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海族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9-09-11 07:14:45 全文阅读

钟鸣拿起纸笔,白雪痕坐在他的腿上,看着他绘制地图。

  “是时候,去聊聊了。”

  钟鸣把西边圈了起来,然后把手中的纸笔放下,白雪痕乖巧的走了出去。

  程昱幽幽的浮现在钟鸣的面前:“小子,你能呆在这个地方的时间,也不多了,先驱旗碎片之间的相互吸引,会撕碎这个位面的。”

  “或许吧。”

  钟鸣看着走出门外不去打扰他的白雪痕,神色茫然。

  “那,就去看看吧。”

  钟鸣走到屋子门口,管野看到钟鸣,将手中的册子递给他:“这此舞台剧你是一等奖,去不去领。”

  实际上管野心中也清楚,钟鸣一向对这些奖项不感兴趣。

  果不其然,钟鸣摇了摇头:“我出去,有点事。”

  管野摇了摇头,看着钟鸣满目的疲倦,倒不是不想帮他分担,但也听自己的父亲说过,先驱,很多时候只能独自前行的。

  走到了海边,钟鸣先去敲了敲那间别墅的门,方机巧拿着吕布的武将牌加持在自己身上,扯了扯钟鸣,发现丝纹不动。

  不由得皱起了好看的眉头,钟鸣无可奈何的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我现在一跳能跳到三丈高,不对啊,我现在的力气为什么拉不动你。”

  钟鸣也不去解释,只是揪了揪她的脸:“别皮了,我找你有正事。”

  “海族?”方机巧光着脚丫趴在沙发上,看着钟鸣一脸认真的打量着手中的羊皮卷,美眸中不由得有些失望。

  钟鸣一愣,似乎惊讶于她的聪慧,点了点头道“你有什么好主意,我担心它再给我找事。”

  方机巧拿出一张图纸,钟鸣看了看,什么也没看懂,感觉眼睛晕就放下了。

  “这是啥?”钟鸣问道。

  “潜水艇。”方机巧翻了翻白眼。

  “这么小?”钟鸣疑惑的询问道,里面两人的距离基本只有不到一寸,很是拥挤。

  “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方机巧美眸中充满了愤怒,伸出手捏了捏钟鸣的耳朵。

  钟鸣躲开了她的手,点了点头道:“也行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方机巧再次翻了翻白眼,将手中的图纸收了起来,然后拿起方天画戟,低声道:“有人来了。”

  钟鸣走了两步,打开了门,看到一个蓝皮肤的人,眼前一愣。

  那蓝皮肤的人看到钟鸣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只是鞠躬道:“你好,我叫蓝皎,方机巧大师在吗?”

  钟鸣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沙发上,指了指那个身材不高在一旁不知何时拿起游戏机在玩起来了的罗莉。

  “方大师,我这里有一个设计图,希望您能帮我做出来。”

  这位海族似乎很是激动,伸出手试图去抓方机巧嫩白的手腕。

  钟鸣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你这样,不太礼貌吧。”

  “小子,别不知好歹。”

  蓝皎脸色一寒,看到方机巧后似乎没了什么顾及,伸手就想把她抓住。

  钟鸣狠狠的抓起他的手腕,往门外一丢。

  “碰。”

  蓝皎摔在地上,钟鸣双手抱于胸前,神色玩味,嘴角喃喃:“刚才的礼貌,果然是装出来的,海族人一个德行。”

  蓝皎从地上爬起,指着钟鸣道:“既然知道我是海族,还敢妨碍我。”

  钟鸣无动于衷,上去就是一脚,蓝皎刚刚爬起来又被钟鸣踩在了脚下,钟鸣一脸痞气道:“我这个人,就是皮痒,不服你跳起来打我啊。”

  方机巧放下游戏机,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钟鸣,钟鸣心中一凉,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小子,有种你放开我,等着承受我海族的怒火吧。”

  “啊...”

  钟鸣似乎懒得听取他的聒噪,直接拿出寒冰剑一剑穿心,然后拿起新得到的两张卡牌,把他的尸体丢到一旁。

  “你刚刚是在说我矮是吗。”

  方机巧似笑非笑的抓起钟鸣的耳朵,美眸中笑容的尽头是一抹寒意。

  钟鸣心中一凉,嘴角抽噎道:“哪,哪敢啊。”

  方机巧松开钟鸣的耳朵,钟鸣暗暗松了口气。

  “那他怎么办。”

  方机巧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钟鸣随手抓起,然后整个人失踪了片刻后又出现了。

  钟鸣把他扔到三国杀位面了,方机巧虽然美眸有所疑惑,但还是没有多问。

  “你还有多少卡牌。”

  方机巧忽然向钟鸣问道。

  “怎么,你想要。”钟鸣一愣。

  方机巧狠狠点了点头:“如果我有足够的卡牌,就不用担心海族的骚扰了,之前用掉了一张杀杀死了一个想要抓走我的海族。”

  钟鸣从怀里掏出三张杀丢给她,其中一张火杀,一张雷杀,钟鸣现在不缺卡牌。

  “走吧,去见见所谓的海族。”

  钟鸣将双手放在后脑勺上,神色无动于衷。

  方机巧走到自己的别墅一个工作室内,然后工作了片刻,最后将一台只有她那么高的潜水艇拿了出来,重量似乎不是很轻,但加载了吕布武将牌的方机巧似乎拥有不小的力气,一个人就抬起来了。

  钟鸣嘴角有些抽噎,因为这个潜水艇太矮了,大概只能方机巧这样使用。

  钟鸣赶紧摆了摆手:“你坐这个就好,我自有办法。”

  方机巧翻了翻白眼,什么都没说,她考虑到了范围却没考虑到二人的身高。

  钟鸣使用了从张角那得到的避水术,在身上形成一层膜,避开了水泽,然后和方机巧一起走到了水中。

  无数鱼儿从身旁游过,其中还有一只鲨鱼,钟鸣将鲨鱼骑在身下,然后控制着它往水下游去,看的方机巧一呆。

  钟鸣速度不紧不慢,方机巧开着潜水艇跟在后面,直到一个硕大的宫殿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角里。

  “这海族的地方还相当不错呢。”

  方机巧嘴角喃喃,虽然隔着水,但钟鸣还是听的格外清楚。

  他点了点头,走到隔水的宫殿门前,思索了片刻,把鲨鱼放了回去,然后敲了敲门。

  不对,应该说是砸了砸门,隔着潜水艇,方机巧都能感觉到钟鸣的力气震耳欲聋。

  钟鸣不知从哪掏出一张一张符纸,变成硕大的黄巾力士,拳头狠狠的砸在门上。

  “不知先驱到来,所谓何事。”

  感受到钟鸣独有的气息,一个蓝皮肤的老者从中走了出来,打开了大门。

  钟鸣命令黄巾力士停下,收回到手中变成符咒,然后翻了翻白眼:“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个交代。”

  老者笑而不语,方机巧把潜水艇停在一旁,走到钟鸣的身旁,娇呵道:“你怎么绑人。”

  想到若是没有钟鸣给的杀字牌自己早已被海族绑走了就心有余悸,她却不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她是被钟鸣连累的。

  老者低声道:“你们先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都到了这一代,从哪来,您还是回哪去吧。”

  神色傲慢,姿态肆意,钟鸣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拿出一张卡牌:草船诸葛。

  “草船诸葛使用了击溃。”

  两张卡牌被钟鸣抛出,老者如遭重击,身体后退了三步,抹了抹嘴角的血泽,眼中流露出三分阴冷:

  “先驱这是,要和我海族为敌吗?”

  钟鸣显得不知可否,从怀中再次拿出十张武将牌:黄巾军。

  “既然不愿意臣服,那就战吧。”

  古往今来,先驱所到之处,世人无不前仆后继,但总有些人,已经失去了当年的血勇,如今只求一世安稳。

  钟鸣本无意打搅海族的生活,但海族次次像跟绊脚的稻草惹得他心烦,到了这里,听到海族老者的话他更难受了。

  “别说废话了。”

  十个黄巾军围住老者,老者虽然实力不弱,但遭受了一次重击,此刻的他一时半会也难以突围,钟鸣带着方机巧可没有意识的草船诸葛施施然的走进了宫殿。

  宫殿里面算得上美轮美奂,四周都是红色的珊瑚,里面的人看的钟鸣,眸色一寒,钟鸣似乎无所谓,拿起丈八长矛:

  “一起上吧。”

  “狂妄。”

  “你以为,现在还是千百年前吗?”

  “你现在离开,我们不会追究。”

  无数的海族前仆后继的冲的钟鸣的面前,钟鸣随手丢下一张武将牌:将。

  “参见先驱。”

  姜忠从武将牌中出来就单膝跪在了钟鸣了面前,钟鸣点了点头,姜忠满目战意拿起自己的黑铁剑开始冲杀。

  这样的战斗是一面倒的屠杀,海族很快被屠戮一空。

  钟鸣拿起不知从哪摸出的酒杯,看向双手蒙着眼睛的方机巧,摇了摇头,等到姜忠杀死所有漏网之鱼后回来,钟鸣看向门口唯一幸存还在苦苦挣扎的老者。

  叹了口气道:“何必呢。”

  “你...”

  老者张大了嘴似乎想说什么,钟鸣将手中的丈八蛇矛插在老者的胸口,然后随意的拔出,任由黄巾军将其挫骨洋灰。

  “这里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弱的多啊。”

  钟鸣端坐在血腥味未散去的宝座上,感慨道,方机巧捂着鼻子皱眉看向钟鸣:“有点难受这味道。”

  钟鸣使用了不久前得到的御风术吹散了这里的血腥味,然后看向武将牌中欲言又止的程昱:“怎么了。”

  程昱摸了摸胡子:“希望我想错了吧。”然后什么都没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