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一章 天门吐雾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4570  |  更新时间:2019-12-04 14:47:17 全文阅读

张家界天门洞上空2500英尺,极限运动大佬邹检全副武装挑战翼装飞行记录,原纪录为3000英尺,挑战的高度足足比原记录低了500英尺,而且挑战的是天门吐雾的环境。

天空中各种无人机航拍机器,伴着直升机轰鸣飞来飞去,准备记录这一历史时刻,地面上记者们长枪短炮早已架好,邹检也已站在直升机门边做着最后的准备。

作为世界上最顶尖的极限运动玩家,邹检对各种极限运动已经没了多少激情,感觉都没有太多挑战性,于是他把目光对准了这次危险系数非常高的极限翼装飞行,所以说极限运动就是一项不作不死的运动。

翼装飞行的死亡率在30%,直升机上邹检一手扶着舱门,一手握着个彩烟罐,脑中想着早就计划好的许多风骚的动作纵身一跃,完美!从航拍器传回地面的画面中可以看到邹检已经拉开了烟罐,一道黄色的烟雾轨迹和背上那个骚气冲天的RedBull标志,没错,就是牛牛赞助的。

邹检通过头盔显示的各种数据调整着速度、高度、角度和线路并做着动作,天门吐雾的景观对游客而言是难得的美景,但是这种环境却让翼装飞行死亡率硬生生超过50%,加上高度降低许多,可以说谁敢这么玩就是作死,但是所有人都相信邹检必然成功,因为即使想失败但是实力不允许啊。

中、美、英实时直播,央五的解说在看完邹检和烟雾轨迹过了天门洞的画面后优雅的念出了一副对联,“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莺燕穿绣幕半帘玉剪金梭”,如果邹检知道的话肯定能猜到老妈又给解说写台本了,凭央5那几个货是绝没这水平的,美国ABC是没这文化底蕴了,主持将之比喻为,“邹像穿针引线一样穿越了一座山”,英国佬语言更贫乏,只是夸张的叫着“oh my god,crazy,oh oh oh amazing”。

过了洞基本上就算完成了,后面不会有太大问题,开伞、降落、奔跑、减速,一切有条不紊,只是因为急速超过了240公里所以最后地点与计划的稍微有点偏离,但那又有什么呢,只是记者们需要多跑几步而已。

眼看着记者们快要跑到面前了,邹检甚至连头盔都没摘,摆了个自认为最有型的靠莲姿势准备迎接祝贺及采访,谁知翼装在减速后与栈道的围栏打了个结,邹检往栈道栏杆上装X的一靠顿时让他脚下不稳头重脚轻,本身栏杆只过腰,栏杆上面几道防护缆绳是接近齐胸的,谁知这邹检怎么就奇迹般的从两者中间穿了过去摔出栈道,又进行了一次翼装飞行,直看的众记者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话说只有邹检知道自家事,装X遭雷劈啊,一个极限玩家居然在这里失手了,太丢人了,还不如在翼装飞行中摔死呢。不过这也只是一刹那的想法,毕竟身上还有装备还是要挽救一下的,目测高度有3500英尺,飞行难度不大,只是障碍物有点多,邹检不断调整,做着最大努力,但是也只能尽人事知天命了,因为伞包已经用掉了,降落速度已经调整到能做到的最低了,此时邹检脑海里一直重复着关于一部电影的一句话,“巴音布鲁克特么为什么没有海”。

邹检的爸爸是北大历史博士毕业,是徐师校史最年轻历史系教授,研究生导师;邹检妈妈是浙大汉语言文学博士毕业,同样是徐师研究生导师,副教授。邹检算是标准的书香门第,从小没少受爸妈荼毒,因为文化人要求高啊,所以什么琴棋书画之类的使劲往身上招呼,除了爸妈文化人的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据老爸话说邹检是大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的第28代单传,一切为了家族荣誉。不过邹检挺不以为然,大明都亡了快四百年了还讲这一套呢。而且爷爷是单传,老爸是单传,自己又是单传,这单传没想的那么困难啊,不过几百年了这样还没断也真过分。至于老朱家的后代为什么姓邹?据说是亡国那年头躲的挺艰难,老爱家的人害怕被复辟追的也挺凶,于是就改了姓。

邹检从初中开始参加定向队攻体育特长生,高中以国家一级运动员身份加高文化分考入清大物理系。

什么叫不务正业邹检做了完美诠释,一入大学深似海,从此节操似路人,邹检入了大学后在极限运动上越走越远,四肢练得挺发达,虽然头脑不至于太简单,可专业课除了四门基础物理勉强及格,其他全部挂科,于是邹检被这个人人羡慕的第一学府光荣劝退。

邹检不甘心啊,自己这么优秀的学生怎么就被劝退了呢?毕竟自己在央视体育频道可是好好给学校露了几次脸啊,其实学校也觉得可惜,但谁让这家伙不服从专业调剂呢,门门红灯在这个学术为主的学府当然不能忍,毕竟某明星学术不端论文造假事件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于是第二年邹检重新高考,以苏省文科状元的成绩再次考入清大物理系,许多人不理解为啥一个文科生偏要选理科专业,邹检说,填志愿的时候手滑了。于是继续极限,继续挂科,但这次不是劝退了,邹检直接被开除了,并且进了清大物理系的黑名单。

邹检再次高考,没办法了,清大不收只能改去祸害北大了,作为清大长期竞争者,北大对这个刺头也是有所耳闻的,于是学校走曲线救国路线改做邹检老爸的思想工作,让邹检调剂到了历史系,毕竟邹检老爸也是北大出身还是有的谈的。邹检想想也好,毕竟历史系有家族底蕴,总是被开除也不太好。

终于混过了四年大学,勉强拿到了学士学位,邹检学位虽然拿的勉强,但是给学校带来的各种奖杯、荣誉却数不胜数。清一色全是极限运动的,连吉尼斯纪录都破了好几个。而作为拿到学位的庆祝,邹检选择了张家界天门洞的翼装飞行,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翼装飞行滑降比约是1:3,极限翼装可以做到1:3.5,而邹检这次意外摔落栈道最后50米高度时几乎做到了1:5,这都是浓浓的求生欲啊,极限玩家也怕死。

落地的那一刻邹检只能做到避免脸着地,否则即使戴着头盔在这么高速情况下那帅气的脸皮也要磨没了,至于摔坏其他地方?那是老天该考虑的事。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更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灵魂出窍看到的,救援队慌慌张张的赶到了,好像还有爸爸妈妈。邹检第一次见到一向从容优雅的爸妈哭的这么没有形象,这让他第一次产生了后悔玩极限的想法,他突然很想抱着老爸真诚的说一句,“趁着年轻再造一个吧,别让单传断了。”然后就再也没了知觉。

不知昏迷了多久,邹检终于醒了过来,脑袋清醒后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样都不死,似乎有点太没天理了。

邹检努力想看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但是挣扎了半天眼睛似乎只能看到一条迷迷糊糊的缝,于是邹检放弃了观察,老老实实休养吧,看来这次伤的不清,要一段时间不能下床了。

让邹检奇怪的是似乎没有闻到消毒水的味道,难道不是在医院?不会老爸老妈已经对自己放弃治疗了吧?邹检脑子中乱七八糟的转动着各种天马行空的东西,完全符合一个脑子摔坏或烧坏的病人的症状,一会是七巧板胡乱的拼凑,一会是各种数字排列组合,一会是各种物理公式胡乱的交错替换,最后邹检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话,“老邹啊,不管我是死是活,支持你再造一个的话依然有效,所以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说完再次昏迷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邹检感觉到有个人握着自己的手在哭,却不是爸妈。只听那人说,“小五,皇兄对不起你啊,不该让你冒险飞行的,你要真摔出个好歹我该怎么办……”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邹检总算可以睁开眼了,先是看了看环境,很陌生,很奇怪,再看看这个哭的跟死了爹妈一样的人,就更奇怪了,这小孩谁啊?穿的跟演戏似的。再看看不远处跪着的几个人,也是差不多的服饰,邹检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玛德,老子穿了。”

紧接着就是疑问三连,“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邹检依稀记得这小孩自称皇兄,于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大叫一声,“拿镜子来。”

旁边那小孩听着这中气十足的叫声有点放心了,看起来不像有什么大问题的样子,不过还是赶紧吩咐道,“快,快,拿铜镜。”

很快一个小丫头紧张兮兮的双手递上铜镜,微微还有些颤抖,邹检也顾不得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了,赶紧接过铜镜一看,竟是自己十来岁时候的帅模样。已经没精力去关心科不科学了,既来之则安之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谁。

“这位皇兄,你猜猜我是谁?”邹检勉强露出个自认为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

旁边那十四五岁的少年有些不淡定的看着自己的皇弟,自言自语道,“看来是摔傻了”,接着紧紧握着皇弟的手像是下着无比大的决心激动的许诺,“小五,就算上天入地遍请名医,皇兄一定要把你治好。”

看来是误会了,但邹检又无法言说,只好摆摆手道,“皇兄,我有些累了。”

“好好,小五你先好好休息,有事让锦绣叫我。”说完少年领着一班老头走了出去,只留下那个之前拿来铜镜的小丫头候着伺候,看来就是少年所说的锦绣了。

“秀儿啊,别站着了,过来坐。”邹检伸手拍了拍床沿,金丝楠的雕花大床只躺着一个十岁少年,还是有很富余的位置可以坐的。

“奴婢不敢。”锦绣心里有些乱,自五殿下五岁丧母后性格就有些孤僻阴翳,除了大殿下外永远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就是对自己的父亲都是一副不假辞色的模样,对下人更是可想而知了。锦绣正是从五殿下5岁那年被派来伺候,那时自己7岁,现在五年过去了这竟是五殿下第一次叫自己名字,虽然只叫对了一半。话说这些年来五殿下身边伺候的下人还没听过哪个是五殿下能叫得出名字的。

“这是命令。”为了搞清现在的状况邹检已经顾不得脸皮开始扯虎皮做大旗了。

虽然只是面对一个十岁儿童,毕竟自己也才十二岁,锦绣还是有些害怕的,五殿下凶名在那里,虽然是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纸老虎,锦绣还是依言诚惶诚恐的往床沿坐了过来。

邹检拉过锦绣的小手,亲切的抚摸着,虽然只有十来岁,这丫头已是邻家有女初长成之趋势,欣秀丰整,面如观音,眼似秋波,口若朱樱,鼻如悬胆,皓牙细洁。自己前世也有24岁的年纪了,这样抚摸着一个未成年小姑娘的手总有一种怪蜀黍欺负小萝莉的负罪感,再想想谁让自己现在只有十来岁呢,于是心里嘿的一声怪笑也就摸的更心安理得了。

“秀儿啊,给我讲讲你的身世。”

锦绣被摸的有些不自然,但那是主子,也只能认命了,好在这主子没有更过分的举动,于是深吸一口气平了平心境开始回答问题,“奴婢本姓张名嫣小名宝珠,因祖上获罪,家道中落,被买入宫中改名锦绣。”

邹检听出锦绣不愿多提自己身世,但自己又急着弄清自己的身世,所以只能继续询问锦绣了。其实邹检早已根据众人服饰看出这是穿到大明朝了,再根据皇兄皇弟的称呼再次缩小了范围,差的就是现在到底是哪个皇帝,于是进一步问道,“祖上是?”

“家祖姓张名敬修。”

若是别的穿越者或许不知道这张敬修是谁,但这位是祖传的北大历史系毕业生啊,邹检听到也是大吃一惊,“你家曾祖父是太岳公?”

锦绣听了五殿下的话被震惊目瞪口呆,吓得一言不敢发,她虽然心里是不承认祖上有罪的,但是这可是万历朝,任何人对于太岳两字都是讳莫如深,那人是皇帝禁区,何况对方还是个皇孙,竟敢尊称一声太岳公,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邹检看到锦绣的表情想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张居正重孙女的时代,而大明朝还没倒闭,自己排行老五,皇兄还没做皇帝,也不像刚刚死了老爸的样子,时间就呼之欲出了。

“秀儿啊,我考你个问题,我的九岁生辰是在何时何地过的?”大灰狼一步步套小白兔的话。

“去年腊月二十四,在梅园,殿下还随手折了一支梅花送给奴婢,奴婢记得清晰。”锦绣有些羞涩的回道。

邹检顾不上体味锦绣的表情了,他已经算明白自己是谁了,万历三十八年腊月二十四出生,排行老五,现在十岁,今年就是万历四十七年,自己以后就不再叫邹检了,而是叫——朱由检。

“我X”邹检脱口而出,声音直冲云霄。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