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狭路相逢
作者:淇洵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0-02-15 09:00:01 全文阅读

决明子从怀里抽出一面木牌,甩到那名侍卫的手中说道:“她没事,只要被我那一剑给吓到了,这牌子你且为她收好,倘若她有一天改变主意,可令她持得此牌,到大罗山找我。”能一剑将女校尉吓晕,众侍卫也深知这小道士是何等的厉害,也不敢造次,看着决明子跃身跳上狐背,其中一名侍卫拱手施礼,开口说道:“不知真人道号几何?”“上清宗,决明子是也!”决明子留下的一句话在天地间久久回响不绝于耳。

一处避风的山坳之中,决明子生起了火堆,将山间之中打杀的一头猛虎剥了皮,架在火堆上烘烤,一旁的心月狐看着火堆上滋滋冒油的虎肉,不住的舔舐/着双唇,直流口水。决明子将那张虎皮在不远处的河边砸冰破洞,将血迹浆洗干净,是以灵气快速烘干,纳入自己的乾坤袖中,自己还嘟囔着:“吃一堑长一智,回山之后让瑶光子师叔用这虎皮做身衣裳,这冰雪寒天的,有备无患。”见火堆上的虎肉已经烤得外焦里嫩,决明子从袖中拿出一只木盒,木盒之中散发着各种佐料的香气,决明子对着心月狐说道:“心儿不知为何致失忆之后醒来,我这乾坤袖里莫名其妙多出了许多酒水吃食,等你恢复修为,好生帮我将乾坤袖整理整理,里面乱的不成样子。”心月狐欣然点头,决明子取出木盒中的佐料,仔细观看了半天,用鼻子闻嗅,有些犯难:“心儿,这都是啥?你认识不?”心月狐来回摇头,决明子甚是无奈,只好各种佐料都抓出来一些,一一品尝过后才将佐料洒在虎肉之上。撒上佐料的虎肉,在火堆的烘烤之下香味更甚,惹得二人十指大开,决明子取出两坛酒,从虎肉上撕扯下一条虎腿之后抱起一坛酒,坐到了心月狐的对面:“心儿,剩下的是你的,如若不够,吃完师兄再去河里抓几条鱼了,方才洗虎皮的时候见那河中鲤鱼甚是肥美。”心月狐开心的点了点头,张起大口朝着火堆上的虎肉咬下,当即被烫得嗷嗷直叫,决明子哈哈大笑:“慢点啊心儿,又没人跟你抢。”心月狐一脸委屈的尝试着慢慢撕咬着虎肉,用爪子在决明子面前比划着,示意自己现在没有手,吃东西不方便。决明子站起身,将手中火腿递到心月狐的面前亲自为心月狐喂食,一人一狐便开始一口肉一口酒的大肆吃起来。决明子问道:“心儿,这盐是不是放多了?怎么有点咸啊?”心月狐眼波之中柔情似水,用力摇头示意,味道极好并不咸,边吃边喝,决明子又问道:“此番下山寻得仙草,你师傅说只为救得她门中之人,我想了一圈瑶光子师叔门中的师姐,闭关的闭关,游历的游历,嫁人的嫁人,守山的守山,这几株仙草我看都是安魂续命之用,那些师姐们也用不上了,你知道是给谁的吗?”心月狐舔着自己的前爪上的油渍,摇动着大脑袋示意自己并不知道,决明子眼珠一转,一脸坏笑:“难不成你师傅又收新徒弟啦?那你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师妹地位可不保喽!”心月狐白了决明子一眼冷哼一声,示意她根本不在乎。一人一狐交谈甚欢,时不时传出决明子阵阵笑声。

不多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以及勒住缰绳之时马匹的嘶鸣,决明子立刻提起警觉,已经时至亥时,若是那女校尉追来,定然不会单枪匹马,手中握起了七星剑,将心月狐挡在了自己身后,不多时一男一女两名寻常百姓打扮之人,牵着马从山坡上下来。来到山坳之中,决明子定睛观瞧,不正是当日在上清宗叫板的天梁子与天相子二人吗?天梁子见火堆上已经吃去大半的虎肉,上前拱手施礼道:“小道长,如此漫漫长夜,我夫妇二人饥肠辘辘,可否行个方便,这肉味太香了,与我们一些。”

未等决明子开口答话,天相子一扭骚/媚的身段,将掩面的面纱重新掩好之后说道:“哟,我当是谁?这不是那上清宗光着屁股的小道士吗?我记得你是叫决明子是吧?那一日的第六道渡劫天雷都没能将你劈死,真是福大命大,来让姐姐好生看看,这头发都长出来了,不知底下的毛长没长出来,哈哈... ...”目光径直朝着决明子的裤裆看去。

天梁子定睛仔细观瞧面前的小道士,道袍的确是上清中的款式,但是,他对这决明子印象并不深,天相子提到第六道渡劫天雷,这才想起来,原来是当日被天雷击中,全身上下被烧得光溜溜的小道士。

决明子知道二人是何等修为,自己刚入紫气,怎可与两位地仙修行之人缠斗,也不与二人接话,眼神游离只是寻找机会逃走。天梁子看出决明子的意图,开口笑道:“决明子,天大地大,你我在此相遇实属是一种缘分,择日不如撞日,有酒有肉,咱们秉烛夜谈可好?”决明子已经与心月狐偷偷挪步到了山坳的边缘,天梁子见状,哈哈大笑,一挥手便在这山坳之上设置了一处灵气屏障,说道:“决明子,想去哪儿啊?”

决明子心念道: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后他听到同门谈论过关于当日玉清宗前往上清中挑衅之事,只怪自己未在场,若是在场,定于那七杀子大战四百回合,地仙设置的灵气屏障反正也无法破开,不妨大方一点,又何必要摆出一副楚楚可怜摇首乞怜的模样。决明子甚是坦然:“天梁子,你要吃便吃,你要喝便喝,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反正都是道爷剩下的,至于是喂了你,还是喂了山间野狗,在道爷眼中无异。”

天梁子将撕下的虎肉送入口中,咀嚼了之后,表情有些痛苦的将嘴里的虎肉咽下,急忙抄起地上的酒坛,猛灌几口,道:“决明子,你这手艺也太一般了,打死卖盐的了这是,喉咸呐!”

决明子看了看身边的心月狐心念道:师妹果然给自己面子,其实很难吃,却还装作好吃的样子。决明子突然说道:“要饭还嫌馊吗?要不要道爷给你炒俩菜再烫壶酒啊?”

天相子撕下虎肉开始咀嚼,二人被一众蒙面黑衣人追杀,已经连续几日不曾吃过热食,如此寒冷的时节,甚是饥寒交迫,哪里还在乎咸与不咸的问题。决明子看着二人三下五除二便把剩下的小半只虎肉吃了个精光。冷哼一声:“真是两个饿死鬼投胎。”

天相子拍碎一块虎骨,找出一根尖刺剔着牙,天梁子在一旁的雪堆上用清雪搓去手上的油污,听到决明子的嘲讽,二人纷纷不屑,天梁子开口说道:“早先便听说上清宗掌教天枢子唯一的关门弟子决明子,被师傅宠溺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二人均是地仙修为,你还敢出言不逊,当真是嚣张至极,今日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小子日后不得飞上天了。”决明子握紧手中的七星剑面色阴冷的警戒着,天梁子见到决明子手中宝剑,不仅咋舌:“看来传闻不虚,天枢子那个老杂毛都能将七星剑如此重宝传于你,当真是对你宠溺有加,没有你上清宗,我与师妹二人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下场,当日你师傅讹得本座一把图穷匕首,今日就用这七星剑来偿还吧。”天梁子话音刚落,双手似爪施展起身法,来到决明子面前开始抢夺。决明子哪里是那种任人宰割之人,施展起风遁术,变换着身形,但顾及身后的心月狐却也不敢将身形腾挪过远,天梁子几次夺抢,未果,无奈这决明子身法太快,但发现决明子十分在意身后巨狐,便转换了路数,转而对心月狐发动攻击。决明子刚准备上前解救,天相子变换身形,站到了决明子面前:“小伙儿自己都自身难保,还想要救你的同伴吗?”

决明子与其交手几次,便不再与天相子恋战,但始终都无法脱身,天相子邪魅的笑道:“怎么?姐姐还不抵那只小狐狸来的迷人吗?”此时的心月狐已经被天梁子拳打脚踢的遍体鳞伤,躺倒在地,有进气没出气儿的奄奄一息。决明子情急之下,将乾坤袖中早已准备好的金、木、水、火、土五色五行符,尽数注入灵气,朝着天梁子打去,空中瞬间几百张符纸共同焚化,将整个夜空照了个通亮。只见空中无云自生雷,数十道闪电朝着天梁子直劈过去,天梁子大袖一挥,笑道:“紫气修为驱动的符纸,还能伤得了本座吗?”将数十道闪电一一化解,天梁子脚下已经被寒冷冻死的草木,霎时间唤起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涨开来,除却护住心月狐的几根巨大树根之外,其余的纷纷朝着天梁子刺去。天梁子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七枚七杀蚀骨钉,左三右四将七杀蚀骨钉夹在指缝之间,尽数将近身的草木划破击碎,口中念道:“天府子打造祭炼的法器,果然不同凡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