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七十章 六方至宝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19-10-18 09:35:00 全文阅读

“喂,我说狼,这里你应该不陌生吧。”

空中的城池上,城门前贴着一张张武将牌的图案,钟鸣拉着夜倾染的手,朝着城池内走去。

夜倾染虽然有些害羞,但却也任由钟鸣拉着,狼灵打了个响鼻,传达给钟鸣,钟鸣笑了笑,朝着大殿走了过去。

门外人来人往,似乎还有个不知死活的打算上来找夜倾染搭讪,但他身后的人很快拦住他,因为,看到了钟鸣左臂上的狼头印记。

钟鸣朝着自己肩上看了看,隐约能看出一个狼头的虚影,自从进入了这空中城池后就闪现了出来。

钟鸣伸手摸了摸,似乎也摸不到什么,而狼灵翻了翻白眼,似乎在责怪钟鸣大惊小怪。

殿内的门刚刚被打开,就有一张杀被人砸了出来,嗯是砸,因为杀后跟着一把方天画戟,似乎这种卡牌也可以顺手弃下。

钟鸣随意伸出手抓住戟刃上,手被割伤出一条血口子,紧接着,他左肩上的狼灵怒了。

“嗷呜。”

一声咆哮声过后,钟鸣身上四块碎片瞬间腾空,硕大的先驱旗虚影伫立在了所有人面前。

紧接着,完全战将和马匹的虚影正在身后渐渐凝实起来,端坐在桌前试探的人坐不住了,瞬间跪倒在钟鸣的面前,脸上出现豆大的汗珠:

“请先驱赎罪。”

狼灵在旗杆上发出咆哮声,狰狞的巨眸看向钟鸣钟鸣摆了摆手,手上伤口早已复原。

狼灵这才恢复原样,又变成一个不引人注目的纹身。

坐在最高台上,似乎是宴会的主人这才打圆场笑道:

“好了,狼,我们不是来打架的,不要发这么大脾气。”

钟鸣随意端坐在其中的一张席位上,这才,没人不正视他。

的确,一个没有先驱旗的先驱不足以让人正视,但若是狼灵在,那么情况就瞬间不同了,也没人敢去试探此刻的虚实。

夜倾染端坐在钟鸣的身旁,高位上的老者点头示意,侍者很快把食物和饮品端到桌上。

钟鸣并不回答,而是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桌上的人瞬间感觉到莫名的压力,终于有人开口了:

“先驱,我知道你不满,作为唯一一个挣脱至宝束缚的灵在你手上,你的确有狂妄的资本,但现在是人人自危的时候,请你也要注意点身份。”

钟鸣翻了翻眼皮,手中一张杀打了出去,狠狠砸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碰。”

面前的食物和饮品被砸碎,那人瞬间闭上了嘴,不敢再开口。

钟鸣沉声道:“这么多纪元过去了,还是这个德行,你们今天必须给我解释下,这卡牌为何对主世界的入侵。”

最高席位上的老者叹了口气道:“狼,你应该知道,如今各个至宝的日子都不算好过,虽然是震天石的锅,没有能压制住那位存在,但你也应该清楚,他,本身就不可能压制太久的。”

钟鸣拉着夜倾染的手,翻了翻眼皮,没有多说一言直接离席,也没人敢阻拦。

在钟鸣走后,最高席位上的人叹了口气。

他身旁刚才被钟鸣砸的不敢出声的女人气愤道:

“太狂妄了,就算是先驱,也不能这样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看向席位上剩余三人眼中如出一辙的讥讽,女人瞬间闭上了嘴。

三人中有一人嘲笑道:“人家有狂妄的资本,如今的先驱,是你能试探的么?”

第二人拿起面前的饮品,什么话都没说,而第三人沉声道:“你,把事情办砸了。”

女人的脸色瞬间难堪了起来。

主位上的老者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叹了口气道:

“修复震天石,还有找到兄弟姐妹的痕迹,可少不了先驱出力。”

“明明我们才是先天至宝,先驱旗不过算得上一个后起之秀的晚辈,为什么我们要受这鸟气。”

女人敲打着面前的桌子,愤愤不平道。

三人中之前讥讽女人的那人又开口了:

“什么年代了,还晚辈前辈,破晓,你是不是忘了,若是那年没有先驱旗参战,我们都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坐在这商议。”

“你。”

被称为破晓的女人指着三人中的那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之前沉默的人做了个手势,似乎也受不了这女人的挤挤攘攘。

三人中第三个人沉声道:“我们至宝虽然有先天优势,但这一途,达者为尊,没什么先天后天至宝之分,只有强弱之分,如今九大至宝只剩其六,震天石这次失误,足以让他除名。

“而你,破晓,若是继续这么嚣张跋扈的话,也没必要坐在这和我们谈了,先驱旗虽然破碎,但实力却比以往更加强横,就凭借这个,我们也不该在此刻得罪。

“而你的试探,已经彻底激怒了他,自己想办法补救吧。”

然后第三人从席位上站起,缓步走了出去。

始终沉默的第二天拍了拍破晓的肩膀,叹了口气道:“好自为之。”

第一个人走前留下一句讥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娘们。”

“妄天,你看他们。”

破晓气的直跺脚。

而坐在主位上的老者叹了口气道:“你啊。”

钟鸣走后,狼灵似乎仍旧很是气愤,钟鸣安抚道:“别气了,那老顽固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如今只要我们愿意替他们扛起那杆大旗,他们怕是会迫不及待的将手中的权力抛下给你。”

听着钟鸣不无讥讽的话,夜倾染有些疑惑的询问道:

“钟哥哥,你在说什么啊。”

钟鸣笑着摸了摸她的长发,解释道:

“那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了,等有空我讲给你听。”

夜倾染乖巧的点了点头。

随着钟鸣开始在空中城池的集市上逛了起来,终于,有一个胆大的朝着钟鸣走了过来,颤抖着询问道:

“这位大人,可否来小店一观,小店刚刚上了不错的新品,没准大人您会喜欢。”

钟鸣看了他一眼,那眼神极为冰冷,那人身形有些发展,却还是勉强站着。

他的小店中如今被一个恶客正在强买强卖,他知道,若是这天空城池的六位主人之一的狼进去,此次危机必解,至于如何让钟鸣进入,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难题。

钟鸣摇了摇头道:“不感兴趣。”

前世记忆已经苏醒了很多,如今的钟鸣,自然能看出面前这小店员的想法,但他却习惯懒散,不想为不曾相识的人解决麻烦。

夜倾染却接过了店员递过来的面膜,脸上带着瞳景,对钟鸣道:“钟哥哥,要不我们去看看。”

钟鸣看了看她手中的面膜,那是一张淡金色的面具形状,这种东西在大千世界中并不罕见,不过万两黄金,就能在任何位面的空中城池便利店买到,但这面膜在凡人眼中,可是无异于至宝,所以夜倾染被吸引也不足为奇。

小店店员满目期许的看着钟鸣,钟鸣叹了口气道:“也罢,这次就帮你一回。”

那人瞬间松了口气,然后自我介绍道:“小人名叫汪明,说起来,还和大人有一点缘分呢。”

钟鸣点了点头,不置可否,那人也不敢继续攀关系,带着钟鸣朝着自己的店铺走了过去。

“我买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你这珍珠不过是地摊货,怎么卖不得了。”

钟鸣远远就看到一个身形硕大的胖子拿着面前的盒子在争吵道。

而店长苦苦哀求道:

“求求您高抬贵手吧,这是小店的镇店之宝,一百两白银真的不能卖啊。”

钟鸣打量了那个胖子片刻,认出这是破晓那女人的亲弟弟,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滑,冰冷道:

“真是冤家路窄。”

那胖子并没看到钟鸣,还拿着手中的珍珠盒子对店长强买强卖道:

“咯,这钱我放这了,别说我欺负你,给你五百两,不能再多了。”

的确整个天空城池是有执法者的,若是告知执法者,东西也必定能要的回来,只可惜,惹恼了破晓那老女人,想在这里继续开店,就难了,更别说她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弟弟。

“破军,好久不见。”

被称为破军的胖子正拿着手中的珍珠盒子就打算离开,结果看到了身后的夜倾染眼前一亮,但却没认出钟鸣来,上前调戏道:

“美女,有没有男朋友啊,您看我怎么样。”

然后嘴角带着一串口水伸手就朝着夜倾染的胸前抓去。

夜倾染吓到了,后退了数步,钟鸣左肩上狼灵瞬间咆哮,钟鸣却伸出手制止了,然后手中机巧弩运行了起来。

“加载,万箭齐发,强攻模式。”

一只极为细小的箭从机巧弩中射出,锋芒闪过后,破军伸出的那只手瞬间被切割下来落在地上,血迹洒落一地。

破军吃痛这才看到了一旁的钟鸣,但却没有认出钟鸣来,怒骂道:

“小子,既然本大爷看上了你的女人,那是你的荣幸,你知道我姐姐是谁吗,在这天空城池上,还没人敢得罪我,警卫呢,把他给我拿下。”

看着这胖子抛出了手中的玉坠,钟鸣脸上挂着一丝冷笑,收起机巧弩双手环抱于胸前,静静等着他的救兵到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