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云尘录 > 第一卷入渊
第二章 初见
作者:雀尾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0-03-01 23:10:04 全文阅读

孙家是百年世家豪门,早在前朝便已经位列公卿世家之中,而在本朝太祖开创大邢王朝的那一段峥嵘年代之中,孙家家主先是和大邢太祖结为异姓兄弟,接着又凭功位列开国六大翊戴功臣,被封魏国公,孙家的兴盛可以说是到了一个顶峰。

虽然在这之后的两百年内,孙家并没有再出什么有名的大人物,只是靠着祖上的功劳担任些不大不小的官职,在朝堂之上的话语权也渐渐小了下来,连爵位也一代代的从王爵世袭成了现在的侯,孙山现在还记得自己年轻的时候,孙府门可罗雀,少有人上门的冷清模样。

但是老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孙家到了最近这几年,就出了一位颇有能耐的世子。

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孙家世子孙社与现在的圣上是自幼相识,深受信任,在圣上即位之后就得到了很多机会,而孙社也很快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年纪轻轻就已经凭功迁任平西府节度使一职,镇守大邢西北,位之高,权之重,直追孙家先祖。

虽然孙社现在在外地任职,但他毕竟是孙家的少主,世子,所以冷清了很多年的孙府这几年也重新门庭若市起来,连带着作为老管家的孙山,这几年也被阿谀奉承的话语在耳朵上磨出了茧子,但是不知怎么的,眼前这个年轻男子的称赞话语,却让孙山心中没有平时被奉承的厌烦,反而有种莫名的欣喜。

孙山也发现了自己的奇怪,心中不由琢磨了一下,毕竟也是活了几十年风雨,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

作为管家,孙山从未疏忽过对侯府内的管理,哪怕是在前些年无人拜访侯府的时候,他也总是尽心尽力地打理着侯府内的一切,不愿意让侯府的威严因为一点打理上的疏忽而有所损失,而且侯府虽然在官场上没落多年,但祖上的封地里每年收益颇丰,而前几代孙府主人为了消解官场的不如意,在经商上也花了不少工夫,几代积攒下来,家财不少,与此同时,孙家在修建庭院上也是下了不少功夫,所以孙府的后院倒也是别有一番景致。

现在孙山见楚先生称赞侯府景色,可是说是夸在了他的心坎上,比起以往一般人奉承时总是夸奖自己本人,这位楚先生的话自然更让孙山舒服。

察觉这一点后,孙山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因为有着过去的经历,他对于现在千方百计地想要讨好孙家的人总是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过去也有几位先生因为太过谄媚而被孙山冷眼以待,他有些担心这位楚先生,是不是故意如此说话,好另立别径,讨好自己。

但孙山微微侧过脸看去,却看到楚先生说话时也是轻松自然,是真的在兴致盎然地转着脑袋打量着一路上的风景,注意力根本不在自己身上,更是没有那种让孙山厌恶的谄媚之态。

“嗯?”注意到孙山的视线,楚先生转过脸,有些好奇,“怎么了?”

“没事,”孙山不动声色,“只是有些好奇,楚先生是为何上门,毕竟,说句不好听的,我家少爷的名声,您刚才也听到那些丫头们的议论了,似乎并不怎么好,楚先生您又是从那里出身的才俊,会主动上门,恕小老儿多言,实在有些不解。”

说到这,孙山不由苦笑起来,自家少爷的古怪的闻名程度,他很清楚,可以说在那些眼红孙家崛起的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可以说是神都城内妇孺皆知,而这,也是他对于这主动上门的楚先生最大的好奇之处。

“嘛,”楚先生抬头看了看天,才慢悠悠地回答道,“也许,因为前世的缘分?”

说完,他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哈哈笑了起来,“哈哈,说笑的,老先生不要介意,我不妨实话实说,您也知道那里的古怪,我此行,也算是一次任务吧,只是碍于规定,我想要的利益就不方便多说了,只是想老先生您放心,我对孙府,可没有多少恶意。”

说着,楚姓青年转身对着孙山深深一作揖,孙山赶忙侧身让过,扶起对方,说道,“楚先生这是作甚,折煞小老儿了……”

一番拉扯,两人又重新上路。

作为经历过孙府兴衰的老人,孙山看得出来,身边的年轻人眼里并没有以往那些冲着孙家东山再起而过来蹭东风的家伙的炙热,虽然一直在嘻嘻笑笑,但眼底却一直波澜不惊,有种超然物外的淡然,似乎对于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联想到对方的出身,再加上他刚才开诚布公地说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孙山心中也有些理解。

只是,不知怎么的,孙山总有种隐隐的感觉,这位新来的先生,在眼底的淡然之中,似乎还有着些许寂寥?沧桑?或者说哀伤?孙山不知道怎么描述,但总感觉那不是属于年轻人的。只是又想到对方的出身,孙山没有继续深究,只是在内心中,不由愈加好奇起这位楚先生的去留来了。

又穿过几道回廊,两人终于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间小小的院子,不大,院墙是很普通的土墙,和之前一路上精雕细琢的画廊亭阁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但是在墙内探出的一丛碧竹的掩映之下,小院倒是显得颇为清幽,别有一般滋味。

孙山先是上前轻轻推开木柴编就的院门,看了一眼里面,有些放心似的吐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楚先生,示意对方跟上。

楚先生有些好奇的跟上去,走进小院,首先映入他眼中的,是满园的花草。

现在已经是夏末秋初,大部分春夏盛开的花早已经过了花期,小院中余下的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绿色草丛,但是仔细看时却可以发现,在一片绿色之中,混杂着点点蓝紫,那是些不知名的野花,在春日万花开尽之后才悠然自得地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彩,在楚大荒看来,倒是颇有一番意境。

而在小院的一角处,一丛菊花绿意盎然,更是让人毫不怀疑再过些时日,秋菊怒放的景色会再次让这间小院满是花香。

而在菊花旁边的地上,正蹲着个小小的身影,那是个六七岁的男孩,虽然背对着,看不到长相,但他一手提着个小小的木桶,一手拿着个小小的铁铲,对于进入小院的动静毫不在意,继续全神贯注地照料着花草。

“楚先生……”孙山正想解释,却见楚大荒又竖起食指,轻轻摇头,也就不再言语,看着对方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小院,一边注视着不远处的男孩,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阵子,似乎是给花草处理完了事情,男孩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先是把木桶和铲子放到了小院里的一间小小的屋子的一角,这才施施然地走到了孙山两人面前,用一种轻淡,不掺杂一点感情的声音说道,“这么看来,你就是新来的先生了?”

楚大荒看着眼前这位小少爷,只见对方剑眉凤眼,模样颇为清秀,而且最为特别的是他没有像一般人一样将头发梳成发髻,而是草草地用了一根布带扎了起来,就好像一条马尾一般,不过配合上他身上那股不似一般孩童的清冷气质,倒是多了几分潇洒之意。

看了看这位自己想要教导的学生,楚大荒笑了笑,朗声说道,“在下楚大荒,见过承平侯府小少爷。”

“楚,大荒?”小少爷嘴里念叨着楚大荒的名字,再抬眼仔细看了几下对方的相貌,两道好看的剑眉微微皱了几下,脸上露出些许不解的表情。

一边的孙山倒是很能理解自家小少爷的想法。

楚大荒,虽然名字极其古朴大气,但这位新先生的相貌却与名字完全不符,虽说是男子,五官容貌却比女子还要俏上几分。

鹅蛋脸,柳叶眉,翘鼻薄唇,更生了双桃花眼,眼神迷离似醉非醉,让人看了心神荡漾。这几样,单拿出来都是极美,而凑到一起时,更是没有一点突兀,完美的凑在了一起,将各自的美丽都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而最要命的是他不是女子,而是男子,这种容貌上的美丽放在女子身上就已经足够惊艳,而放到了男子身上,更是有了种美艳似妖的感觉。

而且他的美丽不单单只是相貌,还因为气质。

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孙山总是隐隐感受到这位新先生他身上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超然气质,身在你眼前,却又仿佛超脱万物之外,配上那副美丽的容颜,整个人就好像落入凡尘的谪仙人一般,潇洒,美丽。

而正是这份美丽,才会在孙府后院那群小丫头里面引起一阵喧闹,而现在,就连一直对生人冷言冷语的孙府小少爷都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很快,小少爷就回过了神,他再看了楚大荒一眼,语气依旧清冷,“那么,你就是我的先生吗?”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