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部署坟墓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9-10-25 09:33:02 全文阅读

“钟哥,你这是往哪走啊。”

钟鸣似乎想到了什么,手中四块碎片晃动着,然后面前的裂缝被莫名的力量打开,裂缝的内容已经是之前购买的城堡内。

“你们先回去等我,我去见一个人。”

钟鸣眼中有伤神,有倦意,也有平静,夜倾染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和管野一起步入了四块碎片链接出的缝隙中。

钟鸣晃动着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酒杯,然后从包裹中拿出那只白色的心脏。

心脏在钟鸣手中渐渐变化,其中的气流开始卷席了起来,周围任何风吹草动似乎都以心脏为媒介对钟鸣进行反馈。

而那白色的心脏渐渐在钟鸣手中形成球型,其中传来渐渐有力的跳动声。

钟鸣犹豫了片刻,然后划开自己的手腕,将血液灌入手中的白色圆球中,圆球渐渐出现道道纹路,如若有了生命一般。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钟鸣的手腕渐渐愈合了起来,而白色的圆球渐渐沾染上道道血丝,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但钟鸣却毫不在意这些,将手中的圆球丢给狼灵,狼灵瞬间吞下,然后身形产生了变化。

首先是本身温热的虚幻躯体变得冰冷了起来,紧接着,原本虚影般的狼形身躯渐渐变化,最后化作一具类似骷髅的狼形生命。

然后骷髅狼瞬间转换,变回了之前的狼形虚影。

“走吧,去见见我们的老朋友了。”

钟鸣跳到巨大狼性虚影的背上,狼灵翻了翻白眼,然后化作了巨大的骷髅狼。

骷髅狼伸出锐利的骨爪,钟鸣怀中四块碎片瞬间飞出,然后骨爪上四块碎片形成了奇特的磁场,紧接着,磁场打开了一道门户,钟鸣站在骷髅狼的身上,朝着门户走了进去。

门户中一片漆黑,看不出丝毫光亮,而很快一个类似章鱼触手的藤曼从中伸出,冲向化为骷髅狼身上的钟鸣。

但四块碎片在此刻环绕在一人一狼的周身,阻碍了藤曼的蔓延。

骷髅狼的利爪踩在虚空中,但诡异的是却在地上生出阵阵水波般的涟漪。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钟鸣手中的酒杯喝完了酒液,被他收了起来,而路径似乎也到了尽头,又如若始终停留在原地,始终不曾走动过。

而面前终于亮了起来,那是红色的斑驳条纹,条纹形成了锁链,束缚着一个奇怪的生命,那生命虽然是人形,但却没有人的面容,看起来就如若一团白色的水银。

钟鸣伸出手,将自己的血滴在那团水银般的人形液体上。

液体瞬间被染红,很快,液体渐渐变化,最后形成了一个物件,那是类似先驱旗的旗帜。

看到这一幕,钟鸣翻了翻白眼:“醒了,我这次来不是找你的。”

那团水银般的白色液体形成了一个委屈的人脸,就如若被大人教训的小孩子。

钟鸣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解开那红色的条纹锁链,叹了口气道:

“你应该知道,踏入那一步就没得法子回头了。”

面前的液体瞬间形成一个鬼脸,虽然钟鸣心情沉闷,还是忍不住笑了笑,只是笑容中有着不少倦色。

“打开夹层吧,让我再看看他们。”

钟鸣叹了口气,面前的液体形成一个类似翻白眼的人,钟鸣笑着摸了摸它和它身上的锁链,脸上有无奈,有徘徊,最后却化作一声叹息:

“若是有那么一天我能重铸整个先驱旗,你,或许就可能真正得到自己的灵智了吧。”

这团液体虽然乖巧,但却始终只是一件类似宝物的东西,自己的灵智始终未曾形成,锁链的作用,是防止它的身体能量流逝,但,这终究无法支撑太久。

这样天生天养的存在,除了先驱的血液,世间万物都难以为它续命,而如今的钟鸣血液并不完善,虽然没有诅咒,但作用也一样微乎其微,只能让它维持片刻的清醒。

但,这对于钟鸣来说足够了,钟鸣需要它为自己打开一道门户,一道只有它能打开的门户。

钟鸣面前的液体形成一杆旗帜的形状,然后体积迅速缩小,最后没入了面前的一道黑影中,很快它又回到了钟鸣面前,它变成的旗帜点了点头,莫名的滑稽。

钟鸣笑了笑,摸了摸它的头,然后狼灵朝着黑影中冲了过去。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钟鸣出现在了一片坟地之中,这里墓碑不下数万,一眼看不到尽头,狼灵也有些沉默,似乎知道这些东西对钟鸣意味着什么。

钟鸣什么话都没说,默默的从包裹中拿出酒液,一杯,又一杯,每走过一个墓碑就倒上,不知道是在敬什么人。

狼灵也不打扰他,只是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钟鸣仿佛不知疲倦般,一直走完了最后一个墓碑才停下,而杯中的酒液仿佛无穷无尽般,直到他走过最后一个墓碑也不曾倒完。

钟鸣拿起手中的酒杯丢到包裹中,朝着身后的狼灵笑了笑,骷髅狼变回狼的虚影,然后出现在钟鸣左臂的肩膀上。

钟鸣默默一步一步走了回去,没有加持自己的武将牌,也没有动用四块碎片,纯粹凭借自己的身体素质一步一步走了回去。

“兄弟们,我,来看你们了。”

钟鸣话才刚刚落下,眼中有泪,也有笑,然后身体似乎有些站不稳,狼灵恰到好处的趴在钟鸣的身旁,让钟鸣昏倒在自己的背上。

等到钟鸣醒来时,默默的开始念着自己数完的数目:“一共三万七千六百二十五名部署。”

狼灵伸出虚化的舌头舔了舔钟鸣的手,什么话都没说。

钟鸣却如若丢了魂魄般,走到第一个墓碑前默默的念道:

“先驱部署酒夜,来自荒芜的科技位面,生前是一只兔子,因为自己的主人突发心脏病时心中焦急,也算得上是一种缘分,在那片刻间被那一代选中,给了它机会化形,死于主人复苏后。”

先驱旗上的诅咒由那人开始,也由那人结束,它,从来不是什么能拯救世人的至宝,它唯一能引导的,只有那些咆哮于世间的怪物。

而那只兔子只是在因为先驱血液化形拨通了一个电话而已,就瞬间付出了生命,本身,它是没有资格被立下墓碑的,更何况还是第一个墓碑,但它是先驱旗诞生以来第一个响应的部署,所以才有此刻的殊荣。

代代先驱前来扫墓之时,都会首先经过它,并讲述它的生平。

酒夜这个名字,也只是那代先驱爱好喝酒随意起的,但却没人能笑得出来。

没人知道先驱真正的敌人是谁,但世人都知道,世上上不曾有一代先驱旗的主人得以善终。

这个地方是唯一能够屏蔽天地感知的,自然,也能屏蔽那真正的敌人感知,不然他们就是死后也不可能得到安宁。

无数人前仆后继,在寻找着他们的墓碑,因为人人都清楚,先驱的部署身上残留着部分当代先驱的血液,这样的存在很适合研究,提升实力,或是制造怪物。

“先驱部署叶创,生于古代位面,因为不甘被贼人杀死父母而响应号令,称号,叶冠。”

这个人的墓碑前并没有记载他的生平,石碑上落下厚厚一层粉尘,显然,是被人抹去了。

钟鸣虽然不知道关于那代先驱和他部署的故事,但却也无异打扰他们的安宁。

继续朝前走着,钟鸣一个个念着历代先驱部署的生平和响应号令的岁月,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钟鸣终于走完了这漫长的路程。

钟鸣不知从何处掏出一盏灯,用自己的血点亮,这灯历代先驱都有的,但只有因部署阵亡后,才会被拿出。

每当一盏灯亮起,都将意味着,一个响应号令的部署,从此消失在世上。

钟鸣走到一处空地上,默默的挖好泥土然后慢慢搭建准备好的墓碑,先驱和部署没有任何复活的可能,他们的身体维持在一种诡异的情况下,就如若时间断层中的人。

钟鸣搭建好墓碑后,默默念道:

“先驱部署王凌,生于冥界位面,死于...”

钟鸣思索了片刻,似乎无法回忆起关于这个部署的丝毫记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将准备好的酒液倒在上面。

钟鸣躺在狼灵的身上不知睡了多久,这里对于他来说没有一丝阴森恐怖,他甚至莫名的轻松,代代先驱都是被诅咒的存在,能陪伴他们的历来只有部署。

而部署,自然便是无路可走的人和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成为的怪物,而怪物和怪物之间,就如若同类遇上同类,是不存在排斥的。

等到钟鸣醒来时候,拿出一块坐垫然后坐在了狼灵的身上,狼灵翻了翻白眼但也没有把他丢下而是默默化成了骷髅形态,然后朝着来时的门户走去。

钟鸣朝着门口的生命打了声招呼,然后朝着之前来时的门户走了出去,有四道碎片护着倒是畅通无阻。

“狼灵,有一天,那里,应该是我们最后的归宿。”

钟鸣笑着摸了摸狼灵化作骷髅的头骨,狼灵变回虚化的蓝色虚影,然后翻了翻白眼,打了个响鼻没理钟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