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一打印店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灵醒
作者:根三平方  |  字数:3072  |  更新时间:2019-12-04 00:04:59 全文阅读

第一百零七章 灵醒

“吼——”

一声巨吼,震耳欲聋,震的残存的女兵摇摇欲坠。

“轰隆——轰隆——”

一座小山从黑暗中慢慢走了出来,猩红的眸子像两个灯笼一样,摇曳在黑夜之中。

“吼——”

又是一声怒吼,两姐妹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看不清这头巨兽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两姐妹知道,应该就是奶奶说的那头妖王了。

紧了紧手中的细剑,水凝一脸决绝。

“列阵——”

残存的女兵迅速成阵,没有退缩,没有畏惧。

“放——”

漫天箭雨,朝着巨兽飞去。

只听到“叮叮当当——”,巨兽依旧慢慢朝着众人走来,箭雨根本没能让它减缓半分。

“轰隆——轰隆——”

巨兽的每一步,都似乎踩踏在水凝的心上一样,绝望,弥漫。

“寒冰囚笼——列”

女兵迅速变阵,以水凝和水凌为中心,一股泛着淡淡蓝光的水流出现在众人中间,连接了众人。

一道冰牢拔地而起,把巨兽围在了中间。

“砰——”

巨兽像柱子一样的尾巴重重一扫,砸在了冰牢上,冰牢晃了一晃,并没有破碎。

阵中,水凝吐了一大口热血,气息萎靡了几分。

“凌儿——快——”

苦苦支撑的水凝朝着旁边满头大汗的水凌艰难喊道。

“二姐,再坚持三十秒”

“砰——”

又是重重的一尾巴,冰牢上面出现了丝丝裂缝,水凝早已经满脸污血了。

“吼——”

似乎是两击没有冲破冰牢,巨兽怒了。

“好了没——”

七窍流血的水凝看上去可怕的厉害。

“噗——”

又是一大口血,女兵已经又一小半倒地不起了,虽然还没有死,但是早已经透支的厉害,奄奄一息。

冰牢黯淡了许多,裂纹也越来越多。

冰牢里面,巨兽依旧疯狂的撞击着,每一次撞击,就有是个女兵吐血倒地不起。

终于,“砰——”,冰牢还是破了,浑身是血的水凝软软倒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水凌,闭上了眼睛。

“止水——封”

朱唇轻启,有水从天上来。

巨兽周围,波浪滔天,一个巨大的漩涡笼罩了巨兽。

“吼——”

巨兽不甘的嘶吼着,尾巴四处狂拍,可是下一秒,拍下去的地方,又会有水补上。不管它怎样横冲直撞,都无法走出漩涡半分。

漩涡转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也缓慢的朝里面收缩着。

“啊——”

水凌的肌肤开始一寸一寸的崩裂,脱落。

她不能停止,停止了之前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她必须的成功,哪怕用命。

……

望舒宫里。

空荡荡的,只有中间有一座高台,台上有一物,散发着淡淡的水蓝色的光,光虽然微弱,可是却照的整个宫内宛如白昼。

“不要——不要——”

水清疯狂的挣扎着,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缓缓朝着高台走去,踏上第一级台阶,一滴晶莹的蓝色水滴慢慢飘来,化入眉心。

“啊——”

像是承受了万千的痛苦,水凝绝望的嘶吼着,响彻了整个空荡荡的宫殿。

又是一步,上了台阶,又是一滴飞入眉心,痛苦越来越重,水清泪流满面。

高台很高,而每一级阶梯却很矮,密密麻麻的台阶,看不到尽头似的。

忽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柱子后面窜出,直直的冲向了台阶。

高台上,那团蓝光微微颤抖,一道水波纹朝着那人飞来,接触的瞬间,那人吐血倒飞,重重的撞在了大门上,晕倒在张三一的旁边,不省人事。

已经上到第五级台阶的水清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僵硬的转过头,水蓝色的眸子漠然的看了看那道已经倒地不起的身影,似乎是无意打理,又转过了头,抬脚,上台阶。

门口,张三一悠悠醒来,没有看周围,而是把目光直接投向了台上那物,如有所思,又把目光移向了那道俏丽的背影,每上一级台阶都摇摇欲坠。

“对不起——”

张三一忽然眼角含泪,眼神变得温柔,含情脉脉。

昏过去的时间,张三一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记不清的梦。

他叫张人一,有一剑,名曰“望舒”,望舒既是那把剑的名字,也是剑里那女子的名字,他们携手斩妖除魔,说过不离不弃,可是,誓言总只是誓言,张人一丢了剑鞘,丢了望舒,也丢了那剑灵,生死道消。

他叫张地一,偶得一把剑,锈迹斑斑,他却莫名的喜欢,爱不释手,或许是这把剑,或许是什么原因,他上了灵剑山,成为了最后一名弟子,都说修仙就要断相思,断尘缘,他却断不了。孤身一身,下山求援,他遇到了那个惊为天人的姑娘,或许,这才是他的尘缘,姑娘叫望舒,后来,他的剑也叫望舒。

天下正道日渐式微,魔道巨擘血洗名门正派,灵剑山危在旦夕,尽管有万千不舍,他还是离开了那个叫望舒的女子,带着那把叫望舒的剑,守在了灵剑山山门口,为天下正道守住最后一丝希望。

至于后来的故事,很俗套,望舒以身祭剑,他才知道,为什么姑娘叫望舒,她为什么要让那把剑叫望舒。

同样凄惨的结局,张地一兵解于天地之间,望舒灵剑分离,不知所踪。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他叫张天一,是个落魄皇子,和那本故事书中的一模一样,他有一把剑,叫望舒,只是,没有了那个叫望舒的姑娘,只有那个叫叶小枫的白衣女子,或许,她才叫望舒?

“对不起——对不起——”

张三一低声呢喃着。

现在,他叫张三一,他有一个叫望舒的姑娘。

水清已经走过了二十九级台阶,忽然,她浑身颤抖了起来,猛地转身,看到了泪流满面的张三一。

淡漠的眸子中,终于有了一丝悸动。

凄凄一笑,没有言语,水清转过头,继续登台,更加决绝。

忽然,张三一疯了似的朝着台阶冲去,他刚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一股大力把他击飞了出去,艰难的爬了起来,张三一走近台阶,继续登上阶梯,依旧是被弹出去。

不知道被弹出去了多少次,张三一早已经浑身是血了,他还是没能登上第一级台阶。

狼狈的趴在台阶下,张三一通红的眸子望向水清,水清已经登上了四十级台阶。

张三一还在试图往上面爬去,终于,他爬上了第一级台阶,然后滚了下来,又艰难的爬了上去。

丹田内,早已经乱糟糟的一片了,金色小剑“嗡嗡——”的发出丝丝剑鸣,而小金人则一脸严肃,两行金色的眼泪挂在脸颊上,格外的明显。

“望舒……望舒……”

张三一已经明了了,水清就是那个叫望舒的剑灵,其实,整个天水国里面的女子都是望舒,每个女子都是她,或者说,天水国只是她做的一个梦,现在,因为张三一的到来,那个剑灵醒了,醒了这个世界就得消失。

而外面那个叫陆望舒的女子呢?

张三一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陆望舒肯定会受到影响的,他必须得阻止水清登上高台上。

可是,他登不上台阶,台阶对他有极大的排斥力。

还有最后五级台阶,水清忽然止住了步子,扭过头看了看狼狈的趴在第三级台阶上的张三一,有抬头看向大门。

“水凝……水凌……”

水清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

门外早已经成了一片汪洋。

已经不成人样的水凝戚然的看了看那个巨大的漩涡,身体瞬间崩碎,成了一滴水,急急的窜进了门里。

水滴来到水清面前,却没有像刚才那样,直接没入眉心,而是化成一个身影,擦了擦水清眼底的泪水,消失不见。

四十九级台阶,水清已经踏上了四十六级。

张三一爬上了第十级台阶,一次次滚下来,一次次爬上去。

巨大的漩涡停止了旋转,水凌死了,自然也就停止了,她最终还是失败了。

没有了压力,巨兽还是走了出来,一尾巴,只剩一人的水凝被抽到了朱红色的大门上。

身体崩碎,水滴飞入大门。

“好好活着”

水凝也消失了。

水清踏上了第四十七级台阶。

忽然,就那样,水清没有再向上走,嚎啕大哭了起来,哭的极为凄惨。

“轰——”

巨兽的尾巴狠狠的抽在朱红色的大门上,大门只是震了震,没有打开。

“轰——”

又是一尾巴砸了上去,大门开了一个细小的缝隙。

“哼——孽畜——”

“不知死活”

一道水蓝色的剑光,掠过张三一身边,“轰——”朱红色的大门瞬间破碎,巨兽轰然倒地,尸体四分五裂。

“还差两个啊……”

水清忽然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望着台上,没有再迈出步子。

张三一终于爬上了第三十级台阶,“砰——”,又是一道巨力,他又滚了下来。

京城

陆望舒从噩梦中惊醒,手腕上,那串金色的铃铛响个不停。

香山,望帝亭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举目西眺,漫山红叶,飒飒作响。

“你到底是谁呢?”

忽然,水清转身,居高临下,看着又一次滚下去的张三一,喃喃着。

“这一次,你又是为了谁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