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一章 三国杀的世界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055  |  更新时间:2019-08-14 19:55:01 全文阅读

“杀......”

  拿着手中三国杀的卡牌,钟鸣对这游戏的性质一如既往,眼眸一转,打出了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张牌。

  “桃。”

  看着对面的队友准备将他救下,钟鸣赶紧一把按住,幽幽道:

  “我开了完杀。”

  对面一脸无奈,眼睁睁的看着钟鸣一鼓作气出奇制胜,连破的毫不留情,幽幽道:

  “你这次只是运气好罢了,要是没有那张aoe你早没了。”

  “哈哈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钟鸣看着手中的一手好牌洋洋得意。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

  “喜欢啊。”

  钟鸣洋洋自得,完全不清楚为什么对面端坐的几个好友都未曾说话是从哪响起了这道声音。

  “那么,你想成为先驱吗?”

  钟鸣心中一疼,嘴角喃喃:

  “先驱?”

  “这是?”

  看着面前从未有过的巨大脚掌,钟鸣的脸上是一脸茫然。

  手中的卡牌纹路清晰,慌乱中他将其中一张丢出。

  疼,虽然莫名的后空翻闪过这次践踏,他还是擦了下额头的冷汗,看着自己手中渐渐化作灰烬的卡牌,上面的字迹此刻才显得无比清晰。

  “这是?一张闪?”

  “哦,竟然躲过了。”

  面前的人物形象极为立体,地面黄沙漫天,手臂上的血迹让他感受到了几分真实感,心中一阵恍然:

  “南蛮入侵?”

  对面的人物看不清面容,可那背后的卡牌虚影却无比清晰,卡牌的顶端是两个清晰的字迹:黄巾。

  “打起精神来,这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游戏。”

  心中的声音极为低缓,却无比清晰,不是提醒,而是告知规则,冰冷莫名。

  “三国杀吗?”

  钟鸣心中一阵恐惧,但更多的却是畅快淋漓,这样的游戏,才算得上惊险刺激,作为一个多年对这卡牌游戏精通的爱好者,他心中万分清楚,若是这只是新手教程,那么后面的剧情将会更为让人恐惧。

  然后他心中却只有莫名的狂热,就如若一个悍不畏死的士卒,他缓缓从腰间掏出一张自己的武将牌,手心微微颤抖着,难以压制心中的激动。

  “???”

  武将牌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技能与说明,只有一个“卒”字刻在牌的上方,此刻的他才后知后觉的慌乱:

  “这不就是被移除的士兵牌吗?”

  玩了这么多年游戏,他自然清楚这个三血毫无技能的卡牌意味着什么,那将是一种绝对的劣势,基本上就连只能辅助的4血武将,都能将他吊锤。

  直到那卡牌后面三张可以使用的基本牌出现,他心中才稍稍安定,作为游戏中的新手教程,难度绝对不会是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无论如何,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完成这次游戏。

  “杀。”

  对面的人看不清面容,但隐约可以看到嘴角的狞笑。

  疼痛感,这次的钟鸣并未来得及打出手中的卡牌,可对面的攻击似乎随时如影随形。

  他不过楞了片刻,一道虚影便冲了过来,手起刀落,身体传来阵阵疼痛和撕裂感。

  钟鸣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三血卒牌已经只剩下2血,顾不得如影随形的对手和疼痛,他看着自己手中的5张卡牌,他的回合补给了两张,起手4张用去一张。

  一张杀,两张桃,一张万箭齐发,一张问号。

  其他卡牌他心中很是清楚,可唯独那张问号,握在手中都能感觉到其中的杀气和狰狞的怒容,心中莫名的声音再次响起:

  “权限不够,无法使用。”

  钟鸣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出现一丝极淡的冷笑,然后将手中的一张桃放在嘴边,果然,浑身一种懒洋洋的温润和舒适感,变成血红的武将牌再次变成绿色,回到完好无缺的三血。

  “玩家钟鸣使用了桃,血量为三。”

  “玩家钟鸣使用了杀,黄巾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二。”

  握着手中剩下的三张卡牌,虽然对问号牌存在诸多的疑惑,但钟鸣心中还是出现一丝细微的得意。

  对于一个游戏迷来说,这样的游戏,才算得上畅快淋漓。

  大约十分钟过后,游戏结束,钟鸣看着手中余下的一张万箭齐发卡牌和一张问号牌,还未曾等他发出心中的疑问,头脑一昏,等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他伸了个拦腰,睡眼朦胧道:

  “原来,都是梦啊。”

  “哎哟。”

  手背传来一阵如若刀割的疼痛,他摸了摸左臂的伤痕,那是一道漆黑如墨的血泽,而血似乎是因为染上了什么东西才变得漆黑的。

  他看向自己的床头,那是两张卡牌,一张是问号,一张是万箭齐发,就如若自己玩的游戏中那样,可那卡牌却不知何时被染的乌黑,隐约能看到墨色的光泽。

  “这是?”

  他不知这是多少次的惊讶了,卡牌似乎被融化了,融化在他那乌黑血泽的伤口处,然后伤口复原,他再次伸手去抚摸了片刻,就如若从未受过伤一般。

  而两张卡牌的纹路却出现在了左臂的伤口处,一个若有若无的问号和箭羽,似乎在无声的暗示着什么,钟鸣心中一凝,喜忧参半。

  “或许,这出戏,没那么好演。”

  ......

  一夜无眠,第二天清晨,钟鸣睁开没有睡意的双眼,虽然并没有起难看的黑眼圈,但精神不振也是难免。

  钟鸣拿起自己的早餐钱,左臂如若纹身的纹路早已被抛在脑后。

  他打了个哈欠,从自家楼层开始往下走,十几层的楼梯格外漫长,但他也早已习惯。

  “早啊。”

  一如既往的跟路过的同学打了个招呼,心中想着昨天惊险的游戏,却不知为何一脚踩空,摔倒在地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新的幻象。

  “今天你来的莫名的早呢。”

  钟鸣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心中疑惑摔倒竟然没有出现疼痛,但再次起身时,眼前仍旧是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

  他再次伸了个懒腰:

  “开始吧。”

  “哦,你已经明白了吗?”

  头一次,那个4血黄巾将领牌下看不清身影的人发出了声音。

  “不过是一场游戏,我要做的,自然是打倒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