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形无意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474  |  更新时间:2019-12-27 00:24:20 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形无意

张三一笑了,嘴角微扬。

他想笑,因为,他终于用出了这一剑。

无形无意,他只是做到了无形。

只是,这一剑一瞬间就像是抽光了他所有的力气,还有炁,丹田中,一下子就干涸了,小金人正在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炁,好在,他是空属性,不管什么属性的,他都可以吸收。

嬴赢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三一,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极大地危险,还好,他让兵俑挡在了前面。

当然,就算他没有反应过来,张三一的那一剑也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

擂台上,嬴赢不敢动弹,而张三一也只是在苦苦支撑着,刚才那一剑,虽然够装逼,后果也太严重了,这会哪怕嬴赢过来,一脚就能把他踹下擂台去了。

“我输了——”

朝着嬴赢灿烂的咧嘴笑了笑,张三一握紧剑鞘,转身走了下去。

“小子,没事吧?”

林觉表情严肃,旁边是付纯还有西武副校长范天明。

“没事,就是脱力了”

张三一苦笑。

槐生搀扶着张三一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嬴赢还呆呆的愣在擂台上,不知所措。

他赢了么?

他并不觉得。

从开始,张三一就没想过和他分出胜负吧?

难道是我胜负欲太强了?

还是张兄如此的看不起我?

使劲的晃晃脑袋,嬴赢有些茫然的走下了擂台。

他相信,张三一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他不爽啊!

……

由于张三一暂时不能接受挑战,所以,选择挑战张三一的学生,只好被安排在了第二天。

只是嬴赢憋着一口气出不了,下午挑战嬴赢的学生,哪个不是被兵俑蹂躏,六段的嬴赢,四具兵俑,着实强的有些变态了。

有好些本来准备挑战嬴赢的都放弃了机会,准备好养精蓄锐第二天捡软柿子捏了。

毕竟大家都是明眼人,张三一输了,输的莫名其妙。

就算有那一剑,可是,他也不能用在学生身上吧?

所以,大家都有恃无恐。

……

晚上,虽然一下午应付了十多个挑战者,对于嬴赢来说,一群最五段的,能奈他何?

张三一躺在床上,睡眼惺忪。

“张兄,为什么认输?”

这已经是晚上嬴赢第五次问这个问题了。

张三一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真的啊,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脱力了,要不然我能躺着么?”

嬴赢还是不相信。

他当然不相信张三一会输给自己了!

“那……等你好了,答应我好好打一场?”

“好,再说吧”

张三一只想赶紧打发了嬴赢,好好睡一觉。

他是真累了。

神识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越好的东西就越贵,神识展开对身体的消耗也着实大。

再加上那一下爆发,张三一直接就透支了。

整个一下午,躺了一下午都没有恢复过来。

嬴赢终于是走了,张三一松了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水蓝色的身影。

不用说,他知道是水清。

对于水清不愿意正对着他这件事,张三一也很无奈。

“继续练吧”

水清的声音冷冷的。

“额……不要了吧?”

张三一一下子就苦了脸。

“啪——”

他就看到一条冰蓝色的蛇朝着自己抽来。

原来,水清的鞭子都是抽在他的神识上的,这就是他找不到伤痕的原因。

刺痛,撕心裂肺的痛,还有彻骨的寒意,让张三一一下子就清醒了,毫无半点倦意。

水清的这一鞭子,张三一只想说,够狠。

盘腿坐在床上,剑鞘平放在膝盖上。

张三一闭着眼,用神识包裹住了玄冰剑鞘。

想要抬起剑鞘,可是,剑鞘像是重于千斤,玄冰剑鞘上还散发着丝丝寒意,接触的时间长了,就好像要把他的神识都冻僵了,他不得不早早收回神识,可,下一秒,就是比那玄冰剑鞘的寒意还要恐怖的一鞭子。

“咯咯咯——”

张三一牙花打颤,他不敢把神识从玄冰剑鞘上抽回来。

水清的鞭子,不仅仅是寒意,还特么痛的要死。

聪明人的选择,都肯定是包裹剑鞘了,张三一自认不傻。

忍受着寒意的煎熬,神识不断地消耗,张三一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已经开始逐渐包裹不住那玄冰剑鞘了,开始不受他的控制的回撤了。

同时,一阵比水清鞭子还要剧烈几分的痛,充斥了他的整个大脑。

“额……啊……”

张三一终于忍受不住了,喊了出来,喊得撕心裂肺,如野兽般。

“啪——”

一鞭子,直接抽了过来。

“闭嘴”

“草”

张三一直接破口大骂了出来。

他都这么痛苦了,水清还火上浇油,抽他鞭子。

“啪——”

又是一鞭子。

张三一不敢喊,不敢骂了。

他太难了。

可是,痛啊,怎么办?

早已经被剪得紧贴指头的指甲还是刺入了手掌心,丝丝鲜艳的血渗了出来,滴落在了白床单上,绽放朵朵花儿。

“额——”

不能喊,张三一只好闷哼。

真的忍不住啊!

没有像张三一想象中的那样,他会适应玄冰剑鞘的那股寒意,反而,一度开始昏厥。

可,水清的鞭子,抽的越来越频繁了。

越抽,他越喊,他一喊,鞭子又抽。

整个房间杀猪一般的嘶吼连绵不绝。

天色微亮,张三一终于是晕了过去,水清的鞭子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两粒丹药飞进了张三一口中,通过嗓子眼,融化在了胸膛。

一颗养元丹,一颗清心丹。

丹药入腹,张三一好受了许多,虽然清心丹更多的用来静心辅助冥想,但对现在的张三一来说,总归比没有好。

他的神识,已经萎缩的快要消失了。

要不然,水清能让他休息?

只是,张三一彻夜被虐待,大早上开始睡觉,哭了他却也苦了林觉。

一大早上,二三十个挑战张三一的学生早已经候在了比赛场,却迟迟不见张三一的身影,这让林觉如何不急。

隐隐约约,已经有张三一畏战,故意闭而不出的议论了,说什么闭关修炼?

开玩笑,他们觉醒者需要闭关?

觉醒者千年不变的原则,使用觉醒力量越勤快,练得越多,才能越熟练,这才是觉醒者的修炼方式。

“老林,这……”

范长明笑眯眯的,有些幸灾乐祸。

“再等等吧!”

……

直到中午,张三一才被忍无可忍的林大校长破门而入,从床上提溜了起来。

当看到张三一躺在床上,呼哧呼哧,睡得那叫一个安逸的时候,林觉那叫一个气啊,恨不得直接给张三一两巴掌。

让那么多人等一早上,你却在这里睡觉?

迷茫的瞅瞅周围,在看看凶神恶煞的林觉,还有身后抿着嘴的嬴赢,张三一那个烦躁。

他想睡觉啊!

睡了一早上,张三一还是感觉头昏脑涨,这是神识受损的后遗症,倒是身体,却感觉挺舒服的。

“马上马上——”

张三一赔笑,把兴师动众的林大校长送了出去,洗了把冷水脸,清醒少许。

朝着比赛场走了去。

“来了来了……”

人群中一阵骚乱。

“切,我以为他怂了呢?”

“听说,西武来了个六段的”

“真的假的啊?”

“我们兰武最厉害的林楚,才五段巅峰啊”

……

各种议论,好些学生,都不那么看好张三一。

右手握着剑鞘,抱着膀子,张三一站在擂台上,打着哈欠,他还是困。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他答应林觉了啊?

他这人,最大的优点也可以说是缺点,就是他信守承诺了,答应别人的事情,怎么的都得弄好。

比赛很快就开始了。

前面的全是一些三四段的学生,张三一也懒得好好打,只想赶快完事,回去睡觉。

基本上都是三把炁剑飞出,很快就结束了战斗。

……

“林楚,金系五段巅峰”

上来的是一袭黑衣,脸庞瘦削的年轻人,张三一觉得有些眼熟。

“老林,你这孙子不错啊”

“还是差点啊”

……

“开始吧”

张三一淡淡说道。

“你不报一下么?”

“不用了”

……

“切,这么狂妄?”

“就是,狂什么?”

“林楚,打他……”

……

这些呼喊,张三一只是微微一笑。

然后,他把剑鞘递到了左手,缓缓抽出了身后的羲和。

和嬴赢比,他用剑鞘是因为他们是朋友。

他说过,不用剑鞘砍人的。

主席台上,在张三一抽出赤剑的瞬间,范长明开始不淡定了。

“S?”

他的声音颤抖的厉害。

“我滴个乖乖嘞”

……

擂台上,林楚动了。

一身金灿灿的铠甲覆盖了林楚全身,手中,多了一根三米长短的金色棍子。

一个箭步,林楚朝着张三一冲来,然后,跃起,挥棒,金色的棍子沉沉的朝着张三一头顶砸来。

林楚的棍子来时汹汹,张三一却岿然不同。

只是出剑,就像往常练刺一样,剑尖刺出。

“轰——”

剑尖与林楚的金棒接触,空气都好像炸裂了,张三一的剑尖微微低了几分,林楚的金棒也难进分寸。

铠甲下面,林楚冷峻的脸上,终于展现出了一丝惊愕。

他的用力一击,竟然被这么轻松的挡住了。

然后,他看到,张三一的剑动了。

好机会,他顺势棍端朝着张三一胸口戳去,“铛——”,棍子被赤色的剑身挡住,剑身弯了一个弧度,然后剑身弹出,一股巨力,让林楚飞了出去。

张三一乘胜追击,趁着林楚还没有稳住身形,一剑砍去,换乱之中,林楚只好金棍抵在身前。赤色的剑砍在金色的棍子上,金色的棍子竟然被砍出了一个深深的缺口。

一脚,张三一踹在了林楚的胸口,炁在林觉胸口处爆开,金色的铠甲上面,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脚印,脚印所在的地方,金色暗淡无光。

林觉已经到了擂台边缘。

张三一挥剑,林楚金色的棍子抵挡,金色长棍上面,早已经到处是缺口了,岌岌可危,好像快要断了。

终于,在张三一又一剑劈下,林楚手中的金色长棍一断为二。

林觉的气息,一下子弱了许多。

主席台上,林觉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紧皱眉头。

金色长棍,是孙子锻造的武器,和自身息息相关,现在竟然被张三一砍断了。

孙子没有认输,林觉也只能干着急,他不能喊停,他和孙子关系本来就不那么融洽。

“认输吧!”

“不”

然后,林楚就被张三一一脚踹了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