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一百章 死里逃生
作者:淇洵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0-02-16 09:00:01 全文阅读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河水从被决明子破冰之处的孔洞涌出一支水柱,不停旋转,吸引周围的冰雪集结,如一条长蛇一般直直射向天梁子,天梁子将手中七枚七杀蚀骨钉聚在一起,以灵气将七枚钉子结成一枚,当有钢锥大小,并画以火符注入其中,瞬间这支钢锥便烧得通红,朝着水蛇迎面直插而去,这水蛇倾刻间化作阵阵白雾随之消散。决明子心念再动,地上的火堆成倍暴涨,一火型巨人两丈多高,朝着天梁子抓去,天梁子微微笑道:“跟我玩火,嘿嘿,小子小心晚上尿炕,本座可是玩火的祖宗。”那只钢锥立刻散成七枚蚀骨钉,朝着火型巨人天灵穴、风池穴、心俞穴、天枢穴、中脘穴、气海穴、京门穴,七大穴位打去,蚀骨钉被烧的火红,那火型巨人的身形也渐渐缩小,直至消散。火堆熄灭一时间没有了照明,只有那烧得通红的蚀骨钉悬浮在半空,修行中人灵气聚体之后。皆可夜间视物,不需借以光亮,天相子也不在观战,心念道:这决明子以灵气化形,催动符纸,想必此时灵气定然耗损严重,抽出袖中短刀意予偷袭。决明子风遁术步法闪到其身后,在施展步法之时,天相子掩面的面纱被扬起,决明子见到天相子那张被毁容的脸,心中不禁胆寒,那面纱之下的五官好似被烙铁烫过一般已经扭曲的沟沟壑壑,仿佛一张癞蛤蟆的皮贴在脸上,看的人浑身不自在,决明子不禁有些作呕,击打到天相子后背的一掌,所蕴含的灵气与力道,自然也落上了几分,天相子在面纱扬起的那一刻,已经与决明子四目相对,看到决明子见到自己的真容之后,却也无心抵抗,一个踉跄向前冲了几步。站在原地捂着脸瑟瑟发抖,口中喃喃自语道:“不是我,看到的不是我,不是我,看到的不是我……”

天梁子见到天相子颠狂的状态,指着决明子口中厉喝道:“你个千杀的决明子,为何要刺激师妹,拿命来。”手中七枚七杀蚀骨钉齐齐朝着决明子射去,手中也未闲着,一记黑虎掏心紧随其后,决明子立时握紧七星剑,挽起剑花,将射来的七杀骨钉尽数打飞。

天梁子紧随其后的一招却并未落空,黑虎掏心的五指正中决明子胸口,指尖没入皮肉半寸有余,决明子疼痛得仰天怒吼,左手死死抓住天梁子的右手,右手翻转七星剑,自下而上齐齐将天梁子的右手手腕处斩下,天梁子吃痛,不住惨叫哀嚎,剧烈的疼痛令天梁子神魂不稳,施以困住决明子的灵气屏障忽隐忽现,几尽破碎。

趴在地上的心月狐愤然起身,冲破了护在身上的树根,妖气瞬间大涨,身后六尾漫天飘舞,呲着口中獠牙,瞳孔充血泛红,勃颈处的项圈金光一闪,心月狐瞳孔这才恢复了正常,一跃上前,将决明子衔在口中,跳上山坳,决明子运起灵气,诱发土符,两处山坳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渐渐的合并在一起,将天梁子、天相子活埋于这山坳之中。

心月狐将决明子甩到背上,也顾不得被天梁子打折的肋骨如何疼痛,朝着上清宗大罗山的方向拼命的狂奔,天梁子插进决明子胸口的手掌虽然已断,但其力道并未消减,死死地扣住决明子的胸口,趴在心月狐背上的决明子血流如注,鲜血已经将心月狐背上大片洁白如雪的绒毛染红一片,由于失血过多,决明子终于支撑不住,晕厥了过去。

决明子缓缓的睁开双眼,他发现每一次晕倒后再度醒来,首先能看到的都是瑶光子师叔那张亲切的脸,令其感觉格外的心安,决明子想要起身,奈何胸口吃痛,便又躺下。摇光子见决明子醒转过来,为其全身再度检查一番,发现已经没有大碍,便开口训斥道:“决儿,今年这才刚到年终岁尾,你已经晕倒四次了,不错,比去年还有些长进。”

决明子挠着头一脸无辜“嘿嘿”笑道:“师叔别含沙射影的取笑我了。”脸色有些泛红。

瑶光子轻捶了一下决明子的伤口:“原来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呢,我以为你跟你的师傅一样都是厚颜无耻之人。”

此时,天枢子拿着那只断手与天璇子刚刚踏进房门,便听到摇光子大肆评价自己,轻咳了两声也未接话。瑶光子头也不回听声音就知道是谁,白了一眼天枢子,说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宝贝徒弟,一天到晚就知道惹是生非。”自天权子证位飞升之后,瑶光子的情绪就变得十分暴躁,上清宗上上下下,哪里有人敢触其霉头。

天枢子只得赔笑道:“七妹呀,别生气,决儿的确被我惯的有些顽劣,但我绝对相信自己的徒儿绝对不会是那种主动挑衅,惹起事端之人,决儿还不速速与你小师叔赔不是,总是给你小师叔添麻烦。”决明子看到师傅天枢子在朝着自己使眼色,立时心领神会,抽泣了几下之后,眼圈泛红说道:“师叔,决儿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您了,那玉清宗的天梁子与天相子,差一点就将徒儿杀了。”

听到天梁子与天相子的名字,天枢天、璇子、瑶光子脸色大变,瑶光子出言道:“决儿,你说伤你的人是谁?”

决明子见自己成功的将瑶光子的注意力引开,便开始将烤火山坳之中发生的事,毫无遗漏的在众人面前讲明。天璇子擦去额头的冷汗开口道:“你小子命真大,能从两个地仙修为的手中得以活命。”

天枢子将那只断手扔在桌上:“看着是断手的经络,那天梁子晋升地仙修为,应当是承受两道渡劫天雷,体内真气并不是十分精纯,若是承受三道渡劫天雷淬炼的修士,决儿,你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瑶光子拉着决明子的手:“那天相子当真毁容了?相貌真如你说那般惨不忍睹?”

决明子默默的点了点头,瑶光子立时喜上眉梢,开口笑道:“这可真是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天相子这是自食其果,真是大快人心!”

天璇子出言问道:“什么叫他二人如今的下场拜上清宗所赐,难不成当日七杀子离开上清宗以后又生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天枢子看着那只断手自言自语道:“伤我徒弟性命,断他一手未免也太过便宜他了,说多无用,亦不过是猜测,去玉清宗一问便知。”

瑶光子出言阻拦:“师兄莫要着急,既然事已至此,你若前去玉清宗,以你身份及修为,恐有以大欺小之嫌,咱们这些老家伙,那可都是天府子师傅处于一个时代的人,况且,先前七杀子还在上清宗身受重伤,不妨请天矶子前去,毕竟按辈分,他二人平起平坐,也免得讨外人口舌。”

天枢子轻缕胡须,稍加思索:“这三师弟天矶子恐怕修为不济吧!再吃了亏!”

瑶光子笑道:“师兄,你是有多久没有试探过师兄弟们的修为了。”听到瑶光子如此述说,天枢子只心中稍安,想必天矶子修为更加精进了吧,与天璇子商量一番,天枢子与天璇子拿着那只断手踏出房门。

决明子见师傅与二师叔已经出门,从怀中掏出那枚灵物万器珠,递交到瑶光子师叔手中,问道:“师叔,决儿有两处不解。”

瑶光子验过灵物万器珠中的仙草,正是自己需要的几株之后,开口说道:“决儿有何不解?”

决明子强打着精神,坐直了身体:“这天山天池宫的仙草守卫森严,师叔究竟是为何人寻得?此乃其一。其二嘛,天矶子师叔不也是位列上行七子之中,可为何辈分,在你们眼中就只矮上一些,与那玉清宗天府子平起平坐。”

瑶光子摸了一把决明子的头,笑道:“一天天就你猴精猴精的,这几株仙草去是救人之用,至于救谁,你日后便知道了,你天矶子师叔的事儿,最好少打听,什么叫秘密,人尽皆知,哪还有秘密可言,你且先好生养伤吧,与那玉清宗的恩怨定然会有个了断。”

决明子依旧什么也没问出来,很是失望的,“哦”了一声。决明子卧床三日,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三日未见心月狐,也不知心月狐身上的伤怎么样了。运起灵气在周围四肢百骸游走一番,发现胸口已不再那般疼痛,便迫不及待的出门。

端着午膳的决心子迎面走来:“决明子,掌教师伯已经对你下了禁足令,不允许你踏出这间屋子。”

决明子横了一眼决心子,道:“切,道爷每月都被禁足,听蛤蟆叫,难道还不过河了吗?走我领你去找小师妹玩去。”

听到小师妹,决心子脸上泛起一丝绯红,幻化人身的心月狐,拥有着倾国倾城的绝世美颜,同辈的师兄弟中,莫不对其倾心,怎奈何心月狐眼中仅有决明子一人,决心子结结巴巴说道:“这... ...这不好吧。”

淇洵
作者的话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