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序列之主 > 卷一 序列者
第一章 神血之路
作者:炊烟淼淼  |  字数:5843  |  更新时间:2019-08-27 09:58:16 全文阅读

夕阳西下,带走了最后一丝暑气。

这里是靖边沼泽边缘区域,周围都是高大的水草,水体不深,大概只有尺余。

一条墨绿色草鱼悠闲地从草丛中钻了出来,不过它的动作忽地一滞,随即剧烈地挣扎起来。

这草鱼撞上了一团透明的、似是果冻一般的事物,它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但想要挣脱却已经来不及了。

草鱼不断地挣扎……

那果冻般的事物似有生命一般,它一点也不着急,缓慢而又有条不紊地将草鱼包裹起来,草鱼挣扎的动作逐渐地变得缓慢、艮滞……

终于,草鱼不动了……

那果冻般的事物蠕动着包裹住了草鱼,肉眼可见地,鱼鳞慢慢地失去光泽,逐渐地竟然透出了一丝腐朽气息。

但就在这关头,只听‘咻’地一声,一道寒光闪过,那条半腐烂的鱼身上,赫然插了一柄匕首。

肉眼可见地,死鱼的身上浮现出一团泛着死白色的胶体状物质,就好像一团又大又冷的鼻涕,而这也正应了它的名字——

鼻涕虫!

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从水草丛里钻了出来,他一手拔出死鱼身上的匕首,另外一只手拎起了鼻涕虫,手腕一抖,将那条死鱼甩了出去。

消瘦的身影转回身来,露出了一个微微稚嫩,但又不失坚毅的年轻面庞。

白止墨将匕首插回腰间的皮套,拎着鼻涕虫的尸体,转身又钻进了草丛。

草丛中没有路径,不过白止墨却走得飞快。

而且他走过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甚至连娇嫩青脆的水草都不曾折断,就这一手,没有个几年时间,根本练不出来。

看得出来,他对这片草丛十分熟悉。

兜兜转转大概一刻钟之后,白止墨终于钻出了草丛,这是一块丈余方圆的裸露岩石,整体呈现灰白色,这是常年暴露水上遭受风化后的颜色。

白止墨将手里的鼻涕虫尸体扔在一块微微平整的凸起石头上,而他则是盘膝坐在鼻涕虫尸体前,脸色庄重地闭上了眼睛。

他双手结印于胸前,迅速平定了自己的心神,而后双手陡然变换,就好似一只受惊后蹁跹起飞的蝴蝶。

十几息后,他的双手在胸前结出了一个莲花般的手印,这一番操作下来,白止墨的额头上也是沁出了一层缜密的细汗。

白止墨胸前手印向前一推,一朵晶莹虚幻的三瓣莲花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落在了鼻涕虫的尸体上。

三瓣净化莲印!

莲花手印落在鼻涕虫尸体上,就像渗入沙漠里的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而鼻涕虫死白色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水,干瘪,枯萎……

大概十几息后,鼻涕虫的尸体完全干枯。

白止墨的手掌在干枯的尸体上轻轻一按,尸体顿时化为片片飞灰随风飘散,而在飞灰中露出一块成人拇指大小的血红色晶体。

白止墨捡起那块血色晶体,眼中划过一抹喜色,刚才一个多时辰的蹲守总算是没有白费。

这血色晶体叫做血晶,以神血生物的血液凝炼而成,而起到凝炼作用的,就是净化莲印。

神血生物有强有弱,以序列划分,从序列0到序列9,序列越高实力越强。

鼻涕虫只是最低级的序列0神血生物,只有大概三成机率能凝聚出血晶,大部分时候都无法凝聚血晶,而他这次的运气显然不错。

面对神血生物,普通人类根本不是对手,远古时期神血生物横行,人族孱弱!

人族经过漫长的摸索,终于发现了获得力量的方法,获得神血生物的力量,这就是——

神血之路!

这是属于人族的晋升之路,现今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善的体系。

普通人就是零阶,通过不断地吸收血晶,可以达到自身圆满的境界,然后服用序列1原血,就可以晋升一阶,获得等同序列1神血生物的实力。

这个时候,他们被称为序列者。

血晶可以增强序列者的血气,血气是序列者的根基,是其力量的根源所在。

一阶序列者继续吸收血晶,圆满之后可以服用特定途径的序列2原血,晋升二阶序列者,再之后就是三阶序列者,四阶……

理论上一直可以晋升到九阶序列者,与序列9的神血生物实力等同。

原血是以神血生物的精血为主,佐以某些药物炼制而成。

白止墨现在只是可怜的零阶,他正朝着一阶序列者的方向努力着……

白止墨又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蛇皮口袋。

他伸手一抖,蛇皮口袋里的东西被倒了出来,郝然全部都是血晶。

白止墨蹲下身子,拿起一块血晶用手指轻柔地摩砂片刻后,重新将它放进回蛇皮口袋,同时嘴里喃喃道,

“一块血晶……”

然后他又拿起另外一块血晶放进了蛇皮口袋,嘴里又喃喃道,

“两块血晶……”

…………

此时的白止墨,俨然化身贪婪的地主老财,在极尽享受地盘算着自己的财富,这个时候的少年,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坚毅模样,郝然一副小财迷的姿态。

“八块血晶!”

白止墨将最后一块血晶放回蛇皮口袋,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虽然早就感觉自己这次的收获不小,但此时真正地清算一下,收获真是让他惊喜了一下。

“二十一只鼻涕虫,八块血晶,这几天的收获真是不错了,也是时候回去休息一下了!”

白止墨喃喃低声说着,已经将蛇皮口袋扎紧,揣回到了自己怀里。

沼泽的夜晚很危险,很有可能就会在睡梦中变成神血生物的口粮,白止墨这几天一直都没睡觉,现在着实有点顶不住了。

他看了看西方剩下的最后一丝血色,脚下一动,再度钻进了草丛。

白止墨小心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片区域算是他的一个秘密修整之处,他可不想被人循着踪迹发现这个地方。

白止墨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前,这城墙高达百余丈,人在城墙下就好像烧饼上的一粒芝麻,渺小而卑微。

城墙上染有黑红色的血迹,有刀剑劈砍的痕迹,也有神血生物的抓咬痕迹,这些痕迹为城墙增添了一股浓重的岁月气息。

凌波城!靖边沼泽中唯一的城池!

紧走两步,白止墨来到了城门前,笑嘻嘻地对其中一个守卫说道,

“小五哥辛苦了!”

那个守卫笑骂道,“看来你小子这次的收获不错啊!但套近乎也没用,该交的钱可不能少!”

白止墨从兜里摸出一枚铜币递给了那守卫,

“哪能够啊,一个铜币兄弟我还是拿得出来的!”

守卫接过铜币,笑着道,

“行了,你小子就别贫了,快点进来,马上就要关城门了!”

“那小五哥回见了!”

白止墨说着话已经进了城,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地敛去,一块血晶可以换成十枚铜币,一枚铜币实在不算什么,但是也备不住每次进城都要拿上一枚。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真正的大头还是居住费用。

在凌波城中居住,每年都要缴纳五十块血晶的费用,这会直接上交给城主府。

凌波城的城主即为凌波王——白沧海,六阶序列者,是这座王城的主宰。

只有六阶序列者才有资格称王,才能建城,也才有实力守护城池。

白止墨现在连一阶序列者都不是,但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大好少年,他当然要追寻强大的力量,当然更重要的也是为了生存。

毕竟日常的吃穿用度,都需要血晶换取,而且血晶还和寿命直接相关。

普通人如果不依靠血晶,大概只有四十年的寿命,但如果能够保证充足的血晶供应,却可以活到一百岁。

二十岁之后,普通人就需要吸收血晶才能保证正常生存了,一块血晶大概抵得上十天的消耗,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血晶消耗也会增长,八十岁以后,一块血晶就只能抵三天消耗。

如果一个人想要活到一百岁的生命上限,其中消耗的血晶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而这还是在不修炼的情况下,如果要修炼,消耗的血晶就更多了。

白止墨在沼泽中狩猎五天,也不过才弄到八块血晶,他今年才十六岁,日后需要的血晶绝对不少,况且他可不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普通人。

白止墨回到自己家中,沉静的庭院中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白止墨的父母也只是零阶,修炼了一些浅显的武技,他们积攒血晶,就是希望白止墨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序列者。

不过在他十岁那年,父母出城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在那之后,家里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白止墨关上房门,来到自己床下撬起了一块青砖,拉出了一个木头箱子。

打开箱子,里面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血晶,粗略看去竟有两三百之数。

白止墨看着箱子中的血晶,满心的的激动。

箱子里面是二百七十八块血晶,再加上他这次带回来的八块,这就是二百八十六块。

零阶圆满,大概需要一千块血晶,然后就可以服用原血,晋升一阶序列者。

他已经吸收了八百块血晶,再加上这将近三百血晶,不出意外应该可以达到零阶圆满。

当年,他父母为他留下了不少血晶,差不多足够他二三十年用度。

但二三十年之后怎么办呢?白止墨看得很清楚——

与其庸碌等死,还不如放手一搏!

于是,白止墨在十二岁后,开始吸收血晶,修炼武技,然后出城猎杀神血生物。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神血生物不是什么人就可以猎杀的,更何况当时的他还只是个半大孩子。

在思忖良久后,白止墨将自己的目标放到了鼻涕虫身上,鼻涕虫虽然产出血晶不多,但基本没有什么攻击性。

于他而言,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个月,白止墨倒是遇到了不少鼻涕虫,但是一只也没能杀掉。

第二个月侥幸杀掉一只,但是由于净化莲印出了一点问题,最终并没有凝炼出血晶。

再后来,他倒是逐渐地找到了窍门,猎杀鼻涕虫也逐渐地得心应手。

他倒不是没有猎杀其他神血生物的想法,但实在太危险了,他那所谓的武技只是最基础的剑招,随便一头神血生物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四年下来,算上父母给他留下的血晶,他终于凑齐了足够的血晶,马上就可以达到零阶圆满之境,具备服用原血的资格。

序列者并不是只有一条途径,而是分成很多途径,每个途径需要的原血也各不相同。

凌波城中流传最广的神血序列途径,就是玄武途径,城中九成以上的序列者是玄武途径,玄武一阶序列者对应的是水蛭。

用于调和水蛭精血的药物,白止墨基本已经备齐,但是水蛭精血他还没有到手,他打算零阶圆满后,亲自去猎杀水蛭。

毕竟一份水蛭精血需要五千块血晶,根本就不是他能负担得起的。

接下来的时间,白止墨就留在家中专心吸收血晶,一块块的血晶在他的手中化为粉末,而他体内的血气也是越发的磅礴起来。

白止墨吸收了一百八十块血晶,家中的食物已经告罄,于是他只能去外面采买食物。

不过白止墨刚走出房门,就看到自己的院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踢开,一个小混混打扮的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白止墨看到这张脸,就有冲上去踩上几脚的冲动,这家伙人称李二癞子,整日游手好闲,一无是处。

但他却偏偏有个好姐姐,嫁的那人在城卫军中任小队长。

抛开城卫军的身份不谈,每个城卫军都必须是序列者,小队长更是二阶序列者的存在,而这也正是李二嚣张的资本。

李二癞子看着白止墨,有些玩味地笑着说道,

“鼻涕杀手,今年的居住费该交了!”

鼻涕虫是大家公认的最低级的神血生物,基本没有什么攻击性,而且出的血晶也少得可怜。

也就只有白止墨,四年如一日地猎杀鼻涕虫,于是白止墨就有了个‘鼻涕杀手’的称号。

现在被李二癞子当面喊了出来,其讽刺和调笑的意味不言而喻。

白止墨脸上微微有些难看,他脸色冷冽,转身回屋拿出了六十血晶,还没有递出去,就听到李二癞子阴冷地笑道,

“小子,今年要交八十血晶!”

“去年不是六十血晶吗?”

确切地说,应该是五十血晶,但真正地实施起来,却成了六十血晶,大多数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谁让这家伙的姐夫是城卫军小队长呢!

“哪那么多废话,想在凌波城住下去就交八十血晶,不交就滚出城去!”

李二癞子眉毛一挑,嚣张地喝骂道。

李二癞子好像仅仅只是普通的零阶,连圆满都不是,实力比一般人也强不了多少,白止墨有心一剑劈了他,但后果却不是他愿意承担的。

白止墨犹豫了片刻,转身回屋,回来的时候,将一个小布袋扔给了李二癞子。

李二癞子接过布袋先掂了掂,然后又打开布袋瞄了一眼,轻蔑地瞟了白止墨一眼,转身走出了他的小院。

白止墨落后两步也随着走出来,他需要去采买一些食物。

忽然,他听到旁边传来一个苍白虚弱的声音,

“求求你了,我就只有八十血晶了,如果交给你,我就只能等死了,我先交五十,剩下的过几天再补上,您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

“哼,你死不死关老子屁事,八十血晶一块都不能少,要么交血晶,要么现在就滚出凌波城!”这是李二癞子嚣张冷漠的声音。

白止墨顺着声音望过去,前面说话的人是他的邻居罗东,他此时正在苦苦哀求着李二癞子。

罗东是白止墨父亲的好友,在他父母还在的时候,罗东经常会到他家里,和他父亲喝上几杯。

但在白止墨的父母失踪后,罗东和他的来往就少了,不过平日里多多少少也帮扶了白止墨不少。

罗东苦苦哀求,但最终还是被李二癞子收去了八十血晶,一颗血晶不剩的罗东面如死灰地瘫软在地上。

“罗叔,你没事吧?”白止墨走过去扶起了罗东。

“哎,本来就是苟延残喘,现在一块血晶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罗东脸色灰白地说道。

白止墨张了张嘴,可他却发现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小白啊,你还年轻,好好努力,不要像我一样,年轻的时候就知道玩乐,现在想努力了,身体根本就不允许了,一切都晚了!”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罗东是用自己的血泪史,警醒这个勉强算是自己子侄的后辈。

“罗叔,我屋里还有点血晶,我去拿给你!”

毕竟也算是有些渊源,白止墨也不能眼看着罗东去死,他就只剩下二十六块血晶,先接济他一下,自己零阶圆满的事只能再放一放了!

罗东的眼睛一亮,但随即暗淡下来,他一把拉住白止墨的手臂,

“小白,不必了,我现在身子坏了,一天就要一块血晶,罗叔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罗叔不能拖累你!”

“罗叔,总会有办法的,要不您和我一起去猎杀鼻涕虫?”

“当年我家积蓄不少,我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有用完的一天,所以很少去猎杀神血生物,现在这副身体早就已经废了,鼻涕虫恐怕也杀不得,死亡对我来说只是早晚的事。”

罗东摆了摆手,行尸走肉一般回了自己的家。

白止墨看着罗东的背影,不由得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我如论如何都不能这样,就算死,我也不能这样窝囊囊地死掉,再怎么不济,也要死在辉煌的成功路上……

白止墨想到这里,立刻动身去买了一些食物,然后回到自己家中继续吸收血晶。

三天后,白止墨又吸收二十四块血晶,他的体内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应,类似于吃饱了饭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零阶圆满?

就在他微微沉吟,考虑着自己下一步如何猎杀水蛭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院中脚步的声音。

白止墨眉头一皱,打开房门迎了出去,却是脸色苍白的罗东,他有气无力地对白止墨说道,

“小白,我快不行了,估计也没有几天好活了。”

“罗叔,我这就只剩下两块血晶了,您拿去先用!”白止墨有些不好意思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两块血晶,这的确是他最后的存货了。

“不用了。”罗东阻止白止墨,平静地说道,

“我都看开了,在临死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我既没有子女,也没有朋友,现在也就只能和你说了!”

其实罗东说了很多,包括他年轻时候的风光,后来的落魄,还有无数让白止墨好好努力,莫负光阴的规劝。

最后,罗东拉着白止墨的手,

“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这本书就给你吧,据说是牵扯到一桩大秘密,但我却一直没能参悟,希望能对你有点帮助吧!”

罗东说着话塞给了白止墨一本书,而他自己已经转身离去,同时制止了想要继续劝他的白止墨,

“就让我平静地离开吧,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死后的样子,你自己珍重吧!”

白止墨的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本书,看着罗东的背影,他的心中五味杂陈,不过一个念头却贯穿了整个思绪,

“我的将来——

绝对不能是这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