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二章 再见滑板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4929  |  更新时间:2019-10-06 18:44:21 全文阅读

锦绣被五殿下这穿金裂石的吼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心跳莫名的就有些快,似乎五殿下这次受伤后醒来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一时又说不上来,似乎没那么稳重了,也开朗了许多,更不像以前那么不近人情了。

“小五,你怎么了?”大殿下听到皇弟这撕心裂肺的叫喊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就带着御医又跑了进来。

曾经的邹检,现在的朱由检,一手拉着锦绣,一手扶着床沿颤颤巍巍的下了床,应该是躺着几天了,脚下有点虚,腿还有点软。

大殿下一看皇弟这似乎风都能吹倒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心疼,两步迈出赶紧扶住了皇弟的另外一个胳膊,这弟弟也不客气,顺势就把手搭在了皇兄的肩头。“哥哥哎,别竟整些没用的,等弟弟我恢复好了带你玩点更刺激的。”尽管知道胳膊下驾着的这位皇兄是谁,那是自己前任朱由校,但他却也一点都不见外,毕竟谁将来还不是个皇帝呢。

莫名其妙的被皇弟这称呼搞得有点懵,但是听到小五这么说他心里也有些感动,知道这是在安慰自己呢,这是告诉自己他没有把这次受伤的事放在心上。接着朱由校又忍不住好奇,皇弟这更刺激的到底是什么?没听说过这小五比我还会玩啊。

两个人驾着朱由检慢慢的就走出了房,这冬日的北京城还是有些寒冷的,屋里烧着地龙还感受不到,出了门立马就是一个哆嗦。

不远处的一棵老槐树下,摆着一面三尺左右的大理石圆桌,圆桌周围间隔齐整的码着五个石墩算作凳子,而石桌上放着的东西,不用深想也知道这应该就是害自己受伤的东西了。

走近了,五殿下伸出手摆弄了一下差不多已经散成一堆零件的木器,依稀还能看出来整体的造型,有头有翼有尾,大概是个木鸟的样子,这十岁的小孩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扭头看看驾着自己的皇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怎么没有降落装置呢?”自己前世可是翼装大佬,一看就知道这木鸟缺陷在哪,没想到这一穿,遇到个皇兄也是位翼装玩家啊,而且自己悲剧的原因居然都一样。

朱由校老脸一红,这就是这次事故的根源啊。这木鸟是朱由校近期完成的新作,还没试验过他就带着小五直接起飞了,待飞了一阵后才想起来怎么降落的问题,虽然飞行高度也就十几米的样子,摔下去也是会死人的。最后没办法,找了几棵树跌跌撞撞的就减速迫降了,最后小五还给自己当了肉垫。

这也不是朱由校第一次这么坑了,两兄弟自小就亲近,做哥哥的一些发明创造没少在弟弟身上试验,而朱由检也乐得如此。自朱由检生母身故后也就只有这位皇兄能和自己玩到一起了,而这次试飞事故前皇兄朱由校的生母也刚刚去世,两人更是觉得同病相怜。不过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却还是第一次,也许自己这位皇兄正是化悲愤为动力所以玩的过火了些。

随意转了一圈五殿下就示意回房了,身体还是太虚经不起太过折腾。再次安顿好这个皇弟,朱由校就离开了,既然知道小五已无大碍,那他就要回去继续研究他的发明创造了。

房间里又再次只剩下五殿下和锦绣主仆二人,五殿下拍拍床沿,锦绣就意会到了,心里略微局促的坐到了床沿,五殿下一边摸着锦绣的小手一边思考着一个困扰整个人类的深奥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往何处去?”

想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反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已过了戌时,手里还握着个软软的小手,记得初睡时应该是未时不到,这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秀儿竟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这里,就是后世久经沙场的办公室白领也扛不住啊,何况这么个娇滴滴的小丫头。

“秀儿啊,坐了这么久不动累了吧?累了就到床上来躺一会。”五殿下这次是真的有点小感动想让锦绣休息一下,并没有什么太禽兽的想法。

可锦绣不这么认为,在宫中这么久,毕竟已经不是八九岁的小孩子了,自己都已经十二岁了,什么暖床啊通房啊之类的即使没见过也听过。见这五殿下才十岁就要有这嗜好了,锦绣心里那还不紧张的敲锣打鼓,赶忙站起来直摆手说,“奴婢不累,奴婢一点都不累。”

五殿下看锦绣这反应顿时乐了,在这娱乐项目极度匮乏的大明朝,没事干也只能调戏调戏小丫头了。“好好,我知道了,你一点都不累,那你去给我找本书来吧。”

“殿下要什么书?”

“随便吧,能消遣就好。”

锦绣淅淅索索的退去,没多久就带了一本书过来。朱由检接过一看书名,《资治通鉴》,不由得白了锦绣一眼,谁家公子哥用《资治通鉴》来消遣的,本以为会是个《金瓶梅》、《西厢记》之类的,再不济也可以是与《金瓶梅》同列四大名著的水浒、三国啊,不是不喜欢《西游记》,而是这年头《西游记》还在禁书之列,至于《红楼梦》那还没诞生。

拿着《资治通鉴》读读,聊胜于无吧,毕竟亲生爹妈一个是研究历史的,一个是研究汉语言文学的,没穿越之前像二十四史、《资治通鉴》这些也是读过的,一些经典的语句还可以背诵,可这繁体的还是第一次读。所以说国人对繁体字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虽然没有学过,却基本上都是认识的。

就这样一边看书,一边修养了七八日,锦绣也一直陪在身边伺候,看的累了就让锦绣读来听,听的累了就下床走走。

终于是离得皇兄生辰近了,五殿下身体也已好的差不多了,带着锦绣逛着逛着就到了皇兄的寝宫。五殿下前世号称第28代单传,自然是没有感受过兄弟情的,这一世虽说同父异母,但这皇兄对自己却是一点都不含糊,过生日了自己自然要表示表示。

进了门就看到皇兄带着两个小太监在那里忙活,锯子,斧子,刨刀,墨斗,能想到的木工设备一样不少,多日未见,这位皇兄依然这么虎啊。

看到皇弟到来,朱由校停了手里的活计,接过太监递来的手巾擦了擦满脸的汗水,走向五殿下道,“五啊,听闻你这几日已经痊愈了,皇兄忙于一项研究没有时间去看你,勿怪。”

五殿下看了看皇兄接近完工的作品,撇了撇嘴,“皇兄,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东西以后咱就别做了,这不马上到了皇兄的生辰了吗?皇弟特来送上一副珍品图纸给皇兄聊表心意。”

朱由校不以为意的笑道“小五,这你就不懂了,你知道我做的东西叫什么吗?鲁班锁,听名字就很高端,是一个叫李进忠的奴才献上的,说是失传了许久的图纸,据说这鲁班锁能解开的人还没有。”

这厢朱由校得意洋洋的说着,那边十个鲁班锁已经被五殿下拆的只剩了三个,剩下的也在解着,基本也就是朱由校再多说几句话的功夫了。

朱由校迈着八字步,这一回头不要紧,自己十多天功夫做的鲁班锁在自己这皇弟手下已经拆成一个个的零件了,哪是据说无人能解的情况。

“李进忠这狗奴才竟敢糊弄我,我要剁了他。”大殿下准备暴走了,他有一种幼小的心灵受到深深欺骗的感受。

“皇兄先别动怒,看了我这图纸再说。”五殿下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折叠的宣纸,这是五殿下在这修养的几天中抽空画的,前世虽有些国画书法底子,但让他用毛笔画图纸还是做不到的。这图纸是五殿下让锦绣挑的木炭修成铅笔形状画出来的,至少前世素描的功底可一点都不差,泡妞基础技能他是不会荒废的。

朱由校接过图纸看了看,没搞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图纸,做出来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只见下面是两个支架连着四个轮子,上面七层木板粘贴而成。这确实是前无古人的东西,若是放在几百年后,连个儿童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滑板。

与其说五殿下是给皇兄祝寿,倒不如说假公济私,反正皇兄喜欢的是珍品图纸和未见过的工艺研究,自己需要的是滑板,各取所需,五殿下脸不红心不跳的忽悠着,“等东西出来我演示给皇兄看,这就是我前些日子说的更刺激的玩意。”

朱由校从小就疏于学习,文化水平有点低,但见过的图纸却是多不胜数,尽管不知道这图纸画的是什么,却还是一眼就看出了图纸的与众不同,线条极简,笔法不俗,“小五,这图纸是哪位大师所作?看起来不像是古本。”

“皇兄以后慢慢就知道了,这东西只有一个要求,要经得起折腾。”五殿下朝着皇兄挤了挤眼,意思很明显,暂时保密,交代完五殿下就带着锦绣离开了。

朱由校坐在他的工作台前,袍袖一挥就把辛苦了十来天做出的鲁班锁扫进了垃圾行列,接着铺开图纸仔细的研究起来。

其实说起来这图纸已经非常详细了,只要按照图纸来做毫无难度,而作为大明朝的第一工匠来说,朱由校知道这物件难就难在选材上。

朱由校花了整整三天时间,加上十几个小太监忙前忙后东奔西跑的辅助,试验了十几种材料,终于是在他生辰这一天完成了。

五殿下带着个小厮也准时的出现在了朱由校的面前,朱由校仔细一瞧,这小厮头戴网巾,一袭淡青长衫,黛眉如柳,眼若凝星,琼鼻樱唇,肤如凝脂,又明显不是个小太监,却是比太监还要妖娆妩媚的多,这后宫中除了未成年皇子皇孙是不许有其他男人。

朱由校有些慌乱,心想“糟糕,这是心动的感觉。自己可是皇长孙,再怎么不学无术这取向问题可不能错。”定了定神再细看那眉眼却有些放心了,竖起大拇指对五殿下说道,“这不是小五家锦绣吗,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没想到这丫头女装时没看出来,这一换了男装却是绝色啊。

“今日皇兄生辰,人多嘴杂,怕秀儿身份跟着多有不便,所以换了身装束。”

朱由校又打量了锦绣几眼便招呼一个小太监去取了个物件过来,小太监端着个托盘,上面盖着块红绸,朱由校小心翼翼揭开红绸,露出了滑板本体。

大明第一木匠的名头果然不虚,五殿下摸了摸这隔了一世的滑板,心里感慨万千,这一看一摸就可知这滑板成了,朱由校甚至精心的在滑板的翘首上雕了个坐蟠,精品中的精品。

五殿下单手取过滑板往地上一丢,右脚踩上,左脚用力,只见五殿下嗖的窜了出去,从接过滑板到滑出几丈开外,五殿下动作一气呵成,这时朱由校才反应过来,自己精雕细琢的东西原来是这么玩的,难怪皇弟说要经得起折腾,可笑自己捧着还担心磕磕碰碰了,但这玩法貌似也没小五说的那么刺激啊,这边想法刚起那边小五接下来的动作便让他啪啪打脸。

起初还好,五殿下只是试试这滑板的性能,十丈开外确定了性能后,五殿下开始随着滑板闪转腾挪,花坛、阶梯,无不可滑。旁边几个小太监和锦绣已经看的目瞪口呆,朱由校也是快惊掉了下巴,这应该算是自己历年生辰最别致的表演了,从没听说过五弟还会这一手。

锦绣看着自家殿下俊逸出尘的身姿有些目眩神迷,自从五殿下受伤醒来之后真的是彻底的不一样了,现在的那位万岁爷不仅不理朝政沉迷享乐,对皇子皇孙的教育更是不闻不问,而太子爷自身地位就岌岌可危,朝争了十多年才保住自己的位子,对两位殿下更谈不上教导了。

两位皇孙殿下从前是众所周知的不学无术,满腹草莽。可自从五殿下醒来后不仅人随和了许多,而且说话更是风趣幽默,经常几句话说的锦绣面红心跳,不仅如此,五殿下最近没事还经常给下人们讲故事呢,那学问哪像别人说的是只读过《三字经》和《百家姓》的样子。

锦绣看的一阵出神,那边五殿下耍了一圈已经脚踩滑板滑回来了,一个尾刹停在了锦绣面前,很优雅的朝锦绣伸出了右手,锦绣有些痴痴的伸出左手交给五殿下,这是最近坐在床沿养成的习惯,可是这次有些不一样的感受,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可锦绣打心底里又不想拒绝。

“殿下最近常讲的脚踏五彩祥云迎娶紫霞仙子的至尊宝就是这样的风姿吗?殿下这是在邀我同游吗?”锦绣面红红心跳跳的胡乱想着。

五殿下右手拇指和食指在锦绣递过的手心轻轻一捏,左手掌心轻轻的按在了锦绣的额头上,“想什么呢,我是要汗巾。”

锦绣呀的一声缩回了手,慌慌张张的去掏汗巾,脸上更是像熟透了的水蜜桃,又红又水嫩,让人忍不住有种想咬一口的欲望,这是十二岁的小姑娘到了思春的年纪了。

朱由校舔着脸陪着笑走了过来,“小五啊,皇兄仔细思量了一下,这蟠龙可能不适合你,明日皇兄再给你做个螭龙的,螭龙性好险,才符合你说的刺激的玩法。”

朱由校这话倒是让五殿下有些刮目相看,智商明显见长啊,居然学会反忽悠了,不过五殿下已经试了手也不急于一时,何况今日还是皇兄生辰,你怎么说怎么来了。

“今日皇兄生辰,皇弟只是借花献佛为皇兄演示一番,这滑板自然还是皇兄的了,皇兄若有兴趣,改日咱们去皇极门广场去耍耍,那里宽敞,而且皇弟手里有趣的东西还多着呢。”

五殿下的意思是我不跟你抢,不过你现在还不会玩还要我教你,但是你别忘了给我再做一个,否则我手里其他好玩的就不给你玩了。

小心思被看穿,朱由校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的道“原来这叫滑板,好名字,形象。皇弟还有什么有趣的东西一并交与皇兄吧,不用顾虑皇兄身体,皇兄不累。”朱由校说的大义凛然,堪称无耻的典范。

“图纸尚未出来,皇兄还需等些时日。”

这边正说着,旁边有个太监过来传话,之前五殿下正玩得兴起,所以都没留意到这传话的人。

“奴婢参见两位殿下,选侍让奴才过来传话,午时万岁爷传下旨意,酉时在乾清宫举办家宴,给皇长孙庆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