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白毦手札 > 西极上军
作者:八幡小明  |  字数:2395  |  更新时间:2019-09-02 16:22:52 全文阅读

2001年 河南杞县某山沟

今夜的月格外的淡,树林中闪过点点亮光,忽明忽暗——几个盗墓贼正围在一个盗洞旁,叼着烟,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他们的目光都注视着眼前黑黢黢的洞口,生怕错过了什么。

又一支烟将尽,年轻的小伙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叔!你说这是弄啥呢?老王和孙狗儿都下去那么久了,咋还不见有消息。”

“可不!老王他们下去都超过一个小时了,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黑外套看了看表,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这老王别不是在下面背着大伙吃独食吧。”说完便向青年递眼色,示意他赶紧向领头者施压。

青年会意,正要开口说话,却被一个苍白的声音打断:“你瞎说个啥!老王跟了我有五六年了!哪次干过这不要脸的勾当。”说话的是此次行动的领头。

“咦……刘老大,你可不能这么说话。这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王老三都下去一个小时,要是搁往常早他妈发信号了!他要么在底下吃独食,要么就是老王折在下面……”说话的眼镜算是团队里的元老,他之所以没将话题继续,是因为他发现刘老大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刘老大猛嘬了一口烟,又将目光投回洞口。他相信老王对自己的忠心,决计不会吃独食。再说作为盗墓探路者,王老三也得考虑自己的小命是掌握在他这个带头大哥手中。刘老大下意识抬头看了眼镜一眼,心里想着别不是如眼镜所言,老王遇上什么意外了。刘老大轻轻地拍拍自己的脸颊,努力让自己往乐观方向联想。可时间告诉他必须有所行动了。

“眼镜,你带上……”刘老大着手安排,还没等他说完一句话,一个脑袋忽然从盗洞中探出来,吓得刘老大一个趔趄——原来是随王老三先行下洞的孙狗儿。

“下面什么情况,你们咋个下去那么久!”刘老大还没发问,黑外套已经迫不及待地问询起来。

孙狗儿并没有理会黑外套,仰着头对刘老大言道:“王爷让我上来跟您知会一声,盘子踩碎啦!元魏的坑子,带帽儿、没炸。有点绊子,正忙着呢!”众人听得真切,孙狗儿这话是说他们原先的踩点工作有误,原先以为底下的隋唐墓葬实则是还没有被前代盗墓贼光顾的北魏官员墓葬。方才他们在底下遇到一些麻烦,老王还在处理。黑外套咽了咽口水,心早已顺着盗洞钻进了墓里,与珍奇古董交融到一处——未被盗掘的高官大墓,必定有丰厚的陪葬品,顺手拿个三件五件,自己又可以花天酒地好一阵子。黑外套强压着内心的悸动,偷偷瞥了刘老大一眼——带头大哥正叼着烟,盯着探出脑袋的孙狗儿若有所思。他知道带头大哥马上要组织大家下墓狠捞一笔了。

方才还躲在云后的月不知何时跳了出来,那阴晦的光仿佛随时要熄灭一样。刘老大抬头看了看,口中念叨着什么,众人也不敢多问。忽然,刘老大冲孙狗儿喊道:“狗儿,赶紧让王老三上来,我们准备撤!”刘老大语出惊人,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斩钉截铁地吩咐道:“今晚不能下墓了,大家收拾下,赶紧走!”没人敢质疑刘老大的决定,孙狗儿二话不说,一头扎进盗洞便没有踪影。

“不是!我说叔,这都到这当口了,咋个不下去了!不就是有机关暗器么?我们还怕这个?”青年大为不解,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的叔叔离开是因为墓里的机关。刘老大没有答话,自顾自地收拾着行囊——谨慎一直是刘老大的底线,“事有反常必有妖”是他的口头禅,这大墓跟踩点收集的信息有所差异,自然被认为是反常。与其冒险下墓,不如退回去从长计议。眼镜和黑外套嘴上不敢抗议,心中对刘老大的谨小慎微却是极度不满,都说富贵险中求,哪里有这般半途而废的道理。念着近在脚下的北魏大墓,黑外套恨得牙根直痒。不过话说回来,刘老大的谨慎在业内算是出了名的,不少同道中人对他的性格嗤之以鼻,都说他胆小如鼠办不了大事。要不是因为他在探墓方面有一技之长,估计是没有人愿意跟他组团的。眼镜了解刘老大的性格,也只能是一边叹息一边收拾工具——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有人正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几个人在黑暗中注视着刘老大一行的一举一动——他们并不是执法者。瞧见刘老大正要带人离开,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对身边的年轻人低声说道:“我就说这几幅颜色是歪货哈,这个都摆不平,我就不晓得你是把他们哪点看起了。”浓郁的重庆口音险些让身后的随从笑出声。他身边的人没任何回应,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刘老大,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他们就要走了。我们该怎么办?”身后有随从上前提醒道。年轻人侧过脸,看了眼身边的重庆人,脸上的不厌烦一闪而过。想着自己的老爸还派这么一个乡巴佬跟着自己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不打算发言,只是冲重庆人努努嘴,示意让他发言。

那重庆人倒也不客气,正要指手画脚发号施令,就听得远处一阵骚乱——刘老大那边已经炸开锅,几个人又重新围到盗洞周围,火急火燎地问着什么。虽然隔了一段距离,已经能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从盗洞中喷涌而出,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嚯哟!看样子遇见大家伙了哟。他几个再不跑,怕是都要跟到洗白。”重庆人似乎看穿了什么,边说边往后退。

“你干什么?”旁边的年轻人一把拉住他,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

重庆人不以为然,笑呵呵地说道:“走啊!我们的考察工作结束了啊,难道你还要在这里看他们如何力挽狂澜呀,他们可没有对付下面那东西的能力哟!小伙子你还年轻,我不建议你看那么血腥的场面。”说着,她摆摆手示意身后的人往后退。

“啊!这尼玛是什么东西啊!”骚乱和惨叫已经蔓延到了洞口,借着闪烁的光亮,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盗洞中往外爬。年轻人手一松便要冲过去帮忙。不料却被重庆人一把抓住手腕,青年正要开口询问,对方却先开口道:“那几个撇火药,不值得救。”年轻人不为所动,执意过去帮忙。奈何手腕被抓,挣脱不开。

“你放开!”青年的声音低沉中夹杂着愤怒。

重庆人依旧满脸笑容,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面令牌。他只将令牌在年轻人面前晃了晃,对方并止住了冲天怒火。“还是这玩意管用,看样子你家老爷子平时没少对你好好调教。”重庆人戏谑道。

“你......”年轻人欲言又止,他知道那道令牌意味着什么。

“我什么我。”重庆人拿着令牌如逗狗一般,在年轻人眼前晃了又晃,“再等一哈,我们要不了那么多。”

八幡小明
作者的话

那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