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四十八章 好事将近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43  |  更新时间:2019-10-13 03:10:57 全文阅读

  在这高达上百丈的崖顶之上,云雾缥缈,清风徐来——那若隐若现的袅袅云雾之气,便自在微风之中缓缓流动不止。

  当此清晨之际,这高高的崖顶之上,其犹自余存的微寒,在那尚未完全消融的皑皑残雪的映射之下,似乎又更加的春寒料峭了几分。

  在崖顶中间的那方大石之上,年方十五的少年儿郎云一凡,面容清秀,一袭白色衣衫欺霜胜雪,正自神色安静地盘膝而坐,五心朝天,默运“云霄心法”……

  但只见在这清晨山风的徐徐吹拂之下,他那墨发轻飘,白衣微动,正好与崖顶那几块大石背阴之处的皑皑残雪交相映射,又刚好衬托在这若隐若现的缥缈云雾当中,放眼望去——

  飘飘乎宛如神仙超脱,邈邈乎颇有天人风姿!

  。。。。。。。。。。。。。。。。。。。。。。

  话分两头,且说在云一凡从武藏阁三楼的静室退了出去,轻轻地带上了房门,然后直接开始往楼下走去之后。

  当此时刻,仍旧留在静室之中的云玉关、云清汉和太叔元白三人,都是不禁地相顾而视,神色之间俱都犹自残留着一些疑惑、惊异、不解和感慨——末了,却终究都还是欣喜而笑,相顾颔首。

  然后,还是云玉关当先开口道:“清汉,元白,你们二人方才乃是亲自在场中观看了比试,对于一凡的情况应该算得上是一目了然,可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云清汉和太叔元白闻言,两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

  而后,便由云清汉开口说道:“启禀师叔,方才比试之际,一凡刚开始便以堪堪初达圆融级的‘冲云身法’配合着同等造诣的‘冲云掌法’进招发起攻击。

  “由‘冲云掌法’的第一式开始,一招一式地循序下去,往后去每一式的掌法造诣和辅助的身法造诣都会逐渐提升——

  “第二招之时,两大武技的造诣已经是将近‘圆融小成’;第三招之时,便直接提升到了‘圆融小成’的造诣;第四招之时,则又提升到了接近‘圆融大成’的造诣;第五招之时,便又直接提升到了‘圆融大成’的造诣;第六招之时,则又直接提升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

  “这前几招,都不过是进招试探,所以一凡虽然一步一步地不断提升造诣增强了武技的威力,但是他却也并未融通意象发挥出‘意向攻击’。

  “不过,一凡毕竟乃是在前日比试之际,其修为方才突破到的初境后期之境——而与之比试的张江海的修为,却是已经突破到初境后期超过了一年之久,内力自然要明显的相对深厚一些。

  “而且,这张江海的‘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恰好都是堪堪已经臻达圆融级,所以算是比较轻松的便将一凡的这前六招给应对下来了。

  “因为比试刚开始之际,乃是由一凡欺身上前开始进招攻击,所以在第六招双方对攻之后,张江海便被反震之力直接迫到了擂台的边缘之处——当此时机,一凡他便想要速战速决,打算趁着对方刚好处在擂台的边缘,直接发力将其迫下擂台!

  “所以,等到发动第七招攻击之时,一凡便直接融通意象,将‘意象攻击’也给完全发挥了出来!

  “不过,张江海的反应却也着实不慢,立即便也以附带‘意象攻击’的同样招式予以出招对攻!并且,他还在武技造诣略显逊色的情况下,却硬生生的凭借着相对浑厚的内力,仍旧是丝毫不落下风的扛了下来!

  “然后,在接下来以‘冲云掌法’进行的对攻当中,他们两个人便都会融通意象,全力以‘意象攻击’辅助加成招式之间的威力,并且也都配合上相应造诣的‘冲云身法’。

  “张江海的‘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在整个过程之中,自然都是堪堪初达圆融级的造诣,可以看出的的确确是他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但是,一凡的‘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从最开始的堪堪初达圆融级的造诣一直提升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而且从第七招往后,他也都是全力以‘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冲云掌法’竭尽所能地施展开来——而与之相互配合的‘冲云身法’,从第六招开始,他也都是展现出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程度,哪怕是从第七招往后开始融通了掌法意象以后,其身法的造诣程度依旧是‘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程度。

  “可当时依我所见,感觉上似乎一凡的身法造诣隐隐约约地还是有所保留——只不过,我也不并不能十分确定。

  “因为他们二人激烈的交手了三百多招下来,一凡以‘冲云身法’配合着从第一式到第九式不断地循环往复的‘冲云掌法’,身法始终都还是‘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程度。

  “所以,我也只是一直隐隐约约的有些感觉,他似乎并没有真真正正的竭尽全力展开自己‘冲云身法’的全部造诣水准,但是却也不能确认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不过,直到一凡和张江海他们二人将‘冲云掌法’循环往复达到三十六遍之多,这两个人便同时做出了突破——

  “一凡是将‘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同时提升臻达到了‘意境’的造诣程度,张江海则是将本身处于初境后期下层初级阶段顶峰极限的修为突破到了中级阶段。

  “这两个人,一个将武技功法的造诣境地猛然提升到了‘意境’,另一个人则是将初境后期下层的修为由初临阶段的极限进而提升到了小成阶段——当此之下,他们各自的实力便也都是有了明显的一些增强!

  “所以,在接下来的第三百二十五招之时,他们二人以‘气贯冲云式’进行的相互对攻,其威力竟然便已经不在之前的‘冲云见日式’之下。

  “于是乎,原本就相对更加靠近擂台边缘的张江海,便又一次被反震之力迫到了擂台的边缘所在。

  “然后,在接下来的‘风起云涌式’的相互对攻之时,一凡便又是猛然间将内功的造诣也堪堪地提升臻达到了‘意境’的程度。

  “由于一凡的武技造诣更加圆润如意,通融自若,再加上堪堪臻达‘意境’造诣的内功辅助,所以便夺得了一线先机。

  “是以,在这次的反震之力的巨大压迫下,张江海本来势必便是要被迫下擂台的,但是他为了不至于立即被迫下擂台而失掉比试,便在未能借助后退之势完全卸掉反震之力的情况下,强行以自身内力去化解了反震力道。

  “这样一来,他虽然堪堪止住了后退之势,避免了直接落下擂台输掉比试,但是却也导致了内息暂时凝滞。

  “所以,在接下来他们两个人以‘冲云破雾式’再次对攻之时——

  “一凡的内功、‘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俱已臻达‘意境’,又再一次全力融合意境发挥出了‘意境攻击’;而张江海却因为内息不调,因此无法融通意象,只能勉强以自身相对更为深厚的内力发挥出堪堪臻达圆融级造诣程度的‘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

  “是以,在一凡尽占优势的情况下,张江海便直接被震得飞出了擂台之外——

  “不过,这张江海倒也很是难得,在他刚刚飞出擂台之际,竟然再次强行以内力化解了反震力道,并且同时施展轻功绝艺,不仅仅是堪堪地止住了仍自继续后飞的身形,更是借着凌空后击之力强行将身形又反向挪移,居然被他堪堪地又落在了擂台的边缘之上!

  “然而,在一再失去优势以及先机的情况下,纵然张江海有心扳回劣势,但却也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一凡虽然年纪尚小,但是毕竟一身内功外功造诣都已经达到了如此相当的地步,眼明手快之下,身形立马便又是再一次飞掠而上,以‘排云拨雾式’发起了攻击!

  “张江海总算也是身手不凡,飞身斜斜往左前方上空冲然掠去,转瞬间便从原来所处位置斜飞掠出一丈有余的直线距离!

  “这一下,他便是已经身处于擂台地面以上大约七八尺之高的半空之中——竟然想要以此来躲避一凡攻势的正面锋芒!

  “不过,那时之际,正由他对面飞掠而来的一凡,不仅仅是身法如云似雾,而且其所全力施展的‘排云拨雾式’的意境亦是已经油然而生!

  “张江海虽然已经尽力想要避开一凡的这一招攻击,但是依然还是只能感觉到对面仿佛气冲重云,风破迷雾,席卷横扫,排拨而至!

  “——他便竟然直觉得,却已经是避无可避了!

  “于是,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是在身形继续着飞身掠起的情况下,同时也是再次运转内力展开了掌法,竭尽全力地施展出了同样的‘排云拨雾式’!

  “不过,由于之前接连两次强行以自身内力化解反震力道,他的内息已然是凝滞不调,并且几乎隐隐都有些要受到暗伤,以他那时候的情况,却也仅仅只能是勉力施展发挥出初达圆融级的造诣程度,却是依然无力融通意象——

  “与之相反地,一凡正自携裹浩然气势且又带动‘意境攻击’飞掠向前勇猛而攻,忽然见得张江海直接便又斜斜地飞身掠起,意欲避开自己攻势的锋芒所在,当即便如影随形紧随而上!

  “以一凡已然发挥出了初步臻达‘意境’的这等高阶武技轻身功法——‘冲云身法’,其想要循形觅迹地紧随而上,那真可谓便算的上是轻而易举,转瞬即至!

  “所以,在这一次的对攻之中,张江海便以绝对的劣势被震得飞落到了擂台之外一丈左右的地方。

  “不过,幸好一凡见机得当,在与张江海最后掌力交接之际,猛然间发现对方不仅仅已经内息有所不调,似乎隐隐已经几乎有所暗伤,其自知胜负已定之下,似乎也并不愿意对方当真受伤,所以便在最后关头赶紧将劲道收回了几分。

  “因此,张江海虽然最终还是被震飞出去了并不算近的距离,但却并未因此而再有所加剧暗伤。

  “当然了,其实即便是以初达圆融级的内功造诣,便已然可以勉强做到将内劲收发自如,一凡的内功外功俱已臻达‘意境’,所以此番能够在一瞬间便十分轻松的做到回收内劲,却也十分的在情理之中——

  “也是由此,我也基本上觉得,一凡应该的的确确便是在比试之际有所感悟,方才将‘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以及内功的造诣境地,全部都再行突破进而提升到的‘意境’程度。

  “再加上一凡方才所言,虽然以我的见识,也并不能够完全理解,他为何会在修为达到初境后期的前后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但是却也觉得他所言应该都是实情。”

  云清汉缓缓道来,又将方才云一凡同张江海的比试情形,大致地向云玉关说了一遍。

  末了,他言语既完,便又是朝着太叔元白看了一眼。

  太叔元白虽然身为初境圆满上层的凡武绝顶高手,对于比试之际的情形也都算得上是了然于胸,但是毕竟还是不如像云清汉这样已经拥有“入渐知微”之能的入微境超级高手那般能够真真正正的细致入微地尽然明了,所以在刚才云清汉讲述之际,他便已经每每都是点头表示颇为赞同。

  如今,见得云清汉叙述已毕,再次向自己投来了目光,太叔元白便又再次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师兄所言极是,我也是颇有同感——”

  然后,太叔元白和云清汉便又一起将目光投向了云玉关。

  云玉关见此情状,略微沉吟了片刻,然后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如此看来,这一凡确实是天赋异禀——只不过,他之前虽然便也算得上是比较上等的天资,却也并没有达到如今这般惊人的程度!

  “大概是其在达到初境后期的修为以后,内功外功俱都已经有了相当的根柢,可能机缘巧合之下,便又让他的所有潜能俱都激发了出来,所以才导致了其本来就已经比常人偏快不少的进境,如今更是增长到了令我等都俱感震惊不可思议的地步。

  “不过,总的来说,这对于我们整个秦岭云门都是一件极好之事——

  “虽然想当初,一天在一凡这个年纪的时候,那便已经是堪堪地达到了初境圆满的修为。

  “但是,毕竟如今的一凡,那也已经是初境后期的修为,而且内功也已经达到了‘意境’的造诣境地,那便不仅仅是很有可能在四十岁之前达到初境圆满的程度了,即便是在三十岁之前就达到初境圆满的修为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还不仅仅只是如此——

  “另外,一凡的‘冲云身法’、‘冲云掌法’和‘冲云剑法’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通过自行修炼便又都是已经达到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的造诣境地,其后又在比试当中经过数百招的磨练,竟然便已经是又把其中的两门武技给提升到了‘意境’的造诣境地。

  “以后若是机缘巧合,再有个实力相当的对手能够与之切磋比试一下剑法,难保他的‘冲云剑法’说不准也会由此而更进一步,也便直接就提升到了‘意境’的造诣境地。

  “而且,以奥妙艰涩而著称的顶阶武技——“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这小子竟然也能够没几遍就都修炼达到了纯熟级!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你们亲眼所见,他那两大高阶武技的造诣全部都在比试之际由‘渐进神而明之’之境突破到了‘意境’的境地,我还真是非要亲眼看看才敢确认——他果真便是已经将两门顶阶武技都给修炼达到了纯熟级!

  “不过,以他内功外功俱都已经臻达‘意境’的天赋异禀,我却倒也是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也罢,随后待我将一凡现在的情况秉明门主,待门主同长老们商议之后,怕是这小子就可以提前学习到‘云霄剑法’、‘云霄枪法’和‘望云逐风’这三门先天武技了!

  “要知道,当初虽说一天的修为进境也不慢,但是,他在武技功法的修炼之上,却也并没有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据说,他当初在初临初境后期之时,也是各自修炼演习了二三十遍之多,方才将‘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这两门顶阶武技达到了纯熟级,虽然这已经算是在我们这偌大的秦岭云门极为少见的神速了,但与如今一凡这小子相比之下,那却也还是逊色了不少。

  “虽然,毕竟内功方为武道修炼的根本,但以如今一凡的武技修炼天赋而论,怕是丝毫也不会因为修炼武技而会耽误了内功的进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