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第一章 我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2659  |  更新时间:2019-09-02 16:41:44 全文阅读

2014年7月7日重庆

  夏日的夜晚,冰啤酒和烧烤真的很配。若能贪得几缕江风拂面,便真算得上幸事。南滨路上,一桌宵夜正进行着。我有幸位列期间,或者说我才是这顿夜宵的主角,原因很简单——我失恋了。这顿烧烤就是兄弟们为我准备的“安慰宴”。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几圈下来,老周摇晃着手中的杯子,摆出一副说教的姿态,“大家都是成年人,又不是十六七岁的小屁娃儿,就不要装撒子深沉了。”

 “对对对,老周说得对。”接话的是我的死党司龙,“不就是一个女朋友嘛,不至于天翻地覆、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天……”不知是词穷还是见我不搭话,他的声音逐渐弱了。

 “龙总不是我说你,你没得文化就不要装嘛!人家廖总是新闻专业毕业,你在他面前天啊地的,你这个就叫班门弄斧自取其辱。廖总你说是不是?”老周在那里滔滔不绝。说着说着都快站上凳子,开始他的演说专场了。真的是佩服那张为销售而生的嘴。

  毕竟是给我安排的“安慰宴”,要是再这么沉默下去,的确也不甚礼貌。我端起酒杯,把试图放飞自己的老周拉回座位。“我的周总啊,能不能先压抑下你躁动的灵魂。”说话间,我藏起刚才的阴沉,嬉皮笑脸地冲着老周说,“在座的都是兄弟伙,你这样揭人家龙总的短,分明是有意疏远我们之间的弟兄感情。你这种行为应当罚酒三杯!”老周在众人的起哄下连干三杯,冲着我会心一笑。

  我冲老龙挥挥手,老龙心领神会,郑重其事地整理了下衣着,煞有介事地收起笑容,宛如企业大老板般正襟危坐。我笑嘻嘻地挪到老龙身边,摸着老龙的大肚子,向大家介绍道:“你们大家还说是龙总的兄弟,你们对龙总根本不了解。老周说龙总没文化,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作为龙总的兄弟必须给龙总扎起!大家都晓得我们的龙总石桥铺有摊位,地铁一号线有座位,南山(殡仪馆)上还有铺位。人家作为石桥铺铺草还在乎你那点文化么?退一万步讲,龙总即便再没文化,我们这些作兄弟也不应闷起不说。凡事看破不说破,不然以后龙总咋个在石桥铺地区走动哟!”

 “哈哈哈哈哈哈…….”刚才还沉闷的环境开始回暖。借着大家的笑声,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酒水冲破喉头,倾巢而下。我本是一个感性的人,明白“举杯消愁愁更愁”的苦恼,此时根本管不住自己的手,放肆地端起一杯杯酒;此时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任凭一杯杯酒汇入胃中,大脑配合着提取过往的点滴,眼泪到了关口,似乎随时都要决堤。

  与我相对而坐的老罗似乎发现了我的异样,连忙起身说:“老廖,不要想那些不愉快了。想想开心的,今年你的德国打得不错哟。”

 “逗是哈!你的德国今年好猛的,今晚肯定放翻巴西。”

 “对对对!今年冠军是德国。”

 “撒子巴西、阿根廷、荷兰都是莴苣菜。”大家随声附和。

  我连忙收拾了表情,强作笑颜,举起酒杯与众人频频碰杯:“借大家吉言,我先代表德国队感谢大家地支持。不是我冒皮皮,今年冠军肯定是我们德国队!要是德国不拿冠军,我观音桥裸奔。”一句话点燃了在座的所有人,有好事者赶紧喊,“大家都给他记到,要是今年拿不到冠军,我们看廖总又咋个在重庆地区走动!”

 “安慰宴”终于在老板的催促下结束了。用老周的话讲,这是一次达成既定目的的聚会。挽救了灵魂,洗涤了心灵,填饱了肚子等等……我并不想倾听老周酒后的演说,目送着他被身边人架着去洗手间。撇开大伙儿,我独自往江边走去。此时已没有华灯闪耀,路灯昏暗的灯光在无尽的黑暗下更显势单力薄,激烈的江风自上游倾泻而下,裹挟着江水的冰凉打得人瑟瑟发抖。耳畔有一个声音反复地念叨:“走吧,一起走吧。”顺着声音没走出几步,就觉得有人拍我肩膀,吓得我一激灵。回身看,原来是我单位的同事兼死党刘朝阳。他是地道的河南人,因为某些机缘来到重庆,我们得以共事。此时他轻轻扶着我,用具有河南特色的重庆话问道:“没事吧?”

 “没事。我还能有什么事?”我的口音却被他带到了河南。

 “真没事?”

  我点点头,抽了一口烟,指着脚下平缓东去的江水说道:“老罗说得相当对。要忘掉那些烦恼。现在我只想让长江把我冲走,干干净净,什么烦恼都是过眼云烟了。”

“还好我过来看着你!”我明显感觉刘朝阳倒吸一口气,“你平时里也算是看得开的人,怎么还有这种想法?”

“什么想法?”我用力将烟头丢向江中,看着羸弱的火光瞬间消失在夜色中。

刘朝阳轻叹一声:“你呀!怎么劝你呢!你先看看下面吧。”

我看看脚下的大江,虽说是波澜不惊的平静,却透出一股足以吞噬一切的恐怖,让人不寒而栗。我下意识地向后一退......死亡或许并不容易。

见我胆怯,刘朝阳反而一本正经地言道:“今晚可是德国队的坎儿啊,你就不想临死前看看?再说了你要死也别现在啊,如果今晚德国队输了你再投江也不迟。对你来说裸奔恐怕比死更困难一些。”

......

  我叫廖荆轲,在世上已经存在了24年。我出生在南川那里是重庆市下辖的一座普通的小城,父亲给我取名荆轲说来只是巧合。按家族辈分排行,我应是天字辈。父亲认为天字太大,哪里是我这类凡夫俗子承受得起的,干脆不照辈分取名廖金科,取金榜登科之意。后来又改作廖荆轲,是希望我成为像荆轲那样的英雄。儿时我以与英雄同名而骄傲,长大后才了解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自那后,我放弃了习武的念头,在“荆轲”的感召下,顺利成为了一名历史爱好者。古今中外正史野史我算是信手拈来,这也算是我人生的一项小小的技能吧。

我的成长与广大中国儿童一样,简单、规律且平凡。迄今为止,在我身上没有发生任何小说主人公应有的奇遇桥段。乐观点说巨额财富、特异功能、妖魔鬼怪都与我插肩而过;我也没有貌比潘安的尊容,甚至多看两眼都要感叹自己当初是怎么设计出厂的,真的是有些随意了!我更没有显赫的家室,父亲只是城里银行的职员,母亲则在我毕业那年选择从工作了三十年的单位退休。他们含辛茹苦地将我抚养成人。我却不甚争气,仅仅考取了成都的一个专科学院就作为我对他们的回馈。父母略有惆怅,而我却觉得一切在情理之中——高中的数学和英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一般。好在我没有荒废数学和英语的时间,都将它们贡献给了小说、漫画和与初恋的书信往来。最终在语文、历史的帮助下能考上一所专科学校,我已经觉得是祖上积德。

  毕业以后,我并没有回到家乡,而是选择在重庆工作。其一是觉得自己应该掌握自己的生活。远离父母的视线,起码生活会少很多拘束;其二也认识到自己的成绩的确对不起父母的栽培,有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羞愧。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年人的压力也纷至沓来。日常生活的不平衡、个人情感问题、工作的压力都逐渐侵蚀着我们的快乐。用老周的话讲,“我们是苦中作乐地生活。”

  对!我甚至可以将这句话升华一下。

  活着!如狗一般,也得坚强地活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