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劝婚
作者:淇洵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0-02-10 09:00:01 全文阅读

黄小闹忙接话道:“就是……就是,我三大爷和三大娘就是阴阳双修,他夫妻二人合力,那修为堪比天仙,二大爷也曾说过龙虎山自那天师张道陵开始,便有阴阳双修,不然他哪里来的那么大机缘成为道教祖师?”

这三清宗虽也有为道门始祖,但也有修行法门上的差异,道门与道教是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的,三清宗创立的截教、阐教、人教,与龙虎山道教视为一体,但其教宗、教义也有所不同。“你家可是道教祖庭啊,大哥?哦,不应该叫二哥,对二哥!你看多好,你是二哥,那个是二姐,未来成为我二嫂,咱们一块去找大哥,想想就觉得刺激!”黄小闹一脸的坏笑。

小天师一脸阴冷的看着黄小闹:“你扯远了啊。道门之事岂是你一个山精野怪能够通晓的,要娶你娶,我不娶,哼!”小天师小嘴一撇。

“山精野怪怎么了?若是你家祖师爷见到妖祖,那也得礼让三分,瞧不起谁呀你?”黄小闹满脸的怒意。

李清照见二人剑拔弩张,有些火药味儿,便出言劝导:“你俩少说两句,做兄弟的要以和睦为主,相互扶持,哪能相互拆台,禹儿,那小闹说的也不无道理,为娘虽不是那修行中人,但也饱读诗书,书中记载过多少修行之事,那是何其坎坷,若真有这阴阳双修的捷径,不可谓不是件好事,你不该以小闹山精野怪的身份鄙夷于他。闹儿,大禹的话也不无道理,你劝他固然不错,但你毕竟不是你二哥,你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你也不是这道门中人,其中的因由也不甚清楚,不好妄自菲薄!”

二人听罢李清照的一席话,纷纷平心静气出言说道:“孩儿知错!”

李清照可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名门望族,她这等才学的大家闺秀,教育出来的后人,又岂能不是人中龙凤?

李清照也不与小天师开玩笑,劝他成亲,一脸正色道:“禹儿,心中究竟有何顾虑?还是你不喜欢那霜尘姑娘?”

小天师轻叹一口气道:“唉……也罢,都不是外人,那我就说了吧,孩儿心中早已有欢喜之人名唤佳宁,是那宋国宫中的一名丫鬟,她如今才八岁,尚且年幼,虽未私定终身,但孩儿已心有所属。不是说不喜欢这霜尘姑娘,这霜尘姑娘虽不卖艺不卖身,但毕竟是那青楼女子,家中叔父有意将掌教天师之位传于我,若是这日后的龙虎山正一派掌教天师,发妻出身青楼,我那龙虎山还有何颜面,只怕叔父那关也过不去?”

李清照终于明白小天师的心思,稍加思索,出言劝道:“禹儿,可看过为娘的词?”

小天师连忙点头:“看过,皆可倒背如流!”

李清照一脸微笑:“那好,背上一篇你最为喜欢的,给为娘听听。”

小天师起身在屋中来回踱步,良久斟酌过后,背诵道:“《忆秦娥》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

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禹儿,为何喜欢这篇?”

“娘亲写的特别美,此中意境,令孩儿身临其境,娘亲对待感情的那种忠贞与执着孩儿甚是敬佩。”

李清照抄起桌上的鸡毛掸子,朝着小天使头上轻轻敲了三下说道:“为娘夫君如今下落不明,儿子也投胎转世,好赌、嗜酒如命,可谓是后半生颠沛流离,能认下你们两个干儿子,真乃上苍眷顾。那为娘也该好生教导你们,你们可要听好。打你一下,怪你龙虎山教子无方;打你两下,怪你太过世俗眼光,如此世俗,休要玷污了为娘的词;打你三下,你当为你弟弟黄小闹树下楷模榜样!”

小天师躬身施礼,道:“孩儿受教!”

“受个屁,娘还没说为啥?你就受教,太过迂腐!该打!”李清照照着小天师头上又是一下,显然这一下用了些力度,继续说道:“你龙虎山未能有妇人抚养于你,后天缺少母爱,你叔父我曾有过一面之缘,那人太过于注重面子,也不是什么细腻之人,定然不会教你如何正视自己的感情,这是其一,孔孟之道虽为治国之本,但凡万物皆有利弊。这弊端就在于太过迂腐,这又是汉人从古至今便根深蒂固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在金、辽、宋三国鼎立之时处于弱势,修行讲究一个顿悟,境界与修为相辅相成,你若太过迂腐,那也是你日后修行的一块绊脚石,想必你叔父身为一教之主,修为不会太高吧?”

“嗯,的确,不过地仙修为而已。”小天师答道。身为龙虎山正一派掌教,地仙修为属实有点低,张天师已经年过不惑,日后若无大机缘想要晋升天仙,真可谓难上加难。

李清照见自己推测不虚,便继续说道:“此为其二,这其三嘛...”看了眼身旁的黄小闹说道:“闹儿虽已三百寿数,但心智尚不成熟,此事你若未处理得当,身为兄长,对其影响甚远,为娘一介肉体凡胎,日后你修行有成,定能与天地同寿,闹儿的寿数想必再过个千八百年也没有问题,你哥俩儿能看到那天,娘是看不到喽。”

小天师急忙说道:“李娘,这是说哪里话。”

李清照轻抚着小天师的头,说道:“孩子,娘是过来人,昨日你见那霜尘的眼神,娘就知道便已倾心,娘看得出来,那种感觉就仿佛娘第一次见到夫君赵明诚之时。气血上涌,心跳急促,令人窒息。你说那佳宁,娘虽未见过,但她尚且年幼,或许你正是因为自小缺少母爱,对其而生保护之心、兄妹之情,与此等男欢女爱之事一定要分得清楚。禹儿,不论做任何决定,全凭本心,要心无旁骛,晓得吗?”

小天师听着听着陷入深思,潜意识地点了点头。李清照见状,便拉着黄小闹在门口伙计的监视之下出门,留他一人在房中好生静一静。

二人出门之后,见这翠亭楼已经贴出了停业告示,所有人开始忙碌起来,张灯结彩跑前跑后,很显然,对于霜尘的婚礼十分重视。二人相互商量一番,便也与忙活的翠亭楼众人一同张罗起来。李清照与黄小闹显得格外兴奋,娶妻生子,不论在人间还是妖界,均是天大的事情。二人贴着窗花,剪着喜字,包着喜糖,忙的真可谓不亦乐乎,整座翠亭楼在这临近年关的数九寒天腊月里,也不再那般寒冷,显得格外其乐融融。

黄小闹出言问道:“李娘,你说这二哥能同意吗?”

“白捡个漂亮媳妇儿,换做是你,你同不同意?”李清照问道。

黄小闹思索一番后,道:“嗯……我也不知道啊,我还小,不过,要是霜尘姐姐的话,那我肯定同意。”

李清照微微一笑:“那不就是了,我想你二哥他能自己想明白的。”

连日忙碌下来,生性活泼的雨尘总是喜欢有事儿没事儿跑来挑逗黄小闹,不是在其背后偷偷吓唬他,就是用手掐那张可爱的脸蛋,黄小闹一时气恼:“三姐,二十多岁的人了,你幼稚不幼稚。”

雨尘抓着一把瓜子,将嗑出来的瓜子壳吐到地上:“小狐狸,给姐扫了,很久没有人陪我玩了,好生憋闷,终日在那屋中修行法术,太无聊了。”

黄小闹白了她一眼:“要扫找别人去,本大王又不是你们翠亭楼的下人,我这帮忙布置,纯属为了二哥。”

雨尘一脸不屑道:“白捡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儿,我们翠亭楼还没管你们要彩礼呢!干点儿活怎么了?要不这样,把你当彩礼,一块跟你二哥嫁给我们这翠亭楼,三姐我好生伺候伺候你,保证什么都不让你动手干,只管使唤下人如何?”说罢,雨尘伸手点指黄小闹的下巴,挑逗着。

黄小闹一脸痛不欲生,无奈道:“三姐,求你了,别再撩我了,我这年岁在山精野怪之中还是孩童,我是未成年,你懂不懂?快回房好生修炼你的梵天魔音去吧,别再让我一嗓子给喊破了。”

雨尘听到黄小闹的轰撵也不离开,继续在一旁磕着瓜子:“也不知你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破了梵天魔音,要不要今天晚上三姐到你房里,仔细给你检查检查。”说罢在黄小闹的脸上轻抚了一把,惹的黄小闹身上泛起片片鸡皮疙瘩。

黄小闹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将手中剪了一半的喜字放下,鼓足了勇气,拿起剪刀抵住自己的喉咙道:“三姐,你再不走,我就死给你看。”那表情甚是坚定。

雨尘见状,先是大吃一惊,而后便满脸笑意:“呦呵,以死以示自身清白呗,没想到你会这一手,听说过逼良为娼自尽的,倒没听说过把男人逼自尽的,那你就是那个良呗,你自尽吧!三姐我就喜欢有血性的汉子,快……快……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