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清酒红人面 财帛动人心
作者:淇洵  |  字数:2781  |  更新时间:2020-01-26 09:09:01 全文阅读

“好,小道长,难得有如此闲情雅致,甚好,那我夫妇二人就却之不恭啦,小道长且先休息去罢!”男子将小天使请到旁屋,为其掩上房门。

这一觉令小天师睡得十分解乏,自从下了龙虎山以来,他便再也未曾睡得像今天这般踏实。翻身/下地,一番整理道观行装之后,已经申时,被外屋的阵阵肉香,勾/引得腹中饥肠辘辘。推门而出,发现男子已经将酒菜摆好,等候多时。

“小道长你醒了?”男子一脸客气的将小天师请入上座。

“怎么没叫醒贫道?”小天是出言问道。

男子命妻子将已经凉了的炖肉拿回厨房再热一热,请小天使落座,将小天师面前的酒碗斟满,小天师发现男子倒酒的手居然有些紧张的发抖,便出言问道:“三人何故如此紧张?”

男子听到小天师的质问,眼神游离,思索一下,面露难色的说道:“没什么,小道长尝尝内子的手艺。”

小天师夹过一只鸡腿,送到了不远处,正在眼巴巴看着二人吃饭的孩子手中。男子见到此情形,其眉头紧锁,面部表情似乎又加重了几分痛苦。孩子兴高采烈的攥着鸡腿跑开,找寻自己的弟弟妹妹与其一同分食。

小天师吃过几口菜后,对于他这位对吃甚是有研究的人来说,感觉手艺一般,但此时,哪还有再度挑剔的心情,较比之前的糙米面饼味道那好上了不知千百倍。

“善人有何难事,但说无妨,贫道若能出手相助,定当义不容辞。”小天师端起酒碗,与男子相碰,一饮而尽。

男子思索一番后说道:“这村名叫上河村,近日来不知为何,村中时常丢鸡,本来这里便是宋、金交界之处,朝廷未下禁交令之前,两族百姓相处的甚是融洽,如今却少有往来,一开始村中之人怀疑乃是那金人的下河村人所为。上个村村长便带人前去理论,可未曾想到那下河村也发生了与上河村一样的事情,起先只是丢鸡数只,如今却整窝的鸡均被咬死,手段极其残忍,尸首不翼而飞,却将鸡头留在了窝中。”

小天师边喝着酒边吃着菜,听着男子的诉说,感觉这偷鸡贼的似乎不像是人类所为,开口问道:“可否查过那鸡身上的齿痕?”

“看过了,说也蹊跷,那齿痕怎么看怎么像人咬上去的,有的甚至直接被拧断了脖子!”男子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

男子妻子将炖肉热好后,从厨房端了出来,小天师再三礼让,男子妻子也不上桌与二人一同用餐,直道是,妇人当有妇人家的规矩,切不可行那愈礼之事。小天师也不在继续坚持,宋国女子家中的地位较之金国女子家中的地位要矮上几分,小天师早先在龙虎山见过前来朝香的金人身上看到的。

就这样,小天师与男子大牛边吃边聊,相谈甚欢,聊着聊着小天师感觉渐渐天旋地转,直道是自己不常饮酒,不胜酒力,看着面前的男子,说道:“善人,你怎么还坐歪了呢?”话音未落,便一头晕倒在餐桌之上,男子急忙唤来自家妻子:“快点儿,趁着天黑给他扔进村东头的枯井之中,搭把手啊,愣着想啥呢?”

男子妻子一脸的惊诧:“刚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大牛,你要作甚?”

“你给我小点声,莫让那旁人听见,这小子怀中还有不少银两,快点儿,来搭把手。”男子将小天师全身上下翻了一个遍。

男子妻子胆战心惊道:“大牛,咱可不能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啊,娘走时告诉咱们做人应当积德行善!”

“去他娘的积德行善,老子一生不偷不抢,如今饭都快吃不上了,老子告诉你,这就叫无毒不丈夫,想不想吃肉了?不想想你自己,你不想想孩子怎么办?”男子出言怂恿道。

男子妻子听到孩子,便把心一横,拿出麻袋,小天师的一身道袍看似绫罗绸缎所制,想必日后还可典当些许银两,便与男子一同将小天师扒了个精光,捆入其中。

男子扛起麻袋,环顾一周见四下无人,便朝着村东头古井的方向跑去,男子媳妇拿起手中的几锭银子,几锭金子,送入口中依次狠狠地咬了一遍,平生也未曾与如此多的银钱打过交道,确定是真的以后,小心将钱财藏好,静坐在屋中,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

约莫半个时辰,待男子归来,男子媳妇儿出言问道:“处理好了吗?”

“放心吧,媳妇儿,不光将那小子扔进井中,我还用几块大青石牢牢将井口封住,那口枯井常年极少有人往来,不会有事。”男子将碗中剩下的酒水一饮而尽,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大牛,咱现在也有钱了,我看着上河村还是别呆了,我这心里总是感觉不踏实,咱还是跑吧。”男子妻子忍不住要抽泣,男子一把捂住媳妇的嘴,生怕她这一哭,再惹来邻里生疑,心念道:媳妇儿的话也有些道理。当即决断,命妻子立刻收拾家中衣物,自己去院中套上驴车,准备连夜出逃。

临行前男子妻子,叩响隔壁邻居家大门,夜半三更,搞得邻居满面埋怨的神情:“大牛媳妇儿,这大半夜的出啥事儿了?”

男子妻子从怀中将自家门闩钥匙递到那邻居老汉的手里:“刘叔,我这娘家人来信儿,大牛老丈,快不行了,这一家大小得抓紧赶过去,家里就劳烦刘叔帮忙照看照看。”

“哼,穷的都叮当响了,有啥可照看的?行了,知道了。”老汉接过钥匙,一把将门摔上。

进屋之后的刘老汉的老伴出言问道:“谁呀?这大半夜的。”

老汉将钥匙放在了桌上,一边脱鞋一边准备上炕:“大牛媳妇儿,说是大牛老丈快不行了,一家人要连夜赶过去,让咱帮着照看些家里。”

刘老汉的老伴,一脸纳闷道:“大牛媳妇儿不是跟着她娘乞讨来的吗?这才嫁给了大牛,还是我给他俩保的媒,不然大牛家穷成那样,谁家闺女能愿意跟他,这大牛哪里来的老丈?我怎么不知道?”

刘老汉躺下/身子,吹灭了不远处的油灯,说道:“睡吧,管那么多呢,爱他么谁老丈谁老丈?”

小天师迷迷糊糊的醒转过来,感觉头痛欲裂,眼前一片漆黑。细心查看之下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捆住了手脚,身上除了一条内/裤之外,尽皆被扒了个精光,强忍着剧痛,努力的回忆起自己晕倒时发生的事情,越想感觉头越来越痛,定是那父妇二人在酒食中下药,将自己迷晕,将自己洗劫一空,心中怒火中烧,真是好心没有好报,如此歹毒的夫妇二人,日后见到那夫妇二人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话说回来气归气,但是首先要想办法从这麻袋之中出去,小天师被束缚住了双手,根本无法掐印指诀,使用法术,双手用/力的来回揉搓,挣扎着双手的麻绳,也许是因为那夫妻二人过于紧张,捆绑的不是十分紧,双手之间仍有可以活动的间隙,来回用/力几下便被小天师挣脱开来。这麻袋可供身体活动的空间极小,小天师努力了半天,这才坐直了身体。便试着将手向下探入,准备去解开束脚的麻绳,突然之间,感觉后背好像被人用什么东西捅了两下,吓得小天师一个激灵道:“谁?”

“你又是谁?”一个少年男子的声音回问道。

小天师听到有人的声音,如蒙大赦,急忙开口说道:“您好,我叫张继禹,不知阁下是哪位英雄,还请英雄出手搭救?”

少年男子听到英雄二字,口中扑哧一笑:“嘻嘻,你叫我是英雄,哎呀,我也不算什么英雄了啦,本大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号黄天仇,小名黄小闹是也。”

小天师尝试了多次,由于麻袋空间太过于狭窄,根本无法摸到脚下的麻绳,加印指决准备施展五雷术,将其劈开,但都毫无反应,小天师心中叫苦不迭,做法使用的法印也一并被那千杀、该死的夫妇二人一并掳了去,自己这五雷术根本无法施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