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龙虾与柿子
作者:淇洵  |  字数:2474  |  更新时间:2020-01-14 09:01:01 全文阅读

“唉,一句好男儿志在四方,毁了我们!当年你祖父希望我可以入赘龙虎山,其实我也清楚,你祖父可能看中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背后的宗门。不过,我师傅断然不同意,入赘之事暂且就已经令我师傅火大,况且,龙虎山正一派便是上清宗分支,加上上清宗祖庭与分支相结合。而且,那时我也一心想在江湖上闯出威名,种种的原因吧,最终却落得个遗憾终生,本以为你姑母早已嫁人,唉,造化弄人呐!”天璇子痛饮一口酒道。酒后夹起口菜,显然没有食欲,便又放回了盘子里。

“家父生前提起一位上清宗故人,想必便是真人吧!”张天师问道。

天璇子,拍了拍张天师的肩膀:“倘若当年与你姑母共结连理,你或许会多几个堂弟,堂妹也说不一定。当年我与你父亲私交甚好,你们兄弟的经脉便是我二人合力打通的。小娃子,当年,道爷我随身携带的补气丹药,你可没少吃啊。来道爷我试试,你这龙虎山雷法修炼到第几层了?”天璇子踉跄站起,显然有些醉了。

张天师将天璇子扶到睡榻上,为其宽衣解带,盖上被褥,令其躺好。迷迷糊糊之中的天璇子,口中还不住嘟囔着:“老四走了,老大也要走了,阿慧也走了,都走吧,就剩我孤家寡人才好,都走吧!”

看着天玄子渐渐进入梦乡,微醺的张天师退出了内务阁,借着傍晚的山风,吹散了些许酒意,不论是坐化飞升的道人,还是仙逝离去的故人。对于在世人来讲,或多或少的不舍与伤感,但对于当事人来讲,那便是一种重生与新的开始。张天师唤来门下弟子,朝着南下的方向,一行人披着月色行去。

决明子赖在玉衡子的房间不走:“五师叔人家六师叔都得手了,玄门道法,您可比六师叔精湛的多。”

玉衡子盘膝打坐不予理睬,决明子见状继续说道:“难不成五师叔遇到什么难啃的硬骨头了”

玉衡子依旧闭目不语,决明子又继续说道:“五师叔,要不你和我讲讲,究竟遇到什么难事儿。不行,决儿陪您一起去!”

玉衡子被决明子喋喋不休的烦扰,终于睁开双眼,冷哼一声道:“哼,你去?就你?”

“觜火猴我都带回来了,那有什么不能去的?”决明子一脸的自信。

玉衡子一声冷笑,大袖一挥,便将决明子从房间内扇了出去,顺手将房门掩上。摔倒在门外的决明子,依旧不死心的想要去推开房门,路过的天玑子见状,开口问道:“还不休息,打扰你五师叔,这是为何?”

天玑子以修习鬼术著称,除去本门弟子外,少有其他门下弟子愿意主动与其打交道。立于天玑子身旁两侧,不寒而栗之感尤甚。

决明子见来人是天玑子,慌张的答道一句:“无事,无事。”便撒丫子跑开了。天机子心道:这怎么看见我就跟见了鬼似的。

决明子一路小跑,径直直奔后山,肩上背了一个大包袱。打远便看见,诫妖阁门前台阶上来回踱步的玄戒师祖。现在整座,诫妖阁对于决明子来讲,已经不再令他心生恐惧。人往往便是这样,即使在反常之事,经常接触,便也觉得习以为常,关于反常而言只不过是不经常而已。

决明子一屁股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嘴中念叨着:“也不来搭把手,亏了道爷还想着你!”

玄戒屁颠儿屁颠儿的将包袱打开,整整一大包袱,都是美酒佳肴,白酒两坛,黄酒两坛,果酒两坛。瓜果梨桃,各式各样的水果蜜饯,荤食已有十多种。烧鸡什么的此时在这些东西面前,都已经上不了台面。馋得玄戒直咽口水,眼神放光的问道:“这些都是给道爷我的?怎么瞅着像别人吃剩下的啊?”

“有就不错了,你要不要?不要我全扔妖塔里了啊,有的是人想还想吃呢!真是的,一天天净事儿。”决明子言语糊弄着玄戒,其实就是招待宾客吃剩下的东西被决明子装了回来。

“要,怎能不要呢?说吧,你小子又打什么鬼主意呢?”玄戒一边说着一边将六坛美酒,分别藏于界妖阁门前各处。生怕日后决明子不再给酒食,以备日后解馋之用。

“能有什么鬼主意,这不也是来孝敬孝敬您老人家么?”决明子一脸的坏笑。

玄戒左手拿着一只二尺长的龙虾,右手拿着一枚鸡心黄柿子,在那里正犹豫先吃哪个,听到决明子不承认,玄戒装出一副要离去的神情。

决明子立马上前将玄戒拦住,说道:“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好师祖,我想进去见见师妹心月狐。现在师妹已经可以恢复神智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不行,妖塔之中,邪魅众多,如有什么万一,我怎么和师兄们交待?”玄戒最终还是决定先咬一口鸡心黄柿子,因为他没吃过龙虾,他不知道这没剥了壳的龙虾,该从何处下口,上一次见这个东西,还是在曹都督的餐桌上。

决明子一把将玄戒手中的龙虾抢下,一脸正色道:“把我踹到正殿,差点儿没让渡劫天雷劈死,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不行?凭什么不行?那不行的话,你也别吃了,酒也别喝了,功法典籍我也不想要了,以后你自己在这儿继续呆着吧。”说罢,决明子运势便要离去,走了两步想起玄戒藏起来的酒,手中握起七星剑,便朝着藏酒之处走去,欲将酒坛打碎。

玄戒见决明子动了真怒,立马起身,阻拦决明子,赔着笑脸说道:“这孩子,脾气猴急猴急的,这么好的东西,不吃不就糟蹋了么。”玄戒笑嘻嘻的将决明子手中的龙虾夺了回来,摸了一把决明子的大光头,继续道:“这发型跟洒家一样,哈哈,是不是凉快了许多啊?”

不提光头还好,提起光头,决明子立刻火冒三丈,破口大骂道:“你个秃驴,自己没毛,还把小爷变成跟你一样,气死我了。”决明子挥剑便朝着玄戒砍去。

玄戒举起龙虾,也不与其交手,只是闪避。在玄戒闪避的过程中,竟然还有时间和心情,将龙虾的壳,一点儿一点儿剥了开。

见玄戒如此轻松应对,决明子心中怒火中烧,脚下步法,运用起了得六师叔开阳子真传的风遁术。身形变得更加极速,变幻莫测。可是,只见玄戒表情依旧从容,此时已经将剥好的龙虾头部,送入口中,心满意足的咀嚼,很是享受。

这是决明子第一次见到玄戒使用法术,果然真人不露相。打着打着,决明子都无法近身,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喊道:“大爷的,不打了。”

玄戒将最后一口龙虾尾送入口中,吸、吮着自己的手指,站定身法,来到决明子面前,道:“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味之物。难得,难得。”

“秃驴,你刚刚用的是什么身法?”决明子开口问道。

玄戒一副故作高深的样子,手中拿着一只烤羊腿道:“上清无上妙法,集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去五谷之糟粕……”

话未等说完,决明子一把,将玄戒手中的烤羊腿夺了下来,作势将要丢掉:“你给我好好说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