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亡灵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19-10-19 09:00:42 全文阅读

“警卫,给我把他拿下。”

瞬间五个警卫被传送到了这里,看着面前的破军,一个个叹了口气,知道这家伙又惹事了,但再看到破军指着的钟鸣时,一个个眼神凝固了。

破军可能不认识,但肩膀上有狼头虚影的那个人,在整个天空城就没几个人陌生,五个警卫瞬间跪下了。

一个个额头还带着冷汗道:

“参,参见先驱。”

看到钟鸣冰冷的眸色,一个个全部跪在地上,丝毫不敢站起。

破军却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而是继续大声嚷嚷道:

“警卫不敢动你是吧,你等着,敢断我一只手,我姐姐很快就来。”

然后用完好的那只手砸碎了怀中一块玉佩,恶狠狠道:

“小子,你完了,等着被我打断四肢看着我玩你的女人。”

空中一道玉髓般的气息划过,紧接着,破晓一脸头疼的出现在了钟鸣的面前,收到这声召唤,她就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弟弟又闯祸了,她这弟弟虽然排不上至宝,但终究是同时出生。

存在很是深厚的感情,此次她也不得不为破军擦屁股。

但看到钟鸣的那一瞬间,破晓娇媚的脸蛋上忽然出现豆大的汗珠,这才看向自己一旁得意洋洋的弟弟,苦涩询问道:

“这才,你惹上的,是他?”

破军看到姐姐到了,瞬间耀武扬威道:

“小子,看到没,我姐姐已经到了,你死定了。”

钟鸣:“哦。”

然后双手合十,沉声一句:“又见面了。”

破晓一口银牙几乎咬碎,狠狠道:

“说吧,怎么才能放过我弟弟。”

破军有些回不过神来,虽然有些错愕,但还是跋扈道:“姐,整个天空之城六分之一都是你的,你怎么会怕他。”

“闭嘴。”

破晓有些下不来台,围着的人越来越多,显然在看这出闹剧怎么收场。

钟鸣不知从何拿出一只酒杯,放在唇边饮下一口道:“另一条胳膊,再加上两条腿,不过分吧。”

“小子,你别欺人太甚,啊。”

破军用完好的手臂指着钟鸣,但很快,破晓手刀如电,把自己亲弟弟完好的那只手和两条腿全部砍下,这才咬碎一口银牙道:

“这下,你满意了吧。”

“把珍珠还给人家,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破晓恶狠狠的看着破军,带着杀气看着他断手中紧握的盒子,拿起放在柜台上,然后让警卫把破军肥胖的身体抬了起来,朝着远处走去。

她是恨钟鸣,但更多的却是嫉妒夜倾染能被他呵护在怀里,更恨自己这个惹是生非的弟弟,什么人都敢惹,以至于这次落得几乎无法收场的地步。

钟鸣拿起桌上的珍珠盒子递给店主,店主却不敢收,颤颤栗栗道:

“这东西,就当是小店赠予大人的了。”

钟鸣翻了翻眼皮:“我像是强盗吗?”

然后留下盒子拉着夜倾染的手朝着城下走去。

“那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啊。”

夜倾染不由得好奇的询问道。

钟鸣拉着她的手,幽幽解释道:

“一个人的故事,用尽一生,却得不到爱人回眸的故事。”

听到这里,夜倾染也不多问了,而是拉着钟鸣的手,美丽的大眼中满是幸福。

“下一个世界。”

钟鸣翻动着手中的第四块碎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但他有强烈的预感,这次,必然会见到自己曾日的部署。

......

“也罢。”

画师扯了扯苏云舟身上的锁链,奇怪的是,看似厚重的锁链在画师的毛笔下如同脆弱的纸张一般,随手就能撕碎。

“走吧,你的记忆看似有些缺陷,见到那个人之后,你就会清楚了。”

苏云舟正要拒绝,可画师身上传来的亲切感却并不陌生,他小心翼翼伸出自己没有实体的手腕,画师拉着他的手,手中毛笔转动着,一道漩涡瞬间形成。

一个鬼卒看到这一幕正打算上前,却被一个鬼将拦住,鬼卒不解的看着鬼将,鬼将冷冷道:

“跟着他们就是了。”

......

“不知道画师那家伙,如今怎么样了。”

万民仍旧昏迷着,医生叹了口气,这家伙的身体一直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虽然稳定了生命特征,但这样下去,病变还是无法停止。

看着一旁呆头呆脑的赌徒,医生就气不打一处来,想起那画师曾递过来的两个馒头,医生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是开心,看的赌徒一脸茫然,不知道医生在抽什么风。

“一管沙蚁的唾沫。”

医生伸出手,然后赌徒从之前杀死的异兽中找到沙蚁递给医生。

医生拿起试管,放置在万民的口中,眉头微微皱起来,只要有成为先驱部署的可能,都是在寻常世界中的十死无生,但这个万民则不然。

医生能感觉道,有人更改了本属于他的生命轨迹,而且,还用上了往日先驱的物品,那个在先驱没有得到先驱旗之前所使用的,那个棋盘。

所以这人的病变并没有方法制止,虽然目前所处的仙侠世界中奇珍异宝无数,凭借医生的能力,虽然要付出因为更改他人命格所需付出的代价,但还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若是先驱旗还在,这些都是小问题。

只可惜,万民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好转,医生能感觉到来自万民意识的颤栗,那颗棋盘虽然在那一战中毁于一旦,但哪怕只是边角料,也足以让人恐惧,其中夹杂着的,可从来不仅仅是过往那么简单。

“我去,赌徒,你又把沙蚁血和牛角蜥蜴的DNA拿错了。”

看着医生无奈的以手扶额,赌徒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

......

“钟哥,卡牌者的盛宴在明天的天空城举行,据说奖品是一张可以通往仙侠世界的门票,你不去看看?”

钟鸣翻了翻白眼,心中想到:妄天那老头又想整什么扑蛾子。

点了点头道:“先去下一个世界看看,我能感受道碎片的吸引力。”

狼灵虚影打了个响鼻,显得不知可否。

钟鸣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不是不知道,那一战我只能这么做,不然死的,可不是我们开发出来的世界而已。”

管野一脸茫然,却也不敢多问,随着前世的记忆复苏,钟鸣身上的气质越发凝固了起来,就如若一座放置在那的高山,会让人产生不自觉的距离感。

那是因为年代产生的沧桑,所以有些强者会选择抹掉自己的部分无关紧要的记忆,让自己的心态始终保持青装,但钟鸣却并没有这么做。

钟鸣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收起自己身上的气质,管野这才感觉之前那个钟鸣回来了,这才开口道:

“钟哥,你说的那一战,是指什么时候啊。”

钟鸣眼眸瞬间幽深了起来:

“等整个先驱旗被修复完善,你就知道了。”

管野点了点头,然后摇了摇头,似懂非懂。

“走吧,这里的事算是告一段落,剩下的就看妄天那老头怎么折腾吧。”

随着钟鸣手中第四快碎片亮起,面前的裂缝渐渐被打开,腐蚀的气息从中传来。

“走了。”

管野点了点头,夜倾染拉着钟鸣的手,虽然有些畏惧,但更多的却是甜蜜。

刚刚进入亡灵界,瞬间三只骨兵指向三人。

“什么人。”

一个亡灵眼中燃着冥火,看向钟鸣,钟鸣没有多余的废话,手中机巧弩瞬间翻转:

“机巧弩,散射形态,雷杀,加载。”

“嗖。”

一道电流在飞出机巧弩后瞬间分成三股支流。

“碰。”

滋滋滋...

三个骷髅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传来阵阵电流声,然后身上的骨骼瞬间破碎成一地碎片,三人的魂魄幽幽升起,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逃之夭夭。

“太久没来,这里,变化也翻天覆地了起来。”

钟鸣有些感慨,从包裹中拿出一副手套,那是一副近乎骨骼制成的手套,上面燃烧着蓝色的冥火,却并没有一丝灼烧感。

钟鸣将手套丢给管野,轻声道:“带上它,应该会少很多麻烦。”

管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手套带上,钟鸣朝着狼灵询问道:

“狼,这里,你不陌生吧。”

“......”

狼灵似乎不是很想理钟鸣,钟鸣摇了摇头,失笑道:

“当年你不是也大闹过这里,在那佛祖没有满足你愿望的时候。”

狼灵的虚影变成的印记,印记眼睛都闭上,显然不想再搭理钟鸣。

钟鸣叹了口气自顾自道:“仿若隔世啊。”

狼灵此刻才挣开眼,看了看钟鸣,然后化作虚影的狼头朝着钟鸣翻了翻眼皮,钟鸣嘴角抽了抽,他能感觉到,那是一种鄙视的情绪。

似乎在说道:“你是什么身份,还对这年幼无知的往事感慨。”

管野和夜倾染对视了一眼,然后纷纷摇头,显然不知道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钟鸣也无心解释,但很快,周围出现一团团冥火,一个个枯骨从四面八方卷席而来,将钟鸣一行人围了起来,最前方骑着亡灵战马的将领冷喝道:

“来者何人,为何擅闯亡灵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