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伯格世界 > 正文
第110话 迪果之死
作者:臭水果  |  字数:5873  |  更新时间:2021-12-17 08:27:56 全文阅读

“你这个混蛋!”

“给我去死!”

“给我去死!”

举起手中的黑棍,旋至最大的电流,直接戳在了那个蟑螂驾驶员的屁股上,把所有的电光全都倾泻到了它的身上,可即使它已经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浑身痉挛,还是消解不了胸中的苦痛,身不由己的再次举起了棍子朝着驾驶员的脑袋殴打了下去~

“迪果!”

“迪果!”

“哥哥!哥哥!”

“你在哪里?”

毫无目的的搬开散落一地的屋墙断瓦,抬走炸碎的机器守卫残骸,终于在已经变形的齿轮之下发现了迪果的身影,衣服和配饰被炸的只剩下破布残片,身上大面积烧伤浑身都是血迹,只剩下微弱的气息~

“哥!”

“你~你不会有事的!”

“我想~想到办法怎么救你了,你再忍耐一下,忍耐一下,马上就好了!”

慌乱的从刚才的提取室中翻出来一台空闲的荧光液抽取仪,小心的将迪果搬到床位上,将标注着营养输入的针管一下子插入了迪果的后腰,伴随着马达的转动,黄褐黏柔的营养液缓缓的在细管中流动着注入了迪果的体内,一边向神灵祈祷一边眼看着迪果死灰的面孔重新又恢复了血色,已经僵硬的身体慢慢的又有了起伏的痕迹~

“太好了~太好了~”

“真的起作用了~”

“哥~哥~你很~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相信我,你马上又会活蹦乱跳的~”

“我还有很多事要跟你说呢~”

“你知不知道我在瓜纳加托见到了达尼妹妹,她还是那么漂亮~”

“你不敢想象我们骑在一头鱼的背上在空中飞来飞去~”

“我还拒绝了一个老虎阿莱布里赫~”

“啪~”迪果的手臂突然毫无征兆的垂了下来,有气无力的搭在多戈的肩膀上~

“哥哥~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哥哥~”

“好~好吵啊~”手指突然撩拨了两下,断断续续的单音节从迪果的喉咙里跳了出来,“你这样~我根本~无法休息啊~”

迪果~哥哥它恢复意识了,它~它没事,这个营养液真的有用!

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了起来,眼角被不可控制的泪水浸湿,越是擦拭越是止不住的往外流,连同心中绷紧的弦一起,身体也一并瘫软了下来,多戈一屁股坐在地上仿佛用光了所有的力气~

脑袋里更是又涨又晕一片空白,只剩下劫后余生的空虚和无力,多戈这才意识到迪果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虽然平日里总是针锋相对还要成心怄气,其实心底里特别想得到它的认可,所以才会老是做一些出格的傻事~

一边哭又一边笑,眼泪和鼻涕一起流进了嘴里,把多戈呛的连连咳嗽~

这恐怕就是成长过程中避免不了的阶段吧,只能说它们真是一对爱闹别扭的兄弟,不知道这次回去之后,它们的关系会不会有所改观~

不过呢,这种温婉的回忆时光通常不会持续太久,果然,“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墙壁被打破,一小两大三个熟悉的身影从面前狼狈踉跄的跑了过去,分别是瓦西里男爵,伊洛斯小哥,以及被伊洛斯小哥揪住领子可是嘴上却不依不饶的爱尔莎小姐,“让我跟它打,让我跟它打,我就不信我会再输给那堆破铜烂铁!”

几束电光尾随在它们的身后,而且很快超过了它们射到了对面的墙上,将对面的墙壁打成了松软的马蜂窝,伊洛斯用力一头撞了过去,直接飞到隔壁的房间去了,再紧随其后的则是另一个马力全开的机器守卫,呼啸着从这边的洞进来,从那边的洞追了出去~

没有吱声也没有动弹,就看着它们从自己的面前这样跑了过去,多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庆幸机器守卫没有发现混在一众抽取荧光液萤火虫之中的自己和迪果~

“多戈,原来你在这里!真是找的我们好苦!”没想到,伊洛斯又从另外一边折返了回来,还特意停在多戈的面前冲着后面大喊,“我找到它了,多戈它在这里!”

“嘘~嘘~”

隔壁房间又是一阵电光火石,先是爱尔莎被甩了出来,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落了下来,之后是轻飘飘的瓦西里男爵~

“哟~多戈,你在这儿啊,再等我一下下,这回我一定把那块废铁拆烂!”

“多戈已经找到了,你还冲进去干什么?”

“不冲进去,那还能干什么?”

“当然是逃了!”

机器守卫撞烂墙壁从隔壁钻了回来,疯狂的使用机械爪开始扫射,于是,逃跑的队伍从本来的两大一小变成了两大两小还外加一张病床,虽然多戈是完全无奈被卷进去的~

“多戈,你干嘛要带着一张床跑?”

“这是我哥!”

“你哥?噢~那个迪果?”

“嗯~”

“它保安队长干的好好的~怎么也来这里打工了?是德莫西科的待遇太差了,它不得不来赚点外快?呀~它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它原本已经把机器守卫干掉了,没想到被驾驶员暗地里启动了爆炸装置给炸成了重伤,这是我刚才找到的荧光液提取器,我给它接上了营养剂,现在已经有所好转了~”

“什么?它单枪匹马把这个机器疙瘩给摆平了?”

这么长的一句话听到了爱尔莎的耳朵里却只剩下了前半句,本来没有拿下这个机器罐头就心中有气,一听到迪果干掉了守卫,这爱尔莎哪里还沉得住气,火气立刻就窜上了头,翻身一脚踢在床檐上给它助了一把力,自己则借着反冲力,又往机器守卫冲了过去~

“哐!”

“它不是单枪匹马,一起行动的兽族战士全都牺牲了!”

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病床已经撞碎了窗户从屋子里飞了出来,多戈急忙扑身出去抓,身子也早已经跟到了屋外头,而爱尔莎显然是没有听见多戈的话,或者她就是故意不想听见~

有了伊洛斯的帮忙,总算是没让病床摔在地上,迪果在空中翻腾了两下又重新落回到了病床上,不过旁边的供取仪器却砸得四分五裂的,里面的营养液也撒了一地~

“这气味~怎么?”

“有什么不对劲么?”

“总感觉有点古怪~”

“滋么~”用手指蘸了一点营养液,放到嘴中品味了一下,瓦西里男爵故作姿态的看了一眼伊洛斯,“这是由普通的露水添加蜂蜜调制而成的,所以才会有快速修复身体的功效~”

“怎么可能~蜂蜜怎么会出现在蟑螂的工厂里面?”

“虽然在下的身份卑微不值得一提,但是在下的舌头却从来没有出过错,这营养液中起决定作用的确实是蜂蜜~”

“难道这里还有蜜蜂牵涉在其中?”

“还有我想提醒多戈先生,最好不要让令兄多使用这种营养液为好~”瓦西里男爵短暂的卖了一个关子,“这其中还有一种重要的元素是会让虫子上瘾的,瑞德海德家族致幻剂的成份~”

“怎么连苍蝇也牵涉进来了?”

“难怪会有这么多的萤火虫会反复去出卖自己的荧光液,原来它们不光是为了钱,而是全都被毒品控制了~这个工厂根本就不是什么淘金的乐土,简直就是恶毒的魔窟~一定要尽早捣毁它~”

亮斑在屋子里闪耀了几个回合之后总算是停了下来,爱尔莎蹒跚的走到了已经碎裂的窗口,神采飞扬的将一只机械爪举过头顶,就像是斩落敌军首级的将军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

看爱尔莎她满足和得意的神态就应该猜到,她一开始就是为了打架来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解救什么遭罪的劳工,来来回回的反复追着机器守卫殴打,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遭罪~

“嘀嘀嘀嘀~”

伴随着急促的蜂鸣声,从身后的房间里突然闪烁起红色的亮光~

“小心!它会爆炸!”

“嘭!”

幸亏得到了多戈的提醒,爱尔莎跳出了爆炸的中心,可还是受到爆破的边缘波及被炸飞了出来,在空中打了几个滚才掉在地上~

散乱的血液变成了晶银的液体倒流回身体里,裸露在外的肌肉将散乱细小的碎块挤了出来,被炸伤的皮肤快速的生长出来交织在一起,浑身的皮肤交替着变了一轮银白色之后,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都复原了~

喘着粗气走到迪果的病床前,爱尔莎得意的挥舞了下刚刚斩获的机械臂,“看,无伤~”

只不过话还没说完,双腿就一个踉跄差点被自己绊倒,瓦西里男爵立即上前,赶忙扶住了爱尔莎,不失时机的吹捧一番,“尊贵的爱尔莎小姐,您完全没有必要和这帮野蛮的畜生怄气,以它们的脑子是完全无法理解将战斗等同于艺术的~”

“你这只吸血鬼,什么时候轮到你对萤火虫评头论足了~”

“嘟~哒~嘟~哒~”

红色警-灯突然在全厂响起,接连报废了两架机器守卫,显然是出乎了工厂的预料,提高安全等级,清楚入侵者保证厂区的治安稳定显然是明智之举~

“哐当~哐当~”

齿轮盘的滚动声越来越密,四周全都响起了机器守卫行动的声音~

“快跑!”

“我记得是这边!”

“大门就在前面!前面的长棍子我认识!”

“哼~这帮笨机器还想抓住我~”

“爱尔莎小姐,小心~”

幸亏有瓦西里男爵的警示,爱尔莎它们急停在了长门棍的跟前,虽然不是很明显,可是靠近了还是能看出,长棍子之间多出了一排排深红色的光线,似有若无的隐有波动,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噼啪~”的溅起清晰的火花,石头竟然被削成了两爿~

不仅是进门的两根,连同边上的所有直立柱之间,全都布满了这种不易察觉的红光线,将整个厂区都围的严严实实的,飞起来看,连空中都布满了同样的红线,就像是罩上了一个看不见的罩子一样,这是真的将所有的出路都封死了,打算来个一网打尽啊~

“嘶~啊~”爱尔莎用手指头轻点了一下,立即就被掀掉了一层皮,又烫又麻~

“爱尔莎小姐,切不可莽撞,这种机关专门用于捕捉虫子,一不留神撞上去就会肝胆俱裂,属下之前有许多亲眷都深受其害,可谓是十分歹毒~”

远处的机器守卫似乎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动,一番调动之后,从不同的方向包围了过来~

“既然走不了,那就和它们拼了!”

爱尔莎拎起手中的机械臂抡圆了往肩上一扛,途中却不知道触发了什么机关,“嘟~”的一声,长力柱上的红光线突然都收了回去,只是眨眼间又重新生了出来~

“这里有机关!”

尝试了几次,果然在路旁的立标处发现了开关的窍门,只要把机械手臂举到一定的高度悬空在立标上方,就可以关闭红光,保证大门的开启,将机械手臂移走过后三秒,红光又会重新开启,将大门的通路封闭~

不得不说这工厂的安保设计也是高科技的产物,开门机关的感应高度正好就是机器守卫机械爪的自然伸展的位置,这样就保证了厂区一直处于封闭状态,而机器守卫又可以不受影响的自由出入~

而这高度对于普通的虫子来说又显略高,即使是侥幸获得了开启大门的机械爪钥匙,还是需要将其举过头顶识别感应,可如此一来就来不及赶在三秒之内红光关闭之前通过大门。

就像现在,除非有谁甘愿留下来殿后,否则爱尔莎它们还是不能逃脱这个威胁的牢笼~

“你们都给我走!”一把拎起机械爪倒插在地上,爱尔莎把袖子撩起,“看我把这帮废物罐头全都拆了~”

“万万不可,属下自愿留下启动机关,请爱尔莎小姐先行撤离~”也看不出瓦西里男爵究竟是表面功夫还是出自真心,看它光是举起机械爪就费劲,“为爱尔莎小姐肝脑涂地,瓦西里心甘情愿~”

“它都自告奋勇了,你还犹豫什么?爱尔莎,你收的这个小弟真是太好了~”

“我怎么觉得你比它还合适呢,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就把你的讣告改成我的前男友~哼哼~”

“对~对了,把床架子直起来可以支撑机械臂,你们帮我一起把我哥抬出去~”

“不要浪费力气了~你们这样即使跑出去~也无济于事~”一把拔掉了背后的输液管,迪果挣扎着坐了起来,疲惫的垂着头,无力的喘着粗气,可是眼神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还没有到边境线~你们就会被机器兵追上的~”

“哥~哥哥!”

“你们刚才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你们必须要将~这间工厂的严重性~报告给部落~”

“所以~不仅要能让你们~顺利的跑出去~”迪果缓慢的站起身,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过来,伸手搭在了机械臂上,“还要阻止追兵~继续追击你们~这里除了我~没有更适合的角色了~”

“我不同意!”爱尔莎大声嚷嚷,“你是看不起我吗?我爱尔莎怎么可能把一个伤员留在最后,这要是传出去,我哪里还有脸面?”

“就是因为~我已经受了重伤~即使回去了~也不一定治得好~所以让我断后~才是当下的最优解~”

“哥哥!你不走!我也不走!我绝对不会把你留下来的!”

“对~我也不会走的!”

“爱尔莎~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低沉的走过来,拍了拍爱尔莎的肩膀,伊洛斯朝着迪果苦笑了一下,“迪果它所说的的确是现在最佳的方案~”

“你放屁,你就是不愿意自己留下来!”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为什么每次做决定从来都不征求我们的意见?为什么每次都自以为是的说为我们着想?为什么每次都以任务优先部落优先从来都不先考虑自己和家属?究竟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对的?你的脑子里只有任务!只有部落!从来就没有自己!从来就没有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从来都不是~”大声的宣泄一通之后,眼泪喷涌而出,多戈忍不住哽咽起来,“可是你却是我们唯一的哥哥~唯一的哥哥啊~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我不要你死在这里~我不想你离开我们啊~”

“多戈,你马上就快成年了,应该知道怎么做取舍了~”温柔的抓了抓多戈的头,抬头一看发觉机器守卫们已经朝这里奔涌过来,迪果抬起头朝爱尔莎使了个眼色,“没时间磨蹭了,快走!”

“瓦西里男爵,把多戈带出去~”

“如您所愿,爱尔莎小姐,对付萤火虫我可有一套~”飞到多戈身后,瓦西里男爵伸出尖爪朝着多戈的侧下颚一戳,多戈便躺到了下来~

“接下来,有劳两位了~”

“哥哥~不要~哥哥~”

一咬牙,迪果将机械手臂举了起来,立柱上的红光消失,爱尔莎,伊洛斯,瓦西里男爵拖着多戈,看准机会果断的闪到门外~

脚刚落地,立柱上的红线又重新打开,将工厂的大门彻底的关死,而此刻机器守卫已经赶到将迪果围了起来~

“我是不会让你们从这里过去的!”

炙热耀眼骄傲的荧光火焰重新又燃烧了起来,一只凶猛的大鬣狗拦在了机器守卫的面前,火焰前所未有的高涨,甚至在大门之外就已经能感受到它的温度~

被困在厂内的机器守卫也感受到这不可预知的危险,仪表盘和传感仪在第一时间已经发出超过危险核定的警报,逼迫这些机器守卫的驾驶员不自觉的摸上了开火的操控杆,并且疯狂的扣下了扳机~

无数的暴戾光线从机械爪的中孔中央钻出来,疯狂的向迪果扫射,誓要用这先进的全自动现代化武器将这头原始的冒失的野蛮的无理的野兽困死在这里~

可这头鬣狗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鼓起身上的火焰将这些光弹全都卷了进去,冲进机器堆里横冲直撞,就像是一把飞舞的火刃,所到之处,皆是残损断裂的零件~

荧火越烧越盛,愈发变得刺眼,造成无法睁眼,视线严重受阻,甚至依靠红眼追踪都已经无法捕捉到迪果的身影,而所有的机器守卫就像是被孤立起来一样迷失在白光迷雾之中,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开火声在四周响起又熄灭~

“不~要~不要~哥哥~”

比机器守卫更受煎熬的却是无法动弹的多戈,眼见迪果释放出非比寻常的眩光,多戈知道哥哥已经打算燃尽生命来奉献一场临终的告别演出,可是自己却只能做为一个旁观者无能为力~

“多戈,萤火虫和德莫西科我就交给你了~”

“今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了,虽然你一直就很反感我对你的种种指手画脚~”

“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

“可是,多戈,你却一直以来都是哥哥的骄傲~”

“我先你一步去见达尼妹妹了,我一只都非常挂念她~”

“再见了~我的傻弟弟哟~”

耀眼的火焰将机器守卫全都烧成了一片灰烬,将一切罪恶全部归为一片粉末,将整片世界染成一片苍白,连同哥哥的身影一起,连同哥哥的表情一起,连同哥哥的声音一起全都化为了虚无~

“哥~哥~”

从今往后~哥哥~这两个字再也无法说出口了,它已经变成了回忆的一部分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