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十三章 “人贩子”钟鸣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2019-08-21 21:32:42 全文阅读

“主公,就是这了。”

  钟鸣放眼望去,这复古的建筑,一望无际的都是荒野,沙土呈暗黄色,隐约能看到打湿的痕迹。

  “主公,要不要毁了这里。”

  张辽低声道,他眼力不差,很快发现这里是一个简单的卡牌套组,茅草屋中藏着一张黑桃牌,而屋顶随时准备着雷电,不言而喻。

  “不用了。”

  钟鸣摆摆手,张辽和他的混混手下门便逐一退下了,张辽临走前有些担忧的看着钟鸣,看到他满目的自信,才咬咬牙离开了。

  “小子,这已经算是阳谋了。”

  卡牌中的程昱老头似乎摸了摸胡子,恢复了部分体力的他开始有心情调笑钟鸣。

  “把门打开就是。”

  钟鸣仍旧穿着一袭蓝色铠甲,显得不置可否。

  “嘶嘶嘶。”

  寒冰剑出现在钟鸣的手中,地面传来阵阵水汽混合黄沙被冻裂的声音。

  “啪啪啪。”

  不知何时,有人出现在了钟鸣的身后,不轻不重的鼓掌,语气悠然:

  “勇气可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辛家辛栗,只要你交出张辽的地下势力,和断掉夜家向我们c市黑道伸出的手,我可以让你们安全离开。”

  钟鸣的眼睛不知何时闭上,再次睁开时,他似乎才刚刚睡醒:

  “说完了吗?”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

  自称辛栗的中年人不知从哪抽出一把折扇,随意的摆动着,似乎成竹在胸。

  “火杀。”

  虽然寒冰剑的寒气肆意,但这并不影响那张卡牌上冒出的火光,钟鸣随意的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寒冰剑,一张卡牌被他打了出来。

  “闪。”

  辛栗似乎早已料到钟鸣的攻击,手中一张闪被粉碎,闪避了这次攻击。

  “年轻人,不要这么暴躁,我的提议,你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

  辛栗收起手中的折扇,脸色一寒。

  “过河拆桥。”

  头一次,钟鸣在现实中将这张卡牌打出,空间莫名的扭曲,等辛栗回过神了,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卡牌少了一张。

  “似乎,在同样的卡牌持有者面前,卡牌很难造成伤害。”

  钟鸣自言自语。

  “你...”

  辛栗脸色一寒,冷喝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

  随即拿出一张武将卡牌,片刻间和自己融合。

  “来吧。”钟鸣也拿出了自己的卡牌。

  “武将牌:钟鸣。状态:启用,契合度100/100,时间:永久。”

  “游戏开始。”

  场景在不知不觉中被切换,钟鸣和辛栗分明获得四张起始手牌。

  确定自己先手后,钟鸣看了下自己新获得的手牌:

  杀,闪,决斗,五谷丰登,乐不思蜀,兵粮寸断。

  “玩家钟鸣对玩家辛栗使用了杀。”

  “辛栗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你总共只有两血啊。”

  钟鸣握着手中的卡牌,嘴角带着一丝玩味。

  辛栗看着手中的卡牌,神色恍惚,脸色狰狞:

  杀,杀,杀,杀。

  后手和牌运差也就算了,为什么对手的武将牌有三血,还有两个技能。

  想到这里,辛栗心中嫉妒的发狂,不由得乱了些分寸。

  “玩家钟鸣对玩家辛栗使用了乐不思蜀。”

  “玩家钟鸣对玩家辛栗使用了兵粮寸断。”

  “玩家钟鸣结束了回合。”

  “这。”

  看着自己的武将牌被同时乐和兵,辛栗头上不由得冒出些许冷汗。

  “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钟鸣不知从哪拿出一瓶美酒,放在唇边微微饮下一口,眸色迷离。

  “做梦。”

  辛栗狠狠吐了口唾沫,祈祷能天过。

  他心里清楚,一旦投降,自己将失去所有的手牌和武将牌的使用权,若是那样,能留下的只是一条命而已。

  而钟鸣看中的,不过是他手中四张未知牌而已。

  “兵粮寸断判定结果为红桃,兵粮寸断生效。”

  “乐不思蜀判定结果为黑桃,乐不思蜀生效。”

  看到空中两行字迹,钟鸣嘴角微微上滑,笑容玩味,辛栗却像被抽空了所有气力,嘴角喃喃:

  “完,完了。”

  “玩家辛栗弃掉了手牌杀,杀,杀。”

  “回合开始。”

  钟鸣看向自己新获得的手牌,乐不思蜀,无中生有。

  心中一喜:这下可以保留一张无中生有到现实了。

  然后从包裹中摸出一张杀。

  “玩家钟鸣对玩家辛栗使用了杀,玩家辛栗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0。”

  “玩家辛栗武将牌失效。”

  “我,输了啊。”

  辛栗的身体渐渐模糊,神色狰狞而不甘,钟鸣悠然的饮用着美酒,神色恍惚。

  想到有人给自己的一句话:先驱,是走在胜利之前的。

  看着辛栗化作了飞灰,钟鸣发动了连破再次摸了两张牌然后和之前的牌一起塞进背包里。

  然后检查了下自己背包中的卡牌:

  基本牌:杀x10,闪x7,桃x1,酒x2(连破摸牌)

  装备牌:藤甲:耐久15/75,仁王盾耐久30/80,贯石斧耐久15/50,八卦阵耐久70/80,寒冰箭耐久18/30,麒麟弓耐久80/80,丈八蛇矛耐久75/75,古锭刀耐久25/25

  锦囊牌:闪电x1顺手牵羊x1五谷丰登x2决斗x2无懈可击x1火攻x1无中生有x1乐不思蜀x1

  武将牌:张辽血量2/4,吕布血量1/4,卒字无技能牌3/3,钟鸣血量3/3,程昱血量2/2

  再看了下自己武将牌的面板:武将牌:钟鸣

  技能:一:连破,每当你粉碎一张武将牌,你将会获得一个额外的回合。

  二:权计,你每受到一点伤害,可摸一张牌。然后将一张手牌放置在武将牌上,称为“权”。每有一张“权”你手牌上限+1。

  血量:3/3

  手牌上限+3(权x3)

  “还想看看过河拆桥在现实有什么效果呢。”

  钟鸣显得极为郁闷,浪费了一张过河拆桥就拆掉了别人一张手牌,而没有造成丝毫实际伤害。

  “不过,收获还不错,连破还摸到了两张酒。”

  想到这里,钟鸣脸上露出了一些喜色。

  摸了摸手中的寒冰剑,还剩下十八耐久度,钟鸣发现,在现实中使用消耗是远远小于三国杀位面的。

  在辛栗死后,他布置的闪电和黑桃加一马都变成了卡牌,钟鸣随手捡起揣在兜里,然后发现昏迷的夜倾染身边有张铁锁连环。

  想必辛栗就是用它来将夜倾染捆绑的,卡牌的天生屏蔽作用让外人无法发现,所以,只有同为卡牌持有者的张辽和钟鸣才能找到这里。

  “嘿嘿,那我就却之不恭的了。”

  钟鸣将那张铁索连环放在兜里,然后抱着夜倾染离开了。

  “绝影。”

  钟鸣将这张加一马打出,然后一匹高大的黑马出现在了钟鸣的眼前,亲昵的蹭着钟鸣的裤腿。

  “小子,你似乎很懂卡牌的规则嘛,啧啧,竟然是稀有的马匹牌。”

  由于钟鸣无偿给了他一张桃,所以现在程昱对钟鸣有着不小的好感。

  钟鸣显得不置可否,程昱讨了个没趣,不由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钟鸣一跃而上抱着夜倾染端坐在马背上,然后喊了一声:

  “驾。”

  似乎回过神来的钟鸣将自己的铠甲脱下,披在夜倾染的身上,身后黄土飞扬。

  到达市区后,钟鸣收起马匹,将绝影卡牌收回放在兜里,程昱似乎是个话痨,一路上问这问那。

  还叫钟鸣把生米煮成熟饭。

  但钟鸣始终没去理他,抱着怀中的夜倾染一路无话。

  程昱又讨了个没趣,就闭嘴了。

  “喂,你不会是qiangjian犯吧。”

  走到市中心,一个娇小的女孩看着钟鸣和他怀中抱着的美人,开始走过来指指点点。

  钟鸣:“......”

  “喂,你要带这个大姐姐去哪里。”

  小罗莉显得不依不饶。

  看着钟鸣只穿了件衬衫,而夜倾染身上却披着厚实的铠甲,而且似乎还是在昏迷状态。

  小罗莉不由得怀疑起钟鸣。

  “女儿,我的女儿啊。”

  就在这时,一个老大娘走到钟鸣的面前,指着钟鸣哭喊道。

  路人渐渐围了起来,对着钟鸣指指点点。

  老大娘:“我的女儿啊,失散了这么多年,你竟然被人贩子拐跑了,你还给我,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路人甲:“是人贩子啊,这么可恶,害的别人母女分离这么多年。”

  路人乙:“报警吧,一定要严惩。”

  路人丙:“我拍个视频发到网上。”

  老大娘显得得意洋洋,心想:这么美的姑娘,肯定能卖个好价钱,而且路人都在支持自己,钟鸣肯定是百口莫辩。

  钟鸣脸色冰冷,冷冷看着周围人的表演,然后嘴角微微上滑,形成一个冰凉的冷笑:

  “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大娘仿佛戏精上身:“你这天杀的人贩子啊,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不少路人开始围了起来继续指指点点,还有的似乎准备跃跃欲试,是打算乘机揩油还是提前给未来丈母娘留下好印象还是不得而知。

  “让开,让开。”

  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看到钟鸣,眼睛一缩,然后一亮。

  而钟鸣也认出,这是夜家新上任的保安,对那家酒店的忽然倒塌,而事件还被夜家的高层压住,他早有耳闻。

  而钟鸣怀中抱着的,竟然是夜家的公主,保安心想:只要把这件事告诉夜家高层,夜倾染是被钟鸣绑走的,自己就是大功一件。

  而此刻的钟鸣正在被千夫所指,他想了想,又退了回去,那个老大娘自然是在撒谎,但他乐的看那个之前得罪过他失踪的保安兄弟的人狼狈。

  反正我就在这,到时候再救不迟,这个保安心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