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序列之主 > 卷一 序列者
第二章 狼峰小队
作者:炊烟淼淼  |  字数:5865  |  更新时间:2019-08-28 12:10:01 全文阅读

罗东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白止墨的视线中,不过他却依然站在那里,心中百味杂陈,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本书。

等白止墨反应过来,慌张去检查这本书的时候,他却是惊讶地发现,这本书竟然一点破损都没有,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

这个时候,白止墨的心绪也终于逐渐地平静下来,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这本书上。

这本书并不太厚,而前后的封面就占了将近一半厚度,它能够禁受住自己的拿捏,似乎是全凭了这封面的厚实。

封皮上看上去有些脏,甚至还能看到好大一大片油渍,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个妥善保管的物件。

仔细看来,勉强能够认出封面上歪七扭八的三个大字——

养魂经!

一股子劣质盗版的气息铺面而来。

白止墨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如果是在大街上看到这东西,他甚至都懒得弯腰去捡,这东西擦屁股都嫌硬。

翻开厚重的封皮,白止墨差点爆了粗口,里面竟然是TM的手抄本,而且字体烂的一B,也真是可惜了这么厚实的封皮。

这本书里的内容并不是太多,白止墨很快就浏览完了。

他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龙飞凤舞般的字迹让他双眼发花,而且其中的语言极为晦涩难懂,以他的水平根本不知所云。

他只能看出这似乎是一本关于神魂修炼的法门,不过他看都看不懂,更不用说修炼了,况且这东西的真假还有待考证,于是他就默默地将这本书收了起来。

罗东的遭遇让他心中沉重,也是愈发的渴望力量,现在唯一的要务就是获得水蛭精血,调制出水蛭原血,尽快晋升一阶序列者。

那时他也就能去猎杀其他的神血生物,获得更多的血晶。

水蛭这种神血生物据说并不是很强大,他想去碰碰运气,而他也早就选好了自己要去的地方——玄武滩。

玄武滩周围有不少水蛭,很多人去那里猎杀水蛭,并且有相当一部分人获得了成功,并且顺利晋升。

玄武滩的名号,也是寓意了玄武途径序列者的晋升之始。

白止墨倒是没有打算直接就能成功猎杀水蛭,他对自己的信心也是十分不足,最重要的是能够多增加一些战斗经验。

第二天一大早,白止墨就出了城门,直奔玄武滩而去。

玄武滩在低阶序列者中偌大的名头,但亲眼看到,白止墨却是大吃了一惊——

因为这地方实在是太烂了,连栋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四处都是木桩木板搭建的矮小破屋和四壁通透的棚子。

其实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聚集在这里的都是低阶序列者,一旦爆发兽潮,他们就只能回凌波城躲避,而这地方就算修建得再好,最终也会变成一片废墟。

等白止墨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干瘦小个子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笑呵呵地说道,

“这位小哥,第一次来玄武滩吧!”

自己刚才的反映似乎是太明显了,看来还需要历练啊,对于这个主动攀谈的人,白止墨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警惕。

干瘦小个子似乎看出了白止墨的防备,但却脸色不变地笑着说道,

“小哥不要紧张,你是来猎杀水蛭吧?要不要让我小虫给你推荐个猎杀小队?”

白止墨微微沉吟,这个小虫看起来很市侩,而且脸上露着猥琐谄媚的笑容,一看就是多年的掮客。

“不好意思,我就是随便看看,暂时没有加入猎杀小队的意思……”

白止墨说着话,已经迈步向前。

小虫却完全没有在乎白止墨话语中回拒的意思,而是追上他继续说道,

“小哥,水蛭可不是那么好猎杀的,玄武滩周围的水蛭确实有不少,但折在这里的人也同样不少!”

白止墨听到小虫的话,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他对于能在短时间内斩杀水蛭基本不抱什么希望,加入猎杀小队增加些经验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虫鬼精一般的人儿,自然看出了白止墨眼中的迟疑,于是他趁热打铁,继续说道,

“小哥,一般人来这儿,都会先加入猎杀小队,慢慢积累猎杀经验,其中有不少人为小队立个大功,然后直接分配到了水蛭精血!”

白止墨脚下微微一顿,瞟了小虫一眼,不动声色地问道,

“哦,那不知道这里都有哪些小队?”

小虫知道白止墨已经动心,于是他立刻回应说道,

“要说最强的当然是狼峰小队,他们的队长古狼大人,可是一阶圆满的序列者,而且他们此时正在招揽人手……”

等白止墨他们走远,周围却是有人在低声嘀咕道,

“一看就是第一次出门的雏儿,也难怪会相信小虫那家伙的鬼话!”

“哼,小虫那家伙要不是有古狼护着他,早就不知道被弄死在哪个旮旯了,不过这次古狼找那么多人干什么?刚才好像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吧?”

“这是第五个……”

“管他干什么,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

……

这些话自然没有落在白止墨的耳中。

在白止墨看来,这小虫就是一个普通的掮客,而且实力不高,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对于这个玄武滩最强的狼峰小队,白止墨心中倒是生出了一分好奇。

在小虫的带领下,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一扇半虚掩着的木门前。

小虫推门进去,白止墨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有十三四人。

听到推门声,所有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尤其重点是放在了小虫身后的白止墨身上。

他们在打量白止墨的时候,白止墨也在打量他们,这群人一看就是那种常年拼杀的角色,每个人的目光之中都透着一股化不开的凶戾。

坐在上首的是一个虬髯大汉,赤裸着上身,右肩上纹着一匹望月长啸的黑狼,一双眼睛漠然看着白止墨。

小虫屁颠屁颠地跑上前去,点头哈腰地谄笑着说道,

“古老大,这是您要的人,我给您带来了!”

古狼打量了白止墨片刻,将目光转到小虫身上,对这他点了点头,

“不错,这件事情你办的很好!”

然后他对着身后一挥手,他身后立刻就有一人站出来,从怀中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布袋,抛给了小虫。

小虫喜滋滋地接过布袋,打开/瞟了一眼,谄笑道,

“那小的这就走了,以后再有什么差事,您尽管吩咐!”

然后他恭敬地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整个过程,小虫都没有看过白止墨一眼,就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他一般。

白止墨确实经验不足,但他不傻。

眼前的情况已经十分明朗了,他这是被人卖了,那个小布袋不用猜,里面肯定是血晶,不过看那个布袋的分量,他好像并不是太值钱的样子。

小虫离开,白止墨才试探性地开口道,

“诸位大哥,小弟应该是走错地方了,小弟这就离开!”

白止墨转身,却发现自己的退路已经完全被人封死,他无奈地转过身来,对这上面的虬髯大汉拱手说道,

“您就是狼峰小队古队长吧!久闻您的大名,不过小弟的实力实在低微,恐怕入不了古老大的眼,还请古老大高抬贵手!”

然后他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目光中的肉痛之色一闪而过,他把布袋往前一递,

“小弟这里还有一点血晶,请诸位大哥喝个酒!”

古狼没有去接白止墨递上来的血晶,他饶有兴致地看着白止墨,嘴角甚至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的表现很不错,至少比前面的几个废物强多了,竟然还知道拿血晶买命,如果不是这次行动急需用人,我还真有心把你招进小队里好好培养,可惜……”

白止墨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他已经注意到了一边角落里的四个人,他们面色死灰,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其中三人的脸上还带着淤青和血迹。

看来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受难的人。

白止墨将布袋揣回到自己的怀中,脸色阴沉地走到了那四个人的身边,和他们站在了一起。

古狼看着白止墨的一举一动,摸着自己的下巴,眼中带着一丝冷意,这小子很有意思,不过有意思的人大多都活不长久,嘿嘿……

这小子应该也是这样吧。

注意力从白止墨的身上收回,古狼站起来扫视着众人,口气森寒地道,

“各位,这次行动的重要性我就不再多说了,如果我发现有谁胆敢阳奉阴违,那可就别怪我古某人心狠手辣了!”

众人面色恭敬地应了一声,古狼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对着白止墨五个人说道,

“只要你们五个人好好为我做事,事成后我不但会放了你们,还会给你们数不尽的好处,如若不然,哼哼……”

五个人都明白古狼没有说完的话大概是什么内容,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别人怎么想白止墨不知道,但他心中却是极度怀疑,这家伙真的会放了自己?怕是不会那么容易!

随即也没有什么耽搁,在古狼的率领下,众人出发。

白止墨五个人也被簇拥着一起出发。

白止墨可不相信古狼的鬼话,从自己被‘请’来的方式看,他可并不像个信守承诺的人。

在行进途中,白止墨默默地关注着狼峰小队众人,他们这一共有九人。

古狼自不必说,之前小虫就介绍过,他是一阶圆满的序列者。

此外,还有三个人身上也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他们分别是一个魁梧大汉,一个干瘦老头,一个阴戾青年。

这三个人肯定也是序列者,应该是普通一阶,比古狼差了很多。

魁梧大汉和干瘦老头在队伍两侧,而阴戾青年则是在他们五个人的后面,阴冷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着。

白止墨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有任何逃跑的举动,一定会被这青年斩杀当场。

而剩下的五人,应该还没有晋升序列者,不过看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肃杀气息,完全可以想象他们的搏杀手段。

这九个人,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有干掉他的实力。

白止墨心中念头百转,但行动上却不敢有丝毫异动,老老实实地跟着队伍前行,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现在逃跑无异于自寻死路。

一行人出了玄武滩,直奔沼泽深处而去。

古狼刚才说得如此郑重,想必不是一次简单的行动,很有可能关乎神血生物或者某种奇珍异宝。

他们越发的深入沼泽,周围已经不见任何水草,到处都是淤黑的积年烂泥,一脚陷进去就别想再拔出来。

他们都不是一般人,但在行进途中却都十分谨慎。

因为他们不仅要小心脚下会吃人的沼泽,同时还要小心沼泽中时不时突然偷袭的神血生物。

最普遍的就是水螅虫了,虽然只是序列0的神血生物,但它们隐藏在沼泽之下,时不时地会射出一道水箭,让众人防不胜防。

这水箭力道不大,但却有轻微的毒性和腐蚀性,轻者会使人头晕目眩,重则会使人直接昏厥,甚至死亡。

古狼九人早就准备好了相应的解毒药物,即便是被少量的水箭击中,也没有什么大碍。

白止墨五个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没有什么准备,再加上实力又差。

一道道的水箭射在他们身上,他们的衣衫上迅速出现了一个个的暗斑,每个人的脸色也迅速变得苍白起来。

他们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时辰,最终来到了一片水草茂盛的地方,有水草生长,也就是说明了这下面的淤泥并不会太深。

他们穿过这片水草地,就出现了一片坚硬的陆地。

就靖边沼泽来说,有一片陆地绝对是不同寻常的,没想到这里就有一块,而且还是最坚硬的岩石。

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古狼的眉头皱了皱,然后对众人说道,

“各位,原地歇息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到地方了!”

在休息过程中,白止墨对身边一个同为阶下囚的黑脸青年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位大哥,你知不知道咱们这次是要去干什么?”

黑脸青年的嘴唇动了动,看了看不远处的阴戾青年,发现他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这才瓮声回应道,

“古狼现在正处于晋升二阶序列者的关口,所以这次应该是去猎杀神血生物……”

说到这里,黑脸青年的声音戛然而止,但白止墨已经猜到了他下面要说的话,也猜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玄武序列,晋升一阶序列者需要的是水蛭精血,而晋升二阶序列者,则需要金鲤精血。

对于金鲤,白止墨了解并不多,毕竟他现在连序列者都不是,序列2的金鲤对他来说还是有些遥远了。

不过既然是序列2的神血生物,那就绝对不是好对付的,自己这五个菜鸟跟着去,是要干什么呢?

休息片刻后,他们再度启程。

小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停了下来。

白止墨看到了一汪幽深碧绿的水潭,远远地就能感觉到铺面而来的冰寒水气。

古狼脸上一片凝重之色,他的声音之中也透着一股子的冷冽,

“紫背金鲤就在前面的水潭中,这次猎杀金鲤,还是需要大家的通力合作,大家按照计划行事!”

紫背金鲤?

看来此行的目标的确就是序列2的金鲤了。

白止墨默默地听着,不过听到古狼的具体计划,他的心却是凉了半截——

“你们五个去引诱金鲤出水潭,剩下的人等到金鲤出水后截断它的退路,然后将金鲤斩杀!”

早知道古狼没安好心,但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点活路都不给自己这几个人留,去引诱金鲤?

自己等人十有八九会成为金鲤的饵料,焉有生还的机会?

到时候古狼那放过自己的承诺还有什么意义,反正自己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幸存的可能。

白止墨五人,脸上具是一变,有个矮胖小胡子的眼中已经被恐惧充斥,他脚步往后一撤,竟然转身逃跑。

可是哪里能够逃得了!

小胡子转身不过两步,古狼手臂一抖,一道寒光直射而去。

嗖——

一声惨叫,那人顿时倒地不起,而他背心郝然插了一柄飞刀,他身子抽搐两下便再无声息,眼看是活不了了。

而白止墨剩下的四个人,此时却是噤若寒蝉,这古狼真是好生狠辣,动手就杀了一个。

而古狼此时也是暴露出自己凶狠的一面,他面目狰狞地喝道,

“现在你们四个去引诱金鲤,若有半分违逆,可别怪老子的飞刀不长眼!”

四个人的脸上都是极为难看,紫背金鲤那是序列2的神血生物,让他们一群零阶去充当诱饵,这诱饵绝对妥妥地变成饵料。

这种情况下,逃是逃不了了,白止墨的目光四处飘散,寻找自己的一线生机。

可他最终却是无奈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后面有古狼这群人看着,前面有紫背金鲤等着,前后都是死。

其他人都在周围埋伏起来,四个人磨磨蹭蹭地前进着,稍有异动就有一道寒光蹭着他们的头皮飞过。

白止墨前面,就是刚才那个和他说话的黑脸青年,此时他的双腿微微颤抖,不过在古狼飞刀的逼迫下,却是不得不慢慢地靠近水潭。

就算是再远的距离,再慢的速度,终究会有抵达的时刻。

四个人已经并排战战兢兢地站在了水潭边上,他们的目光扫视着十余丈宽的水潭,关注着任何的风吹浪动。

不过一直等了小半个时辰,也没有见到金鲤的踪迹,水面上没有一丝波澜,就好像一块完美无暇的美玉。

古狼冰冷的声音幽幽地落在四个人的耳中,

“你们四个现在跳到水潭里去!”

四个人脸色狂变,跳到水潭里?

开玩笑呢吧?

这里面可是有一头序列2的神血生物!

如果说站在水潭边上还有一线生机,那么跳入水潭就真的是十死无生了。

四个人磨磨蹭蹭,没有一个人跳进去,这个时候,一阵破空声传到了他们的耳中,然后就见四道寒光分别向着四个人射了过来。

之前的飞刀只是警告意味,但这次的飞刀却是直奔他们的要害而去,似乎是想要了断他们的性命。

白止墨不由得心头一紧,脚下一错,就闪开了射过来的飞刀,飞刀贴着他的腋下飞过,划开衣衫,森寒的刀锋让他腋下的皮肤上生出了一层缜密的小疙瘩。

不过与此同时,他的脚下踩空,暗道一声不好,人已经仰面栽到了水潭中。

而与他同时落水的还有另外三人,不过另外三人在落水的同时,还有一片鲜红的血迹在他们身边蔓延开来。

白止墨不由得心头一跳——

古狼真是狠辣!

落水还不够,竟然还刻意划伤了他们。

现在回味起来,刚才的飞刀虽然直奔他们的要害而来,但速度并不是很快,至少留给了他们恰到好处的反应时间。

这个时间刚好足够他们避过要害位置,但却依然还能伤到他们。

人类的血液对于神血生物的诱惑是无与伦比的,血液浸入水潭,后果可想而知,而这也正是古狼的狠辣之处。

白止墨已经看到水潭深处一个迅速变大的黑影,他也来不及细想,转身就想爬上水潭。

其他三个人也不傻,他们自然也注意到水潭深处的动静,争先恐后地向着岸上爬上去。

这个时候他们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古狼的威胁,下面水潭中越发清晰狰狞的黑影,让他们忘却了一切,脑中只有一个念头——

逃出这水潭,逃得越远越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