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大喜之日
作者:淇洵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2020-02-11 09:00:01 全文阅读

黄小闹已经彻底的崩溃,大喊道:“天哪……李娘……李娘……风掌柜...风掌柜...大姐啊...救命呀...三姐又调戏我啦...救命呀...”

雨尘依旧不离开,不时的朝着黄小闹抛去了媚眼。雪尘与李清照见黄小闹与雨尘二人嬉闹,缓步走来,雪尘开口道:“三姐,又在戏弄胡家小哥,难不成二姐出嫁,三姐心也痒痒了?”

黄小闹见李清照赶来,如蒙大赦,放下手中剪刀,一个机灵躲到李清照身后:“李娘,你看她啊,总是在调戏我!”

李清照满面笑意:“闹儿,雨尘姑娘那是喜欢你,逗你玩儿呢!切不可无理。”

雨尘丢掉手中的瓜子,来回拍了拍手上的果壳残渣,上前与李清照施礼道:“学生见过李夫人。”

李清照点头示意:“雨尘姑娘不必客气,张罗了这几天甚是熟络,明天我们就是自家人了。”

雨尘一脸惊讶道:“天同子他同意了?”

李清照默默点头:“时方才,雪尘姑娘为禹儿送去法器,风掌柜真可谓宅心仁厚,并未从中以此物作为要挟,禹儿独自那屋中思索两日,的确对霜尘姑娘心生好感,同意成婚,那自在情理之中,说来也巧,明日二人成婚之日,亦是禹儿十六岁生辰。”

雨尘掐起手指盘算着:“十六岁...二姐二十二岁,这就是大六岁,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这不是抱了两块金砖吗?明天又是成婚,又是生辰,那我可得通知下人好生准备着,多多热闹一番。”说完便蹦蹦跳跳走远了。

黄小闹见雨尘已经走远,这才松了一口气。见雪尘追着雨尘而去后,黄小闹附在李清照耳边低声问道:“李娘,二哥是如何被你说通的?”

李清照望向牡丹厅小天师所在房间说道:“为娘并没有再过多规劝,但是为娘相信你二哥做的每一个决定。”

五楼霜尘的闺房之中,风尘站在珠帘之后问道:“二妹,你当真下定决心要嫁,是吗?”

霜尘卷起珠帘,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映入风尘眼前:“大姐,既然事已至此,二妹相信这是冥冥之中的定数,若是不拜天地,你我姐妹身上的诅咒何时才能解开。”

风尘双眼有些泛红:“唉,都怪我,若不是当年大姐一时气盛,嫁予那七杀子,如今亦不会委屈了二妹。”

霜尘一把拉住风尘的手道:“大姐说的哪里话,那天同子看着还有些顺眼,也属于名门正派,二妹不算委屈。相信天同子能为李夫人与大姐豪赌,也是那等重情重义之人,况且那天同子身怀千两白银却不藏私,敢来我这翠亭楼,定也是重信重诺之人。二妹这里无需惦记,只是不知大姐如何与那幽州主幽王交待。”

风尘引着霜尘坐于梳妆台前,亲自为霜尘梳理着头发说道:“我姐妹四人,本是佛前一朵蒂莲四叶参,叶不落,花蕊终将不会绽放;花不开,我姐妹也无法修成正果。四姐妹同气连枝,若是有一人遇到那命中注定之人,与其叩拜天地,结以姻亲,共享男欢女爱,便是将那花叶摘了去,其他三片叶子也会渐渐随之凋零,成亲者也便无法再修成正果。哎...二妹,这人世间注定无法逃脱天道规律,自然法则。若是二妹百年归老之后,堕入轮回,那我们姐妹相见可谓是难上加难。”

霜尘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缓缓道:“大姐何必忧伤,这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的道理,大姐也是知晓的。当年我姐妹四人在佛前发下宏愿,总是要有一人牺牲的,能够牺牲二妹一人,成就姐妹们的大圆满,这一切都是二妹自愿的选择,大姐安心啦!”

风尘放下手中的梳子,将放在桌子上的一只黄花梨木锦盒拿到霜尘面前,霜尘当然认识这锦盒,忙开口道:“大姐你这是作甚?”

风尘说道:“当年我姐妹四人初入这渤海国,也确受着幽州主幽王多家庇护,如今打下这庞大的家业实属不易,二妹不必烦心,这些年为幽王做的那些事儿,该还的也都还清了,量他也不敢拿我们翠亭楼怎么样。明日你出嫁,你也知晓,咱们姐妹四人从那灵山下界,也都身无旁物,你日后留在这人世间,总免不了要生活,这翠亭楼便作为你的嫁妆,我也与三妹、四妹商量过,二妹不可推辞。”

霜尘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这翠亭楼注入了大姐多少的心血,二妹心中自然有数,别看二妹终日于闺房中修炼,不问世事,翠亭楼全权仰仗大姐与三妹、四妹,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风尘会心一笑:“你还知道你偷懒不赚钱呢!到头来,还不是我们养活着你,哈哈...二妹这房契、地契、官府文书就安心收下,若日后我与三妹、四妹修成正果,这些身外之物,不过是过眼云烟,带在身边也甚是无用,你若不要,难不成便宜了那幽云十六州的藩王们吗?你要知道,这翠亭楼一日的税赋可抵任意一州一月的税赋。给你,快拿着!”

霜尘双手接过锦盒,锦盒虽轻,但其中所承载的情意却是无比的沉甸,这一个盒子中装得可是姐妹们十多年打拼下来的江山。要知道十多年对于修行界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若是对于这人世间,却足以见证生老病死,生离死别,要知道自己未来的夫君,如今也不过是刚满十六岁而已。

风尘退身出门,当掩上房门那一刻,心中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虽然知道所做的一切根本无法弥补二妹不能修行圆满的遗憾,但做了总比什么都不做心里来的好过些,历经千载的修行,如今终于有望修成正果,真可谓皇天不负有心人。

乙亥年,腊月十五,迎亲时,小天师领着花轿来到翠亭楼下,花轿迎亲由此开始。男家的迎亲队伍到后,女家要以酒肴款待,还要散发利市钱。然后乐官作乐催妆,克择官报时辰,司仪念吉利诗词。新娘上轿后还有讨吉利钱要喜酒吃的习俗。催妆,铺床,就是婚前一日或结婚当日早晨,女家到男家布置新房,并预送部分嫁妆。二人新婚之所就在翠亭楼,这一习俗也就免去。新娘要由兄长背上花轿,其道理就同新娘要由兄长送亲,并在男家被尊为上宾一样,都是为了以这些象征性的动作,使郎舅权威得以确立,并获得婚姻当事人与社会的认可。也就是告诉夫家,我娘家有兄弟给我撑腰。二人也以免去。迎亲队伍回到男家后,新人不能立刻进门,乐官、伎女及帮男家操办茶酒等人互念诗,求索利市钱。新妇轿子进门前,阴阳克择官手执花,内装谷豆钱果草节等,一边口中念咒祝词,一边望门而撒,让孩童争着拾取。意为消灾报平安。撒豆谷后,才请新人下轿。新人下轿后,可由女家同来的两名亲信女使左右扶持下,下轿入中门前踏过自轿前铺就得青布条或席子(富贵人家用青锦褥或青毡花席铺成),双脚不能着地。新妇要先跨马鞍,有祈求平安的意思。新娘入堂后又有“拜堂”活动。新婚夫妇手牵“同心结”,称为“牵巾”。新人牵巾先拜天地、祖先,然后,进入洞房,夫妻交拜。交拜后新人坐于床上,行“撒帐”、“合髻”之仪。新人交拜完毕,女向左,男向右面对面坐在床上,礼官或妇女以金钱彩果撒掷,称为撒帐。一边撒一边口念撒帐歌。有些撒帐歌其实蛮长的,内容大概就是祝福新人夫妻恩爱,房事和谐,带点香艳色彩。合髻就是新婚夫妇各剪一缕头发,结成同心结的样子,作为婚礼的信物。

此后还有除花、却扇的仪式,直到灭烛为止。在灭烛的这一段时间里,前来的宾客无论老幼都可以恶作剧,刁难新人,这就是“闹洞房”。

李清照与风尘被奉为高堂坐于厅中之上的最中央,小天师与霜尘拜过天地、高堂之后,被送入洞房。宴席这便开始。翠亭楼此时并未宴请其他贵宾,均是这翠亭楼中所雇人员以及家眷,成群的孩子在厅中相互追逐打闹,龟公、婢女、伙计以及这翠亭楼中各种卖艺卖身之人,今日皆无长幼尊卑,共同庆贺。

黄小闹见到如此多的美酒,兴高采烈的拎着一只酒坛,频频与各桌敬酒。风尘、雨尘、雪尘如今也放下平日的架子,与众人打成一片。

小天师从方才拜堂开始就心神不宁,如今与霜尘单独共处于洞房之中更甚。霜尘披着盖头,久久不见小天师上前揭起盖头,便出言问道:“夫君为何不将这盖头揭起?”

一句“夫君”叫得小天师神情有些错愕:“呃...这屋中甚是憋闷,我先打开窗户透透气。”

霜尘“扑哧”一笑:“这如此的腊月寒冬,你也不怕受了风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