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金宋交界的夫妇
作者:淇洵  |  字数:2360  |  更新时间:2020-01-26 09:00:01 全文阅读

想着想着才发现这足底发凉,抬脚一看,原来光顾着施展功法,这鞋底磨没了竟然都不知道。放眼望去,东北方向二里左右有一处村庄,看看时辰,此时想必那孝宗皇帝应该已经知晓自己的离去了。便用右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自言自语道:“走都走了,还想那些作甚。”

连夜不断施展功法,也使得自己腹中饥肠辘辘,又令小天师想起宫中那些五花八门的早膳,自嘲道:“唉,自己这又是何苦呢?”便再度施展“逐月影”朝着村庄的方向飞奔而去。可却令他发现,在这白日之中,再行那昨夜的聚气之法,已不再是事半功倍的效果,隐隐有事倍功半的样子。

一盏茶的功夫,小天师站在村头,看着这异样的村庄,村庄分为东西两个区域,中间一条宽敞的土路将二者分明。

西边的区域,房屋建筑的实属金国女真风格,东边的区域房屋建筑的却是宋国汉族风格。小天师一拍脑门,心念道:天哪,难不成这是跑到金宋边境来了?回头望向来时的方向,这半宿竟然不知不觉追出了千里的距离。

小天师扣响东边区域的第一家院门,只见那门开了一个门缝,门内的门栓都未全部打开,露出一只眼睛,一名中年男子的声音开口问道:“你找谁?”

小天师见状忙拱手施礼道:“无量天尊,贫道路径此地,还请善人行个方便。”

那中年男子见是一名年轻的道士,这才放松警惕道:“奥!原来是位道长,快请进”将小天师请入内堂,差使自己的妻子准备食水。

小天师进院之后便感觉到这院中有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院中随处可见血迹斑斑,但也不好立时出言相问。中年男子取来一双新做的软底布鞋交到小天师手中,一脸笑盈盈的问道:“不知小道长从何处来,到何处去呀?”

小天师接过布鞋,出言谢道:“谢过善人,贫道自临安而来,至于这去往何处还没想好。”

中年男子端过食水,放到小天师的面前:“哟,临安啊,距离此处尚有千里之遥,小道长不得走上个十天半个月的。”

“还好,还好,一路上虽有些奔波,但也是种修行!”小天师见到男子端来的食水,此时已经饥饿难耐,也顾不上诵不诵经,猛灌一口菜汤,便掰了半块糙米面饼塞进嘴中,顿时感觉味道有些酸涩,怎比得了皇宫之中的珍馐美味。险些被小天师一口吐了出来,但见到那男子正坐在面前,也不好如此,便硬将糙米面饼咽了下去。噎得自己直流眼泪。

中年男子递过一杯清水,出言说道:“小天师慢些吃,锅里还有,肯定管够。”

小天师见男子如此盛情,也不好意思将手中剩下的半块糙米面饼丢掉,又咬了一口,闭上眼睛,用力咀嚼,自打小天师懂事开始,就从来没吃过这么难吃的东西,感觉手中之物,还是人吃的吗?若是喂那龙虎山后院的猪,想必那猪都不会多吃一口。

男子见小天师,在闭眼咀嚼,以为小天师很是喜欢这糙米面饼的味道,便叫着自己的妻子多拿些来。那男子的妻子站在厨房门口偷偷的朝着男子挥手,男子见状,快步前去。

耳清目明的小天师却将二人的对话清清楚楚,男子妻子压低声音道:“大牛,家里还剩两块面饼了,若是都给那小道士,咱俩可以不吃,那孩子们怎么办?今年这收成也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男子出言劝慰道:“你这妇人之仁,入门便是客的道理,你不懂吗?过会儿等这小道长走了,我去隔壁婶子家赊点,不就是了吗?”

“赊、赊、赊,就知道赊,上个月的你还没还人家婶子呢?一屁股的饥荒,我看你日后拿什么还!”媳妇气冲冲的领着孩子进了里屋。

小天师听罢二人对话,这才明白原来这黄泥和着稻草的房屋,只是因为这家中清贫,却不是因为宋金交界,另类的建筑风格。男子对他如此诚善,他又怎能寒了这好心人的心。见男子从厨房端出家中仅剩的两块糙米面饼,未等上桌,小天师示意他先将其放下。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当有十两之重,小天师自幼锦衣玉食,甚少下山,也不知这世间物价几何,早些年张天师曾带他外出游历,他也只是,仅凭记忆回想着如何化缘的过程。将银两交到男子手中,男子生平也从未见过这如此多的银钱。拿着这锭银子的手,都有些发抖,语气发颤,说道:“小道……小道长,这是何意?”

“善人莫要推辞,拿着,鞋钱、饼钱,水钱,贫道怎可在善人家中,做那白吃白喝之事,能为贫道开门,容贫道在此憩息,贫道已然不胜感激!”小天师彬彬有礼的说道。

男子欣喜的用手摸擦着那锭银子,显然想要,却又不好意思,说道:“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呀,这锭银子把婶子家的铺子买下来都够了,这可如何使得?不妥,不妥!”

小天师看出了男子的心思,心中计较一番,原来这锭银子可以买下整间铺子,探手入怀,怀中尚有几锭金银,都是那宫中的老太监为与他交好,给他的。自己这日后不知何去何从,身无分文之时,糙米面饼恐怕都吃不上,也得省着点花了,便又开口说道:“那便劳烦善人为贫道采购一些食水用度,已备贫道路上之用。”

“好、好、好,这便去办,不知小道长可忌荤食?”男子出言问道。

小天师见男子如此细心,甚感欣慰,出言答道:“除雁、牛、狗肉之外,贫道皆可食之,酒水也要上一些吧,剩下的便留予善人贴补家用。”小天师想起昨夜施展身法,急速奔袭之时,体温逐渐下降,可带上一些酒水,这已入冬季,以备日后驱寒之用。

男子应声点头,兴致勃勃的便朝着门外跑去。

里屋的男子妻子,与三个孩子也都听到了二人的对话,那男子妻子满面笑容,端上来了盆热水,准备给小天师洗漱,又将旁屋中的被褥铺好,请小天师下榻休息,休养生息。

不多时,那男子背着一个大包袱采买归来,为小天师单独准备的肉脯、干粮、酒水、鞋袜等,一干用度单独包裹到了另一个小包袱之中。

男子一脸兴奋的说道:“家中已有一年未曾开荤,小道长先行下榻休息,带我夫妻二人将饭菜做好,再唤醒小道长,咱二人甚是有缘,小酌两杯,暖暖身子,如何?”

小天师看着屋中摆放着这么一大堆食材,一时技痒,再看着这夫妻二人以及那三个孩子,一脸幸福开心的笑脸,那种质朴与纯真令他甚是有所触动:“善人客气,贫道连夜赶路,身体倒是有些劳累,你夫妻二人且先辛苦,贫道休息片刻,再为你夫妇二人下厨炒上两个拿手好菜,略表谢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