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伯格世界 > 正文
第109话 荧光液
作者:臭水果  |  字数:7231  |  更新时间:2021-11-26 13:24:10 全文阅读

“这是命运的相逢~”

“这是注定的际会~”

“我的眼睛从未有离开~始终在关注着你~”

“我一直在默默的等待~我知道那是有回报的~”

“阿兹特兰的荣光会指引我们~”

一片封闭无隙的黑暗之中,始终有一片捉摸不定的光斑在眼前晃动,忽远忽近,忽高忽低,试图挣脱枷锁,将整片混沌打破~

“眼球充血情况明显,瞳孔放大倍数正常,呼吸未显阻塞现象,体态特征平稳,无需增加镇静剂~”

“妈的~真臭!这家伙是喝了多少酒,浑身上下一股子酒骚-味~”

“要是再多干几杯,倒是连麻醉剂都能省了,这个蠢货直接把它扔到机器上去~”

“它醉成这样,酒精会稀释荧光液吗?”

“谁知道,只要是按章程办事就怪不到我们头上~”

“员工牌号多少?”

“FLSC-48703291-FF”

“核准无误,脉搏监测打开,心脏监测打开,血压监测打开,软管插入体内,开始提取荧光液。”

“好,下一个~”

“咦~这个家伙穿的是恰鲁,不是工厂统一的工服,手上也没有员工牌,它不是我们的员工~”

“可能是误入厂区的流民吧~”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直接扔到机器上去咯~”

“没有身份识别,这不符合操作流程吧?”

“那样不是更好,连补偿金都省下了,噢~对了,把补偿金打到我的虚拟员工号牌上,放心,你那份给你留好了,少不了你的~”

“眼球正常,瞳孔正常,呼吸正常,体态平稳,没有问题,直接扔到机器上去准备提取荧光液吧~”

晕晕乎乎的浑身都提不起劲,眼前的眩光越来越亮甚至有些刺眼,天旋地转身体颠倒分不清上下左右,一丝阴冷的潮湿从身体各处传了过来,冷风从下面吹上来把屁股都吹的凉飕飕的,把多戈冻的一个哆嗦醒了过来~

“嘀嘀嘀嘀~”

“卟~卟~卟~”

“叽~叽~”

“刚才是谁做的监测?不是说身体指数都平稳吗?怎么会突然醒过来了?”

“刚才的数值的确都是正常的,它也处于昏迷状态,不知道怎么突然就醒过来了~”

“还愣着干嘛?快去拿麻醉喷剂!”

迷迷糊糊的,只觉得眼前有一个身影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不怀好意的往自己的脸上呼了过来,多戈下意识的摆拳一挥打了过去,将那个身影打翻在地,随即往后一个跟头翻过身来,只不过翅膀麻痹双脚无力一屁股又摔倒下来,各种搭在身上的监测电线也被扯的散落了一地~

身边围了一圈从未见过的奇怪仪器,有各种按钮和闪耀小灯的,有显示屏幕播放各种图形的,有直线和波纹条幅的,有带旋钮和和方向指针的~

面前的病床斜倒在地,刚才自己就躺在上面,它的旁边有一个透明的大罐子,两根细管从它上面伸出来吊在病床的正上方,细管的末端则是安装了尖锐的针头,要是自己没惊醒过来的话,恐怕就要被这东西戳进屁股里了~

一想到这里只感到屁股底下一凉,低头一看自己的裤子都被扒了下来掉在了小腿处,多戈赶忙低头提起了裤子~

趁这档口,两个浑身紧裹着白色长大褂不知道是医生还是护士的家伙谨慎的靠了过来,带着口罩和护目镜也分辨不出它们究竟是什么虫子,“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只是进工厂前的例行健康检查,防止携带疾病的员工进入工厂造成大面积的传染~”

“例行健康检查?等等~我~我不是来工厂上班的~”

“这都无关紧要了!”两个白大袍突然抬起手,从背后拿出两根头上带有蓝色电花的棍子朝着多戈戳了过来,“因为你什么都不会想起来的~”

一抬头,两条蓝晃晃的火舌已经戳到了眼前,多戈来不及躲闪仓皇后退,一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裤子,身型不稳仰天往后倒了下去,双脚在空中正好踢到白大袍的手肘,让它们的两根棍子好巧不巧的都扎到了对方的身上~

“滋~滋~~~”

连一声都没来得及吭,两个白大褂一边抖动一边直挺挺的倒了下来,躺在地上还不忘抽搐两下~

脚底板火辣辣的,双脚发麻用不上力气,双手还要抓着该死的裤子,多戈用背顶着墙壁这才总算是站了起来~

“这~这究竟是哪里?”

脑袋晕晕乎乎,还有点犯恶心,多戈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最近的印象应该是在餐厅里去偷拿隔壁桌那个醉汉的员工牌才对~

醉汉~

对~没错~

那个醉汉~

这不就是那个醉汉吗?

面前的病床上躺的这个不就是刚才的醉汉吗?

正面冲下趴在床上,后腰这里的员工服设计有一个开口,拉开拉链就可以露出后腰的部位,怎么感觉这员工服是故意这么设计的~

两根长管插在了后腰中间的脊梁处,原来这不是插到屁-眼里去的,多戈不由得感觉屁股一紧,将裤带打了个死结~

长管的另一头连接的机器正发出马达全速的转动声,而罐子里正一滴一滴的流下闪耀着荧光的液体,可以看到就这么一点时间已经积攒了一层薄底,这就是萤火虫可以发光的秘密吗?它们竟然把荧光给提取出来了!

探了探醉汉的鼻子,还有呼吸在,也就是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可常听老一辈的说要是萤火虫的身体发不出光了,那就是要步入坟墓的时候了,一想到这里多戈伸手就要去把管子给拔下来~

“住手!”第一个被多戈撂倒的白大褂捂着鼻子歪歪扭扭的站了起来,“如~如果你现在把管子拔下来,它可是会没命的~”

“快把它关掉!”多戈捡起一根刚才的棒子对准了白大褂,只不过上面似乎并没有冒出蓝色的电火花,“你们是想杀死它?”

“不~不~不~它绝对是安全的,这是我们弗洛塞斯公司最新研究成果,它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我们在为它提取荧光液的时候,同时注入等量营养液,保证它体内的激素平衡,如果现在中止或是破坏机器的话反而有可能会对它的身体造成未知的伤害~”

“而且我们严格控制提取比例,只会抽取体内很小的一部分,对它身体的消化来说就像是做了一次长途飞行,只须睡眠一天一晚上就能恢复体力,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它在一周之内连续提取荧光剂,才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你们在这里开设工厂招聘大量的萤火虫员工,然后在饮食中加入麻醉剂,让萤火虫失去意识,在它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背地抽取它们体内的荧光液,什么所谓的提供食宿也是为了能够周期性的实现的目的是不是?”

“不~不~不~这一切都是它们自愿的,我们是绝对不会强迫任何员工做合同之外的工作的,要知道阿美利卡的劳工工会可是很厉害的,要是任何压迫员工的消息传到它们的耳朵里,它们可是有权力立即让我们关门的~”

“自愿的?怎么可能?”

“真~真的都是自愿的,荧光剂在阿美利卡十分畅销,卖的价格也很高,所以我们为萤火虫提供了丰厚的报酬,差不多有它们平时工资的三倍多,事后就会打入它们的员工账户中,所以它们都很乐意能够定期的多赚一笔意外之财~”

“妈的,万恶的金钱~”听到这里,多戈大致了解了这里情况,有点心酸又有点无奈,手中的棍子也垂了下来,“呸~”

“我能说~说的~全都说了~请不要伤害我~你~你是谁~你到这里来是干~干什么的?”

“怎么从这里出去?”

白大褂指了指背后的透明开合门,多戈看了一眼醉汉,转身跑了出去。

“嘟~哒~嘟~哒~”

多戈前脚刚踏出门,整条走廊便亮起了红色灯光,开合门已经从里面被锁上,白大褂按响了警报器,正对着通话器大声的叫嚣,“快派警卫来47号提取室!这里有入侵者!它拿电棍指着我的头,看起来就像是个恐怖份子!发生这种事情你们安保部绝对要负直接责任!”

透过忽明忽暗的红光,多戈发现走廊对面的门窗后面竟然透出密密麻麻的荧光,一罐一罐的收集瓶正在逐渐的蓄满,每一个罐子边上都摆放着一张床位,而这些床位上无一例外的都躺着一位贪婪的同胞~

“嘭!”

“嘭~~~”

手中的棍子重重的撞在窗户上,发出沉痛且凄凉的悲鸣,可还是无法击穿这坚实的壁垒唤醒这帮沉迷于欲望自甘堕落无法自拔的可怜虫们,只剩下绝望无助的多戈和沉重空戚的撞击声在走廊中回响~

而这刻骨铭心的震响唯一能招来的却只有不怀好意的嘈杂~

“入侵者在哪里?”

“在23号留观区发现异常痕迹!”

“封锁收集区域所有出入口,打开所有监视设备!”

“调看监控录像,确认入侵者数量!”

“全厂戒严,即刻展开分区排查!”

————————————

“哔~”

“哔~”

“哔~”

“哔~”

“咦~你们有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咳咳~都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什么声音?”爱尔莎一脚踢翻了餐桌,掀起沙发,卡座下面的地板似乎是有缝隙,可是却完全无法打开,“我们现在要快想办法把多戈找出来!”

“可能是长得太丑被赶出去了吧~”

“那你也应该是第一个~”

“我?”伊洛斯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视线扫向了边上的瓦西里男爵,没想到换来的却瓦西里男爵毫不犹豫的肯定。

“妈的,完全打不开!我们要找其它的路!”

“嘟~哒~嘟~哒~”

突然整个食堂拉响了红色警报,悬挂的透明罩子缓缓的降落下来,爱尔莎早有防备一个翻滚钻了出来,却发现周围的萤火虫员工都急迫的钻了进去,反倒是爱尔莎它们被孤零零的隔离在了外面~

等到外罩锁定后,卡座的灯光就被屏蔽,所有的照明也一起熄灭,整个诺大的食堂变成了只有黑红交替阴森空间~

“哐当~”

“哐当~”

黑暗的深处传来沉重的踩踏声,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隐晦的红点从阴影中走出来越靠越近~

“什么东西?”

“管它是什么东西!正好让它带我们去把多戈找出来!”身体一沉,看准红点的方向,爱尔莎翅膀一拍疾飞了过去~

“等等爱尔莎~先看一下情况~”

话还没出口,就看见爱尔莎已经被扔了回来~

怎么可能?只一眨眼就把爱尔莎给击退了?她可是爱尔莎啊,可从来没有见过她有这么狼狈败下阵来的,这个弗洛塞斯公司里究竟是隐藏了什么厉害的角色?

红点转动汇成一束红光射了出来,依次扫描了一遍爱尔莎,伊洛斯和瓦西里男爵的面孔~

“雌性蜜蜂一只~”

“雄性蜜蜂一只~”

“雄性蚊子一只~”

“无可匹配的面部识别信息,无法确认身份~”

正中间是一个半斜矩形圆角方盒,上面一半的盖子是亚光半透明的,虽然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不过很明显这里就是控制室,盒体正面中央有一个发光小晶体管,红色的灯光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盒子靠后的两侧分别插着两条软管,顶端都装有三爪的金属大钳子,舞动起来就像是章鱼的触手既柔软又灵巧~

下方两边则是各有一个齿轮盘,中间有轴连接固定在盒子下方,转动起来就可以带动整个躯体向前行进~

走近了,这才看清,原来根本不是什么厉害的打手,而是一个身材魁武的机器守卫,在红光的照射之下更显得冷酷无情,难怪可以把爱尔莎也治得服服帖帖~

“好~好酷!”

“放屁!”

“这里是弗洛塞斯公司的私有地产~请表明你们的身份~”毫无感情的语调一字一句的从机器守卫的扩音器里播放出来,“再重复一遍,请表明你们的身份~”

“表明你个头!”

爱尔莎一个后滚翻跳了起来,又向机器守卫冲了过去,机器守卫红点一转光束已经聚到爱尔莎身上,两条机械手臂已经待命随时准备扑下~

刚刚就是在这上面吃了亏,如今爱尔莎早就瞄住了这两条手臂的动向,一见手臂弹射出来就立即一个滑步躲了过去,随即空中悬身紧贴着软管手臂飞了上去,瞄准红点失去了目标,机器守卫立即变得慌乱无所适从起来,抬起手臂正欲查看后面的情况,爱尔莎抓住软管一个空中大回旋,双脚从下往上踢向控制室~

可似乎完全没什么作用,机器守卫只稍微抖动了下便稳住了身形,红点重新聚焦到爱尔莎身上,另一只机械手又抓了过来,爱尔莎身体一松从两个轮盘下面滑了进去,单手一聚手掌变成青色,利爪伸出对着机器守卫的底盘一路剌了过去~

“噌~噌~噌~”

就像尖刀砍上了钢板,虽然擦出一点火星,可是并不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机械手绕过胯下抓过来时,爱尔莎已经爬到了机器守卫的后背,手指并拢化掌为刀朝着机械手臂的接口处劈了下去!

“当!”

看似柔软的手臂实际却和身体一样坚固,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而爱尔莎却因此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第一条机械手迅速收回反向抓了过来,一把捏住爱尔莎的同时,两个轮盘同时逆向转动,机器守卫在原地加速旋转起来,借着巨大的旋转力,爱尔莎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爱尔莎!”

毫发无伤,完胜爱尔莎,这~这机器守卫也太~太厉害了~

————————————

如果爱尔莎都被治的这么狼狈,那多戈那边呢?

原本想混在一众提取荧光液的萤火虫中间蒙混过关,可机器守卫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迷惑,只是朝着房间里扫视了一圈,立即就根据心跳,血液,荷尔蒙等基数指标分辨出了混在其中的藏匿者,红灯一闪光线直接射到了多戈的脸上,让它的小聪明瞬间就无所遁形了~

搬起桌椅,板凳,柜子,仪器砸过去完全没能阻止机器守卫任何前进的步伐,反而是让多戈快速的消耗了自己的体力,立马就上气不接下气了,不得不弯着腰撑着肚子,不停的在原地兜圈才能缓回来~

接下来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逃跑一条路了,可是多戈这么个肉身凡胎哪里逃得过冷酷机器的围追堵截,再加上身处这么个陌生的环境,七绕八绕的就把自己逼进了一个死胡同~

“身体构成确认,萤火虫,无有效面部匹配信息,身份不明~”

“请立即停止抵抗束手就擒,否则我们将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束手就擒?然后呢?你们打算把我怎么样?放到那个机器上去,给我插上管子,然后把我的荧光液全部抽光?我可没有那么傻~”

“未经许可入侵公司禁地,已经触犯了阿美利卡的法律,你无权选择自己的刑法,根据你认罪的配合程度我们会酌情考虑对你的量刑处罚~”

“没想到你这个铁皮罐头还挺会虚情假意的~”多戈苦笑了一声,心里盘算着怎么溜出去,“可惜我可不想领这个情~”

机器守卫不再废话,红光锁定目标,两个机械爪同时飞出,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从两边包抄多戈,封住了它所有的去路~

“叮~”

“叮~”

眼看机械爪就要刮到多戈,竟然硬生生的被截停了下来,一左一右两只发光的大鬣狗各自咬住了一只硬邦邦的铁爪子,未等机器守卫红光聚焦,又有一头大鬣狗直接从侧面冲了过来,一脚踢中机器守卫正面,把它踹翻了出去。

“哥~哥哥~”

发光的凶猛大鬣狗不是花斑,迪果还会有谁,另外两只鬣狗也是突击部队的成员~

“哥哥你~怎么来了~”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狠狠的从鼻子里吐了一口气,迪果瞪眼看着多戈,“你为什么会自说自话的跑到边境来?”

“我是来解救受困的萤火虫的,你不知道这里表面上是家普通工厂,实际上它们在暗地里提取萤火虫体内的荧光液体进行贩卖,这是彻头彻尾的一家生物研究倒卖工厂~”

“就凭你?到现在连阿莱布里赫都没有,你靠什么来战斗,靠耍嘴皮子吗?要是我再晚到一会儿,你不是已经被这个机器给抓走了!”

“你们这么厉害有什么用,还不是我最先发现这里的秘密的!”

“你以为部落里什么都不知道吗?部落里早就怀疑这些边境工厂的目的不纯了,没有轻举妄动是因为事先察觉到了帕兰卡的异变,为了避免双线作战分散兵力,这才暂时默认了这些工厂的存在~”

“如今鬣狗突击队已经在边境部署完毕,时刻监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有什么异常,就会立即采取突击行动~”

“现在已经有确凿证据了,可以采取行动了!”

“你知不知道这里已经是阿美利卡的领土了,即使发现这里的工厂有损害萤火虫的行为,也要先通过行政交涉的手段,要是贸然的派遣兽族战士越过边境,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严重的政治事件,搞不好是会引发战争的~”

“那你们怎么过来了?”

“发现阿莱布里赫一,二,三只~均未获得入境许可,超过最低可接触数量,触发安全警报,允许使用高杀伤武器~”

阴阳怪气的读了一段套话之后,红灯快速的闪动起来,机器守卫举起机械爪射出来两条疾光,多戈只觉眼前一亮,根本来不及反应,光线已经飞了过去~

快的确是快,只不过这准星似乎有点偏,一只鬣狗都没打到,全都射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噗通~”

“噗通~”

背后的阴影中,两个兽族战士被光线射中倒了下来,是~是事先埋伏在周围的突击队成员,它们根本就没有释放出哪怕一点点的气息和荧火,怎么会暴露的?

“这种愚蠢的障眼法在现代科技面前完全没有作用,我的电子眼可以将你们的一举一动全部看得清清楚楚~”

“看到了吗,多戈,这就是我们一直没有贸然采取行动的原因~”迪果面色凝重,拦在了多戈面前,“我们来想办法拖住它,你看准机会就立刻逃出去~”

“我要和你们一起战斗~”

“在这种情况混乱的局面下就不能作出冷静的判断了吗?留在这里你只会成为我们的累赘。在敌方领地和实力不明朗的情况下,不要投入无谓的兵力,以最小的代价,确保大部队的撤离和重要情报的回收才是最优选。”

“切~这种时候还要说教~”

“咻~”

“咻~”

“咻~”

估计机器守卫也没有耐心听什么教条的理论,机械爪一转,再次射出光线来,这次直接就瞄准了三只鬣狗~

“小心!”

迪果身体一斜,后腿扫到多戈,又一脚把它踢到边上,自己前爪一点一个扭身往机器守卫奔去,另两只鬣狗也是训练有素,一见迪果的动作,便一同狂奔起来,瞬间就化成一股三叉的火戟直刺机器守卫~

连续射出的光线擦着身边飞过,烈火和电光互相交错而织,只见双戟两股一分直接把机器守卫扑倒在地,两只鬣狗勾住机械爪,咬住长管手臂,迪果则是跃到空中,将浑身的荧火全都聚集到双爪之上,连四周的光辉好像都被吸了过去~

双爪凌空落下劈在机器守卫的软管连接处,两只鬣狗同时往外用力,硬是将两条机械手臂给扯断了下来~

可是这机器守卫远比想象的还要狡猾,就在机械手臂被扯开身体的同时,从断裂口又射出两条电光,直接击穿了两只鬣狗的腹部,两位部落战士伤及本体,立即倒了下来,荧火瞬间熄灭了下去~

摆脱束缚的机器守卫加大马力准备逃跑,却被迪果一脚踩住按在地上,愤恨的怒火和灼热的荧火混合在一起压在了机器守卫的身上~

“温度过高!温度过高!”

“请马上离开控制室!请马上离开控制室!”

“投降了!投降了!”一股白烟升起,控制室盖门打开,一个蟑螂驾驶员举着双手狼狈的爬了出来,“这一切都是公司的规章,我对你们可是一点恶意都没有的~”

个子又矮又小,确实没有配备武器,伏在地上不停的讨饶,脱去机械外壳之后就完全变成了一个胆小如鼠的孬种,相信它不会再有什么威胁~

看着这么一个窝囊的家伙,凭借一副没有灵魂的机器,竟然轻而易举的就击溃了四位优秀的兽族战士,迪果不禁为自己的部落生出一丝担忧~

“部落的未来在哪里?萤火虫的未来又在哪里?”叹了一口气,迪果解除了荧火,变回了原来的面目,古朴的服饰和脚下的机器显得格格不入,“回去之后,该考虑一下未来的方向了~”

担忧部落种族命运固然重要,可是有时候却会容易忽略了眼前的危机,迪果一低头,却发现机器守卫胸前的红灯迅速的在闪动,而那个猥琐的驾驶员手中不知道捏着什么东西,脸上露出阴邪的狞笑正看着自己~

“嘭~”

整个驾驶室突然炸裂开来,连同迪果在内将周围的一切全都吞没了进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