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驱旗 > 正文
第二章 不仅仅是游戏
作者:闭上眼看见天堂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19-08-14 19:55:27 全文阅读

“勇气可嘉。”

  那道身影似乎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虽然钟鸣看不到,但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钟鸣皱了皱眉,看着自己仍旧一成不变的卒字武将牌,再拿起自己的那起手四张:

  杀,杀,闪,闪。

  似乎能攻能守,但也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

  “这次,是你先手。”

  对面看不清身影的人语气悠然。

  “杀。”

  钟鸣毫不犹豫,甚至没看自己刚刚获得的两张新卡牌。

  “闪。”

  对面似乎也显得游刃有余。

  钟鸣默默看了下自己新获得的两张卡牌:

  诸葛连弩,问号牌。

  不知为何,这次的问号牌似乎显得尤为冰冷,与之前那张不同的是,这次的问号牌虽然无法使用。

  但拿在手中钟鸣的心里一片平静,似乎不会因为任何事物动摇。

  “要是你能赢下这把,你将解锁属于你的第一个技能。”

  “啰嗦。”

  对面的人似乎是个话痨,在打牌的同时还时不时抽出时间和钟鸣聊天。

  但钟鸣似乎并不满意,诸葛连弩在卡牌在手中消失,然后变成一架如若真正的连弩般出现在手中。

  虽然不曾见过这个兵器,但看到上面可以插入卡牌的凹槽和多年以来的游戏经验,钟鸣驾轻就熟的将再次亮起的杀字卡牌放入凹槽内:

  “发动技能:诸葛连弩。”

  随着这道没有情绪的声音落下,钟鸣再次看向自己的卒字武将牌,果不其然,原本空白的武将牌下,此时出现了一句极为平淡的字迹:

  武器:诸葛连弩:装备效果:回合内可以无限使用杀,攻击距离:1,耐久度:45

  “耐久度???”

  钟鸣看着这个新鲜的字迹,忍不住念了一遍。

  对面的人看到钟鸣这个模样,似乎并不介意给他解释。

  “耐久度为0时,这个装备将自行销毁,游戏刚刚开始,不要走神哦。”

  在钟鸣去看武器说明时,他的回合已经结束,而此刻对面的人虽然语气和睦,下手却毫不留情。

  钟鸣失神的片刻,血量已经降低为2,疼痛才使钟鸣回想起来,他刚才楞了片刻,出闪根本没来得及。

  “回合开始。”

  空中此刻才出现提醒他的字迹,对面也伸出手,似乎像对对手的一种尊敬。

  钟鸣看着自己手中更新的两张卡牌:

  决斗,仁王盾。

  “装备,仁王盾。”

  卡牌在手中消失,空中出现巨大的提示字伴随着声音,然后钟鸣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盾牌。

  钟鸣此时倒是顾不得去看仁王盾的解释数字,只见空中一道新的字迹:

  “玩家卒对玩家黄巾将领使用了决斗。”

  “黄巾将领对卒使用了杀,卒对黄巾将领使用了杀,黄巾将领对卒使用了杀,卒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1。”

  对面幽幽道:

  “使用决斗时,要计算下对手的手牌有多少张杀哦。”

  “玩家卒弃下了一张手牌闪。”

  看着对面运筹帷幄的姿态,钟鸣心中头一次出现了慌乱,自己只剩了一血和一张手牌,而对面还有4血和1张手牌,加上这次是对手的回合,对手绝对会有三张手牌。

  钟鸣额头再次浮现出些许冷汗,之前因为狂热而被压制的剧痛再次疼了起来,对面的脸色似乎极其戏虐,然后结束了回合。

  新的两张手牌落入手中,钟鸣手心微微颤抖着,谁也不知道如果输了这把会是什么情况,然后他猛的看向自己新摸的两张卡牌。

  “机会。”

  钟鸣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

  “玩家卒使用了桃,血量为2。”

  “玩家卒使用了无中生有,从牌堆摸了两张卡牌。”

  “玩家卒使用了杀。”

  “玩家黄巾将领受到一点伤害,血量为3。”

  钟鸣结束了回合,满头冷汗,再看向自己手中的两张闪,心中一凝,看向对手。

  对面看着自己手中的卡牌,然后打出一张:

  “玩家黄巾将领使用了闪电。”

  “玩家黄巾将领使用了兵粮寸断。”

  看着自己头顶的屏障,钟鸣心中一惊,若是判断成功,他将失去下次的补给。

  但对面的出牌似乎并没有结束:

  “玩家黄巾将领使用了万剑齐发,玩家卒使用了闪。”

  “判定结果为梅花,兵粮寸断失效。”

  钟鸣擦了下额头的冷汗,看着自己新摸的两张卡牌,而却没有看到对面的人一脸玩味。

  “玩家卒使用了桃,血量为3。”

  “玩家卒使用了南蛮入侵,玩家黄巾将领使用了杀。”

  “玩家黄巾将领的判定结果为黑桃3,玩家黄巾将领受到了3点伤害,血量为0。”

  钟鸣一脸愕然,就这么赢了?但对面对于胜负似乎显得无所谓,悠然道:

  “这次是你赢了,下次再来时候你将开启你的第一个技能。”

  ......

  “钟鸣,钟鸣?”

  钟鸣从地上爬了起来,奇怪的是并没有感到疼痛,由于还在楼下不远处所以并没有什么车辆,同一个小区的人将他扶了起来,关切询问道:

  “钟鸣,你没事吧?”

  钟鸣摇了摇头,淡笑道:

  “我没事,管叔你辛苦了。”

  被称为管叔的大叔似乎松了口气,拍了拍钟鸣的肩膀,苦笑道:

  “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不小心。”

  看着管叔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何,钟鸣心中忽然起了一丝疼痛,极为细微,就如若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他摇了摇头,以为只是自己没睡醒,也没多去注意,然后在小区边的商店买了早餐,就幽幽的往学校去了。

  左臂的纹路似乎又亮了几分,他也没有注意到。

  早晨这个时间到学习的人并不是很多,钟鸣也不过是约着和几个臭味相投的同学一起玩桌游罢了。

  管野看到钟鸣来了,朝他招了招手,微笑道:

  “来来来,八人军争,就差你了。”

  大学生活比较随意,他和小伙伴们也显得自得其乐。

  虽然脑海似乎还有着一阵阵钝痛,但钟鸣也没有去注意这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如既往的和同学们玩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