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龙头炮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19-09-12 07:15:06 全文阅读

“太弱了,弱的不堪一击是么。”

  钟鸣看向程昱思索了片刻道。

  程昱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其中一枚红色的珊瑚。

  “原来是近期才搬移到这里的。”

  “还有人能肆意沟通位面吗?”

  钟鸣眼神一凝。

  程昱点了点头:“你的先驱旗铸造进度,又得加快了。”

  钟鸣点了点头,方机巧坐会自己的潜水艇里,因为海水的隔绝,倒是很难感受到其中的血腥味,但方机巧还是小脸苍白,久久没法回过神来。

  雨水不知何时开始从天空开始滴落,钟鸣翻了翻眼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我出去走走。”

  拿着一把伞,钟鸣对方机巧叫了一声,转身就去了三国杀位面。

  尸体被血红色的沙土吹过,便散了个干净。

  钟鸣捡起地上的一丝黄沙,放在唇边舔了舔,然后吐了出来。

  带着莫名寒凉气味的沙土,他已经有些习惯,历代先驱都不曾善终,钟鸣觉得,自己也不会例外。

  “这一次,又将是谁?”

  天空的黄沙忽然变得血红,血红沙土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一个钟鸣不想见到的人。

  那人一袭墨色衣衫,裸露在外的手臂有些苍老,脸上带着漆黑的面甲,看不清容貌。

  “兄弟,你一个人来的?”

  那人手中抱着两坛酒,随意的丢给钟鸣一坛,钟鸣直接不管不顾的坐在黄沙上,也不管会不会把衣服弄脏,那人也是如此。

  钟鸣将手中的酒坛打开,狠狠饮下一口:“你现在,还不该来找我。”

  那人也只顾着饮酒,不知道有没有听见钟鸣的声音。

  “现在的确是早了点,只可惜,我坚持不了太久了,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那人拿起一张问号卡牌,随意的丢给钟鸣,钟鸣伸手接过,擦了擦上面的灰尘,然后慎重的收入怀中。

  对着那人摇了摇头:“何必,参与这份争抢。”

  那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漫天黄沙中,面具下传来苍老的声音:“你若能走到最后,才算得上有始有终。”

  随着那人的离开,钟鸣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把自己的武将牌和那块问号牌放在一起,他心中清楚那人的身份。

  血液中的亲和感不会骗人,但他不能指明那人的身份,加载过第一代先驱血液的人,一生都无法正常的生存。

  看着自己如今的武将牌,钟鸣叹了口气:“若是世人都是如若你这般,那他也不会如此黯然。”

  随即将手中未喝完的酒液倒在地上,似乎清楚,这是一个不可能再归来的人。

  在问号牌消失之后,钟鸣默默注视着自己武将牌如今的变化:

  武将牌:钟鸣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三:制衡:出牌阶段限一次,你可以弃置任意张牌,然后摸等量的牌。

  四:完杀:锁定技,在你的回合除你以外,只有处于濒死状态的角色才能使用【桃】。

  血量:8/8

  手牌上限+63(权x63)

  “完杀么?”

  钟鸣看着那人赠与自己的技能,那苍老的身体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的侵蚀,但却甘愿为了一代代先驱活着,只为了那近乎忽略不计的希望,值得么?

  钟鸣不是不曾问过自己,但还是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游戏开始。”

  钟鸣看着面前新的敌人,默默的开启了自己的武将牌: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这是钟鸣头一次对战攻城的器械,钟鸣清楚,自己能留着第三块碎片位面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那是一个如若巨龙的大口,口中是极为硕大的炮筒,身旁是两个漆黑的轮胎,似乎是一种独特的机械生命。

  三国杀的位面,曾流放着各种各样的生命,钟鸣并不奇怪,只是那卡牌的属性,让钟鸣皱了皱眉。

  武将牌:龙头炮

  技能:一:破甲:你造成的任何伤害均可弃置敌人的防具。

  二:机械:你无法成为乐不思蜀和兵粮寸断的目标。

  三:机巧:你使用杀造成伤害时,你造成的伤害恢复百分之百的体力值。

  血量30/30

  “回合开始。”

  看着到了自己的回合,钟鸣装上机械弩。

  “玩家钟鸣使用了机械弩300/300。”

  钟鸣从怀中拿出一把卡牌,丢到机械弩上。

  “这才只是开始,我就已经感觉到力不从心了。”

  嘴角略有涩然,仿若看到一代代先驱前仆后继的身影,先驱的旗帜在战火中毁于一旦,钟鸣摇了摇头,不在去思考那些胡思乱想的问题。

  “玩家钟鸣对龙头炮使用了杀,龙头炮受到1点伤害,血量为29。”

  “玩家钟鸣对龙头炮使用了雷杀,龙头炮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28。”

  ......

  连续使用了28次方机巧改良的机械弩,钟鸣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发麻,机械弩的后坐力比想象中更为可怕。

  看着近乎耗尽了一半耐久的机械弩,再看看对面的龙头炮已经快要散架成零件了,炮管都被砸烂,钟鸣拿起机械弩,释放了最后的两次攻击。

  “轰。”

  龙头炮炸的粉碎,钟鸣眸色极淡,心中清楚这种机械不可能被收服,只能看看有没有可能拿到它的设计图。

  击毁了龙头炮后,等漫天风沙跌落在地,钟鸣上前看了看地面上掉落的东西。

  在这类似游戏的三国杀位面,是可以看到物品的属性的。

  黑铁轮:龙头炮的轮胎。

  龙头炮筒:龙头炮的炮筒。

  没有掉出想象中的设计图钟鸣也不遗憾,随手将两件零件长到包裹中,双手放于脑后懒散的回去了。

  “钟鸣!”

  方机巧接过已经近乎加载过热的机械弩,拿起对着钟鸣的头就是一下。

  钟鸣身形虽然狼狈,但躲闪似乎并不困难,疲倦的对着方机巧道:

  “别闹,不就是麻烦你修理一下这个机械弩吗?”

  方机巧粉脸通红,美眸带着愤怒:

  “说的轻巧,虽然没折损什么零件,但已经加载过热,至少六天没法用了,还得特殊的材料进行保养。”

  “哐当。”

  钟鸣随手将刚刚得到的轮胎和炮筒从那个位面的包裹拿出丢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是?”

  方机巧神色疑惑,粉脸带着疑问。

  钟鸣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方机巧看着昏倒在她沙发上的钟鸣,倒也顾不得钟鸣弄脏了她的沙发,伸手摸了摸钟鸣的额头。

  然后拿起湿毛巾放在他的头上,这才满怀性质的看向地上的轮胎和炮筒。

  嗯,她也只会这样照顾人了。

  钟鸣再次走到雪山的幻境中,山顶的老者依然握着两只酒坛,钟鸣翻了翻白眼,幻境都不知道给他留点好东西。

  “喂,老头,这次叫我来有什么事。”

  钟鸣早已没有了开始的恭敬,拿起地上的酒坛就往口里灌,反正这里喝了也不会醉。

  老者倒是不责怪他的冒失,摸了摸胡子:

  “你见到他了吧。”

  “谁?”

  钟鸣神色疑惑,看起来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老者翻了翻苍老的眼皮,没好气道:“你的完杀。”

  钟鸣似乎才反应过来:“哦,那是我的战利品。”

  老者对着钟鸣的头上就是一个暴栗,钟鸣却仿若无动于衷般一动不动。

  老者叹了口气:“龙头炮的事,是他告诉你的吧,你现在去收集,还太早了。”

  钟鸣翻了翻白眼,虽然他清楚自己是用了机械弩才成功击败了攻城巨炮,但手中的酸麻感倒是始终未曾消除,毕竟不是在玩游戏,后坐力的影响始终不小。

  老者似乎也拿钟鸣没辙,只好抛出重磅炸弹:“若是你成功打造出了攻城巨炮,龙头炮对你来说太早了,我就告诉你她的消息。”

  钟鸣躺在雪地里,似乎也感受不到冰冷,听到老者的话,这才稍稍抬起了眼皮:“说话算话?”

  老者摸了摸胡子:“自然是算的。”

  钟鸣幽幽转醒,发现自己头上放了个湿毛巾,然后就听到方机巧的房间中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

  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把湿毛巾丢到一旁,伸了个懒腰再站起,施施然的走到了方机巧的房间中。

  方机巧拿着拆成零件的机械弩喝炮管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不过之前脸上的蛤蟆镜被取下了。

  这丫头还挺好看的嘛,钟鸣心想。

  “明天再来找我,这炮管和轮胎似乎不错。”

  方机巧擦了擦额头的香汗,神色狂热,目不转睛。

  钟鸣点了点头,也不管方机巧有没有看到,打开别墅的门出去了。

  回到家中管野正常厨房做饭,白雪痕在屋里看着电视,看到钟鸣来了,似乎有些害羞,还是拉着他的手讲电视上看到的剧情。

  钟鸣随意的点了点头,神色似乎无动于衷,白雪痕发现钟鸣不是很感兴趣,也翻了翻白眼,揪起了钟鸣的耳朵。

  钟鸣吃痛的捂着的耳朵,白雪痕这才捂着嘴笑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