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传旨仙官
作者:淇洵  |  字数:2318  |  更新时间:2020-01-13 09:16:01 全文阅读

曹执事有意避开关于二十八星宿的话题,说道:“真人,这上头可有传言,真人道法高玄,祖雷术堪称登封造极,雷部,大司主的位置,可都说给您留着呢!不知真人准备何时飞升?”

天枢子见曹执事有心避开二十八星宿的话题,便也不再追问,指着门外忙碌着的决明子,笑道:“吾那不争气的徒儿,贫道怎么放心的下?”

曹执事顺着天枢子的手势看去,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真人为人师表,可敬,可敬……”众人也顺着手势看向决明子,六位百花仙子中的芍药仙子,不禁脱口而出:“姐姐,那个人不是……”话到嘴边,便被一旁的雏菊仙子打断道:“曹执事,时辰不早了,该回去复命了。”

曹执事听罢,便起身整理衣摆,与众人辞别。天权子神魂瞬间离体,尾随其后。天枢子对着天权子的神魂郑重的说道:“不要忘记,你永远都是上清宗的门人。”

天权子眼含热泪,微微点头,五彩祥云冉冉升起,天权子看着上清殿,八景宫,玄都紫府,乃至整座大罗山,这个自己生活了一百多年的地方,有太多的不舍,在这一刻都已经放下了,放下了这里,放下了这里的人,放下了这里的事,放下了这里的她。

送走远去的天权子,瑶光子说道:“诸位师兄,老七我不喜喧闹,况且那金国的九公主完颜洛还需要救治,便不在此久留,稍后再与三师兄、五师兄叙旧。”言罢,也不待众人回答,便朝着住所处消失了身影。

天枢子感叹道:“四师弟走了,想必这老七打击也是最大的吧。”

一旁的玉衡子说道:“师兄似落花,师妹如流水。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鹂儿枝上扰红梦,不得随水任西东。柔肠百转绕损折,流水东去不复回。得,我也走了。”

天璇子刚要出手阻拦,被天枢子出言劝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要走便走吧!”

玉衡子见无人阻拦自己,神情有些尴尬,道:“唉,这人哪,人走茶凉咯!不就没把星宿带回来么,至于么?走?我走还不是为了你那宝贝徒弟?”

天玑子在一旁劝解道:“老五,你怎么说话呢?老四走了,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天枢子将青玉龙凤簪递交到天玑子的手中,交代天璇子前去迎客居前去招待宾客,便扬长而去。

天玑子拿着青玉龙凤簪,神情有些恍惚,此簪对其意义非凡,将目光投向身边的天璇子,天璇子指了指摇光子消失的方向。便朝着殿外直奔迎客居走去,玉衡子屁颠儿屁颠儿的也跟了上去。

玉清宗与太清宗观礼结束之时,便已离去。剩下的多半是宫廷使臣与上清宗门下的分支,张天师与天璇子,稽首施礼道:“福生无量天尊,龙虎山正一派掌门见过天璇子真人!”

天玄子听到龙虎山的名字,眼前一亮,举着个大酒葫芦,一把揽过张天师的肩膀,将其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神秘兮兮的问道:“龙虎山的,张继惠,现如今可好?”

“真人问的可是,张继惠?”张天师,生怕听错反问道。

天玄子挠了几下自己的酒糟鼻子,说道:“对对,就是她,你们什么关系?”

“贫道姑母,十年前便已仙逝了!”张天师想起姑母,神情有些感伤!

“她可曾婚配?”天璇子继续追问道。

张天师感觉天璇子甚至无礼,并不答话,只是犹豫的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天璇子面容,不过仅比自己年长几岁罢了,难不成与姑母是旧相识?张天师这毫不藏私的性格,却忘记了当年自己在襁褓之中,这上清七子的威名便名满天下了。

天璇子继续问道:“身为正一派掌门,会不会喝酒?”

张天师又是犹豫的点了点头,真不知这天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走,陪道爷喝两杯,按辈分,道爷我差点儿成了你的姑父,走,走,走,喝酒去。不需鸟这些宫廷之中权欲熏心之人。”

不待张天师推辞,天璇子便拉着张天师朝内务阁走去。茅山派与阁皂派见龙虎山与上清宗关系走得如此之近,心中便对龙虎山又多增添了几分忌惮。

不多时,四凉四热,两荤六素,八道菜,便摆在了桌上。对于道门中人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许门人吃荤。但有三种动物是不可以食用、宰杀的。鸿雁、青牛与狗,因为鸿雁一生只会选择一个配偶,如遇丧偶也不会寻觅他人,道人最近其忠贞;青牛乃太清祖师,之坐骑,所以牛类均不可食之;至于狗,道人最为敬重狗之忠诚,所以更不会食之。

天璇子从睡榻之下取出两坛老酒:“此酒便是当年你祖父与你姑母,埋下的女儿红,今日咱爷俩给它干/了如何?”

女儿红酒,便是用女娃出生之时的胎毛与尿液滴入酒中密封珍藏,待出嫁之时再开坛饮用,因此而得名。当年为张天师姑母上门提亲之人络绎不绝,最后都被姑母以女儿红酒坛已碎,乃上天注定,终身不嫁之由拒绝,原来酒竟然藏在上清宗。

天璇子为张天师斟满酒杯问道:“你是掌门,那你便是张继先咯?”

“真人如何得知?”张天师发现对于龙虎山来讲,生他,养他的地方,他也拥有太多的,不知道了。

“名字都是我起的,你能当掌门,也是当年道爷批卦算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别说你了,你儿子,侄儿,张继尧,张继顺,张继禹的名字都是道爷我起的!”天璇子夹了一口菜,一脸神气的样子,与张天师碰杯后一饮而尽。

张天师若有所思的将杯中酒送入口中,感觉这杯酒里装满了沉甸甸的往事。也许是由于心情的原因,几杯下肚,天玄子的脸颊便泛起了红晕,情绪变得越来越低迷,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当年道爷我追着一只青狐,到的你们龙虎山,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姑母,她太美了,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那只青狐作怪所幻化。那时候修为刚入紫气,还不具备可以一眼识妖的本事。那青狐藏在了你姑母的衣袖中,我便以为从你姑母身上散发出来的妖气,她们是同一个人,我们便打了起来,大战了三天三夜,没想到你姑母使用的全都是道门正统法术,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天璇子扔下了酒杯,端起酒坛,猛的往口中灌酒。

张天师有心阻拦,但想到发妻亡故之时,自己又何尝不是这般,便也端起酒坛与天璇子一同对饮起来。

放下酒坛天璇子迷离的眼神,注视着张天师道:“你的眉毛与眼睛和你姑母长得真像!”

“姑母算是我的启蒙恩师,那为何最后你们二人却未终成眷属?”张天师出言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