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十二章 受损的武将牌:程昱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3195  |  更新时间:2019-08-20 18:02:55 全文阅读

钟鸣有些疑惑,自己分明是先得到了一张卒字无技能卡牌,然后才得到自己的武将卡,但为何管野却有着这么大的差别。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什么武将可以对战,也没有看到空中游戏开始的字迹,钟鸣显得性质乏乏。

  他拍了拍管野的肩膀,双手放在后脑勺那,幽幽道:

  “走咯。”

  管野倒是显得尤为兴奋,虽然只是一张2血无技能的卡牌,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无限可能。

  “这是?”

  钟鸣正打算带着管野离开,忽然看到血色沙土褪去的黄沙土地中一块残破的布片,那布片没有什么光泽,可当他拿在手里却发现。

  莫名的疼痛开始遍布全身,一道声音在他心中响起:

  “先驱,都是倒在胜利之前的。”

  将这块布片放入羊皮卷中,顾不得兴奋的管野,钟鸣打算继续研究那份钟心随笔,打开电脑准备翻译。

  “咚咚咚。”

  阵阵敲门声传来。

  管野去打开门之后,自觉的跑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钟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忽然感觉眼前一阵温软,一双带着薄荷味香气的小手挡在了钟鸣的眼前。

  “猜猜我是谁?”

  小手的主人娇笑道。

  但钟鸣身体的温度却忽然冷了下去,吓到夜倾染赶紧把双手拿开,然后看着倒在沙发上的钟鸣,不知所措。

  “孩子,你来早了。”

  血色的风沙卷席之后,钟鸣看到了自己身处无边的黑暗中,眼前忽然闪烁出些许光泽,然后便看到了一个水潭。

  水潭中一个巨大的熊布偶身上端坐着一个手中握着无数丝线的娇小美人。

  “你是?”

  钟鸣虽然有些惶恐,但还是神色淡定,虽然这里有着淡淡的血腥味,但他还是能从对面的娇小美人身上感受到些许善意。

  “等你拿到了整个先驱旗,再来这里,我会告诉你一切,当然,前提是你必须修复整个先驱旗。”

  画面渐渐淡了下去,钟鸣回过神来,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剧烈晃动。

  “钟鸣,钟鸣,你没事吧,不要吓我啊。”

  一阵头晕目眩之后,钟鸣没好气的看着那摇晃着自己椅子的一双小手,伸出粗糙的大手将其握在手,然后才笑着开口道:

  “你要是再继续摇,没事也有事了。”

  看着面前的人儿粉脸通红,钟鸣神色一呆,显得不知所措。

  夜倾染看着钟鸣这副模样,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将自己的小手从钟鸣的大手中抽出,然后再次抓起桌边的羊皮卷,照着钟鸣的头就是一下。

  “碰。”

  钟鸣感觉额头有点细微的疼痛,才从失神中脱离出来,看着面前的夜倾染,似乎想到了什么。

  跑到自己的房间将那副未完成的铠甲放在夜倾染的手中,然后淡笑道:

  “麻烦你了。”

  “你...”

  夜倾染似乎打算说些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伸出嫩滑的手肘狠狠的对着钟鸣的额头打了一下,然后抱着钟鸣的铠甲气鼓鼓的出门了。

  “钟哥,你这是凭实力单身。”

  管野小声嚷嚷。

  钟鸣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始看老师要求他写的作文题材:纸上谈兵

  他回忆了一下,老师似乎说过,只要这个作文名字,题材不限。

  管野看到电脑上老师给钟鸣发的文件,也显得没什么兴致,嘟噜道:“纸上谈兵不是指那个赵国没用的赵括吗?”

  “赵括?”

  钟鸣再次读了下这个名字,似乎想到了什么。

  钟鸣很少答应别人什么事,但一旦答应了,就基本都会做到。

  他开始翻阅关于这个成语的资料,但很快,钟心随笔上的一段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齐国见死不救,不赞助粮食于你,乐毅拒绝领兵而推荐你入局,赵军缺粮已久,赵王站在国家角度,让你这主战之人踏入,就是孤注一掷的博弈。白起眼中若是再给你一些时间,或许会成为秦军大患,但现在的你,还不值一提。不仅仅是秦军的计策与赵军高层将领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秦军粮足而赵军只剩下最后的一击之力而已。更何况,秦军拥60万军队,而赵军仅45万,本身没有优势,这场战役必输,不过差别是时间长短而已。”

  “必输的战役吗?有意思。”

  钟鸣摸了摸下巴。

  可以肯定,钟心绝对见过赵括这个人,但钟鸣却没有多少清楚,但这也不难看出,赵括,在钟心随笔中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钟鸣拿起键盘,思考了片刻,开始参考赵括这个人为主题写出一个悲剧英雄形式的人物。

  管野仍旧一脸兴奋的打量着自己的武将牌,也不去打扰他。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钟鸣躺在床上,准备好好休息,屋子的对面,却传来阵阵琴声,不过那人似乎很不会弹琴,发出的声音和杀猪一般。

  钟鸣皱了皱眉,从床上下来,然后穿好衣服去敲了对面的门。

  “能不能别弹了,影响休息。”

  他才刚刚说完话,就愣住了,眼前这个人双脚只有空荡荡的裤腿,两只手还死死抓着钢琴,而那杀猪般的惨叫声。

  就是他摔倒后手抓钢琴按键发出的,而他的手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无数伤痕。

  “你没事吧?”

  钟鸣走上前,将他扶到座位上。

  “谢谢你啊小伙子。”

  那个人神色如若迟暮的老者,一声叹息。

  钟鸣眼睛一直停留在这残疾老人手中的破旧布片上,然后忍不住开口:

  “老人家,你这布片从哪里来的。”

  残疾老人睁眼看向钟鸣,眼中闪烁出夺目的精光:

  “孩子,你认识这块布片?”

  但很快残疾老人打量了钟鸣片刻后满意的点点头:

  “也是,钟家代代,都是英烈。”

  钟鸣把老人扶好,然后又拿出一张桃递给老人,低声道:

  “我用这个换,能不能把那道布片给我。”

  老人仔细的端详了钟鸣许久许久,然后接过了钟鸣手中的桃:

  “小子,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钟鸣摇了摇头,然后看到老人空荡荡的裤腿竟然漂浮在了空中。似乎在吃下那张桃后,他恢复了一些伤势。

  “我的伤口,来自于马岱的潜袭。”

  看着钟鸣瞪大了眼睛,老人继续说道:

  “我能感觉到你是最新一代被选中的先驱,能否让我随着你一起征战,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战死沙场才是最好的结局。”

  钟鸣似乎发现了什么,接过老人递过来的布片,点了点头。

  老人消失在钟鸣的面前,然后他看到了一张漂浮在自己身前的武将牌:程昱

  技能:设伏——结束阶段,你可以记录一个基本牌或锦囊牌的名称并扣置一张手牌,称为“伏兵”。当其他角色于你回合外使用手牌时,你可以移去一张记录名称相同的“伏兵”,然后此牌无效。

  血量1/2

  很明显,这个程昱的卡牌并不完整,甚至还缺失了一个技能,但纵然如此,钟鸣还是一脸喜色,能得到一张强大的武将牌,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孩子,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武将牌在心中和钟鸣沟通。

  钟鸣点了点头,一脸喜色。

  走到学校,钟鸣把准备好的纸张拿在手里,准备找老师上交。

  走到操场边一个女人拦住了他,钟鸣低下头,看着这个1米5都不到的跟踪者,悠悠道:“有事?”

  女人沉默了片刻,还是将一封邀请函递到钟鸣的手中,低声道:

  “夜家老爷子,想和你见上一面。”

  钟鸣思索了片刻,询问道:

  “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

  一米5不到的女人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

  钟鸣不知从哪摸了根草,放在嘴边叼着,态度极为恶劣。

  一米5不到的女人气的跺了跺脚,还是回去复命了。

  “又咋了。”

  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夜倾城,钟鸣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既不生气,也不在意。

  “我想,和你聊聊。”

  带着钟鸣走到操场旁边坐下,夜倾城拿起两瓶酒,丢给钟鸣一瓶,跟个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怎么了,夜家又出事了?”

  钟鸣拿起酒瓶开盖就往口中倒,看的夜倾城张目结舌,嘴角喃喃道:

  “你就不怕我下毒?”

  钟鸣显得不知可否,随手把喝了一口的酒瓶丢到一边,看向夜倾城,目光充满了探究:

  “说吧,什么事?”

  “地下黑帮势力辛家辛栗将小妹绑走了,父亲已经去找辛家谈判了,我希望你能帮帮忙。”

  话虽这么说,但夜倾城明显没抱多少希望。

  “绑走了谁?”

  “夜倾染。”

  “噗。”

  钟鸣一口酒喷了出来,玩味道:“这白痴。”

  “没问题就交给我吧。”

  钟鸣点了点头,便跟个没事人一样走远了。

  夜倾城看着钟鸣吊儿郎当的模样,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希望这邪门的小子,能给我点惊喜。”

  “喂,张辽,帮我查下辛家。”

  钟鸣走到夜倾城的视角之外,就开始打电话给张辽。

  这时候他身上的武将牌程昱忽然亮了起来,钟鸣似乎看到了一个习惯和自己一样吊儿郎当的老头在拿着酒瓶,然后微笑道:

  “你在这个地方也有势力?”

  钟鸣不厌其烦的回复道:

  “嗯。”

  “再给我一张桃,我帮你把她救出来。”

  钟鸣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剩下的桃抽出一张递给程昱,然后摇了摇头道:

  “等我自己找不到他的时候,再来找你。”

  程昱接过那张桃,眸光中满是赞许,武将牌中的他摸了摸胡子:

  “小子,那就让老夫看看你的本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