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周玲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19-10-20 15:47:06 全文阅读

陶霖怀里揣着沉甸甸的二十贯钱,这是今天的菜钱。掌柜的交给王大厨,以往王大厨会交给小九子,让小九子去买菜,现在本着欺负新人的原则便交给陶霖。陶霖和杨云明两人打着福宜酒楼的灯笼,穿过空旷的街道,来到西市。西市里灯火点点,上菜卖货的人家已经起床开始准备即将到来的早市。陶霖要去周屠户家买肉。

这个年代可以吃得起肉的那都是有钱人家,那卖肉的也不是一般人。周屠户长得膀大腰圆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丝毫不觉得冷,一把杀猪刀又大又利,上面沾满殷红的血迹,洗也洗不干净。看见陶霖却笑容可掬:“哟,这么早就来了,还是你们两个,小九那皮小子就知道偷懒欺负人。”

福宜酒楼是周屠户的大主顾,早就和陶霖混的熟络,陶霖笑呵呵道:“不碍事,让他们多睡一会的。”

“你小子就是实在,今天要多少肉?还是老样子?”

“是的,劳烦周叔了。”

“嘿,哪里的话。”

周屠户双手抓起一只几十公斤的猪砰的一声放在案板上,拿起杀猪刀,干劲利落的哗啦一切,就将一只整猪切成了两半,横着又是一刀,再将切开。陶霖心中暗自赞叹周屠户的刀法,这周屠户上战场杀人一定也是快速利落。

周屠户一边干活一边说话:“你们先去其他家买菜嘞,俺收势好了送上门去,不会耽误你们的。”

陶霖正要答应之际,从屠户里面的屋子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个红衣小姑娘从黑暗里飘飘而来,像是一只火红的、美丽的花蝴蝶,竟使黑暗消散,照亮了陶霖的世界,陶霖的内心一时间天光大亮,朗朗乾坤。

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件衣服给周屠户披上:“爹爹,天寒呢,不要受凉了。”

这是他的女儿,今年已有十八,出落的漂漂亮亮。周屠户看向女儿的眼神是那样的柔和、温暖、宠溺:“闺女,爹爹不要紧,你怎的起这般早?天寒,再回去睡会。”

小姑娘朝着周屠户撒娇道:“我睡不着了,想看看爹爹。”

“爹身上都脏了,不要把你也弄脏了。”

“不会,爹爹哪里脏了。”、

“哈哈……你个小丫头。”

父女二人在陶霖和杨云明面前尽显天伦之乐,惹得二人好不羡慕,杨云明呢喃道:“俺以后也想要过这样的生活。”

陶霖没有说话,眼眶却悄悄的湿润了,自己也有个妹妹,以前在家里父亲也是这样宠溺的妹妹,妹妹啊,你在何方啊,自己当初怎么就狠心把你一个人留在了中州,怎么就狠心把你卖给人家做小妾了……妹妹,哥哥对不起你。以前过着刀口舔血有今没明的日子思念对过往的思念大多隐藏起来,如今平淡的生活把过去的惨痛全部翻出来了。

西北不似中州,民风还是比较开放的,周屠户看陶霖和杨云明两人的表现有点奇怪,便解释道:“这是我女儿,不懂事,让两位见笑了。”

陶霖和杨云明两人赶忙藏起自己的失态,陶霖拱手行礼:“在下陶霖,敢问姑娘芳名?”

小姑娘右手压左手,左手按在左胯骨上,双腿并拢屈膝,微微低头,正常回礼:“小女子周玲。”

见陶霖勾搭自己闺女周屠户有点不高兴了,砰的一声将屠刀砍在木头的案板上。陶霖拱手道歉:“在下失礼了。”

说完陶霖匆匆忙忙好像逃的一样跑开了,周屠户冷哼一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也敢打俺闺女的主意。”

周玲微微皱起蛾眉:“爹爹你怎么这样啊。”

“闺女,你咋还把名字告诉人家了嘞,这臭小子再敢打你主意,我不把他腿打折!”

周玲道:“这个人好像不一样,好像读过书,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周屠户不以为然道:“哼,啥感觉嘞,一个福宜楼的小伙计能有个啥感觉嘞。”

陶霖虽然匆匆告辞,却好像忘记了把魂魄一起带走,一路上总有点神不守舍。杨云明在一旁道:“这周玲咋和周屠户长得一点都不一样嘞,那周屠户五大三粗的,他闺女咋那的好看嘞。”

杨云明推了一把陶霖:“陶霖哥你咋不说话嘞。”

陶霖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杨云明奇怪道:“我的力气不大啊,陶霖哥你咋了呢。”

陶霖没好气道:“不要说嘞,买菜回去嘞。”

从这以后陶霖每天一大早都要去周屠户家买肉,周屠户依旧笑容可掬的,只是再没见过周玲,一连大半个月,眼看就到年底了,每天都有从北方过来的难民,高州城的治安逐渐的混乱起来。陶霖仍旧没再见过周玲,这天是十二月二十七了,这是年前福宜楼最后一次采购了,明天福宜楼就要关门停止做生意,等到明年初四才开门,今天是今年最后一次见周玲的机会了。

年底周屠户家里生意越好,富有的、穷苦的过年总要吃肉的,忙碌之下陶霖以为周玲也许会来帮忙,但还是他还是失望了。

周屠户的摊位前有不少人在等候,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周屠户热的把上衣脱掉了,甩开膀子干,快刀之下一块块肉被切好,一位中年妇女用桑树叶把肉包起来,递给一位位客户。这个中年妇女和周玲长得有几分相像,想必这就是周玲的娘亲了。

周屠户看见陶霖招呼道:“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陶霖显得越发礼貌,拱手道:“今天翻两倍,劳烦周叔了。”

“好嘞,没问题,俺先把他们忙完,福宜楼的俺给你送过去,咱再结账。”

陶霖露出礼貌的微笑:“行。”

陶霖傻站在那里又是半个时辰,仍旧没有看见那个想要看见的人,不无失落的开始往回走。在热闹熙攘的大街上,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突然耳朵里听见一个熟悉的、银铃般的声音,虽然只听见过一次,但印象是那样的深刻。透过人群陶霖看见了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

周玲和另一个女孩正在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前,挑选着饰品。陶霖心中喜悦,心脏跳的厉害,想要上前打招呼,可自己这副小厮模样实在是丢人现眼。陶霖又不敢上前了,只是远远的看着。周玲的一颦一笑都让陶霖的天地失色,陶霖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女孩?谁知道呢?只是这个女孩确实的正在牵动陶霖的心脏。

周玲在摊前挑选完毕了,转身离去。陶霖快步跟了上去,他理理自己的发髻,还是决定要上前说话,陶霖拱手打招呼道:“周姑娘,好巧,能在这里遇见你。”

周玲大大方方的还礼:“陶公子。您有什么事吗?”

“额。”

陶霖这下不知道说什么了,暗自骂自己蠢,不知道想好说辞再上前来。

周玲道:“公子无事,我们就此别过。”

“哦……哦……好……”

陶霖沮丧的站在大街上看着周玲美丽的背影,期盼着她可以再回首。周玲没有,就那样径直的消失在人群中,是的她凭什么再回头?照现在看来两人怎么都是一条平行线,陶霖又能说上句什么话?周玲她又凭什么对陶霖青睐有加?就算是陶霖和其他人有点不一样,但那又如何?两条平行线相互延申做着自己的事。

十二月二十七的晚上,福宜楼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后,陶霖疲惫的走进自己的屋子,疲惫的爬上又冷又硬的床铺。杨云明已经躺在旁边了,瞪着眼睛看着脏兮兮的屋顶。陶霖沉重的倒下,却也闭不上眼睛睡不着觉,白天周玲冷淡、客气的态度让他心中翻江倒海一般,无法平复。苍天啊苍天,你何苦要这么对我,曾今给了我一切却偏偏又把一切都拿走了,如今我已经放弃了复仇你还是要这样的折磨我,这都是为什么!

难道只是因为我不够强吗?虚弱是一种治不好的罪过。

“陶霖哥。”

杨云明突然开口说话。

“嗯?”

“明天福宜楼不做生意了,掌柜要赶我们走了,我们能去哪?”

“我们去找熏子他们。”

过了半晌,杨云明道:“难道我们一直就要这样下去吗?”

陶霖沉默。

“我不想这样,我宁愿去到战场上。”

陶霖还是没有说话,自己是做错了吗?还是说这样的生活自己已经过不来了,陶霖想起了何三岩,他现在可以理解何三岩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太平日子不过,要去做那等抛头颅的玩命勾当。在西北不可能通过读书出人头地,至于经商,那需要本钱,从军打仗什么都不要,就是以一条性命去博,赢了就是荣华富贵,输了就是转世投胎从头再来。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陶霖给杨云明的答复,也是给自己的一个方向。

第二天一早,掌柜的把王大厨、小九子、陶霖、杨云明一起叫来,笑呵呵的道:“大家辛苦一年了都不容易啊,明天就给大伙放假,让你们好好休息休息。”

“好!”

“谢掌柜的……”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