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星宿天机箓 > 正文
第十二章 华佗后人的趁火打劫
作者:淇洵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9-12-14 18:23:22 全文阅读

四公主见无人搭茬,便起驾回返自己寝宫,七皇子追随其后,一同出殿。偏殿中只剩下三皇子与五皇子,五皇子挺个大肚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继续拿着烟炉,吞云吐雾起来,三皇子自言自语道:“我去看看父皇和母后。”便朝着正殿走去。

  五皇子看着面前的烟雾缭绕,思绪万千,心中百感交集,口中喃喃的吟唱道:“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廖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华老郎中,不知吾妹情况如何?”围在病榻的完颜亮众人一脸关切地问道。

  华老郎中乃华佗之后世传人,眉头紧锁,嘴中不住嘟囔着:“奇怪,奇怪。”“行地七公”中的三公乌林答泰为七公中巫医,引领着华老郎中借一步说话,只有完颜亮被叫到近前。

  “华老郎中不妨有话直说。”完颜亮继续问道。

  “老夫华安,一生专职攻克各种疑难杂症,却未曾发现如此病例。小公主体态特征均如常人无异,生机栩栩,断不似病中之人,可老夫搭其脉象,却可以诊断,此人早已气绝身亡于数日之前,奇怪、奇怪、甚是奇怪。”华老郎中一边捋着胡须,一边思索着。

  乌林答泰拱手施礼,以示对华老郎中的尊敬:“华老郎中,我行地一门亦有巫医之法,不能说精通,但也识得巫医门道一二。顶仙儿请神的方法也用过了,安神定魂的方法也用过了,祝尤问卜的方法也用过了,可是也一样一筹莫展!”

  完颜亮见二人均束手无策,亦是焦急,昏迷数日,虽说无碍,但日后可否再度苏醒,醒来后,神智是否清醒,可就难说了。闻讯赶来的完颜城夫妇听到三人的对话,心中亦是百感交集,如花一样年纪的女儿,就这样因为一次撞邪就不明不白地成为了一个活死人。耶律孝穆下意识地摸了摸怀中的定位符咒,心念一起,实在没有办法,也只有出此下策了。

  华老郎中沉思良久:“有一死马当活马医之法,不知可行与否。”众人听到,均感觉到了希望,皆恳求华老郎中明示。华老郎中便继续说道:“老夫年幼,行走江湖之时,曾偶遇一名坤道,年纪约有二十五六上下,面容生得较好。该名坤道对于药理及疑难杂症的理解,是老夫一生都望尘莫及的,如果她没有办法,那老夫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如今已有六七十年的光景,不知还可否寻得到了?”

  乌林答泰忙接话道:“不知此名坤道师承何处,道号是甚?”华老郎中用力地在回忆,良久,开口道:“老夫只记得,她身披一身紫色法袍,法袍后背与袖口处印有阴阳八卦的图案,当年那好像是西海附近,道号……道号……好像叫瑶光。”众人听罢,皆感吃惊。

  完颜亮问道:“可是那上清七子中的瑶光子?”华老郎中淡淡点头示意。

  若无差错,定是此人无疑。坊间传承,上清七子中仅有瑶光子为坤道女流之辈,其医术、药理已如臻化境,实乃神仙手笔。众人皆听闻上清七子之威名,却无处寻找。耶律孝穆又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的定位符咒,心道:如若别无他法,也只得用此来搭救小女洛儿性命了。

  华老郎中又加思索,犹豫再三,最后仿佛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道:“若寻得上清仙门,也并非难事。需先寻得上清仙门在这凡尘俗世的道场,想必他们自然会有办法与上清仙门联系。”

  众人见状,再度施礼,请华老郎中明示。华老郎中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三公乌林答泰道:“这巫医手法,老夫甚是感兴趣。”三公乌林答泰刨除这皇家效命的原因之外,对自己心爱的小徒弟亦是视若珍宝,毫不犹豫的就将《巫医法典》双手奉上。

  华老郎中不紧不慢地翻看了几页,急得众人额头直渗冷汗,他却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道:“上清仙门在这俗世的道场,名叫皇庭观,又名魏阁,位于集贤峰下,白龙潭上,距离南岳镇二里有余。现任观主南岳夫人魏华春,老夫与其还有一些交情,老夫书信一封,略备薄礼,剩下的便看这小公主的造化了。”海陵王听罢,不待完颜城夫妇吩咐,便叫来侍从着手准备,欲亲自赶赴皇庭观,为九妹争取这一丝生机。

  南岳镇地处宋国疆土内,衡州府管辖,时逢夏秋时节交替,湘江一带,蛇虫猛兽横行,路途蜿蜒颠簸。临行之时,耶律孝穆再三嘱咐,时逢两国敏感时期,需乔装打扮,万不可暴露身分。怀中定位符咒一张,偷偷塞于海陵王手中,再三叮嘱,如若洛儿路途中有何不测,速将此符焚烧,定有人前来搭救。符咒过于珍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切不可滥用,尽量还回来。

  完颜亮不知此张定位符咒的前因后果,心中直呼母后抠门吝啬,那不只是仅仅一张符咒,那代表的是一个宗门的承诺,是何等的珍贵。南下小队一行八人,海陵王完颜亮带队,二皇子六公主为左右副手,以及随行两名侍卫、两名侍女,在旅途中负责照顾完颜洛。力求降低声势掩人耳目,如果一切顺利往返当得数月,确保万无一失。毕竟其中四人皆身分尊贵,代表着半个金国的中坚力量。海陵王并未以金国名义发出消息,以海陵王的名义通知各州各县的细作,海陵王手下一名将士,服役期满,携家眷返乡,命沿途众人加以安排妥当。次日入夜,待众人将家中事务安排妥当之后,三匹高头快马,一辆马车,趋着夜色渐渐消失在上京会宁府城外。

  经过长达半月的奔波,八人小队一路奔袭至“八百里洞庭”的云梦泽。队中八人皆化名为万姓,装束打扮同汉人无异,口音中,虽说略带有乡音,但尽量避免与外人交流的话,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大哥,渡过这湖,咱们可就到湘西地界了,距离老家可就不远了。”万烈言外之意,众人心知肚明。

  “阿烈,今夜,咱们先在这云梦泽找家客栈休整一宿,联系个可靠的船家,明日再渡湖,如何?”万亮言语中意在与众人商量,但却无意间下达了命令,万燕军营中待的太久了,刚准备回应“遵命!”便一把被万烈拉住,示意她别过于紧张,适当放轻松。

  只见停靠在湖边一位撑船杆的老师傅面露微笑道:“几位是外地人吧?”万亮见状,深觉自己伪装得很到位,不知如何被识破,一脸坦然道:“老长年,不知您是如何看出来的?”求医之行,保密工作十分严谨,万亮不认为会走漏风声,沿途注意一切打家劫舍的便可,越发的显得紧张,才会另外人觉得有问题,而后出现问题。

  “奥,呵呵,听得官人时方才称呼这里为云梦泽,便知晓官人非本地人也。”撑船杆的师傅笑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往往只有身临其境才得以体会其中韵味。

  万亮听罢,心中顿感兴趣:“那本地人都怎么个叫法?老长年又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官人的?”

  “本地人叫九江,也叫五湖,就你们这些外地人,云梦泽,云梦泽的,搞得如此附庸风雅。老儿我常年在这里撑船为生,阅人无数,瞧官人这做派,非富即贵。”撑船杆的师傅哈哈大笑起来,引得湖边其他众人纷纷侧目。

  万亮心道不妙,早些年便听闻此处湖匪猖獗,若是被歹人听到了风声,免不了会多出一些麻烦。万亮有意的提高了声调,意欲让众人听见他们二人的谈话:“老长年说笑了,什么非富即贵啊,我与胞弟本是衡州府衡山县人氏,早些年战乱,父母都以故去,在家中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我兄弟四人便外出讨些活计。机缘巧合入了岳家军麾下,这不胡人与我大宋盟约十五年莫再征战,我们这也年岁大了,岳肃之将军念在平日里上阵杀敌骁勇,便准了我兄弟四人返乡,好生过活。”

  众人听到原来是岳家军麾下,便纷纷围拢过来。岳飞将军当年围剿湖匪之事,如今坊间依然流传,亦是大快人心,毕竟这湖南、湖北的百姓常年依靠这湖水讨生活,十足吃了湖匪不少苦头,岳飞将军一曲满江红何等的豪气云天,十二道金牌召岳飞将军班师回朝,最后含冤而死也未能撼动岳飞将军精忠报国的决心。万亮只知岳家军在宋国乃是一面金字招牌,却未曾想到竟然受到百姓如此拥戴,自己麾下怎么就没打造出如此一只深得民心,所向披靡的队伍,不禁心中对岳飞将军又增添了几分佩服之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