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被埋葬的曾经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265  |  更新时间:2019-10-24 09:12:11 全文阅读

若是实力强横,倒也不会贸然前去招惹钟鸣,因为狼灵身上的气息亡灵会产生近乎天然的畏惧。

但这里的活人,就不同了,他们的视线里,钟鸣一行人就如若送入狼口的羔羊,至于为什么没有亡灵上前攻击,以他们在亡灵界钝化的脑袋显然无法思考到。

“哎,小伙子,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一个衣衫褴褛的人挡住了钟鸣的去路,手中拿着一只骨头棒子,身后跟着几个残骸。

虽然似乎是对着钟鸣喊话,视线却始终停留在夜倾染的脸上,那是不加掩饰的贪婪。

而当他回过神时,那份贪婪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嫉妒,旁边的亡灵各做各的,并没有因为这个小插曲而被吸引。

“哦。”

钟鸣笑了笑,眼中神色玩味,这样的活人在亡灵界虽然稀少,但却也不至于让人陌生,带着几个随便一个鬼兵都打不过的小弟,只敢在同样落难的同胞面前耀武扬威。

“那,你想怎么样。”

那人点了点头,似乎觉得钟鸣很是上道,旁边有活人在捶胸顿足,心中想着早知道钟鸣如此怂包他们就自己上了。

“交出这个女人和你身上的财物,在这个鬼魂地,我会保你平安。”

此刻的他终于露出了豺狼的脸色,既贪图钟鸣身上的财物,也想得到他身旁的美人。

而旁边的活人开始围绕了上来,钟鸣数了数,不下十人,想必是看钟鸣衣着华贵,也想上前分一杯羹。

“刀疤肘,有这等好事不能独吞啊。”

一个脸上近乎完全蓝色的人走了过来,拿着手中的骨刀大笑道。

然后伸出手就要去抓夜倾染。

夜倾染吓了一跳,但看到钟鸣在身旁心中就闪过莫名的安心。

“白痴。”

也有人双手抱于胸前,冷眼看着这群人的窝里斗。

这人虽然看不出钟鸣的实力,但凭借对危险的本能让他察觉到,这个人,绝对很危险。

“哎我说骨手,你现在不下手一会可别想着分一杯羹。”

被称为骨手的人默默被转过身,然后冷笑道:“一群白痴。”

其他人翻了翻白眼,不再搭理这个另类,但当那蓝脸人伸出手的片刻,钟鸣手中一张卡牌落地。

武将牌:sp赵云

铛...

卡牌落地并没有太大的声音,钟鸣甚至没有给这张武将牌任何加持,但当这张武将牌被激活的瞬间。

一个白袍将挡在了蓝脸人的面前,眼神空洞而阴冷,而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着一杆骨制的长枪,而蓝脸人伸出的手,正好抓在那杆骨制的长枪上。

“小子,你找死。”

蓝脸人满脸不快,掏出自己的骨兵对着面前的sp赵云砸去。

钟鸣手中再次出现一张卡牌:南蛮入侵。

在亡灵界,卡牌似乎产生了奇特的反应,在这张卡牌刚刚被打出时,一只巨大的骨骼从天而降,狠狠踩在面前的蓝脸人身上。

咔擦...

他还来不及躲闪,就被猜成了一堆肉泥,而地面上那张南蛮入侵并没有因此而被消耗,而是猛然亮了起来。

紧接着,空中无数骨骼从天而降,骨骼都为腿骨和脚骨两个部分,纷纷踩在钟鸣面前的所有人身上,而另一张武将牌也在此刻被激活:贾诩。

帷幕撑开挡下了钟鸣身旁人所受到的伤害。

地面上那张南蛮入侵终于消失,而刚刚冲上来的人都被践踏成了肉泥。

钟鸣摇了摇头,收起贾诩武将牌,而sp赵云则留在前面开路,钟鸣觉得,若是有这等强将在前方缓步走着,鬼兵以下的残骸枯骨纷纷让道,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但,事情总不那么顺利,一个鬼兵骑着骷髅马横冲直撞,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而看到钟鸣的霎那间,他并没有选择闪避,而是直接撞了上去。

“闪开。”

鬼兵叫嚷着,只知道在亡灵界人族的身份卑微,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主人曾无数次嘱咐过要避开的那个人。

“碰。”

骷髅马扬起前蹄的霎那间,被钟鸣伸手抓住,鬼兵眉头皱了皱,因为这人的手腕力气大的不同寻常,自己竟然无法让马匹挣脱。

咔擦..

随着一声骨头裂开的声音,骷髅马的前蹄被钟鸣随手拆碎,骷髅马的眼中的灵魂之火跳动着口中发出一声悲鸣,紧接着鬼兵从马上摔了下来。

“有什么遗言么。”

此刻钟鸣的神色很奇怪,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凉薄,就如若世人看待蚂蚁,若是叮咬自己,自然会被捏死。

又如若野兽看待食物,鬼兵慌忙从地上爬开数步,似乎想闪避钟鸣的视线范围,但却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

“先驱息怒。”

钟鸣手中的气势四块碎片伴随着狼吼即将成型时,一人从鬼兵身上冒出,那是一道魂魄印记,当然,这魂魄印记不可能阻拦的了钟鸣,但钟鸣却并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给它一个开口的机会。

“说吧。”

钟鸣看向面前的老鬼,这个鬼兵虽然和他有些联系,但钟鸣倒不会因此而产生畏惧,他要的,是得到关于自己那个部署的信息。

而老鬼的魂魄印记似乎知道什么,叹了口气道: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

心中明白,此番惹怒,很难保全这个自己培养的鬼兵,但若是就此毁去,又会心有不甘,所以才会想和钟鸣谈判。

即将形成的先驱旗,虽然不算完善,但这可以开辟环境和位面之物不是整个亡灵界所能承受的起的,更何况还是个低等的亡灵界。

若是让钟鸣将先驱旗在此成型,那么对整个鬼魂地甚至鬼乐都都将是一场浩劫。

“若是平时,我是断不可饶恕如此冲撞之人,但今日,我有一部署遗落在你的地盘,我希望,你能把他送过来,毫发无损的送过来。”

钟鸣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手中握着的卡牌,老鬼咬了咬牙,似乎知道什么,最后竟然开口道:

“若是我能将其抓住,必然放他来见先驱。”

钟鸣伸出手,四道碎片的加持下牢牢束缚住手中的魂魄印记,语气极淡:

“我只是在通知你,可不是和你谈判。”

傲慢,不屑一顾,冰冷,压抑,这是老鬼最直观的感觉,然后便是一阵眩晕。

因为,钟鸣将手中的印记捏碎了。

“欺人太甚。”

碰...

老鬼端坐在自己的枯骨王座上,伸手打翻了面前的骨桌,抹了抹嘴角的液体,然后吞了下去。

钟鸣的行为,让他伤及了灵魂本源,而嘴边滑落的液体,是灵魂本源伤痕泄露出来的,类似于修道者的心血。

“先驱,我和你势不两立。”

钟鸣一脚踩碎面前的鬼兵,然后从它怀中掏出一张卷轴,这卷轴上面记录着三个点,一个上面画着一个骨龙头,而其他两个,一个画着一块碎片,另一个画着一只毛笔。

“哼。”

钟鸣手中燃气火光,很快手中的卷轴烧灼起来最后化为灰烬。

“钟哥,怎么了。”

看向疑惑的管野,钟鸣笑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有人在做些小动作啊。”

......

“哎哟我说,这破地方怎么离开啊。”

画师没好气的看着苏云舟,这个路痴每次带的路都回到了原地,苏云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虽然在碎片的作用下莫名其妙的躲开了鬼将的追捕,但却还是在硕大的亡灵界中迷了路。

路上不是骷髅就是骸骨,然后就是追过来想要杀了他们的鬼将,但奇怪的是,总会有些僵尸,恰到好处的给予他们一些帮助,其中不乏淡水和食物,所以,他们才能坚持到现在兜圈子。

“这次的路肯定是对的,我能感觉到碎片的指引。”

听到苏云舟的话,画师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皮,然后开口道:

“你这话已经说了至少三次了。”

听到画师的回答,苏云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画师翻了翻眼皮,心中想到,要不是到了这里我的毛笔奇怪的失灵了,区区鬼王的结界,根本不堪一击。

然后扯着一脸懵懂的苏云舟,朝着一个方向跑去,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之前近乎完美的迷宫结界,因为钟鸣之前的举动,出现了裂缝,而无巧不巧的是,这裂缝,正通往那只骨龙歇息的方向。

......

随着钟鸣手中灰烬散开,周围亡灵面带惊恐的逃离,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生物。

地面渐渐裂开,一个骨手从中伸出,紧接着是脑袋和身躯,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骷髅,身上骨骼白的发亮,而手骨上握着一只奇怪的心脏。

那是一个白色的心脏,钟鸣一脸平静的看着这个骷髅,骷髅并没有攻击的意图,只是拿着手中的白色心脏朝着钟鸣走过来,钟鸣走上前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白色心脏,然后无奈的咬了咬头询问道:

“你,还是不愿前往来生么。”

骷髅的眼中很是空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钟鸣看了看手中的心脏,然后收到包裹里。

骷髅似乎达成了什么使命一般,忽然陷入自己刚刚爬出的裂缝,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钟哥。”

看向管野疑惑的神色,钟鸣倒是一脸恍惚,开口解释道:

“当年开创出这个不大的亡灵世界时,曾遇到过三个巨大的难题。

“一是这里的死气过于腐朽,就算是枯骨也会腐化,无法聚灵。

“二是地壳下沉睡着一个类似死神般的生灵,这生灵没有意识,却能主宰这个空洞位面发生的一切,而正是因为他的作用下,让我们无法将旗帜插在这里。

“而第三个难题,就是你刚刚看到的他所解决的。”

但是说到这里,钟鸣却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来解释清楚那是一个怎样解决的难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