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顿悟,可惜不是张三一的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300  |  更新时间:2019-12-28 00:21:57 全文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顿悟,可惜不是张三一的

那个传说中的西武六段并没有出现,在林楚被踹下台后,就再也没人上去挑战了,五段巅峰的林楚已经够厉害了,还是被轻易打败了,锻造的棍子都被砍断了。

林觉有点忧伤,又有些高兴,忧伤的是,他的孙子被张三一这一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高兴的是,挑战赛一场都没有输,自然而然也就没有损失什么,反而一下子,兰武的名声在外了,张三一用的名头可是兰武优秀毕业生。

……

“希望这些小崽子们能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吧”

林觉语重心长的感叹了一句。

旁边付纯颔首附和。

现在的学生,大多都太浮躁了,很多都没有见识过当初和异兽战争的惨烈,又有几个是去过前线的。

这一百多年来的安稳,不单单是年轻人,甚至是很多的老人,都已经适应了这份安逸,可是,异兽就在那里虎视眈眈。

一百多年了,就算当年被打怕,打到不敢反抗的异兽,也差不多恢复元气了。

可是,人类呢?

那一批为了人类抛头颅洒热血,一个个牺牲死去的觉醒者之后,几乎没出现过什么惊艳绝才,帝级,也只是屈指可数的几位。

更别说皇级了。

这时候,异兽要是进犯,该怎么办啊?

可是,人才的培养,也急不得啊?

总不能把所有的学生全派去前线吧?

三段以下的,根本就是送菜罢了。

三段以上,几乎都是各大武校的毕业标准了,能顺利毕业,还愿意去前线过提心吊胆的日子,随时可能死了的,那就更没有多少人了。

未来?会是什么样的?

没人知道,也没人可以预料的到。

他们,只能尽自己的努力,培养优秀的学生,在需要的时候,披甲上阵,也不枉此生罢了?

他们的血,没凉。

第二天,付纯就要走了,他得带着这一批学生去毕业试炼了,其实,来兰武,也不过是顺路。

他准备带着这群小娃娃们去藏区防线看看。

练练他们的胆子。

看看从那雪原,从那大雪山上下来的异兽。

或许危险,但,这也是一件好事。

简单的喝了点酒,第二天,付纯就带着学生走了,一路向西。

嬴赢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跟着一起去,他想跟着张三一。

所以,他们一路向东。

还是四个人,一条狗。

走之前,张三一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书,还有一枚徽章,兰武的,真的只有优秀毕业生才会得到的那种。

兰武的优秀毕业生,还活着的,只有年轻一点的了。

何为优秀?大部分都殒身雪原罢了!

他觉得,那块徽章,有些沉重。他优秀么?

他觉得不!

他当初想要那毕业证书,说白了只是为了方便,多一层兰武的身份,总归是不差的。

可是,他没想到,林觉会给他一枚优秀毕业生的徽章。

他不太明白林觉是为了什么,他只是觉得有些沉重。

他会累的。

嬴赢倒是还是和往常一样。

白色衬衫,清秀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

嬴溪小萝莉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棒棒糖,也不怕蛀牙?

小和尚,还是跟在张三一身后,一脸淡然,自始至终,还是没说过半句话。

至于三哥那条杂色瘸腿狗,张三一都快忘了它的存在了,因为,它真的太懒了,待在背包里睡觉,几乎不出来。

就是有时饿了,“汪汪——”几声。

其实,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只是,张三一觉得自己不应该和往常一样了。

……

“张兄,接下来准备去哪?”

抬头看天,想了许久,张三一才回答嬴赢,“京城”。

是的,他想去京城了,他想看看世面了,了解更多的东西了。

有些责任,开始往他的肩头上担了,他不可能还是那副混吃等死的样子,不然,很多人都会失望的。

只有京城才能接触最新的消息,才会有最强的人,才会有最厉害的地方。

京城,得去了。

当然,那里还有陆望舒。

她,还好么?

想到陆望舒,张三一心头一暖,有有些不知所措,或者说是惶恐。

她当时,是生气了吧?

“张兄,不去长安看看了么?”

“长安?”

张三一想起了那个叫西安的地方,然后,他又想起了嬴赢姓嬴,难道,和那个千古一帝的始皇帝有关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联系!

好像,确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嬴赢是土系,却能召唤兵俑……

“去你家?”

“额……张兄怎么知道?”

嬴赢记得自己没告诉过张三一。

“因为你姓嬴”

“哦”

嬴赢已经在想了,家族难道这么高调了?

可是,张三一不是说不知道么?

怎么这会又知道,我家就在长安了?

还有,到底去不去啊?

“算了,下次再去吧”

“哦”

嬴赢有些许失望,又有些释然,那个家里,太压抑了。

“那,张兄准备怎么过去?”

“走吧!”

“啊?”

嬴赢一下子苦着了脸。

这里可是兰市啊,到京城,没有说十万八千里,也好远好远的!

步行过去,疯了?

“要不,我叫辆车?不要钱的”

嬴赢还想挣扎。

张三一只是淡淡的朝他笑笑,摇摇头。

“不是,你要为槐生和小溪儿考虑下啊,他们可还是个孩子”

“槐生会同意的”

“小溪儿,你想不想走到京城啊?”

“好诶”

不明所以的嬴溪,一脸兴奋,在她看来,张三一做的事,都很好玩。

嬴赢大败而归,垂头丧气。

他们并没有出城,在出城的一瞬间,张三一想到了一件事。

不得准备点衣物和吃的么?

他可以不需要,喝茶就够了,当然,嬴赢也行。

可,不能委屈了两个小的。

所以,四个人高高兴兴的去才办了一番。

“张兄,这么多怎么拿啊?”

“喏……”

张三一指指嬴溪。

一大包棒棒糖,早已经凭空消失了,还在不断地往手链中塞各种各样爱吃的零食。

小和尚槐生也不甘示弱,把背包直接腾了出来,往里面塞着。

嬴赢半天缓不过劲来。

那可是价值一个亿往上的空间装备啊!

用来装零食?

要不是自己亲妹,非要抽死她丫的!

“衣物,就靠你了”

笑着,张三一把一大堆衣服塞给了嬴赢。

嬴赢的空间装备,是一只铃铛,和从宝库里面拿出来的那只串到了一起。

嬴赢很无奈,真的很无奈。

收拾完,天色就已经黑了。

为了省钱,张三一只开了两个标间。

他和槐生一间,嬴赢兄妹一间。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拒绝了林老校长的挽留。

还得自己花钱。

……

夜里,张三一开始修炼神识。

这是雷打不动,不容懈怠的。

只不过,水清没有之前那么严苛了,在天色亮起来之前一个小时,准时让他睡觉。

天亮之后,四人上路。

一晚上炼神,张三一打着呵欠。

他还得练剑。

依旧是前刺,这是水清要求的。

从遗迹出来,他已经懈怠了很多,现在必须抓起来。

剑鞘向前刺出,刺的很稳,哪怕张三一边走边刺,剑鞘也没有丝毫的晃动。

出剑,收回,再出剑……

动作很枯燥,也很无聊,当然,也是很累的。

只是,慢慢的,张三一开始有了一种说不白,道不明的感觉。

就像是还有一层薄膜一样,有什么东西在一块黑色的薄膜下面,他看不到,却能感觉得到。

他想捅破那层薄膜,却抓不住,也捅不着。

他只能继续练。

……

出了兰市,已经五天了,张三一还是没有捅破那层桎梏。

倒是嬴赢,有所明悟。

还是当初他看张三一练剑的时候的那丝灵光,终于又回来了。

盘腿坐在树下,嬴赢紧皱眉头。

四具兵俑围在他的身周,向四堵密不透风的墙。

忽然,嬴赢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是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轰——”

四具兵俑同时单膝下跪,低着头。

然后,兵俑竟然逐渐融化了一样,褐色的泥土慢慢爬上了嬴赢的身体,包裹了嬴赢,越来越大。

“嘶——”

张三一吸了一口冷气。

此刻的嬴赢,张三一只能仰望,真的太高了,虽然和那四具兵俑一样,也不过是五六米,可是,铠甲的颜色已经深了很多,泛着金属光泽。

“轰”

一拳,一个小山包,直接凹陷了下去,尘土飞扬。

然后,嬴赢身上,那铠甲,慢慢脱落,露出了嬴赢,正在咧嘴笑着。

“张兄,我成了”

“哈哈哈——”

他是真的高兴。

他对兵俑的掌控力,又深了许多。

当然,张三一也为他高兴。

天色已晚,张三一就准备在原地过夜了。

突然,他有个突发奇想。

让嬴赢弄个房子……

他不是土系么?

“张兄,我……真的,做不到啊!”

“你这样怎么能行,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你可不能只会塑造召唤兵俑啊……”

叨叨叨,张三一犹如嬴溪附体,嬴赢最终缴械投降。

然后,对着一个山包发力去了。

他发现,他完全控制不了那山包上的土。

“不行啊”

“再给我一块钱”

“算了,给你”

张三一把那一块钱塞进了嬴赢手里,又抽了回去。

把一本土黄色树书皮的书塞了过去。

“御土术……”

“张兄厉害啊”

嬴赢喜笑颜开。

然后,时间耽搁不得,让嬴赢召唤出了一具兵俑警戒,他盘腿坐下,开始炼神,再不开始,怕是水清的鞭子就来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先是把神识尽可能的散开,经过那天晚上的残酷虐待,他的神识已经能扩大到了五米范围了。

可以说是,五米内的分吹草动,他都能了如指掌。

忽然,他听到了“簌簌——”树叶下落的声音。

一个鬼鬼祟祟,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神识里面。

没有睁开眼睛,张三一嘴角微扬,也不知道这孩子想要干什么?

不如,玩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