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青史山河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大聿朝廷
作者:霖季霖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19-10-09 15:19:01 全文阅读

十月三日,几天下来平川纵火案案情逐渐明朗,沈唐所提供的所有证词都指向死去的孙五良,秦淮扬和杨昊打算带着证词回转都护府。正走在街上,突然从两边窜出来一个大汉,这边两个骑士驱马在前挡住那汉子,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让我过去!我要见大人!我有冤情!”

汉子想要从两马之间挤过去,又有四个骑士下马将汉子抓住,汉子一番挣扎之后被摁在了地上。此人正是冯点子,起初他是一起被关进了大牢,不久后即被释放,秦淮扬等人到达金武关,关中百姓都在传言这是前来调查大火的,并且将孙五良定罪了。冯点子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只晓得孙五良是被冤枉了,便来此告冤。

秦淮扬不想再多生枝节,吩咐左右士兵道:“来啊,叉下去!”

两个骑士下马用手中马槊驱赶冯点子,冯点子心急也忍不住动手了,两手一边一个拨开了两个骑士。其他兵丁一看这还了得?立刻有四五个士兵扑了上来。精锐骑兵可不是吃素的,冯点子招架不住那么多的人,推打几下之后就被摁在了地上。

冯点子嘴中吃满灰尘,不住大喊道:“大人呐!大人!俺……俺……俺有冤……俺冤枉啊!!!”

秦淮扬充耳不闻,倒是一旁的杨昊动了恻隐之心,他隐约知道孙五良是有天大的冤情,但是他此行说明白了就是保护秦淮扬的,对其他事情也无法做主。杨昊见冯点子叫的凄惨又看他是一条好儿郎,便道:“汉子,可愿与我牵马?”

冯点子一愣,第一反应还不知道这位大人说的什么意思。杨昊见他不答话又道:“愿不愿意跟着我?”

冯点子傻愣愣的问:“你能救俺大人出来吗?”

杨昊道:“孙五良?孙五良已经死了”

秦淮扬补充道:“畏罪自杀。”

“不可能!不可能!孙大人怎么会自杀嘞!”

秦淮扬不耐烦道:“自杀,畏罪!你不要胡搅蛮缠!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傻人有傻福,杨昊看上了冯点子的耿直,招呼两个士兵将其一起带上,至此平川大火的冤案成了证据确凿的铁案,死去的孙五良亦将永世不得翻身!

中州 帝都 皇宫

华丽的大殿之上站着几个人,他们年龄各有不同,最大的已两鬓苍苍,年纪小的才不过三十出头。一个小太监从宫殿的内室撩开珠玉的帘子向几人垂首道:“陛下正在修息,请几位大人稍候。”

几人其中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锦织小袋,从里面抽出一张票子来,笑眯眯的递给小太监:“小公公辛苦了,拿去吃茶。”

小太监哎呦一声,眼珠子钉在票子上就动不了,口中推辞道:“汤大人,奴才哪里敢受这样的恩惠。”

中年人脸上笑容更盛:“不是什么恩惠,你们一天到晚替我们此候陛下,也不能太委屈了自己。”

小太监接过票子干净利落的揣在自己袖子里:“奴才谢汤大人的赏,奴才复命去了。”

见小太监走了,那三十岁出头的青年忍不住嘲讽道:“侍中汤大人,您是门下的长官对一区区宦官如此,置门下省的颜面于何地。”

汤大人也不恼,笑吟吟的踱步到他跟前:“老弟啊,小公公尽心尽力也是有点苦劳的,不要这么说人家了。”

谁说太监了?明明说的就是你姓汤的,青年正要辩驳。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发话道:“不要争吵,汤侍中天子龙颜之下岂能无礼称兄道弟!”

说完汤氏老人又提醒年轻人道:“贤若,君前不得失礼。”

两人皆向老人拱手施礼道:“是,太师大人。”

大聿朝中央朝廷有三省六部,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汤姓之人名汤风河,乃正三品高官,门下省最高长官侍中大人。年轻人纪贤若一样是正三品的高官——中书省中书令,专门负责为皇帝草拟诏书 。他们就是西北郎岩、秦淮扬所说的拥有生杀予夺大权的那帮人。那位老人最是了不得,乃是当朝太师梁明,今年七十三岁,老态龙钟,却是如今大聿朝除去皇帝之外权势最大的人物,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太师,在大聿朝两百余年的历史中在梁明之前只有两人获得过此官职,一位是两百年前的开国功臣,一位是一百年前的中兴能臣,只此二人矣。由此可知老爷子得恩宠之隆,并且他还直接掌管着尚书省,三省之中权利最大的一个部门。因此他一发话汤风河、纪贤若两人立马老实了。

在他们旁边还有一人站着,不过此人微微弓着腰,显然有点低人一头的样子,他手中还拿着两个圆筒,里面装着文件。这人是尚书省下兵部尚书郑通武,一样是正三品的高官,赳赳武夫在这几个文官中间反倒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他小心翼翼的问梁明道:“老太师,陛下要是怪罪下来当如何?”

梁明浑浊的双目看向郑通武手中的圆筒道:“该是谁的过错就是谁的过错,陛下圣明,明察秋毫。”

郑通武听的此话心中忐忑不安,天子之怒谁能承受的了。梁明站着闭目养神,不一会从里面出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太监,这人也不简单,他是宫内大总管,最大的太监尤玖生。尤玖生看见梁明站在那里,赶忙亲自端来一个小凳子放在梁明面前:“我的老太师哎,您怎么不坐下等呢,让陛下看见又要说我们这些奴才不会办事了。”

梁明用浑浊的眼睛看向尤玖生,微笑着道:“不怪尤公公,是老朽自己不坐的,不能为老朽一人坏了规矩。”

“您当坐的,您要为陛下保重好了身子才是。”

梁明笑笑没有说话,尤玖生道:“您老和各位大人再等等,陛下马上就要出来了。”

梁明点头道:“尤公公先忙着。”

“咱家有什么忙的,里里外外的不都是为了陛下嘛。”

尤玖生一转身跟着进了内殿,今日殿中所见皆是帝国位高权重之人,达官显贵皆在此殿之内。

尤玖生进去不久又出来了,这次他压低着头颅,殿里几人会意忙跪下,低声呼道:“臣等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个身姿优美的宫女挑开珠帘,为首一人身材修长,皮肤白皙,气质高贵,身穿深褐色道袍,头上戴着一顶竹叶编织的道冠。这个俨然道长的人就是当今大聿王朝的皇帝陛下,帝国的主宰者。皇帝正与身边一人谈笑:“今日修息朕觉格外舒畅。”

那一人身穿灰色道袍,头发黑白交杂,用一根木簪子扎起。从此人头发来看恐怕不下五十,但令人感到惊奇的是,他脸上没有一丝的皱纹,面色红润,像是二十出头的青年。这便是皇帝身边第一道长,道号泫沄子。

泫沄子脸上始终挂着微笑道:“陛下修息通达百骸,修为更进一步。”

皇帝真的很高兴:“哈哈,朕得修真大道你乃第一功朕当赏你。”

泫沄子手拿拂尘微微躬身道:“贫道修行不曾求陛下赏赐。”

皇帝方看见跪地的众人,双手抬起道:“众卿平身。”

几人站起依旧躬身:“谢吾皇万岁。”

皇帝拉着泫沄子道:“众卿看见了,朕要大赏道长,道长却什么都不要,大家给我一起出出主意。”

汤风河出列道:“泫沄仙道境界中人,一心只为陛下修行,臣等钦佩。”

皇帝更乐的合不拢嘴,笑骂道:“好你个汤风河,这张嘴真是吃了蜂蜜的。”

“臣不曾有虚言也。”

君臣几人谈论上一大通无关紧要的话之后,方提起正事。皇帝道:“今日众卿齐至是有何事奏报?”

这下没人说话了,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皇帝看见兵部尚书郑通武额头上的汗渍犹如雨淋,便觉奇怪,打趣道:“郑尚书,殿中并未有这等热度。”

郑通武扑通跪下:“微臣呈上安西都护府递送军报。”

“哦?”

尤玖生来到郑通武面前,接过圆筒拿出里面的文件。圆筒是经过密封处理的,从西北遥遥千里而来,筒子上是经历了一路风霜,内部纸质文件却和刚放进去一样,一尘不染。尤玖生上送给皇帝,皇帝打开草草看完,却并不像郑通武想象的那般龙颜大怒。

皇帝递给太师梁明,梁明快速浏览道:“此二文书一封为平川焚城,另一封乃大都护郎岩的作战计划。”

梁明看完后给汤风河、纪贤若传阅。纪贤若出列道:“陛下,平川之火绝不可能像此报中所撰之简单。”

殿中几个老油条除却皇帝外不由的看了纪贤若一眼,那意思好像在看一个白痴一样。你管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呢?陛下会想知道真相吗?汤风河面带笑意道:“纪大人这话不对了,郎岩大都护掌管西域多年,所奏之事必然不差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