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四十九章 返照空明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38  |  更新时间:2019-10-14 19:51:21 全文阅读

  云玉关娓娓道来,神情之间颇有一些欣喜之色,显然很是为秦岭云门之中能有云一凡和云一天这样的天才人物不断出现而深感高兴。

  云清汉和太叔元白也是颔首而笑,相顾之下,亦是俱都深感欣慰。

  未几,云玉关又仿佛被勾起了十分久远的回忆,神色之间忽而浮现出了一抹黯然。

  末了,只见他一边慢慢地轻抚着他那苍白的虬髯长须,一边双眼目视着前方却又似乎是在望向不知踪迹的虚无所在,然后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遥想当年,百年之前,我们秦岭云门那是何等的声势浩然——

  “门人弟子合到一起,已经是超过六千之众!在其中,便是入微境的超级高手,就更是多达八九十位!

  “而当时,正在门主尊位的玄机祖师,则更是已经接近入微境圆满上层大成顶峰的极致境界——距离‘天人合一’的武道至境,也不过仅仅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那时候,据说在正邪两道之中,修为达到入微境圆满之境的尘世绝顶高手,加起来也有一二十位之多!即便是达到入微境圆满上层这般大圆满之境的一等一的大高手,合在一起也总有那么五六位。

  “但是,能够达到入微境圆满上层大成这般绝巅之境者,除了我们秦岭云门的玄机祖师之外,也就只有当时的无痕宫宫主夜无心那个大魔头了——

  “那大魔头夜无心,身为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无痕宫的一宗之主,自恃功力滔天,不仅仅想要一统邪道,更是意图染指天下。只因畏惧我们秦岭云门实力鼎盛,玄机祖师的修为又不在他之下,竟然纠结邪道四大宗门以及诸多邪魔外道,趁着上元佳节之际,偷袭了我们秦岭云门……

  “虽然在鹤王的及时通知之下,正道的另外三大门派之中的高手纷纷前来对我们进行了支援,但是那一场持续了整整三日三夜的惊天大战,正邪两道均是死伤无数,又有多少高手陨落其中!

  “我们秦岭云门,不仅仅死伤过半,就连原本多达八九十人之多的入微境高手也不过仅仅只剩下了寥寥十余人,甚至于就连玄机祖师也与夜无心那魔头同归于尽了——

  “幸而,如今历经这上百年的休养生息,我们秦岭云门又在逐渐恢复之中,如今的入微境超级高手又已经多达了三十六位,年青一代的天才高手也是层出不穷——

  “一天,一启,朝晖,朝霞,一行……

  “再加上,在如今的这届竞技会武大比之上,先是朝风以尚且未满十九岁的年纪在比试之时突破了登峰壁障,一举进入了初境圆满之境!

  “现在,又有一凡这小子,虽说还只是初境后期的下层初临阶段的修为,但却毕竟犹自未满十五周岁,却已经内功意境,‘冲云掌法’和‘冲云身法’亦是已然臻达‘意境’,还能没几遍就将‘云霄身法’和‘云霄掌法’这等顶阶武技给修炼达到了纯熟级——这天赋,这悟性,便是在年满二十之前臻达初境圆满之境也未尝没有可能!

  “即或不能,一凡这小子,那也肯定是八九不离十的能够在二三十岁的年纪,便直接达到初境圆满的境界!

  “另外,除了这些资质格外上乘之人,如今我们秦岭云门之中,资质颇为上等的年青一代弟子,那也是不在少数啊……

  “——承蒙上苍护佑,我们秦岭云门,总算是再兴有望也矣!”

  云玉关的这一番话语,由起初之时的缓慢低沉,直到渐渐地愤慨激昂,再到最后的铿锵有力——他似乎是在暗自低语,也似乎是在向着对面的云清汉与太叔元白陈情讲述,又似乎是在向着冥冥之中的一些人诉说着什么……

  对于他的这番表现,对面的云清汉与太叔元白两个人,倒也是颇为理解的——

  他们知道,云玉关口中方才提到的“玄机祖师”,也就是秦岭云门的第十任门主,其正是云玉关的亲祖父!

  而在百年之前,正好三十岁的云玉关也已经堪堪地达到了初境圆满之境,成为了凡武初境的登峰高手,那一场正邪大战,亲身经历之下,虽然时隔百年之久,他肯定仍旧必定是记忆犹新!

  而在当时,又因为秦岭云门的第十任门主云玄机在正邪大战之中与大魔头夜无心同归于尽,众人便又推举了云玄机的独子,亦即云玉关的亲生父亲——当时即将年满一百三十岁也已经是入微境后期修为的云元一,接任了云门门主之位。

  云元一接任云门门主之位以后,修养生息,励精图治,历经七十年的恢复,直到三十年前在其寿终化去之时,秦岭云门已然是大致上恢复了很多——门人弟子又重新恢复到了四千余人之多,入微境的超级高手也重新达到了三十位以上!

  然后,在云玉宇接任云门门主以后,又历经了三十年的时间,秦岭云门的综合实力也都又有了进一步的恢复!

  虽然云清汉与太叔元白,因为年龄的缘故,并未亲身经历过百年之前的那场正邪大战,但是对于这其中的一些情况以及云玉关所处的一个微妙的位置,却也都是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的。

  故而,他们也大概上都能够明白——云玉关为何会有当下的这一番言语和表现。

  “师叔所言极是——正所谓苍天有眼,道长魔消!”云清汉颔首抚须,应声慨叹,笑意凝然地说道。

  “邪魔外道终究还是难以胜过我等正道仁义之辈!”太叔元白也是微微点了点头,铿锵有力地说道。

  云玉关微微点了点头,放声发出了一阵爽朗的长笑之声,然后一捋苍须道:“清汉,元白,你们可还有其他事情吗?”

  云清汉与太叔元白对视一眼,然后由云清汉回答道:“回禀师叔,除此之外,暂无其他事情了。”

  云玉关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

  “师叔,多有打扰,如此我们便先行告退了——”

  云清汉与太叔元白双双起身,一起向着云玉关拱手告辞,齐声说道。

  “如果你们总能有类似于像今天这样的好事情,便是天天被你们这般打扰,那老夫我也是乐意得很哪——”云玉关微微而笑地朗声说道。

  云清汉与太叔元白闻言,却都只是默不作声,依旧保持着告辞行礼的姿势。

  微微顿了一顿,云玉关方才微微正色,但却依旧面带微笑地说道:“也罢,你们去吧——”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向着那道中间上面书写着“武道”二字的水墨山水屏风后面,大步流星地走去。

  “师叔,告辞了——”

  云清汉与太叔元白再次恭敬地齐声说道,然后这才一起转身退出了静室,并且随手重新将房门给带上关好了。

  云玉关大步地来到水墨山水屏风的后面,只见最里面紧靠墙壁的位置,有一张宽宽的床榻摆放在那里。

  床榻的旁边,两头各自摆放着一张矮小的桌几——

  其中一张桌几之上,摆放着一盏精致的灯台;而另外一张桌几之上,则摆放着一把茶壶和两个茶盏。

  云玉关来到床榻之前轻轻坐下,正待直接上去开始打坐行功。忽然,却只见他微微一顿,拿起床榻旁边桌几之上的茶壶和茶盏,倒了一盏茶水,慢慢悠悠地抿了几口。

  然后,便只见他自顾自地低声沉吟不已道:“前日下午,朝风的情况乃是二十岁之前晋阶初境圆满之境,虽然算得上是比一凡眼下的情况还要好上一些,但是毕竟也算是正常的功力提升,所以与其他的一些优秀弟子的出众表现一起录写下来上报也就罢了。

  “不过,今天这一凡的表现,却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单单只是录写下来恐怕也难以十分详实……

  “也罢,今晚我就亲自去走一趟,将一凡的情况向门主据实面禀也好——”

  沉吟而定,云玉关便将茶盏之中剩余的茶水一饮而尽,这才将茶盏放回到了桌几之上,然后便立即上到床榻中间,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开始默默地运转起了“云霄玄功”。

  一层淡淡的玄白色的光华,若隐若现地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映着那淡薄的光芒,云玉关的脸上,在他那苍白的虬髯长须之间,仿佛也蒙上了一层玄妙神奇的超然气息。

  。。。。。。。。。。。。。。。。。。。。。。

  且说云一凡,虽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有可能要提前获得修炼本应是初境圆满修为的内门弟子方才能够修炼的三大先天武技,但却犹自仍旧在他那隐秘清净的所在静静地修炼着“云霄心法”。

  他在云雾崖顶中间的那方大石之上打坐运功,十几个周天的真气运行下来,便已经将之前所消耗的全部内力尽数都给补充了回来,并且隐隐地还又有了一丝丝的精进——不仅是内力似乎更加精纯了一些,就连修为也似乎是又有了些微的增长!

  不惊不奇,不喜不忧,心无旁骛,物我两忘……

  云一凡继续引导着丹田真气,按照“云霄心法”初境后期下层的运行路线,在体内进行着周天运转……

  时间如水,缓缓流逝。

  太阳从东边慢慢地运行到了中天,又由中天慢慢地行至偏西而斜……

  不知不觉间,时已过午,三个时辰有余之久的时间已经是逐渐过去了——

  就在此时此刻,云一凡不多不少刚刚好完成了第九九八十一个周天的真气运行!

  而且,他在最后这第九九八十一个周天的真气运行之时,已经从原本的每周天运行八十二个呼吸再一次缩减到了八十一个半呼吸的时间。

  要知道,在初境后期下层,能够以九九八十一个呼吸便完成“云霄心法”的周天运行,那便已经是内功臻达“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的返照空明之境!

  而如今,云一凡距离内功达到“返照空明”的境界,居然仅仅只是相差区区半个呼吸的时间了!

  丝毫也不夸张的说,他现在已经算是达到了内功意境的极致境界!

  其实,也正是因为感觉到了修炼再次有所提升和突破的契机,云一凡这才会一直到现在还在持续着“云霄心法”的周天运行。

  否则,按照正常的情况下,他到了中午之时,便肯定会暂停修炼,先行回到云门山谷中的自家小院用过午饭,然后再来接着修炼的。

  虽说,这几个月以来,云一凡经常出谷来到这太白山东北山麓高达上百丈的云雾崖顶之上进行修炼,但却极少到了用饭的时间不回去,只有十分少的时候因为修炼得太过投入,才会有偶尔一两次暂时忘记了下崖回谷。

  而这一次,已经内功意境的他,到了中午来临之际,自然是可以感知到——到了该回去用饭的时辰。

  但是,当时的他却突然十分奇特地可以感应到——自己只要坚持修炼下去,过不了太久就必定会迎来真正的提升和突破。

  其实,就连云一凡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为何会产生如此奇特的感觉。但是,他当时的这种感觉,却是清清楚楚,而且十分确定!

  正自“心无旁骛,物我两忘”的专心致志地进行着修炼的云一凡,便不由自主地顺着这般奇特却又确定无比的感觉,将“云霄心法”在自己体内的真气周天运行,自然而然的便继续运转了下去……

  云一凡现在的这种感觉和情况,又与他之前那种“只要有一丁点突破的机会,就一定要紧紧地抓住不放,努力修炼下去”的情形,二者之间其实是完全不同的——

  他之前的那种感觉和情况,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偏执掺杂其中,随之而来的便是勉强为之而不可得的后果;而现在的这种感觉和情况,则是顺其自然的一种方式,随之而来的便会是渐入佳境进而水到渠成的果效。

  就这样,时间又在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

  原本就已经从中天开始偏向西边的太阳,也越来越是向着西边而去,越发地渐行渐远,渐而愈发西斜……

  不知不觉间,在方才就已经运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的情况下,云一凡又开始进入到了第七七四十九个周天的真气运行——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一层淡淡的白色的光华,若隐若现地从他的身体里散发了出来。

  映着那淡薄之极却又真实可见的光芒,云一凡的脸上,在他那清秀的面庞之上,仿佛也蒙上了一层奥妙奇特的飘然气息!

  此时此刻,如果有秦岭云门的高手在这里的话,一定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年纪轻轻的云一凡,居然就在这一刻,却已经是将“云霄心法”这门顶阶主修内功心法,修炼到了“神气相成”的境界。

  内力无形,真气无影,内气无相。

  是以,武道修炼之人,内功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前,虽然能够确确实实地运用真气内力,但因为其无影无形,所以即便劲气迸发,却也根本无相可见。

  唯有将内功修炼臻达“气与神通”的境界,方能开始将无影无形的真气内力进行显化,化无形为有形——并且亦可使原本无影无形的真气内力出离体外而隔空伤人。

  但是,在内功处于“气与神通”的境界之时,武道修炼之人也唯有在运用真气催发内力劲气之时,方可初步地将真气内力化无形为有形。

  而当将内功修炼进一步提升到“神气相成”的境界以后,即便武道修炼之人不去特意运劲催发而出,哪怕仅仅只是自然而然地在体内运转功法,真气内力也会渐渐不由地透发而出,形成真实可见的光华,即便看似轻浅淡薄,却是依然能够自然流转。

  “冲云功”也好,“云霄心法”也好,秦岭云门的这两大后天级别的主修内功心法,无论是在达到“气与神通”境界之后的“化无形为有形”的催发而出,又或者是在达到“神气相成”境界以后的“透发而出”的自然流转,其表现便正好全部都是白色的。

  而其中的这门“云霄心法”,作为可通入微的顶阶内功,并且又是天道武学“云霄玄功”的根柢之法,虽然还达不到“云霄玄功”的那般超然脱凡,但却亦是已然自有一股飘然出尘的奇特感觉!

  但是,还不仅仅只是如此——

  因为,就在云一凡刚刚将“云霄心法”这门内功修炼到了“神气相成”的境界,那一层淡淡的白色的光华方才若隐若现地从他的身体里散发而出的时候,他便忽然之间出现了一股神奇之极的感觉。

  云一凡只觉得脑海之中,立时便是一片空明,霎时间顿感悠然自得,倏忽之间直觉得真气循环不息,源源滋长……

  神而明之,存乎一心——

  如此此般,便正是内功突破而臻达“返照空明”的境界,已然是真真正正的属于“真髓”的武道真义境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