手一个,就把剩下几人都扔进了笼中。

“这一局谁来?”不用朱由检招呼,铁豹把几人扔进铁笼后就朝台下赌客吼了一句。

“我来我来……”

这时候台下赌客都看明白了怎么回事,这几人不过是想借个名头把笼子里几人除掉而已,最多挨一顿打,没有性命之忧,还能赚大钱,自然许多人都是愿意,连那些瘦的跟个小鸡子似的都跃跃欲试。

这次朱由检也不点名了,拿起十根骨筹往下面一扔,说道,“抢到的进去,每人只许抢一根,多抢的取消资格。”

本来一个抢了三根的还挺兴奋,一听这话连忙把多拿的两根丢了出去。

很快抢到骨筹的十人就进了铁笼,这些人看着那剩下的六个人一脸绝望的神色,好像那是待宰的羔羊。

“铁豹,你到笼中去做裁判,免得这几人有什么意外,门口有高寒守着也够了。”朱由检朝铁豹说道。

“是。”

说完铁豹也进了笼子。

铁笼虽然不小,但加上铁豹进了十七个人还是显得有些拥挤,铁豹只是靠近铁笼边缘站着,也不去参与。

很快铁笼里面就传出了惨叫声,有雄鸡帮六人的,也有进入笼中赌客的。

雄鸡帮几人知道既然进来了,就是必死的局面,而其他人都是拿钱进来杀他们的,所以这几人虽然绝望,手下却毫不留情,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这几个赌客中就有人差点因为大意送了性命,幸好在紧急时刻铁豹出手把他们救了下来,如此一来赌客们出手更是毫不留情,十人打六人,都是普通人,自然没有太大问题。

过了盏茶时间,雄鸡帮的六人差不多就都倒在了地上,而十名赌客也都是人人负伤,能站着的也不过两人。

就在那两个站着的人准备继续动手时,一个趴在地上离得铁豹最近的雄鸡帮人突然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迅速的跳起朝着铁豹捅去,若是高手这出其不意的一下或许铁豹也要着了道了,但这一个普通人速度却快不到哪去。

就在匕首要扎在铁豹小腹的时候,那人的手腕却被铁豹紧紧的抓住,再也前进不得一分。

铁豹略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那人“啊”的一声哀嚎,手臂就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折断了,匕首也脱手掉在了地上,发出“叮咚”的清脆响声。

铁豹一脚踢在了那人胸口,这一脚就让他跌出了三步远才落在地上,这一脚铁豹是留了力气,没有下死手,那人落地后只是单手痛苦的抚着胸口用仇恨的眼神望着铁豹,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朱由检又丢了六根骨筹进了铁笼,不用他说话,笼中还站着的两人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中一人迅速的跑向铁豹,捡起他脚下的那把匕首然后飞快的朝着雄鸡帮六人扑去,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划了一刀,动作堪比职业的杀手。

为了银子,一个普通的赌徒也能变成屠夫。

那个赌客杀完六人后立刻丢掉手中的匕首,迅速的捡起地上的六根骨筹紧紧的揣进怀里。

铁豹见六人已死,脸色没有丝毫波动,转身出了铁笼,他是见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但朱由检几人却没这经验,见那满脸是血的赌客胃里一阵翻腾,几欲呕出。

几人有些厌恶的捂着鼻子下了台。

这时主持重新回到台上,“各位都散了吧,今天到此为止,打烊了,诸位明日再来。”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